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湖北糧食夠吃嗎”問題的討論

作者:WWL

不久之前撰寫了《中國的糧食危機與耕地問題——紀念中國三年經濟困難期間餓死的幾千萬同胞》的第一篇指出,中國糧食不能自給,從數量上來說每年15%至30%的糧食需要進口。在第二篇中揭示了,從耕地的數量上來說,如果中國糧食要達到自給自足,中國起碼還缺少30%的耕地。在第一篇和第二篇中沒有討論土壤污染和水污染對糧食短缺的影響。中國有15%至20%的糧食是被污染的糧食,目前它們被計算在糧食的供應量之內。第三篇還在寫作之中。

一、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災難中的信息混亂

2020年1月23日凌晨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宣布自當天10時起封城。緊接著湖北省各市先後封城。打這之後,武漢市和湖北省的糧食等商品的供應成為大家關心的話題,民以食為天嘛!

人們看到的是在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災難中的信息混亂,包括糧食等商品的供應:

2020年2月1日《湖北日報》報導稱,湖北全省庫存糧食可供全省消費一年以上。 《湖北日報》的這則報導刊登在湖北省人民政府的官方網站上。

五天之後,2020年2月6日《中國青年報》發表題為《中儲糧:湖北庫存千餘噸中央事權糧食,可滿足湖北6000萬人半年以上》的報導。這個題目中的千餘噸中央事權糧食應該千萬餘噸,中間少了一個萬字。

到了2月29日湖北召開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武漢市副市長徐洪蘭介紹,目前,武漢主要生活必需品儲備,如糧、油、鹽均在一個月以上。其中,糧食可保障供應32天、油104天、鹽85天、豬肉儲備在15天以上;方便麵和速凍食品24天、禽肉28天、雞蛋10天。蔬菜不易儲備,現採取的做法是商業動態庫存3天,再加上在園儲備的,可保證武漢市民一周左右的供應。

如果說,武漢市的糧食可保障供應32天,那麼湖北省的糧食可保障供應天數不會高於32天,因為武漢市糧食的保障等級要高於湖北的其他城市和地區。

人們自然會有這樣的問題,一年、半年、32天,到底哪一個信息是對的?

期間有一些居民通過互聯網傳出家中糧食短缺的消息,比如一天只夠吃兩頓飯;每天靠吃泡麵度日。還有一則請求糧食援助的帖文,引起很大震動:武漢市第一醫院有六省十支醫療隊1600餘人,外加本院職工和病人。目前食堂的蔬菜、大米不夠了,請求外界捐贈米麵糧油蔬菜禽蛋肉。

還有一些所謂傳播正能量的消息:

——黑龍江向湖北疫區緊急運送大米3000噸;

——吉林省向武漢捐贈大米500噸;

——遼寧向重點疫區快速輸送商品糧大米4826噸等等。

2020年2月14日黑龍江首發支援湖北3000噸大米專列於佳木斯發出,來源:網絡照片

隱藏在這些正能量消息背後的是湖北、武漢疫區糧食短缺的真相。如果湖北省現有的糧食儲備可以滿足湖北省6千萬人口一年的需要,那麼從東北三省向湖北、向武漢調運千餘噸大米就沒有任何實際意義,純屬浪費。

二、什麼是糧食夠吃?

簡單地說,糧食夠吃和糧食安全是同義詞,而食品安全則是個更加適合的概念。

  • 糧食安全是針對任何人、任何地方和任何時候而言;
  • 糧食價格應該是一般居民買得起的;
  • 糧食質量能保證健康生活的要求。

如果以上三點中的任何一點沒有得到滿足,即發生了糧食危機。比如糧食價格上漲使得一部分民眾無法購買足夠的糧食即發生了糧食危機。又比如一些地區的民眾由於糧食調運的不合理而不能得到足夠的糧食,也是發生了糧食危機。

因此,糧食危機只是對某些地區的某些人群而言,不是對所有人群而言。 “湖北糧食夠吃嗎”?對湖北的某些人群來說,糧食危機是很現實的;對湖北的另一些人群來說,湖北糧食永遠夠吃。

三、中央事權糧食1000多萬噸

中儲糧集團公司稱,中儲糧湖北分公司管理的中央事權糧食有1000多萬噸,儲存在全省15個地市州,可以滿足湖北6000萬人半年以上的需求。

什麼是中央事權糧食?就是所有權屬於中央政府的糧食,是國家戰備糧或稱儲備糧,是中國糧食安全的所謂“壓艙石”,由國有企業中儲糧集團公司負責管理,調撥權力在中央政府的手裡。儲存在湖北省境內的1000多萬噸中央事權糧食不屬於湖北省政府所有,事實上也不會平分給6000萬湖北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共政府就開始了非常嚴格的儲備糧制度。後來毛澤東又提出備戰備荒為人民的口號。儲備糧的第一功能是“為隨時應付帝國主義和修正主義對中國的封鎖和侵略”的戰爭之用,所有儲備糧也稱戰備糧;第二功能才是防災備荒。比如三年經濟困難時期中國餓死了幾千萬人,其中河南省信陽地區餓死人最多。河南省一直是中國的一個產糧大省,當時信陽地區的國家糧庫中還存有許多戰備糧。信陽地區黨委的領導人根本不敢動,根本不敢把戰備糧平分給信陽地區的老百姓。在理論上可以把信陽地區國家糧庫中戰備糧平分給老百姓,糧食夠吃,但是在實踐中是行不通的,是要掉腦袋的。

筆者上山下鄉時到黑龍江北大荒的富錦縣,那裡號稱是“中國的糧倉”、“中國的飯碗”,縣里最大的國有企業就是國有糧庫,幾乎每個公社都有糧庫,縣裡還有中心糧庫,後來又新建了一個九零糧庫,裡面存的全部是戰備糧。冬天用卡車向外運,開春之後用輪船向外運,一年到頭就是向外運糧。但是在“中國的糧倉”裡還是有許多老百姓挨餓的。但是那裡的老百姓都明白,國庫裡的戰備糧不屬於富錦老百姓。

改革開放以後,國務院的一些行政機構改制為國有企業。 2000年成立了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2017年改名為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表面上體制改了,但是根本任務沒有變,就是確保中央戰備糧或者稱儲備糧數量的充足和質量的良好,確保國家急需時調得動、用得上。

到2019年中,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管理的中央事權糧食分散儲存在中儲糧委託租賃的131 00多個糧庫中,其中,10500個是地方國有糧庫,儲存的糧食佔62%,2600多個民營企業糧庫2600多個,儲存的糧食佔27%。地方國有糧庫雖然個數眾多,約佔80%,但是平均每個糧庫存能力有限,存糧只佔62%;民營企業糧庫個數不多,但是存糧數量比例相對高。

無論是2000年成立的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還是2017年後改名的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有限公司,都是實行所謂的“自主經營、自負盈虧”。中國儲備糧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的根本任務還是計劃經濟的老一套,經驗管理實行的是市場經濟的另一套,計劃經濟的目標和市場經濟的玩法經常會發生撞車。舉一個例子,比如市場上大米需求增加,價格上漲。某個國有糧庫的領導會利用“自主經營”權力將國庫中的大米賣出,賣個好價錢,按照“自負盈虧”的原則,高出原來收購價的盈利部分歸這個國有糧庫所有,領導有權私下制定分配方案。他們期望在大米價格降下去時,再用手上擁有的資金購買同樣數量的大米,填滿原有的庫存,這樣就不會被發現了。如果在大米已經賣出但市場價格尚未下降、虧空的大米還沒有填滿時,中央派督察組來檢查,豈不是要露餡?其實這根本不成問題,可以從別的糧庫“借”些大米來充數,特別是從民營企業糧庫那裡“借”。或者乾脆對督察組說,本糧庫糧倉出現一些技術問題,不得不將大米暫時存放在某某糧庫那裡。讀者不必去指責這些國有糧庫領導的良心大大地壞了壞了,而應該去指責這個制度的不合理。因為國有糧庫實行“自主經營、自負盈虧”,國家財政支付給國有糧庫職工的只是基本工資。如果說某個職工每個月收入為一萬元,其中的基本工資只有二千元,其他的八千元要靠糧庫“自主經營、自負盈虧”來獲得。也就是說,收入的20%來自計劃經濟,是保證國家中央事權糧食的數量和質量的收入;80%是來自市場經濟的自主經營、自負盈虧,就是是以國有糧庫自己的經濟利益所從事的經濟活動。這樣的製度能保證國家儲備糧的安全嗎?自從朱鎔基當上總理之後,包括後任的兩任總理,都覺得國家儲備糧事關國家安危,馬虎不得。幾次派中央派督察組去查,每次督察可以說是勞命傷財,沒有什麼實質性的結果。搞得不好的話,還要燒掉幾個糧庫,火燒得原因還查不出來。

儲存在湖北省境內的1000多萬噸中央事權糧食,既不屬於湖北省政府所有也不會平分給6000萬湖北人。有人會說,武漢、湖北發生了瘟疫,難道中央政府不會開倉把這1000多萬噸中央事權糧食分給6000萬湖北人?只要稍微動一下腦子,現在是全國都發生瘟疫,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都有瘟疫。如果北京、上海發生糧食短缺,儲存在湖北省境內的1000多萬噸中央事權糧食難道不應該先救北京、上海之急?

四、1000多萬噸糧食夠6000萬湖北人吃半年

2020年2月1日《湖北日報》報導稱,湖北全省庫存糧食可供全省消費一年以上。這筆賬是這麼算的:“在中儲糧湖北分公司,庫存的中央事權糧食1000萬餘噸,其中小麥265萬噸,稻穀735萬噸,按每人每天一斤口糧計算,可滿足湖北6000萬人半年以上需求,若再加上全省其他性質糧食庫存,可供全省消費一年以上。”

每人每天一斤口糧,一年365斤口糧,折算成穀物大約500斤,即250公斤。

2019年國務院新聞辦公司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中說:“(中國)中國人均糧食佔有量達到470公斤左右。”在人均糧食佔有量達到470公斤的情況下,中國還需要進口15 %以上的糧食。湖北每人每年250公斤就夠吃?

中國的糧食不僅僅包括了每天的口糧,還包括食用油。除了口糧消費之外,還有飼料用糧和工業用糧。過去農民每家每戶養豬,糠啦、剩飯菜、豬食菜都用來餵豬,可以省不少飼料。現在大生產養豬,沒有飼料用糧就不行。口糧消費大約佔糧食消費的一半不到,飼料用糧和工業用糧佔糧食消費的一半多。這就是在人均糧食佔有量達到470公斤的情況下,還需要進口15%以上糧食的原因。湖北每人每年250公斤就夠吃,豬雞鴨吃什麼?用什麼釀酒?用什麼製造生物汽油?

五、湖北是產糧大省

一點不錯,湖北是中國的產糧大省。有文章說:“江漢平原有300個湖泊,即使一年不下雨,水利灌溉也不成任何問題。這樣肥沃的土壤,這麼便利的澆灌,江漢平原的水稻,完全可以達到一畝地800公斤。我們就不說800公斤了,只按照最低的500公斤計算。那麼,一畝水稻養活兩個人綽綽有餘。不說湖北全省,僅僅江漢平原,就有6000萬畝良田,可以養活1億2千萬人。而湖北僅僅6000萬人。僅僅一個江漢平原生產的大米,就足夠湖北吃兩年。”

正因為湖北是中國的產糧大省,是一個糧食有富裕的省份。但是中國還有很多省市,它們生產的糧食不能滿足本地的消費,需要像湖北這樣的產糧大省來供給他們糧食。所以,儲存在湖北省的10 00多萬噸中央事權糧食,不是供給湖北6000萬人的,而是準備供給糧食不能自給的省市的,要確保國家急需時調得動、用得上。

六、結束語

在湖北全省庫存糧食可供全省消費一年以上,湖北庫存千萬餘噸中央事權糧食可滿足湖北6000萬人半年以上與武漢糧食可保障供應32天這三種說法中,還是武漢市副市長徐洪蘭的說法比較靠譜。

剛剛看到一段報導:武漢封城已超過一個月,武漢市民買到的蔬菜價格高漲。 2月25日,有武漢市民買兩個蘿蔔要35元,兩把蒜苗24元。 (價格比德國還貴!)該市民指出:這是發國難財啊。特殊情況,價格高點可以接受,但是現在這個價格太離譜了。像這樣下去,都要餓肚子,哪吃得起?

像這樣下去,都要餓肚子,哪吃得起?

糧食危機只是對某些地區的某些人群而言,不是對所有人群而言。有對糧食危機十分敏感的組群,有永遠遠離糧食危機的組群。準確地估計自己對糧食危機的敏感程度,特別是在非常情況下的敏感程度,做出對糧食儲備的正確決策,盡量避免悲劇的產生。湖北電影製片廠的常凱導演在中國社會,特別在湖北、在武漢,有很好的人脈關係,他的社會網絡也是十分完備。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在非常情況下,他的人脈關係與社會網絡竟然不起作用,他居然不能為老父親找到一張病床。可以說是死不瞑目。所以,一些在正常情況下對糧食危機並不敏感的組群,在非常情況下也會變成非常敏感的。

牢記:有備無患!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9851/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