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全世界生產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的柏林公司創始人認為控制疫情為時已晚,中國的死亡人數達4-6萬人

Photo: Kitty Kleist-Heinrich

30年前,Olfert Landt在柏林自由大學學習生物化學,1990年與一位夥伴成立了TIB Molbiol公司。

這些天,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一旦有人發燒咳嗽,最緊迫的問題是,這到底是不是冠狀病毒Covid-19?能夠提供權威回答的很有可能是來自柏林一家小公司的產品。 TIB Molbiol Syntheselabor GmbH公司生產檢測試劑,根據該試劑各實驗室可以提供確定無疑的證據。

TIB-Molbil公司創始人Olfert Landt這星期一看起來好像週末沒有睡覺連續工作的樣子。他極力聲明不完全如此。 “我們所有人都快到極限了。”因為他每天都接到實驗室、政府部門和使館的電話,交給他成百上千的檢測試劑訂單。

這家公司去年的銷售額大約是1800萬,今年可能要番四倍。僅二月份銷售額就達到了平時的三倍。

公司根本就沒有刻意拉攏客戶,也從沒有做過廣告。但是全球各醫療實驗室的運營者都知道:Olfert Landt和他的團隊一般都是第一個提供病毒檢測試劑的人,專業人士稱之為寡核苷酸客戶委託合成物。 2003年SARS大流行的時候就是這樣,2006年的禽流感(H5N1),後來的豬流感(H1N1),還有2012年MERS冠狀病毒爆發時一貫如此。

TIB Molbiol沒有專利或者這種技術的專利。其它公司也生產檢測試劑,但是Landt的公司就是快而且細緻,目前可能是柏林最受歡迎的公司。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從一月份開始,已經生產了300萬試劑,送往超過60個國家。第一批於1月10日通過航空郵件運往香港,那時附帶的標籤還沒有做好,“我們後來才用郵件寄過去。”

這一套試劑包括一個塑料袋,裡面有一個大約兩公分長的塑料瓶,裡面含有一些小顆粒,上面有張標籤,一共只有14克,又小又輕,可以按照普通信件郵寄。這一套試劑可以進行96次測試,如果稀釋使用甚至可以檢測雙倍的量,Landt透露說。

客戶們一般訂幾千套。盧旺達使館前兩週開著奔馳車過來,親自取貨。因為Landt不滿意一般的送貨商,比如德國郵政DHL和其競爭者UPS,他說一個沒有針對醫療緊急事件的聯繫人,完全不靈活,另外一個突然不能提供郵資所需的標籤。週末他在搭車中心找到了一個人,讓他帶去了給法蘭克福的訂貨,花了兩倍的路費。 “我們必須即興發揮。”這位企業家說。

柏林Tempelhof的TIB Molbiol生產的檢測試劑僅重14克,可以放到普通信封裡。

他的一次檢測費用約2.5歐元,這位公司持有人解釋說。加上人工費用和其它相應費用,實驗室本應該要求檢測費不超過10歐元,他當面算到。有人說一次檢測要花300歐元,他只能用“巨大的金錢浪費”來解釋。

30年前,當這位生物化學家和企業家還是柏林自由大學的學生時,與一個合作者一起建立了這家公司。 “那時還沒有衍生、初創這些詞”,他說。他們的教授允許他們使用一些教室,但是很快又太小了。當這家學生公司收到的傳真比他們的教授多的時候,他們必須搬家了。

不知什麼時候,合作者退出了,公司卻越來越大。 Landt自己早就不必為資金擔憂了,他說。 “這整個就是場鬧劇,錢對我來說無所謂。”給世界衛生組織的檢測試劑他只賣了一半的價錢。特別那些貧困國家,在他那裡訂購了“合適規模”的試劑,他甚至免費供應。有幾個尤其被新病毒波及的國家他卻不能供貨,比如伊朗。聯邦政府只需要出具一個證明,保證供應商免受懲罰,但是這顯然比人們想像的要難。

這些天Olfert Landt成了人們所說的目的悲觀主義者。 “我們正經歷一場管理的重大失靈。”他說。想要控制Covid-19早已為時過晚。他雖然不同意陰謀論,但是他認為中國3000名死者的數據不可信。 “應該已經達到4萬至6萬。”他談到關於中國火葬場加班工作和中國政府努力大事化小的報導。

“所有人們偶然聚集在一起的地方都有傳染的危險。”這位專家說。所以,作為歌劇愛好者他不再看演出了。

新聞來源

翻譯報導: 匿名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3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