誰在主導世衛組織?

https://spark.adobe.com/page/qJ2EeatzAOh5l/

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 March 4, 2020 at 2:00 a.m. PST

太平洋標準時間2020年3月4日淩晨2:00

作者:Jeremy Youde, 傑裡米·尤德

翻譯、简评:TCC

校對:Julia Win

简评 :正當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的當兒,許多猜測與質疑指向世界衛生組織。這個本應該保護全球健康與生命的組織,失職嗎?各種相關信息宣佈得太慢嗎?其考量恰當嗎?還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內幕?

建立一個全球性衛生管理體系的本意,就是為了確保其中立地位,不受政治和經濟的影響,實踐其制止全球疾病暴發與蔓延的使命。然而,今天的世衛組織,完全被中共的藍金黃所牽制。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對疫情的反應可見一斑。

世衛會落到今天的這種窘境,其基本問題是委託人與代理人的關係。換句話說,世衛組織是試圖實現其成員國(或委託人)的願望和利益。當代理人(WHO)必須對194名委託人(參與國)同時回應時,會發生混亂,效率低下和運營癱瘓的可能性,尤其當會員國的利益相衝突時,此狀況會更明顯。

如果世衛組織,想要繼續扮演世界衛生的主導角色,那麼它必須有權改變該組織的運作規則。這包括可使用更多法律的權力,在決策過程中增加更多利益相關者,制定資訊自由政策,以及賦予世衛組織對其預算的更多控制權。這些步驟希望能提高世衛組織應對未來疾病暴發的能力和效率。

世界衛生組織是否對COVID-19疫情所需要做的工作有自主權?

衛生外交是個燙手山竽

參議員馬可·盧比奧(佛羅裡達州)本周聲稱,中共國政府實際上已經“恐嚇”了世界衛生組織。盧比奧認為,隨著這個嶄新的傳染病迅速在全球蔓延,中共國並沒有在醫護人員之間共用有關感染的資訊,最佳操作和數據。

反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稱讚中國為防治這疾病所做的早期努力。但是,盧比奧指出,其結果是,隨著世界正試圖對付這新冠狀病毒時,美國以及其他每個國家實際上都在依靠自己。

這並不是批評家第一次指責中共國掩蓋或輕描淡寫傳染病疫情的嚴重性。媒體報導回顧了中共國在1997年對H5N1流感(也稱為禽流感)的處理不善,並在2002年和2003年否認了SARS的疫情。

國際社會是否因為其政治和經濟影響力而願意配合中共國政府?實際上,並不是那麼簡單,而且不只是關於中共國。疾病外交非常棘手,covid-19證明瞭國際社會應對傳染病有多麼困難。

到底是誰在負責?

像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國際組織在試圖有效運作時面臨獨特的壓力,國際關係學者長期以來一直在試圖瞭解什麼使國際組織能夠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一個常見的問題是委託與代理的問題。 1948年,世界各國共同成立了世界衛生組織,以協調國際社會對衛生問題的應對。換句話說,世衛組織是試圖實現其成員國(或委託人)的願望和利益的推動者。如果一位代理人對一位委託人負責,則過程可能相對的簡單。

當您的代理人對194名委託人有回應時,會發生什麼?這就增加了混亂,效率低下和運營癱瘓的可能性。

就冠狀病毒的爆發而言,中共國的利益不一定與美國或澳大利亞或任何其他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的利益相同,世界衛生組織正在努力平衡所有這些競爭壓力。只滿足一組人的利益可能會激怒其他成員國。

讚美比苛責得到更多的支持

這是另一個問題:世衛組織沒有許多可直接使用的權力。如果一個國家不配合其建議,世衛組織將無法實施經濟制裁。對於不遵守全球衛生準則的國家,沒有“國家監獄”。世衛組織不能威脅要獲取準確的流行病學數據。

但是,世衛組織可以做的是對不合作的政府“叫名和羞辱”。這個想法是,政府不想讓國際組織指出而感到尷尬。結果,各國政府將更願意分享資訊以保持其聲譽的完整性,並被視為國際社會的傑出成員。

但是,這種方法可能適得其反。參與國可能會深陷其中,抵製或提供反敘詞來解釋其行動。

鑑於起源於中共國新的傳染病暴發疫情,世衛組織可能已經決定讓中共國政府進行合作的最好方法是扮演“好員警”的角色-讚揚中國的努力,並感謝北京的合作,以此作為保持其繼續參與並與世衛組織合作。世衛組織官員不但沒有彰顯中共國缺乏資訊共用,也可能盤算著即使用“命名和羞辱”也不可能產生比較好的結果。

衛生始終是政治(和經濟)問題

但是,這種邏輯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政治和經濟與全球公共衛生行動密不可分的聯繫。

各國擔心,通過披露傳染病的爆發,其他國家的政府將施加貿易和旅行限制。這不僅是理論問題,更是一個現實的問題,任何國家都可能突然發現自己成為目標。 2003年12月,華盛頓州官員報告了一例“瘋牛病”。日本和韓國的回應是阻止從美國進口牛肉,在2004年至2007年之間,美國牛肉生產商損失了近110億美元的收入。

在制定有關全球公共衛生應對措施的決策時,決策者不可避免地要考慮潛在的政治和經濟影響。 2014年,世衛組織推遲宣佈西非埃博拉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這恰恰是因為世衛組織擔心該名稱會破壞受影響國家的經濟並使其難以採取有效的應對措施。

建立現在的全球衛生治理體係就是為了確保這些政治和經濟影響。 《國際衛生條例》是一項旨在減少國際疾病流行的影響的全球條約,明確指出其使命是實施戰略,以制止疾病暴發的蔓延,同時“(避免)對國際販運和貿易的不必要幹預”。

世界衛生組織發現自己陷入了許多相互競爭的利益之中,這使該組織更難以及時,一致地實施必要且有效的疾病控制方案。

但是194個WHO成員也有權改變他們與該組織的互動方式以及WHO運作的規則。這可能包括使用必須行使更多法律權力的工具,在決策過程中增加更多利益相關者,制定資訊自由政策以及賦予世衛組織對其預算的更多控制權。這些步驟可以提高世衛組織應對未來疾病暴發的能力和效率。

新聞來源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