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監獄–疫情期間中共對教育祭出更嚴厲的網絡審查與監控

中共對教育的意識形態控制由來已久。近年來隨著數碼技術、衛星通訊技術、雲計算等遠程控制、精確定位與數據匯集技術的發展,使得中共對國人的統治已經遠遠超出傳統意識形態控制的範疇。進入到一種不僅要精神洗腦更要肉身控制,不僅要進行宏大敘事的意識形態控制更要滲透到微觀個體進行日常生活的監控。

傳統社會無論統治者實行多麼嚴厲的社會控制與政治高壓,在個體的私人生活領域畢竟還是可以保留自我思想、天馬行空的消極自由的。但在遠程控制與大數據技術不斷發展的今天,中共利用數字監控技術的發展實現了對個體私人領域與日常生活監管的微觀而全景式窺視與操控。每一個人,不管是教授還是學生,在中共技術操作終端那裡都變成了透明人,沒有思想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政治表達自由,沒有研究探索自由,也沒有個人隱私空間。社會、學校、教室、網絡空間變成了或大或小的、或實或虛的監控攝像頭與移動式監獄。因為這次疫情,中共對教育也祭出了更加嚴厲而變態的網絡審查與監控。

據美聯社記者王亞楠(音譯)的報導,因為疫情影響,新學期第一次通過網絡復課的一個大學階段的生物信息學課程,當授課的褚教授(音譯)正竭盡全力上傳語音信息時,網絡課程被突然切斷。所有學生與褚教授一下子都很錯愕、茫然,為什麼在沒有任何預警與提示的情況下,網絡教學系統就直接切斷課程?褚教授回憶說,他也無法確定到底什麼話造成突然斷播。他猜測說,可能是他們觸碰到一些敏感話題了。生物信息學是一門收集和分析複雜生物數據的科學。為什麼一提到生物數據分析,這個系統就這麼敏感而斷掉課程呢?聯繫到疫情爆發以來,林林總總的關於這次新冠病毒毒源的相關生物學分析與討論,似乎從側面說明了為什麼一門普通的生物信息學課程,也能夠成為敏感信息與敏感詞而遭受斷播了。

除了生物信息學成為可能的敏感內容外,相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生理、歷史與政治等學科。網上反映有的生物、生理課,因上傳相關的人體部位,竟被當成黃色淫穢內容而遭審查並斷課。如果在線上歷史課,不能討論文化大革命、大躍進這些敏感詞彙與內容。政治課當然一直以來都是容易觸碰中共的敏感地帶的。但可笑的是,連中共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提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都成為網絡敏感詞。一位政治老師給學生上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課件的時候,被雲課堂平台屏蔽,而無法上傳。後來通過修改去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術語,就可以正常上傳發送了。

不同的網絡社交媒體形式審查程度也相應有所差別。比如,對微信社交媒體的群功能審查極其嚴厲,但對個人之間的私聊窗口,相對尺度較鬆一些。一個文件,如果在群裡上傳,可能會因為內容敏感而遭屏蔽。但同樣的文件內容,如果是私人聊天窗口,可能就可以順利上傳與轉發。對網上課程嚴厲的審查與監管,也極大增加了備課老師的工作量。中國東北的一位歷史課老師(王老師)表示,因為網上課程繁瑣、複雜的審批程序,造成他工作量的激增。他說,他在視頻錄製中的每個單詞都必須經過網上審查監管機構或個人的預先批准。這樣就意味著,他要把整個課程要講的內容大約5000餘字,提前逐字逐句寫下來。學校監管部門通過以後,才能上課。

:連中學、大學的正常的網上課程都會因為觸及中共網絡監管的複雜而極度敏感的敏感地帶而遭斷播或屏蔽。中共國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與文化自信究竟在哪裡呢?疫情在中共全國范圍內的爆發與肆虐,給多少人與家庭帶來恐懼、病痛和死亡的悲慘結局?天天喊著為人民服務,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偉、光、正的中共,在這樣一個疫情肆虐、奪人性命的關口,怎麼還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去監控老師、學生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死到臨頭的中共侏儒國,還在恬不知恥、大言不慚的吹噓自己,還在陰險歹毒、為非作歹的戕害百姓,還在處心積慮、機關算盡的詆毀他人。恰恰忘了,你這個集病態、變態、醜態與惡態於一身的怪物惡魔,再怎麼吹噓也沒有人會正眼看你的。你渾身那麼多脆弱的敏感地帶,待塵土飛揚、神風咋起、雷火霹靂之時,就是你灰飛煙滅、壽終正寢、喪見閻王之日。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心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