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防疫領先全球 副總統陳建仁:歸功中國當年拒給病毒株! 台灣人看透中共的謊言 嗅到WHO的腐臭!

副總統陳建仁接受日媒訪問時表示「台灣是國際防疫的孤兒!」「當年中國拒提供病毒株,才有現在的防疫成就」!

中共的打壓讓台灣決心發展高端醫療科技 點滿台灣醫療技能樹!

台灣防疫工作世界有目共睹,甚至許多防疫政策領先全球,許多國家後續仿效,副總統陳建仁接受日媒專訪表示,「台灣是國際防疫的孤兒!」他回憶當年有感而發:「當年中國拒提供病毒株,才有現在的防疫成就」!

副總統陳建仁指出,在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之前,我們就希望WHO能夠幫我們,給我們SARS的病毒株,讓我們可以做快速診斷工具,也讓我們能夠跟各國來交換疫情的資訊、防疫的知識。但是WHO都沒有理我們,一直到了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以後,他們才派代表來。在這之前,我們都很認真的把我們SARS的病例資料報告給WHO,但是我們卻沒有得到很好的回應照顧。所以他們派代表來到臺灣的時候,很不幸的,已經有很多人過世了。

2003年台灣爆發SARS,中國拒給病毒株、WHO直到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才派人來。

香港政府當年早就受控於中共 日本一直是合作夥伴

陳建仁回憶,那一段時間,我們跟日本維持很好的國際防疫交流,那算是一種雙邊的合作關係(bilateral),因為我們沒有辦法經過WHO的管道來做多邊的合作交流。

中國的疫情資訊當然不用講我們都拿不到,我們曾經跟香港的大學要他們分離出來的病毒株,他們答應要幫我們送過來,可是說要先得到最後的批准(get final approval),但他們從未得到最後的批准,所以我們沒有拿到香港的病毒株。

美國CDC的協助是最大的助力

我們的病毒株是從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拿到的,美國前前後後派了一群人來幫我們忙,我們跟美國CDC實際上就是手牽手、肩並肩、心連心,從早到晚一起做,努力來控制疫情。我們那時候最大的幫助者是美國CDC,不是WHO。

所以我們沒有參與WHO,對我們來說,失去了在第一個時點即刻控制疫情的機會。在SARS以後,大家才覺得,確實是不應該讓臺灣不在全球防疫網裡面,全球防疫是一個網絡(network),這個網絡不容許有任何的破洞,臺灣就是一個破洞,臺灣是國際防疫的孤兒。

但是,病毒從來不尊重國界,病毒是會到處跑,這樣除了對臺灣造成危害以外,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威脅!幸好我們跟美國有這樣好的合作,才讓臺灣能夠在SARS的控制,得到比較好的成果。

台灣的副總統 梵蒂岡教廷冊封的聖騎士 陳建仁小檔案

陳建仁博士,KHSKSG(1951年6月6日-),臺灣高雄旗山人,國際知名流行病學家,現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第14任)、行憲後首位無黨籍副總統,也是國家年改會人權委員會召集人。父親國民黨白派大老、已故高雄縣長陳新安。陳建仁為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博士,當選世界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海外院士中研院院士。婚後隨妻子羅鳳蘋成為天主教徒聖名方濟各(Francis),並獲梵蒂岡冊封為聖大額我略教宗騎士團勳章爵士耶路撒冷聖墓騎士

歷任國立臺灣大學公衛所所長、流行病學研究所創所所長、公衛學院院長;入公門擔任行政院衛生署署長、國科會主委、中研院副院長等職。

引自三立新聞

GM15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中華民國李小剛

中華民國臺灣:不甘被馬列畜孫共產納粹黃狗黨奴役的追求民主自由華人聖地燈塔

0

熱門文章

Gundam0078

3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