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從武漢的復工,看清中共的圈套

幾天前,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對企業復工的申請給予了批复。我看了看,攏共就26家,至於復工的人數,去除華為那一半,更是慘不忍睹。

之前的批复我沒看到,也可能壓根沒有。病毒當前,整個武漢被封成了鐵桶,復工的單位稀稀拉拉,中共喊得脖子都起了梗,好不容易匯總一批,趕緊复之於眾。折再多兵,也不能賠了夫人。這就是說,重點不在死多少人,而在批复本身。既然如此賣力地號召復工,想復的直接復好了,可問題是復的太直接,就顯得不莊嚴。想復的莊嚴,企業最好先撅臀稽首,高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得到平身的批复後再動身。

古人云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看來這話是有問題的,跟此儀式相比,祀戎就是個蛋。主子的尊嚴是頭等大事,缺了這場把戲,豈不要讓主子喝西北風?況且對企業而言,不參與把戲,萬一出了事死了人,該往哪兒甩鍋?當然了,關於這點,主子也不是傻瓜,遂於批复中多添一筆:落實好企業疫情防控的主體責任。一腳把球踢了回去。唉,永遠都是一個路數,講多了沒啥意思,四兩棉花,不彈(談)也罷。

為了鼓勵復工,湖北省前兩天也批了文,說什麼社保要免徵企業那一份。我想說的是,誘之以利素來是中共的慣用招數,乃新儒家遊戲的關鍵所系。父父子子,君君臣臣,中共滿臉得意,說你們看,我做到了!剛說完,又頓覺表情失態,趕緊捂住心口,掏出手帕,咳出番茄醬一灘,矇倒今人一片。文貴先生曾指出當今宗教的詬病,認為很多都是念歪的經。依我看,此結論大可說給夫子聽聽,讓他老人家醒過來,指著中共的鼻子痛罵:老而不死是為賊!罵完再躺回去。

免徵企業的一份,職工個人照徵,中共妙手稍一撥弄,企業主就回了春。等待職工個人的,照樣是原計劃的人財兩空。人才是企業的命根,此話中共聽不懂,事實上除了割韭菜,它還能聽懂什麼呢?哦!對了!還有設傀儡,我敢拍胸脯這個它懂,否則把鐮刀遞給企業代持這事,你就沒法解釋。對職工個人,中共告知想要保障合法權益,就得繼續繳,因為企業是你們的爹,說完趕緊躲到一邊。假如有學者心血來潮,想以中共統治的香港為課題,寫一篇《論林鄭月娥的價值》,此文不妨可以參考。

東湖新技術開發區位於洪山。跟老三鎮相比疫情稍輕。所以也能看出,此批复中涉及到的復工情況,基本代表了全武漢的上限水平。沒有最差,只有更差,中共急得搥胸頓足,我必擊節歡慶。然而,作為最嚴重的城市,武漢又代表了全國的下限水平,沒有再差,只有更好,輪到我搥胸頓足,中共必舉國歡慶。就算沒那麼好,只要中共不倒,遲早也會歡慶。

不幸的是,在一片歡騰聲中,無數人不見了,更不幸的是,歡騰是顆忘憂草,人們在臻榮祥和的歲月裡,充實和踏實越來越多,真實卻越來越少。順這條路一直走下去,結果可以預料,所見即所得將是百姓唯一的信條。In your head, in your head, Zombie, Zombie!那些孤獨歌唱的靈魂,最後也不得不走掉,我猜他們也曾有眷戀,只是不願眼睜睜看著世界越來越糟糕。幹著毫無創造性的活,想著家裡的灶,沒有靈魂和思想,坐等著皮被中共扒光。

整條路上視野通透,蒙上眼也能向前奔跑,令我不解的是,就算到了終點,能落到什麼好? 窩在家看看書不好嗎?哪怕不看書,看看電影也可以啊。把IMDB上的250部電影全看完,我敢保證你會發現,生活不止是灶。有人表示不屑,電影?見鬼去吧!那好,玩玩遊戲總行吧?這方面我有很多建議,信手拈來一個。《神界:原罪2》裡有位死去的哲學家,等你去解脫他的靈魂。他會問你相不相信自由意志,此問無論怎樣作答,你都會被他弄死。只有派出你的亡靈隊友,回复道我是個死人,你跟死人談自由意志?哲學家就是怪,只有這個答复,才可以令他超度。

疫情當下,我老覺得玩遊戲都比復工好,更別說文貴先生的建議,只是相比較遊戲,歷史紀錄片門檻有點高。要是啥都沒興趣,成天面壁枯坐也好過送死。但不管怎麼說,生死存亡之際,總得先自己整明白輕重,否則再好的建議,糊塗之輩聽來都是個屁。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30112/ […]

0

熱門文章

GM09

3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