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光明——當正義的宗教被邪魔所挾持!

作者:山河大地

據郭文貴先生爆料,歐洲內受CCP以黃金藍手段侵蝕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據然有梵蒂岡(意大利境內國中國),這個天主教最高權利機構聖座的所在地,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信仰中心,一個本應代表愛與聖潔的地方。

試問,當宗教的神聖被玷污,是宗教本身的錯嗎?答案當然是否。就好比一所本身學術氣氛及老師教學經驗都非常優質的學校,仍難免存在一定比例的學渣,他們無法無天,破壞紀律,惹事生非,不斷給學校的聲譽抹黑——甚至校內個別曾經的學霸也可能因人格缺陷,定力不足等隱患,步入社會後逐漸下墮,最終失足為詐騙犯殺人犯等,這些故事我們多少都有所耳聞,至少在社會新聞裡也是屢見不鮮。但無論學生本身多麼惡劣,都不能以此就輕易給他所出身的學校定棺蓋論。

說白了,那些已被黃金藍病毒所吞噬的某某教會,神父等的不軌行徑,再令人三觀盡毀,也僅屬於其個體行為,完全不代表上帝,聖經的錯!崇尚正道的宗教永遠是眾生之光,是世界走向美好的希望所在,可惜人性中的陰暗面一旦被充分發揮,卻是連神也防不勝防的!

在此也想為佛教多說幾句話。

嚴格講,佛教甚至不能算作宗教,因為宗教在廣泛意義上,表示有“萬能神”“造物主”的存在,一切信徒都應以對其造物主的崇拜,禮敬為核心,也由此才能得到神的救贖。而佛教乍看也好似在走這個模式,若深入其中,從基本的聞思入手(必須先按佛法經論要求依止一位真正具足法相的師父/上師,才會學到正法),則會了知其間道理絕不相同。當然,依人們約定俗成的普遍認知,把佛教定義為宗教到也沒錯兒。

“佛陀”在梵語中原文為buddha,其含義為“覺者”,即“覺悟了萬法實相/真理的人”。無論在漢傳還是藏傳中,都習慣於把釋迦牟尼佛稱之為“本師”,即“我的老師”之意。而佛陀也最樂意以老師的身份來傳道授業解惑,釋尊甚至親口告誡阿難尊者等弟子:“不能因為我是佛而盲目相信,就像金子被加熱,切割和打磨一樣,你們要好好檢視我說過的話,不要只是出於對我的敬畏而接受。”

在佛教中你將了知,若想擺放佛台,一定得注意佛經的位置只可高於或等於佛像,而絕不能低於佛像或唐卡。因為與佛陀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好相比,他在三次轉法輪中所傳授過的法要才是以最佳方式度眾生於與解脫彼岸的船隻。因此,除了某些由於特殊因緣而於暗劫中示現神變(神通)以度眾生的辟支佛,自無始以來,百千萬劫中的歷任佛陀示現降臨世間後,無一不是以殊勝無漏的佛法來利益三界六道中的一切有情!

大家都知道,佛教起源於印度,興盛於中國。本來這是國人的莫大福報,雖眾生業力所致,歷史中佛教的發展幾經興衰,但除了少數毀佛的時代,中國歷代君主多非常重視佛法,例如女皇武則天大設譯場翻譯“華嚴經”,唐太宗唐肅宗等都極力弘揚佛法,有的皇帝甚至上班一樣每天親自去譯場監督譯經段時間,偶而因國事無法前來,還要恭恭敬敬先向大和尚請假— —在全民信佛的藏地就更不必說了,大藏經及無數傳承被公認為保存得最為清靜圓滿。

如此美好的佛教到瞭如今,竟為王歧山,陳峰之流大肆利用——豈止利用,以他們的禽獸行徑,簡直形同把世間最珍貴的摩尼寶珠扔到了大糞池,那也不解恨,還要一腳一腳地瘋狂狠踹!

佛法在究竟上實唯一乘(如“法華經”等經典中有相關教論),但因天下眾生根機,煩惱千差萬別,各不相同,此一乘佛法又可細分九乘,分別是顯教的: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外密的事續,行續,瑜珈續;內密(也叫“內無上三乘)的瑪哈約嘎,阿努約嘎,阿底約嘎。 這九乘佛法的次序不可打亂,且越往上越殊勝。

顯而易見,從中間的外密開始到後面的無上三乘,都屬於大家多少聽過卻不一定都很了解的“密宗”——–密宗並不完全等於藏傳佛教,更不是凡披紅色僧衣的人都修過密法,甚至“雙修”過!實際上按格魯派最權威的三大寺院(甘丹寺· 哲蚌寺· 色拉寺)規定,入學僧眾至少頭二十年內必須傳學純顯宗佛法,在顯宗基礎相當深厚紮實後,才可能傳授一定密法。而純正密法唯只為證得般若空性,是以最直接的方式令根器相稱的弟子破迷開悟的教學——現如今卻因各路邪魔歪道長期在國內外的非法行持,引得社會上普遍對密宗誤會深埋,讓人痛徹心痱!

這些邪魔歪道們,正包括北京幾十萬的“朝陽仁波切”;大街小巷中假披僧衣騙財騙色的混混們(甚至騙到了海外);以主持或活佛等光彩身份而大行斂財之道者等等——-不要懷疑,他們正是佛陀於二千多年前就早早預言過的魔眾,是末法時代假以佛法之名卻大行毀佛之事的敗類!

以王歧山為首在中國官場掀起的“雙修”潮流,更是對清靜密法的莫大褻瀆!事實上,“雙修”和“活佛”這類詞彙,都是漢地眾生根據自己對藏傳佛教的局限性理解給安上的附加名號。

所謂的密宗“雙修”更準確說是一種氣脈明點的特殊修法。這種修法確實存在,也確實因它對實修者極為嚴苛的要求,於凡夫修行人而言,根本想都不必想,提都不用提!古印度有位女成就者就行了雙運之法,大受他人詬病,有次她被當眾遣責,空行母二話不說,當場開始跳舞,一邊跳一邊把自己的頭顱割了下來,並手手捧著頭繼續跳,最後又把頭完好如初地安了回去。什麼叫實力?一句解釋沒有,眾人當場心服口服!

同樣,古代在漢地為佛教做出了偉大貢獻的鳩摩羅什譯師,曾受後秦主姚興供養,顯現上享受女眷,惹來僧眾不滿,也紛紛要效仿之。大師不動聲色,端來一缽細針,張口全部吞下,宣布誰若能吞針如食常物,則可蓄妻室,從此再無人敢提半句非議!同時,大師還留下了那句著名的:“ 譬如臭泥中生蓮花,但採蓮花,勿取臭泥也。”

氣脈明點的修行從理論上講非常複雜。我們用最簡單的話講,佛像中的男身通常代表光明部分,女身代表空性智慧,而雙運則意味著空性與光明圓融一味,無二無別的甚深內涵,即佛陀在第二轉法輪和第三轉法輪中分別宣講的最核心內容的結合。撇開別的不談,離開了最基本的慈悲與智慧為底蘊,連成小乘聖果都可望而不可及,再高的法門也將如空中樓閣般不可能成立,這也是為什麼學佛必須先從學做人,從培養利他的善心開始!

而王歧山,孟建柱,陳峰們,請你們拍拍自己的黑心(良心必定沒有),那裡面和智慧慈悲有半分錢關係嗎? !你們欺男霸女,披著人皮而行獸道,批量姦淫年僅幾歲的天真幼兒,誰家有女初長成,卻慘號著被活掏子宮。還有更多改經書,毀教堂,燒十字架,大量迫害信眾的魔眾們,以最下三濫的手段逼迫信仰伊斯蘭教的善良維吾爾族人民改信你們那個魔黨……

因果法則絲毫不爽,不要說兇殘無度作惡多端,哪怕看到別人做惡事而起了歡喜之心也要跟著承受惡報的——-所有懂因果的人,與其恨盜國賊欺民賊們及種種打手幫兇們,其實更可憐於他們的無知愚昧醜惡不堪,不信請翻翻《正法念處經》之地獄品。佛是實語者,不誑語者,早在幾千年前就曾有”佛觀一缽水,八萬四千蟲”,現代人在發明了顯微鏡後,一觀之下,才知果不其然。由此可推,佛所形容的地獄慘狀在世俗諦上也必定是真實存在的。當然,身為凡夫人不可亂說因果,筆者就此打住,有智慧的人自可分析。

我佛本慈悲,我教本光明。乃至世間所有面向正義,面向光明的宗教都值得被發揚光大,發揮出它們本應散發的熱量。而這種可能性,必須建立在一個允許正義與光明存在的製度內,否則就是如今國內這般情景,美好的東西被嚴重扭曲踐踏,黑暗勢力在世間橫行霸道,恣意妄為。小至螻蟻眾生,高至出世間法,都硬生生被剝奪了起碼的尊嚴與自由。

文貴先生在2月22日直播中有句話讓筆者印象深刻:“全世界會震驚!全世界會復蘇會甦醒!上天將再一次重整人類的道德、信仰、規則!重整各個種族之間的資源和全人類的智慧和財富!”(感謝戰友之家聽寫組整理)

期待正統的宗教信仰得到合理保護,充分展現其應有的功效。期待六四建國日不必背負過多沉痛就可以翩躚而至。為爆料革命祈禱!為黎民百姓祈禱!為一切如母有情祈禱!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