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棄鄂保京海戰略中的上海毒王之一張永振

作者:Diago

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2020年02月26日22:10來源於 財新網 的文章中,筆者發現了一隻上海“毒王”——張永振

這段文中有以下疑點:

疑點1、12月30日醫院對其進行支氣管鏡取樣,呼吸道灌洗液樣本中多留了一份放入冰箱在-80°C環境保存。

對於此疑點,該文的解釋是——

“之所以多留一份樣本,是因為我們跟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下稱上海公衛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等一直有國家重大科技項目’中國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資源’的課題合作,合作協議連續簽了已經有五年了,武漢市疾控中心負責在華中片區的臨床樣本和環境標本的採集,定期送到上海公衛中心做病原體檢測,他們有生物安全三級(BSL-3)實驗室,有高通量測序和生物信息分析平台,而像我們醫院是武漢市疾控中心的哨點醫院。”武漢中心醫院呼吸內科趙甦教授介紹。

至此我們又發現張永振之外的第二個嫌犯——武漢中心醫院呼吸內科趙甦教授,在此先把他放在一邊,我們重點說張永振。

由於郭文貴先生爆料棄鄂保京海戰略,我們可以知道這個邪惡團隊自2019年下半年就開始實施了對湖北人民的生化戰爭,妄圖把病毒引到香港,一勞永逸地解決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那麼實施單位必然會對於棄鄂保京海的戰略進行實時跟踪,所以會有石正麗在財新2019年12月12日對於武漢肺炎的致病病毒的報導,讓石正麗這個狐狸最先暴露,那麼由財新的這一篇報導就把2015年以來一直對於武漢地區的冠狀病毒進行跟踪的上海公衛中心和武漢市疾控中心一起暴露出來,在此只對上海公衛中心的張永振團隊進行深度挖掘。

疑點2、張永振團隊在這次蓄謀以久的武漢肺炎人道災難中接著做了什麼呢?

1)張永振團隊收到病毒樣本——

12月30日下午,樣本由武漢市疾控中心一位主任醫師取走。 1月2日,武漢市疾控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員將樣本用乾冰、鐵盒和泡沫箱重重包裹,和其他動物標本一起,經鐵路快運送往上海。 1月3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振教授團隊收到樣本。

2)張永振團隊對病毒樣本進行分析——

1月5日凌晨,張永振研究團隊從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並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根據測序數據繪製的進化樹,也證實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3)進行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掩蓋——

上海公衛中心一位研究員對財新記者說,“我們是常規科研,偶然發現,事關重大,立即上報。”

那麼這麼多年來張永振這個毒王做了哪些事兒呢?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財新對於張永振的報導軌跡——

  1. 中國學者同日在《自然》發2篇論文,揭示病毒進化歷程 (2018年04月05日07:12):

來自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張永振研究團隊在《自然》雜誌發文稱,通過對214種RNA病毒進行大規模的Meta轉錄組分析,理清了它們在爬行、兩棲、魚等動物群體中的進化關係,並發現這些RNA病毒儘管擁有不同的寄主,但都可以在不同宿主中共進化。

筆者註:張永振所做的與石正麗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想盡辦法把病毒弄到人類身上。

2. 新型冠狀病毒到底是什麼? |科技速覽2020年01月19日11:56 ):

1月11日9時,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正式對外界公佈。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和公共衛生學院、華中科技大學武漢中心醫院、武漢市疾控中心、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張永振聯合澳大利亞悉尼大學Edward Holmes,在Virological網站上發表了該病毒的初始序列。第二天,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在GISAID上發布了從不同患者中收集的另外五個病毒的序列。至此,各地研究者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分析。

截至14日,華大基因、碩世生物已成功研發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

據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1月18日消息:2020年1月16日,省、市專家依據患者的臨床表現、流行病學史,以及利用國家剛下發的診斷試劑盒檢測出的結果,新認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例。

筆者註:張永振團隊與本文提到的檢測盒有沒有利益輸送?對此我們不得而知,但是這篇文章提到的張永振聯合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發布該病毒的初始序列與我們前文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中提到的張永振團隊獲取武漢肺炎病毒的事件是前後矛盾的呀!張永振團隊在2020年1月3日收到樣本,1月5日“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根據測序數據繪製的進化樹“,明明已經得到了全基因序列,為什麼要聯合澳大利亞方?先畫個問號,因為在後邊的報導中可以找到答案!

3. 新型冠狀病毒最新進展:北京、深圳出現感染病例,傳染源未找到,疫情傳播未全掌握2020年01月20日09:00 ):1月10日,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組被破譯,這一病毒測序由複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張永振教授領導的寫作團隊完成。 1月11日,國家衛健委官方微博發布將與世界衛生組織分享新型冠狀基因序列信息。 1月12日,世衛組織分享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信息,稱這對其他國家開發特異性診斷試劑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筆者註:這一次張振永團隊沒有再聯合澳大利亞悉尼大學了,再一次引出診斷性試劑盒,張振永團隊與診斷性試劑盒有沒有利益輸送?高度存疑,請DT量子挖掘機上吧!

4. 疫情暴發中國科學家展開了一場緊張的學術接力2020年01月30日11:15 ):

1月10日,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張永振領導的協作團隊完成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的工作,並將該病毒序列在virological.org 網站公佈。雖然張永振未通過此病毒序列發表論文,但此舉為後續新型冠狀病毒的溯源以及鑑定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1月12日,中國與世衛組織分享新型冠狀病毒全基因組序列。同時,中國將序列提交給GISAID平台,以便公共衛生機構、實驗室和研究人員能夠訪問。

筆者註: 張永振團隊這次這麼低調,但是目前無法判斷張永振上傳的這份病毒基因序列是否是造了假的

5. 解碼新冠病毒:SARS的“近親”自然宿主或為蝙蝠 (2020年02月03日17:57):(筆者註:與另一篇對應的是石正麗的論文)另一篇論文則由複旦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武漢中心醫院、武漢疾控中心和中國疾控中心等機構合作完成。論文通訊作者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復旦大學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及生物醫學研究院研究員張永振。該研究佐證了石正麗團隊的研究結果,張永振及同事研究了一名41歲的男性海鮮市場工人,其於2019年12月26日在武漢一家醫院住院,表現出呼吸系統疾病症狀。 2020年1月5日上午,復旦大學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從患者肺分泌物檢測出類SARS冠狀病毒,並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發現該病毒基因組與蝙蝠體內發現的SARS樣冠狀病毒有89.1%的核苷酸相似性。

筆者註:張永振跳出來了,與石正麗一唱一合開始把病毒往蝙蝠上引了!

6. 有人讚同,有人反對:國際權威機構為新冠病毒改名2020年02月12日15:51 ):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著名病毒學專家、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兼職教授張永振團隊,也在1月5日上午,該中心就從標本中檢測出類SARS冠狀病毒(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在1月25日發表的在線論文中,稱這是一種新的RNA病毒,來自冠狀病毒家族,稱為WH-Human-1 coronavirus (WHCV),其中WH代表武漢。

筆者註:張永振與石正麗、郭德銀等毒王開始組團作戰了,要給他們親手培育釋放的2019年的新冠狀病毒改名了。

7. 武漢病毒所稱“問心無愧”重申1月2日測得新冠基因序列2020年02月19日20:55 ):1月11日,悉尼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愛德華·霍姆斯( Edward Holmes)代表復旦大學張永振領導研究團隊在virologic.org上宣布這一消息,並表示序列由上海公衛中心、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疾控中心、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聯合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破譯。張永振是複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與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教授,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

筆者註:終於明白是怎麼聯合發布的了,對來是悉尼大學的生物進化學家愛德華·霍姆斯(Edward Holmes)代表復旦大學張永振領導研究團隊在virologic.org上宣布這一消息。

8. 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 (2020年02月26日22:10)

筆者註:這一篇文章已經被我看爛了,不再多說。可是這個時候看到路德的節目也在談這篇文章,對照路德視頻中提到的內容進行了加粗,這部分內容就是——文章還提及,12月27日、28日該公司領導跟醫院、疾控(部門)電話溝通,29日、30日甚至親自去武漢跟醫院、疾控中心領導當面匯報交流所有分析結果,“包括所有我們的分析結果以及醫學科學院病原所的分析結果。一切都在緊張、保密、嚴格的調查中(此時醫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經知道有多名類似患者,我們溝通了檢測結果之後已經開始了應急處理)”。

筆者註: 原來財新是出來“揭露真相”的!根據路德的 2/27/2020路安時評:班農接受采訪發出這次新冠必讓中共垮台的最強滅共信號意味著什麼?中共承認大量民警感染新冠;王岐山出來報平安暗藏哪些破綻?鐘南山說新冠非起源中國? 節目分析,疾控中心的高福要倒霉了,原來財新這是在做打擊前的預熱呀!

細審之下,還有另一段——“3號文進一步規定,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並妥善保存有關實驗活動記錄及實驗結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間,各類機構承擔病原學檢測任務所產生的信息屬於特殊公共資源,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相關論文、成果發表須經委託部門審核同意。”以及另一段“或許正因如此,12月30日拿到病毒樣本的中科院病毒所,2020年1月1日進行病毒分離,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測序,1月5日分離得到病毒毒,1月9日完成國家病毒資源庫入庫及標準化保藏。這些顯然日以繼夜才能完成的研究工作,遲遲未對外公佈,僅僅在2月份面臨外界的傳言攻訐時,才給出只言片語的披露。”

筆者註:這是更加明顯得讓衛健委背黑鍋的節奏呀!

再細審之下,這篇文章還有一段——“1月11日,張永振研究團隊將該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學組織”Virologic.org網站和GenBank上,系全球最早公佈該病毒序列的團隊。”

筆者再注:原來張永振還是民族英雄呀!看來棄鄂保京海,已經變成了棄鄂倒京保海啦!

9. 特稿|抗疫上海故事:先行者的經驗與挑戰 (2020年02月27日16:37):

“12月份網上那個時候不是有’謠言’?謠言滿天飛的時候,大家都聽說了。”一名接近上海市疾控系統人士告訴財新記者。

多名受訪醫生向財新記者表示,他們沒有把這些信息當作簡單“謠言”,而是想辦法進一步了解武漢當地情況,對新發傳染病的警惕開始在各家醫院間瀰漫,研究、學習、培訓等一系列工作在上海多家醫院展開。

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病毒學專家、任職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張永振團隊,起初並未聽到這些“謠言”,據目前所知,很可能正是這個團隊,最先將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上報與披露。

張永振牽頭的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屬復旦大學,張永振本人的職位,則包括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上海公衛中心兼職教授。張永振團隊近年來一直在國家自然基金、國家重大專項、國家重點研發計劃等資助下,從事人獸共患病、中國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資源的調查等科研工作,包括武漢市中心醫院在內的多家醫院和武漢市疾控中心以及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等均為課題團隊成員。

一名張永振團隊成員告訴財新記者,他們在1月3日拿到一份由武漢市疾控中心寄來的不明原因發熱患者標本,患者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對該團隊而言,這只是國家科技部重大項目“中國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資源的科學調查”科研工作中的一部分,項目由張永振團隊長期與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疾控中心合作展開,已經持續多年。

就是常規的工作,偶然做出結果,才嚇了一大跳。”前述人士稱,他們在3號常規收集到病毒樣本後,採用高通量測序技術,結合生物信息學分析,40多個小時就得出病毒基因序列全長,並通過序列分析,發現該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同源性高達89.11%,當時暫命名為Wuhan-Hu-1冠狀病毒(WHCV)。

1月5日凌晨,張永振研究團隊從樣本中檢測出一種新型類SARS樣冠狀病毒,並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根據測序數據繪製的進化樹,也證實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在測出病毒全基因序列後,張永振與武漢當地醫生探討交流,通過患者臨床症狀等信息綜合判斷,認為該病毒就是致病病原體,並認為其呼吸道傳播可能性大。

上海公衛中心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並抄送上海市衛健委和上海市申康醫院發展中心。一份1月5日的內部報告提到,由於該病毒與造成SARS疫情的冠狀病毒同源性高,應該會經呼吸道傳播,報告建議在公共場所採取相應防控措施,並在臨床救治時採取抗病毒治療。 1月6日,中國疾控中心內部啟動二級應急響應。

我們在1月5號就判斷這個疾病會人傳人。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告訴財新記者,該中心醫生很早就對新病毒進行了學習和培訓。彼時武漢市共報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並在通報中指出,“截至目前,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盧洪洲說,1月上旬,上海各家醫院已經開始廣泛培訓醫生,以防有相關患者來到上海而不會處置。胡必傑則告訴財新記者,早期由於該肺炎原因不明,上海醫生高度警惕,他們特地要到當地患者資料在科室中交流學習,“官方沒有公佈前,我們已經在學習他們影像學的特點,我們要求醫務人員遇到類似情況一定要小心。”

1月12日,一名56歲的女性從武漢來到上海,出現發熱、乏力等症狀,15日在長寧一家醫院發熱門診就診後立刻被隔離治療。

上海的醫生毫不猶豫將患者隔離收治,上海市疾控中心在對患者進行核酸檢測顯示陽性結果後,立即上報。 1月20日,經過國家衛健委疫情應對處置領導小組專家評估確認,該女性屬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僅在4天之後,即1月24日,就順利出院。

1 月11日,張永振團隊牽頭,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華中科技大學武漢中心醫院、武漢市疾控中心、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聯合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在Virological網站上發布了武漢肺炎病例中的新型冠狀病毒RNA基因組序列信息。 1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式將此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2019-nCoV”。 2月3日,美國《自然》雜誌也刊登了復旦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武漢中心醫院、武漢疾控中心和中國疾控中心等機構合作完成的相關論文,論文通訊作者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復旦大學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及生物醫學研究院研究員張永振。

筆者註:張永振不但成了神,而且這個神是第一個發現武漢肺炎病毒的神,而且這個神還第一個向有關部門進行了匯報,並且這個神使得上海最早採取了最正確的姿勢,最早採取了隔離措施,最早採取最正確的方式救助了那位女患者!

嗚呼!張永振者,神人也!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