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 中共的“一帶一路”是宗教陷阱、文化陷阱、债务陷阱!

https://spark.adobe.com/page/1RddmUBZdYIjh/

作者:Sheridan Prasso,2020年3月2日

新聞來源:彭博社

翻譯:Freedust

簡評:海闊天空;Freedust

校對:Julia Win

簡評:中共為什麼要實施 “一帶一路”計畫? 野心勃勃的中共在西方的滋養和綏靖下,在中國人民如牛作馬的血汗勞動下瘋長起來,這只披了羊皮的狼,不願意再韜光養晦,而是要將極權勢力擴展到全世界,挑戰美國為主導的全球秩序,實現其稱霸世界的野心。中共一帶一路的最初策劃就瞄準了連綴全球的重要港口,妄圖通過影響全球的大宗交易和石油航路,達到扼住世界咽喉的險惡目的。同時,中共的“一帶一路”,還有更險惡的軍事用心。從南中國海至阿拉伯海,再到非洲,中共的“一帶一路”投資,正在幫助中共開發可供海軍使用的港口,這對世界安全形成了直接威脅。

中共的“一帶一路”,真如中共宣傳的那樣,是新版的馬歇爾計畫,幫助一帶一路上的國家實現繁榮和自由?絕不是!班農先生說,中共“一帶一路”的公司,就是擴展中共政權和實力的東印度公司!文貴先生對中共一帶一路的解讀非常精闢,一帶一路上的國家以為自己占了中共的便宜,中共輸入了大量的投資和專案,殊不知,中共以小小的恩惠卻讓一帶一路上的國家陷入了巨大的宗教陷阱、文化陷阱和債務陷阱。下面我們分別來談一下這三個陷阱。

宗教陷阱:一帶一路上63個國家,幾乎涵蓋世界所有主要宗教,共產黨能容忍你的宗教嗎?共產黨從來不相信任何宗教,認為只有他們能取代宗教,才能永久地控制人民。因為沒有宗教信仰,所以共產黨可以胡作非為,可以藐視人間一切戒律,挑戰人性惡的底線。共產黨從來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中共宣傳自己的民族政策是民族團結平等、民族區域自治,中共什麼時候兌現過自己的承諾?新疆兩百萬人都被關進集中營,最核心的原因,就是要消滅新疆的宗教和文化,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一帶一路上的這些國家,你們認為你們還可以保留自己的純正信仰嗎?

文化陷阱:共產黨一直宣稱中美關係是夫妻關係。習近平宣稱,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共產高調粉飾與美國的關係,其實是想利用、欺騙美國的資本、技術以及美國的政治影響力。暗地裡,共產黨卻無時無刻不把美國當作自己的首要敵人,對內一直煽動對美國的民族仇恨。自古正邪不兩立。美國代表著民主、自由、法制、人權,代表著開放、包容、進步;而反觀中共,代表著獨裁、奴役、專制、人治;代表著封閉、野蠻、落後。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制度,是白與黑的對立,是善與惡的對立,是是與非的對立。這在本質上是不相容的兩種文化系統,兩種意識形態。中共的“一帶一路”裹,挾著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同美國為代表的民主制度與意識形態對抗,勢必會給一帶一路國家帶來長期、沉重的,文化與制度上的威脅與傷害。以非洲國家為例,其實共產黨將錢給非洲國家的金融、政治方面的支援,並沒有世界銀行、歐洲銀行、世界其他國家、組織、以及美國的援助多,但這些合法組織以及美國,在給非洲支援時,捐助的是非洲的國家,而且捐助金額的使用要受到監督。而共產黨給錢,直接給到非洲國家領導人。他們輸入的是腐敗,以及拉攏腐蝕化非洲國家領導人獲得項目。共產黨給錢完全不經過民眾同意,給錢速度很快,領導人用錢很爽。共產黨通過這樣的方式輸出腐化,為了幫助非洲國家領導人欺騙國民,又會輸出其監控、控制國民的方式,這些腐化手段,給當地國家造成了深遠的傷害。

債務陷阱:一帶一路上不少國家貧窮、落後,非常希望獲得來自“強大”中共的資本與投資,但卻非常容易陷入中共的債務外交。中共用藍金黃的手段,搞定一帶一路領導人,提出了非常苛刻的項目條件,這些條件直接侵蝕所在國的國家主權和利益。文貴先生在視頻中講到,我去非洲投資,你拿啥還我啊?我以資本投資,修建一條公路或者鐵路,但這路的經營權50年歸我,50年後就是你的。而且我有投票權、有否決權。其實這經營權就是國家政權,這100%是經濟侵略,100%是國家腐敗,100%是以極少數人的利益犧牲了絕大多數人的利益。文貴先生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一帶一路看似扶持,實則是經濟侵略,而且因為領導人的貪腐,犧牲了國家利益,使一帶一路所在國陷入債務陷阱。

由上可知,中共國的一帶一路,就是要在全世界擴張其獨裁統治,與西方的民主政治分庭抗禮。這哪裡是去幫助非洲國家發展、實現人類的共同繁榮,這分明就是中共裹挾著這些國家,將這些國家作為炸彈,與民主國家進行瘋狂的戰爭!

幸好有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引起了西方對中共的警覺,幸好有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令中共昏招迭出。中美貿易戰,讓中共經濟的神話終結,中共放出來的武漢病毒,讓中共國經濟休克式暫停。同時,一帶一路上的國家與人民,也逐漸看清了中共的陰險,這些因素,都讓中國大撒幣式的外交模式與經濟侵略受到巨大的阻力。斯里蘭卡新任總統-戈塔巴亞·拉賈派克薩公開表態,要把南部漢班托塔港租給中國長達99年的租期收回。並表示,把南部漢班托塔港租給中國是一個嚴重的錯誤,還將通過談判的方式從中國處要回港口的經營權。彭博社的這篇報導,也揭露了中共多項投資不能到位,專案半途而廢。一帶一路項目,隨著國際社會的圍追堵截,以及中共的財力耗盡,成為“一條空無一物的走廊”。

中共肆意揮霍人民血汗,齷齪侵略世界人民,這累累罪惡,這斑斑劣跡,終將在正義的光芒和爆料革命燈塔的照耀下無處遁形。中共的每步昏招,都是將來清算它時的染血鐵證,都在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之深淵。

中國最雄心勃勃的項目已進退無途

一個620億美元的由中共國在巴基斯坦發起的專案正因為資金的遲滯和短缺陷入困境—習近平簽署的協定面臨不斷增多的困難。

每週4次從卡拉奇起飛的螺旋槳飛機在簡易飛機跑道上降落並揚起一片塵沙,乘客頂著烈日穿過柏油馬路走入一個掛車大小的候機廳,門外,是手持AK47的戰士。這是瓜達爾港,坐落在巴基斯坦偏遠的東南海岸線上。這個海港計畫斥資620億美元,是連接中國最西部的內陸省份和阿拉伯海走廊的最後一站,是習近平一帶一路王冠上的寶珠,致力於重構世界的格局和並拓展中共的影響力。

這個計畫最初號稱由一個港口,連接港口的馬路,鐵路,油氣管線,數十個工廠和巴基斯坦最大的機場組成。但是,在中巴經濟走廊開設將近七年後,鮮有成果。本該於三年前,由中共國出資落成的新機場,現在是一片圍起來只有沙土的荒地,只餘小塊的雲母在其間閃爍。位於機場南部沿岸的工廠還沒開始建成,只有三個泊位,可憐的瓜達爾港門可羅雀。港口停泊的一艘巴基斯坦護衛艦是最近來訪的唯一一艘船,一周都沒有跡象會有一批貨物從卡拉奇運往海港。

政府宣稱,只有少於三分之一的中巴經濟走廊專案完成了,大約耗資190億美元,指責聲大部分指向巴基斯坦。資金的斷流導致很多工程爛尾;巴基斯坦得到了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60億美元的緊急資助,這是該國自1980年代以來第十三次獲得該組織支援。連續2個部長因為貪污被起訴判刑。瓜達爾港所在的俾路支省的謀求家鄉獨立自治俾路支解放武裝,正面臨困境。在五月份,有激進分子洗劫了城市內唯一一所豪華賓館,在白色大理石裝飾的大廳內射擊並殺死了5個人。

在瓜達爾的挫敗直指一帶一路計畫面臨的大麻煩。中共的野心正在減弱,不僅在巴基斯坦,而是全世界。中共國的經濟增長已經跌至30年內的最低點,通脹率不斷上升,它們已經深切體會到了貿易戰帶來的後果。在武漢爆發的冠狀病毒傳染病進一步讓整個事情變得更糟。“中國最大的問題在於它的經濟”,援引自Jonathan Hillman,華盛頓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

末路

一個計畫投資620億美元、將中國與阿拉伯海的瓜達爾港連接起來的專案正在失去動力

在許多國家,中國的項目都已經在被取消、縮減、審查。馬來西亞與中國重新協商了中國承建的鐵路專案,取消了30億美元的油氣管線項目。在肯亞,一個法庭去年暫停了一個由中國出資的20億美元的專案。在斯里蘭卡,新任領導人聲明想要回前任因無法償還貸款而租給中共99年的漢班托塔港口。這項收購引起了一帶一路很多國家的關於中共假裝慷慨卻逼迫割讓關鍵基礎設施的擔憂。這也引起了關於中國債務陷阱的警惕,援引自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所言,至少8個國家,包括巴基斯坦,正在被高風險債務困擾。

根據Baker McKenzie律師事務所的報告,所有的這些都會導致計畫支出1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專案,減少數千億美元。儘管去年簽約的項目總值增高了,中國商務部的資料顯示,2019年實際支出停滯在750億美元,較前一年下降14%。在習近平宣佈一代一路開始後不久,從2014年伊始,至2019年9月終,政府的資料顯示,共投入3370億美元,遠低於中國實現野心的預期。

巴基斯坦可能是一系列大問題出現的先兆,Hillman說,他帶領著一個稱作“重新連結亞洲”的專案,調查一帶一路的進展。“這大概會是一帶一路其他項目的歸宿,還未蓋棺定論,但是我懷疑中國能否有始有終。”

瓜達爾剛形狀像一個杠鈴,懸在巴基斯坦的海岸線上,由條帶狀的沙灘和岩石組成,連綴著末端的礁石,最窄處僅有1公里寬,礁石上坐落著像要塞一般奢華的紮維爾珍珠大陸酒店。這座十四萬人口的城市,距離伊朗邊境比卡拉奇更近,只需要10公里車程,它是這麼偏遠,曾經是阿曼蘇丹王國的一部分,直到1958年。

想去瓜達爾港並不容易。外國遊客必須由10名巴基斯坦士兵乘坐平板卡車陪同。在杠鈴東側的深水港,在炎熱的十月天,幾乎沒有商業跡象。中國遠洋航運控股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運營的唯一一艘停靠瓜達爾港的貨輪負責運送建築材料,有時還會運送海鮮。有時候,它根本不會到來。一名經理在卡拉奇接聽中遠的電話說,這條線路仍在運行,但這取決於船長是想在瓜達爾停留還是直接去阿曼。經理說,隊長最近得了感冒,不想停下來。

儘管如此,Naseer Khan Kashani,瓜達爾港口的官員,堅持說一切都很好。中遠正被一些海關的網頁系統困擾,但已經有眉目了,他坐在港口的辦公室裡,陳述到。他拒絕給出貨運量的數據。“都會好起來的,“Kashani說,“貨運量會猛增的。”

這種觀點被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的主席張保中反復強調,他負責運營瓜達爾港和它的自貿區。他擺了擺手,漠視了明顯的蕭條的情況與他四年前剛來時相差無幾。那時候,每週只有一個航班來瓜達爾,乘客都數的過來。“我的印象是,這個地方是一個徹底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他說。“我當時覺得這是個無法完成的任務。”

現在,他說,已經有進步了,2500萬美元用來翻修了港口,包括用來卸貨的新起重機,一個商務中心,一個海水淡化廠和一個污水淨化廠。“現在這裡變成了全球航運的一個節點,”他說。“當然,現在貨流量還不夠大,但是這需要時間。到2030年,我們相信瓜達爾會成為巴基斯坦新的經濟樞紐,會是巴基斯坦經濟最繁榮的地方。”

在2015年,瓜達爾建立起了一個自貿區,官方說9到10家工廠,包括一家中國鋼鐵企業和巴基斯坦食用油製造商都已簽約。但是沒有任何跡象有工廠在運營。還會有另外30家在第二階段簽約,新的自貿區位於機場附近,官方說,到目前為止,會有4億美元投資進來。張保中說會有2倍以上的公司申請入駐,包括一些歐洲的公司。“這些都會在不遠的將來實現的,” Kashani說,“他們都說中巴經濟走廊在減速,實際上根本沒有。”

自貿區還需要一些關鍵設施,包括水源和能源,據中巴經濟走廊網頁顯示。一個耗資5億4200萬美元,提供300兆瓦特的電廠在9月動工,以進口的煤為原料,寄望其能減少本地頻繁的斷電情況。港口嚴重缺水,年降雨量只有4英寸,在2018年反常的降水中得到緩解,並暫時貯滿了水箱,Shahzeb Kakar,瓜達爾發展局長說。他說城市會建立更多的海水淡化廠來滿足未來的需求。一個“安全城市”的計畫,會通過設置監控裝置的方式,讓瓜達爾人感到他們被軍隊保護著。”我們有三個根本的問題-能源,水和安全,“Kakar說。“所有的這些問題現在都被解決了。事情已經走上正軌。”

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樂觀。Mariyam Suleman,《俾路支省評論》駐瓜達爾的編輯,說本地人的生活在這五年的發展中並沒有多少提高。“他們的社區還是沒有足夠的設施;到處都是髒水;每天只給電幾小時,特別是夏季;飲用水也是個問題,”她說。

即使瓜達爾沒有暴力威脅,且有足夠的能源和水來建設和運營40個工廠,也沒有足夠的工人。城市的人口,大多是漁民,只有華盛頓的1/5。一項名為“ 中國巴山”的項目的提案設想了一個封閉的社區,該社區有一個“香港金融區”和豪華住宅,可容納50萬中國專業人員,他們可能會在2022年搬到瓜達爾並提供勞動力-這種情況不會很好, 卡拉奇社會科學研究集體組織的經濟學家阿薩德·薩耶德(Asad Sayeed)表示,他們很難與俾路支分離主義者或巴基斯坦政府和睦相處。

同樣,很難想像瓜達爾需要建成一個巴基斯坦最大的機場,可以起降空客A300且年貨運量達到3萬噸。但是,他們已經在市郊用鐵絲柵欄圈出了4300英畝用於這個項目。2014年宣佈的新機場本應由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建造,該公司是“一帶一路”沿線項目的最大建造商,從中國獲得了2.3億美元貸款,並從阿曼獲得了一筆贈款。但建設從未開始。第二年,中國政府表示將把貸款轉為贈款,巴基斯坦官員表示,該機場將在2016年底前完工,然後在2017年10月之前完工。還是什麼都沒有。

去年,巴基斯坦總理Imran Khan前往瓜達爾港,在那裡破土修建了一座新機場。中國鐵建還宣佈了一個新的承包商,由國有的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個分支機搆接管。中鐵建還將修建學校和醫院。現在計畫於2022年完工。

在10月份的去瓜達爾的探訪中,一輛拖拉機正在空曠的塵土飛揚的土地上漫無目的的行駛。“他們正努力向別人證明項目還在進行中” 2015年出版的《中巴軸心》(the China-Pakistan Axis)一書的作者、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日爾曼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高級研究員Andrew Small表示。Small說,在中國的壓力下,汗政府只是試圖完成已經在進行的價值20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專案,其中大部分是發電廠。”全面實施基本不可能,”他說。“很多會在氣候更適宜的地方建設的,很難按他們自己設想的方式去進行。”

中巴經濟走廊計畫的意義是減少石油和天然氣向中國輸送線路的里程數千英里,用一條橫跨中國西部的近路代替通過航運環繞南亞及東南亞數千英里的遠路。巴基斯坦計畫從中得到230萬個工作機會和GDP 2.5個百分點的上漲。這個協議,由巴前總理 Nawaz Sharif 簽訂,並由繼任者Shahid Khaqan Abbasi在2017年的公報裡大肆吹捧,他大聲呼籲在2020年前,讓這條走廊初具形象,而此時Sharif已因腐敗而鋃鐺入獄。

長期與中國結盟以抗衡印度在該地區影響力的巴基斯坦,希望得到幫助,發展其礦產豐富但最貧窮、最不穩定的省份。它還想要平息俾路支解放軍中的分裂分子,這些分裂分子不僅在去年襲擊了這片明珠大陸,還在2018年在中國駐卡拉奇領事館殺害了4人。該激進組織試圖停止他們認為會使巴基斯坦政府從該地區獲得更多資源的計畫,而不是援助當地居民。近幾個月來的進一步襲擊已經造成十幾名巴基斯坦軍人和安全人員死亡。

除了更好的石油和天然氣路線,中國可能還有其他目標。西方政府長期以來一直擔心,“一帶一路”投資正在幫助中國開發所謂的“珍珠鏈”——從南中國海到阿拉伯海,再到非洲,可供中國海軍使用的港口。儘管中巴都矢口否認他們的軍事意圖,瓜達爾港可以是一個從斯里蘭卡經過馬爾地夫去吉布地的重要節點,而吉布地有中國在非洲之角建立的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中巴經濟走廊的計畫也把新疆納入其中,中共打算平息新疆的騷亂。據聯合國統計,在新疆集中營內關押了超過1百萬維吾爾族人,中國政府宣稱,他們正在接受再教育和培訓。

如果中共的意圖是純商業的,經濟學家Sayeed說,它應該擴展已經連通高速至中國境內的卡拉奇港口,而不是試著去建一條穿過荒僻而危險的俾路支斯坦的新路。

不管他們的野心是什麼,中巴都只能削減開支了。Khan,前板球隊員,在2018年反腐中當選,曾經譴責前政府與中共簽訂的昂貴的基建協定,接手了一個經濟爛攤子。為了解決當前的財政赤字,他削減了進口,貶值盧比,降低開支並提高賦稅。GDP增長有2018年的5.8%跌至去年的2.4%,製造業經歷兩位數萎縮,而出口並未見上漲。

中共,卻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債權國,轉而關注為受援國量身定做小一些的項目上。對中共來說,贏得人心和支援現在變得比建設龐大的機場更重要。另一方面,在2018年底,根據習近平的指示,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科學和技術,文化,旅遊業成為讓一帶一路專案“更深植人心的”的利器。

所有的這些都在試圖淡化中國正在追求的更具戰略目標的計畫,華盛頓國家亞洲研究局高級研究員Nadege Rolland說。“我的直覺是再也不會出現大的投資了,“他說。“投資只是個誘餌。“中國的終極目標,”他說,“不是建立貿易,而是增加中共的政治和戰略影響力。”

這意味著中共即使只投入了最初預期的1/3,它也已經值回本錢了。這會進一步擴展他在潛在的資源供應國的影響力,並擴大市場,並在國際上,比如聯合國贏得更多競爭力,而此時的美國的影響力正在削弱。

巴基斯坦,在瓜達爾的一個石油提煉廠、一條鐵路和通往中國的石油專案尚未落成。承包商本該在2018年投入1.68億美元建成的通往瓜達爾機場的高速公路也沒能竣工,計畫今年年底才能開放。同年10月,裝滿石頭的卡車停靠在路邊,卻無人做工。中國的經理說太忙無暇顧及,他的助理說沒必要做採訪,所有的資訊都在承包商的網站上。

在10月進行的對北京的訪問中,Khan說中共官方保證會繼續現在的中巴經濟走廊專案,但是因為預算透支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貨幣緊縮政策,明顯不會有大的新項目了,而且,目前的項目也不確定有多少會完成,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Hillman說。但是,在Khan訪問北京期間,官方公報宣稱巴基斯坦和中國均承諾“加速實現中巴經濟走廊,以便其增長潛力得到充分發揮”。

全部實現可能意味著究竟需要建設多少來挽回顏面,為雙方提供利益並宣告成功。最新的消息來自巴基斯坦駐中國大使,在中共國家媒體上公佈,在過去5年時間內完成了11個項目,還有11個專案進行中,共投資189億美元。據說還有增加20個項目,但沒給出具體的資金,細節和時間表。而最初承諾的620億美元投入卻並未提及。

而對瓜達爾港更大的挑戰是,像卡拉奇一樣,巴基斯坦其他地方正在開設自己的貿易區。即便到瓜達爾的走廊開通了,並且安全問題得到解決了,只有一條中巴友誼公路(喀喇昆侖公路)通往此處,艱辛難行的雙向兩幅公路穿過分隔中巴兩國的崇山峻嶺。這條路常出現滑坡和打劫,也沒有和能到達瓜達爾的路連接上,華盛頓外交關係委員會駐印度,巴基斯坦和南亞高級研究員Alyssa Ayres說。“很難想像這會成為可行的貨運走廊,”她說。

Hillman也得出了相似的結論,且更富有深意。“中共已經有些後悔把巴基斯坦樹立為一帶一路的標杆了,”他說。“他們雙方彼此都留有戒心。”

新聞來源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