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南山用科學警示 復工復產不可取

作者:VOG-文紫

2020年1月23日,中共針對疫情發源地武漢市採取了封城措施。次日,湖北省內其它12個縣級市及地級市亦陸續事實交通管制、小區封閉式管理等最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截止2020年2月12日,包括北京、上海在內的中國絕大多數城市已完成實施封閉式管理。

出於“尚不清楚這些政策是否對疫情產生了影響”,鐘南山院士率領團隊針對這項中共提出的全國性干預措施進行了研究。最新研究成果於2月28日的《胸部疾病雜誌》(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重磅出爐。

文中以2020年1月11號武漢出現第一例新冠狀病毒感染患者進行評估,指出嚴格的檢疫隔離策略每拖延5天將導致活躍感染人數擴大3倍。換句話說,這一速度也是在沒有採取任何防控措施時的病毒的自然傳播速率。我們知道,2019年11月武漢市已出現病毒感染患者,那麼依據文中引用的傳染病學預測模型SEIR估計,隔離措施在拖延50多天的情況下,將導致活躍感染人數將至少擴大3的10次冪倍。採用下圖圖A中1月11日灰線所示武漢感染人數作為將2019年11月21日實際武漢感染數據,則所示曲線峰值即2月20日的數據近似於2020年1月1日的武漢感染患者數據。此時距離武漢宣布封城還有23天,保守估計,在中共封城之時,武漢感染人數至少已攀至346萬之巨。此處不得不感謝鐘南山院士良苦用心,其廣闊的胸懷和過人的膽識為大眾撥雲去霧,告知社會此次疫情的真實數據。

鐘南山公佈的模型的計算結果和郭先生掌握的內部數據量級吻合

下圖圖A、B藍線表示在1月23日分別採取嚴格和放鬆的隔離措施下的活躍感染人數的時間變化,由此可見放鬆的隔離措施對疫情的影響。由於之前的管控措施主要針對社區家庭為實施對象,民眾被警力強制分隔和剝離。倘若復工復產,被管理對像以生產企業為單位,人群數量龐大,防控難度和壓力不可同日而語。一旦出現疫情,現有防疫措施將形同虛設,疫情發展猶如破竹,一發而不可收拾。由此可見,鐘南山院士在用數據告知中共和人民,想要控制疫情發展,復工復產萬萬不可取。

另外,原文基於SEIR和科研團隊創造性的LSTM智能模型指出,預測國內4月底疫情將趨於平緩。即下圖峰值後的曲線所示,在現有隔離措施和醫療條件下,感染患者的數量將保持在一定數量,繼續減少的可能性為零。換句話說,鐘南山院士告知大眾,就病毒的潛伏期和復發性的特點和中共現有隔離措施而言,短時期內,只有無限期的隔離。除非防禦病毒的疫苗和解藥出現,否則無法消除疫情的出現。

綜上所述,實際武漢疫情出現時間和文中數學模型表明,在現有隔離措施的執行下,中共故意製造和傳播的病毒已造成至少幾百萬人的感染和幾十萬人的死亡。在有效的疫苗和解藥出現之前,再度放鬆管制,誘騙群眾復工復產,只會造成疫情的再度爆發,且其程度和範圍只會更加嚴重。

文中一些論述確實具有一定為中共數據證偽的價值,但”嚴格的防控措施如早期篩查,最好實施至2020年4月底“的結論無中生有,刻意生硬,為中共政策粉飾美化的痕跡過於明顯,此處不得不一提:

其一,由於病毒的傳染途徑具有隱秘和復雜的特點,嚴格的防控措施絲毫不能鬆懈,因此防控措施只能繼續保持。再者,有文中圖標可知,國內4月底的活躍傳染人數仍在2萬人以上,因此,“最好實施至2020年4月底”的結論自相矛盾,不攻自破。

其二,,現有醫療防護設施嚴重匱乏,連守衛健康與安全的醫護人員都身患重疾甚至失去性命,”嚴格的防控措施“從何說起。何況防控措施執行力度的偏頗程度已滋生了監管的缺失和權力的肆意而為,導致的次生災害和人間慘劇不斷發生,因此極不可取。除了輸入更多的警力和嚴防死守的命令,中共對疫區匱乏的民生物資視而不見,醫療救助也是裝模做樣,裝神弄鬼,因此“嚴格的防控措施“只是負效、片面卻惡意的對策而已。由於無效和短缺的疾病測試條件,”篩查“更屬無稽之談,對身陷囹圄的百姓而言,”篩查“結果無非來源於篡改的門診數據和杜撰的死亡統計而已。因此,嚴格的防控措施如”早期篩查“,恰如其分地表達了中共在檢疫治療方面的嚴重缺失和自以為是的恬不知恥。

這篇文章的本意無非是想隱瞞真實的疫情數據並證明管控政策和復工復產的合理,然而基本的常識、數據和邏輯面前,牽強附會的結論只會漏洞百出,不能自恰的複工建議也暴露無遺。中共的統治下,再有抱負和成就的學者和醫護人士,都已成了沒有良知和靈魂的軀體。那些貌似證明中共政績和英明決策的曲線,無非是任何一個殘暴和無能的政權都信手拈來的把戲,但卻是在中共無情暴戾統治下的無數鮮活又無耐和悲哀中消失的生命的有力證據。在剩下的不到100天的日子裡,中共的任何掙扎也於事無補,再美妙的謊言也是白費嘴皮,因為滅亡的命運已經註定!

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3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