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黨性是零,才看得到尿袋

自接觸爆料革命以來,以前看牆內新聞的時間,如今被我全用來睡覺了。三年之後,精神開始倍儿棒,細滑絲潤之皮膚,想必不輸阿拉伯的勞倫斯。以前就不行,因為一直不行,所以也從沒覺得不行。有句廣告語說得好,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根據我的觀察,此話已成金句,全面滲入到了大眾文化領域。你別管認真還是調侃,總之有了這個立足點,就能讓我對沒有牆的未來有所期待。在徹底僵死的環境裡,人能有點動力不容易,所以那些牆內小編不僅傷害不到我,反過來我還可以傷害他們。

戰友發來的截圖,讓我想起童年時買的一本漫畫書,叫什麼什麼大預言來著。除了製版區別,這兩者在我看來實屬同一類東西。因年代久遠,那本漫畫不知所踪,被我當廁紙用掉也說不准,不然PS出張對比圖,喊大家來找茬,找得到一個算我輸。

中共國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預言家。至於準確性,倒沒法太當真。有人預言我們的國度永遠和諧幸福,結果迎來了病毒,死人無數。假如太當真,此類怪誕便解釋不了,因此才會有零增長等怪誕之延續。問題你一旦要較真,總會陷入歪纏,說對不起,我只負責預言地震,那口氣聽上去,好像汶川時他還沒出生。日本民众早已经绝望。既然不是我們的國度,不但不可以和諧幸福,還得永遠水深火熱。此類話均為增長劑,除了長幾個小錢,關鍵時還能長命。

據我所知,牆內盛行狼人殺,照我看,這幫人都是新手,不胡亂撒金水簡直不知該幹啥。可也沒辦法,你總得讓人家有事可幹。要說鋼鐵的煉成法,我不敢包票自己知道,只知道神棍就是這樣煉成的。神棍們坐著辦公室,個個衣冠楚楚,成天一門心思盯著別人,頗有村社婆子的風姿。遙想當年《天方夜譚》,有位阿拉伯人裝死,是為了想弄幾個小錢,結果演得太逼真,把哈里發和皇后嚇個半死。看看我們的預言家們,整的標題個個令人膽破,點擊去一看:幾個鋼蹦兒。

說來說去,也就這點兒骨氣,抱著高檔的青軸,敲出大塊狗屁不通的垃圾。問題是你也不能就此草率做結,斷定神棍們的水平跟鍵盤好壞無關。解決類似問題,我倒是比較欣賞笛卡爾的方法,把世俗問題當幾何題解。從A點(水平高低)到B點(鍵盤好壞),由黨性來連接,我沒有黨性,故稱其為輔助線。如此便一目了然:黨性越高,水平越低;水平越低,鍵盤越好。所幸最好的鍵盤不過千把來塊,杜絕了高階神棍們往死裡整的可能性。特別說明:此題適合一切有黨性之神棍。缺此一條,將無法保證某些神棍不會昏頭,拿老領導開涮。

除了邏輯上頻頻昏頭外,時至今日,我還沒看到哪位神棍在黨性上昏過頭。說明都還挺警覺的,像王岐山這麼大一坨尿袋,如此關鍵的證據,打死也看不見。假如王岐山故意釣魚,他一定會拼命搖頭,為了表忠誠,恨不得能搖掉腦袋。此類事常有發生,有些神棍一輩子沒昏頭,最後沒了頭,真是見了鬼。值得慶幸的是,我的黨性是零,鬼見了我都要退散。面對中共,什麼鬼我都敢扯,唯獨不敢預言。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nySun
1 年 前

鬼子六,魔鬼的化身!你听到多少人在惨叫,多少人在病床上拼命挣扎吗?

0

熱門文章

GM09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