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cience”的本意中探究,為什麼中共國產生不了真正的“格物致知之學”?

作者:北方以北

這幾天看到牆內牆外網絡上炒的沸沸揚揚的三則新聞,都是關於中共國的御用專家學者鐘南山的,一方面感嘆網友的挖掘機能力,另一方面又在意料之中。

新聞一:鐘南山的女兒鐘惟月成為中共國游泳選手中第一個被禁賽的運動員。

新聞二:鐘南山被曝擁有3家公司,密切關聯的公司達90家,其兒子亦享受中共國務院特殊津貼,並且早在8年前其子的著裝就非常的奢侈。

新聞三:鐘南山說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疫情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

對於以上新聞,網友們紛紛評論到,“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 原來鐘南山之所以為中共站台說話洗地,終究是屁股決定腦袋。 ”甚至有些網友說鐘南山是偽專家,所奉行的學問是偽科學,說到“科學”這兩個字,引起了筆者很大的興趣,下面是筆者的一些關於“科學”的一些個人看法,以及為什麼說在中共國的體制下產生不了真正的科學?

全世界的華人大概只要稍微學過點中國近代歷史的應該都知道,早在20世紀10年代,滿清政府剛剛被推翻不久,當年中國的知識分子們就普遍提出解救中國的良方,“德先生”和“賽先生”,“德先生”的英文名字“ Democracy ”,原意是指“人民執政”,“賽先生”的英文名字“Science”,中文翻譯“科學”。因為這裡我們著重要講的是“Science”,所以就要講講什麼是“Science”? “Science”這個英文單詞來源自拉丁文的“scio”就是知識的意思,引申之意為“ 一種獲得知識的方法 ”。

而在西方,“Science”科學和“Philosophy”哲學這兩門學問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Philosophy”這個單詞的前半段來源自古希臘文“phili”意思為“Love”愛,後半段“ sophy”在古希臘語中的意思為“蘇菲”,代表“智慧”。 “phili”和“sophy”這兩個詞合在一起就是“Philosophy”,意為“愛智慧”,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哲學”,因此總結上文所說的,“Science”是獲取知識的方法,而“Philosophy”“愛智慧”是獲取知識的工具,因此,在西方很多搞理工科專業的學者,同時也是哲學家,甚至有些還是神學家,這就很好理解了,(至於為什麼是神學家?基於該文章的重點,故在這裡不展開細說。)

而在西方近現代史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物理學大師兼哲學家的愛因斯坦,愛因斯坦曾經說過這樣一句名言“ 西方科學的發展是以兩大偉大的成就為基礎的,那就是希臘哲學家發明的形式邏輯體系,以及通過系統的實驗發現有可能找出的因果關係。 ”說的簡單點,所謂的“Science”就是“邏輯+實證”的方法,這才是科學的真正的含義。

而在漢語中,“Science”這個英語單詞最早是日本人翻譯的,有“分科之學”的意思在裡面,在古漢語中“科學”是“科舉之學問”的簡縮語,而“科舉” ,又是“分科考試以選舉官員”的簡縮語。所以將“Science”翻譯成“科學”這個漢語,給中國人的感覺就是“ 分科之學 ”的意思,比如物理、化學、生物等等學科統稱為“科學”,然後讓人自然而然的就認為,所謂科學就是指理科類一個個分門別類的學科,這也是目前中共國教育中文理分科讓人很詬病的地方。所以對照上文筆者所總結的,所謂的“Science”就是“邏輯+實證”的方法,因此很顯然“Science”這個詞翻譯成漢字的“科學”是不合適的。

那麼“Science”翻譯成漢語哪個詞才最體現出這個單詞原本的意思呢?就是儒家朱熹理學所講的“ 格物致知 ”,簡稱“格物”,意思“ 探究萬物以獲得知識 ”“格”就是“探究”,“致”就是“獲得”,即實證致知,以格物窮理,就是愛因斯坦所說的“邏輯+實證”的方法,就是“Science”。而“ 格物致知 ”正是早期中國人翻譯“Science”所用的詞,當時稱“Science”為“ 格物致知學 ”或者“ 格物學 ”。

好了,讀者讀到這裡可能會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筆者囉裡囉嗦寫這麼多目的是什麼呢?其實就是想說明“Science”即“格物致知”就是“探究事物原理,而從中獲得智慧”,而“Science”即“格物致知”就包含著中共天天宣傳的“ 實事求是 ”的精神,而“ 實事求是 ”的精神,中共國這種專制體制是否能做到呢?顯然是否定的。我們都知道專制體制因為其權力的金字塔結構,所以在具體的操作上,都是各級的大小官員只對上級負責,上級說啥就是啥,說的極端點,哪怕上級說狗屎是可以當飯吃的 ,下級趨利避害,為了自身的利益也會說同樣的話,這就能解釋為什麼鐘南山說的話和中共官媒的宣傳口徑一致。扯的再遠一點,中共早期毛時代搞大躍進,當時的全國各地方也像中共國現在各省疫情新增人數歸零一樣,人民日報帶頭放衛星—畝產萬斤,御用專家錢學森還要在報紙上登上一篇論文,來論證在地球的光合作用下畝產萬斤是可行的,御用專家錢學森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呢?這就是我上面所說的狗屎邏輯所必然出現的具體表現。

但是,中共國的體制和古代一般專制王朝的體制在具體形式上還是有些區別的,最明顯的就是突出一個“ ”字,要不然就不是馬克思主義原教旨下的共產黨。今天博博士在路德的節目中談起他朋友的經歷,讓筆者印象非常深刻,說的是他朋友來大陸做事情就最怕一個“ ”字,什麼是“共”呢?按照郭先生形象的說法,“ 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 ”。這讓筆者想起中學時代上生物課的時候,當講到“人工合成牛胰島素”這個知識點時,當時生物老師說,你們知道嗎?其實我們中國在1960年代就有可能得諾貝爾獎的,當時諾貝爾獎的評判小組都來中國了,只可惜啊,這個獎最多只能給3個人,不符合我們國家的集體主義原則,因此後來也就不了了之。當時筆者還很奇怪,一直到了筆者上上學那會兒才真正明白,其實說到底就是一個“共”在作祟。所以這就是能解釋,為什麼在中共國很多的科研單位中,很多高科技人才累死累活弄了一個好項目出來了,最後到真正署名的時候,排第一位的一定是本單位中的領導,理由是黨培養了你,沒有黨委領導的栽培,你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成績呢?所以在中共國這種邏輯下,隨時隨刻都要體現一個“共”字,可以想像,從此以後還會有誰傻乎乎的去真正做研究呢?

在中共國這種荒唐的專制體制之下,永遠都不會有真正的“Science”,“格物致知之學”的存在,如果有,絕大多數可能也是騙子。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3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