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財政窟窿拿得出疫情的費用嗎

作者:立武

這是北京一家醫院所收治的病毒性肺炎患者的住院費用情況, 其中一名患者住院治療費用高達 67 萬元 ,如此巨額的費用到底是患者自費呢還是醫保承擔呢?

對於疫情期間的費用,中共的官員表態是醫保、保險等支付後個人承擔的由財政補助,而同時強調疫情結束後才進行統一清算。也就是費用主要由醫保和財政兩方面來支付。對於醫保支付,中共住院的醫保支付有一定的報銷比例,而住院所花費的藥物、耗材只有納入醫保才有報銷,被納入中共發布的診療方案內覆蓋的藥品和醫療服務臨時也由醫保支付。

面對如此高昂的治療費,患者自費的負擔是非常大的,中共理應承擔部分甚至全部費用,而事實上,要明確一個概念,就是政府不產生錢,那是個行政機構,不是盈利機構,醫保和財政都來自納稅人(和企業)的稅收或者其他支付這部分錢本該用到患者身上。那問題就出在,中共到底拿不拿得出這筆錢?

2019年,中共地方財政赤字高達10.94萬億,中央盈餘部分最多能夠調劑5.58萬億(事實上還要扣掉軍事、外交等開支),也就全國政府總預算有高達5萬億的赤字,地方還要靠發債進行維持 (來自推特:財經真相)而上面7位患者平均收治費用是227047.21萬元,按照中共公佈的累計確診人數80566(截至5日),將會花費高達183億元。而2018年,中共社會保險基金收支結餘11622億元,剔除財政補貼後實際盈餘為-6033億元,連續6年為負。在雙負的情況下,這筆治療費顯然是雪上加霜。

而這還只是理論的情況,實際上,許多沒有納入醫保或是臨時目錄的藥物均需患者自身承擔,方斌之前拍攝的視頻顯示,患者在醫院的費用都是自己承擔的。而且,在疫情發生後,中共的各個“專家”不斷地推薦藥物,一方面是為了利用疫情清庫存,像鐘南山、李蘭娟名下都有自己的醫藥相關的公司;而另一方面,這些被推薦的藥物將更有機會納入臨時醫保目錄而被使用。

事實上,在中共整個醫療體系中,醫藥不分家,醫生通常充當推薦藥物的決策,各種科室會也是身經百戰,相信這些專家也是如此,而藥企為了實現藥物納入醫保目錄自然也是沒少花費金錢。這不是疫情才有的現象,而是疫情是個清庫存的好機會。

但是,不管是醫保、財政,還是藥物的花費,最終掏的都是中國人民的腰包,而不會是盜國賊的腰包。就在不久之前,海南政府接管了海南集團,根據海航2019年中報顯示,海航持有債務5548億,這些債務轉移到海南政府的名下,自然由納稅人承擔,而海南省2019年赤字就有1000億元。盜國賊債留國內,把債務丟給中國人民承擔,這只是財政赤字的一個縮影。盜國賊掏空國家財富就是國家財政有大窟窿的原因,這些本該支付給老百姓看病的錢都被盜國賊盜走了!抗擊疫情不是靠吹、靠大躍進,不僅考驗的是醫療體系,相應的保障體係也相當重要。中共對民生的投入基本是杯水車薪,也注定了中共抗擊疫情的失敗,而影響是長遠的,威脅到中國人民的生命和財產。這就是為什麼體系和製度很重要,好的製度應對突發危機時有好的保障做後盾,而中共的製度卻是以犧牲百姓的代價對抗疫情的,中共體係是無法保障中國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2521/ […]

0

熱門文章

GM06

3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