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部文件泄露: 中共國控制和維穩大於一切!

來源:ZeroHedge

作者:Tyler Durden

翻譯:newbief(文蟠)

短評:海闊天空

簡評:為什麼一個王朝的結束總是伴隨著瘟疫和天災?難道僅僅是上天的啟示?絕不是,而是因為這個王朝到末年的時候總是極端腐敗、極端無能,行政系統完全失控,政府各級部門各自為政,執行效率奇差。

這次武漢冠狀病毒,退一萬步說,即使不是中共特意放出來的攻擊香港、攻擊中國人民、攻擊美國的生化武器,即使冠狀病毒是自然生成的,中共國的各級政府在處理這個疫情的過程中也表現得相當無能、相當混亂。從隱瞞疫情的真實消息、到謀殺疫情的最早吹哨者,再到粗魯的封城、扣押各地援助物資、拒絕國際幫助、拒絕與國際社會共用病毒資訊,再到愚蠢的方艙醫院、粗暴的隔離檢查、嚴重貪腐的物資分配,再到經濟壓力之下的野蠻復工,然後後復工之後的聚集性傳染…….一樁樁、一件件,在災難面前,前後舉止失措,昏招迭出,不斷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共早已失去了合法執政的能力,早就應該被人民和歷史所唾棄。

在全國人民造此大難之際,在多少百姓命懸一線之際,中南坑掌握生殺大權的大領導,依然 以政權穩定作為最核心要務,以個人家族私利為自己重中之重。在目前武漢人民身陷人間地域之際,在湖北多少家庭滅門滅族之際,湖北省政府完全沒有人道憐憫,也絲毫不進行政府該有的作為,主要優先任務仍然是控制輿論和維護穩定。中共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透露著愚蠢、狠毒和滅亡的氣息。

願老天有眼,讓一切造惡者、為虎作倀這、沆瀣一氣者都受到懲罰和報應!願這個集古今中外邪惡為一身的腐朽、極權政權灰飛煙滅!

由《大紀元》的妮可·郝(Nicole Hao)撰寫

洩露的內部報告表明中共國的

主要優先任務是控制輿論和維穩

在新冠狀病毒爆發最嚴重的武漢,和湖北省其他城市中的中共官員向省政府高層報告,老百姓無法獲得救治,且在嚴格的封鎖措施下日常供應急缺,並且對這不斷傳播地疾病感到恐懼和焦慮。

根據《大紀元時報》獲得的政府內部報告,儘管在這樣的形勢下,當局仍然優先考慮如何“控制社會”和“操縱公眾輿論”,來作為中共國內積極遏制該病毒的標準。

例如,十堰市的當局將其工作任務列為:

“密切監視那些因利益受到嚴重損害而上訪的民眾”,換句話說,最有可能對當局表示異議的人;

“嚴格防止關鍵人員和集團的聚集鬧事”

和嚴懲傳播與該病有關的不當言論或謠言的人”

“不斷升溫的民憤”

政法委員會(PLAC)是一個負責監督國家安全的共產黨機構,其中包括員警,法院和監獄。在最近,疫情爆發後中共國人民解放軍在孝感,十堰,仙桃和湖北其他城市的地方分支機搆撰寫了“關於如何控制社會的工作報告”。

當地的政法委員會報告了當局為防止病毒傳播暫停了交通運輸、公共聚會和經濟活動之後,當地的艱難的生活條件。

“由於疫情越來越嚴重,控制方法必須升級。因此商業運作,交通,學校等全面停工,從而導致人們遇到了很多困難,” 十堰市政法委員會在2月16日給湖北省政法委員會的報告中寫道。

十堰市政法委員會說:“在這座城市被封鎖之後,大多數居民失去了收入來源。”

總體而言,民眾已經產生了強烈的負面情緒,例如悲傷,恐慌,焦慮和懷疑。民憤增強了。”

ZeroHedge: 文章原圖

2020年2月27日,在中共國武漢,一個外賣小哥遞給顧客外賣。(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同時,湖北政府內部成立了一個新的“疾病控制”機構以應對當前的疫情,編寫“每日視察報告”,供黨內的高級官員閱讀,例如省委書記應勇,省長王曉東,副省長黃楚。

報告詳細地說明了居民的處境。該機構在2月19日的報告中說:

“安陸市(湖北孝感市內的縣級城市)的紅廟村居民抱怨說,市政府使用鐵絲網封鎖了該村。已經過去六天了,根本沒有人到他們那裡(提供基本必需品)。”

負責全省員警隊伍的湖北省公安廳也起草了省政府的“工作報告”,報告員警如何幫助“預防和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的。

該局於2月21日描述了湖北的日常生活情況:

“總的來說,居民缺乏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例如,一些家庭用來的做飯的煤氣消耗完了。一些家庭需要奶粉和尿布……許多居民想離開城市出去謀生……他們的行為變得極端。”

嚴密的控制

儘管在這樣的情況下,湖北省公安廳仍未提供解決此類短缺問題的解決方案。這說明了,其主要任務之一是“維持臨時醫院的秩序”,即在體育場,展覽中心和學校體育館內建立的設施,以隔離具有輕度或中度病毒症狀的人。

根據該局的報告,在全省20個這樣的設施中派出了970名警官和882名警衛。它說:“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控制製造麻煩的患者,不想留在那裡的患者以及拒絕治療的患者。”

該局列出了未來的目標,例如加強政府機關,醫院和檢疫中心的安全性; 為可能出現的“破壞社會穩定”的活動做準備; 並鎖定“所有可能的感染源”。

宣傳

當局還強調了傳播正面積極的面對疫情的宣傳的重要性。

省級“疾病控制”機構在2月20日的“宣傳工作報告”中列出了其“成就”:

官方報紙《湖北日報》的應用上有215個正面故事;

在微信上的25個正面故事(類似於Facebook的流行社交媒體平臺);

抖音應用程式上有39個正面視頻;

頭條新聞上有72個正面故事;

以及類似Twitter的微博上的42條帖子。 該報告稱:“頁面總流覽量達到5000萬。”

另一個優先事項是審查負面報導當局的社交媒體帖子。

在2月7日的檔中,湖北省政府向省級“疾病控制”機構下達了命令:“組織一個24小時的互聯網監視小組,對所有網站上的線上帖子進行監視……刪除所有負面和有害資訊。”

該檔還指出,從2月1日至2月8日,當局刪除了“ 4,431個嚴重破壞民意的帖子”,並審查了3,066種負面評論。

即使在中央政府的“抗流行病領導小組”(中國負責應對疫情的最高機構)內部,其大多數高級官員也來自宣傳部和公安部。並沒有國家衛生委員會的成員。

這些檔反映了中國官僚的心理,“自從中國共產黨於1949年控制中國以來就存在。”駐美國的中國事務評論員唐景元在2月27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

“來自不同級別的官員都希望保持自己的位置。 為此,黨員竭盡全力進行維穩,這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功績。”

“至於老百姓的生活,這在這些官員眼中並不重要。”

新聞鏈結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