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鑑!看中共國荒唐的文字獄和網路審查制度

作者:北方以北

稍微讀點中國歷史的人應該都知道,由於中國這種古老的專制傳統,大概是世界上因言獲罪、文字獄最多的國家,乃至於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專制國家中共國其文字獄和網絡審查言論的製度更是達到巔峰造極、舉世無雙的程度。毫不誇張的說,從中國古代的專制王朝到如今的中共國,都是一以貫之的,其本質都是為了專制者屁股下的那把椅子,為了權力,這也是中國為什麼落後於西方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們先來看看古代的專制者都是怎樣箝制輿論,大搞文字獄的,在這裡筆者舉一些典型的例子。

例子一:“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大概是中國歷史上有文字記載以來最早的輿論箝制事件,講的是西周晚期,週厲王為了自己的私慾,在國內大搞“專利之權”,意思凡是國內老百姓只要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甚至走路、說話都要交稅, 這點跟中共國如出一轍,只是盜國賊比周厲王要聰明的多,手段也更陰險。當時的周厲王的政府為了防止老百姓的反對,規定三五成群的不能在一起說話,逼得老百姓只能道路以目,用眼神交流,最後果然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老百姓逼到忍無可忍,只能群起而攻之,把周厲王給趕走了

例子二:“崔杼弒君”,說的是春秋時代,齊國的大夫崔杼因為自己的妻子和當時的齊國國君齊莊公私通,藉機殺死了齊莊公,當時記錄這件事情的齊國史學家堅持用“崔杼弒君”來記載這件事情,崔杼聽說後,連續殺了兩個史學家,但齊國的史學家仍舊堅持原則,堅決用“ 崔杼弒君 ”在記錄這件事情,等殺到第三個時,崔杼殺不動了,最後只能恨恨作罷。

從例子一和例子二,我們可以看出,先秦上古時代的中國人是非常有血性的,不管是西周的老百姓、還是齊國的史學家,甚至是齊國的大夫崔杼,都懂得反抗,崔杼的老婆被國君睡了,最後不惜把國君殺掉,來給自己報仇,雖然做法極端了點,但是反抗精神值得我們現在每一個中國人學習。 我們在來反觀一下今天的中共國,老百姓被中共盜國賊壓迫、奴役、欺騙成這樣,仍然普遍不懂得反抗,仍然心存僥倖,甚至有些人厚顏無恥到送兒送女給盜國賊們淫亂,比起中國上古時代的先民,實在讓人汗顏。

例子三:“ 焚書坑術 ”這個大家都普遍知道,筆者這裡就不講了。

例子四:“ 指鹿為馬”,這個同樣也是。

例子五:“ 顏異死於腹誹 ”,說的是漢武帝的大臣顏異因為得罪了武帝,最後被漢武帝指使的親信張湯,以“微反唇”將其處以死刑。原來,當時的顏異與同僚們交談朝廷政令時,曾經嘴唇微微動過,張湯以此認為,顏異這是對朝政的不滿,最後以此為藉口,將顏異處死。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例子六:“ 烏台詩案 ”,說的是北宋神宗年間,蘇軾的政敵在蘇軾的詩中故意斷章取義,找一些只言片語,“根到九泉曲處、世間惟有蟄龍知”誣陷蘇軾,說其藐視皇帝,稱皇帝不是真龍天子,幸虧當時的宋神宗沒有深究,此事才最後作罷,蘇軾被貶黃州,寫下那首流傳千古的《赤壁懷古》和《赤壁賦》。

例子六:“ 朱棣誅殺方孝孺十族 ”,說的是朱棣通過靖難之役將自己的侄子明惠帝朱允炆趕下了台,當時的朱棣命令方孝孺起草即位詔書,方孝孺拒絕,最終被朱棣滅了十族(包括學生、朋友),可見其殘忍程度,唯一可以媲美的就是今天的中共國。

例子七:“ 南山集案 ”,清康熙年間當時的文人戴名世因為私自撰寫歷史,後有人告密康熙皇帝,被康熙皇帝滿門抄斬,被牽連者多達數百人。

例子八:“ 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 ”,說的是清雍正時期的一個大臣,在家無聊寫了首詩,最後被人舉報,說其污衊大清朝皇帝不識字,沒文化,雍正皇帝勃然大怒,最後將其處死。

例子九:“ 字典案 ”,說的乾隆年間,民間有個窮酸秀才,因為生計所迫,在家編了本字典,在該字典中沒有避清朝皇帝的諱,直呼其名,最後也是被人舉報,乾隆皇帝勃然大怒,本人飛來橫禍,被乾隆皇帝滅族。

古代關於這方面的文字獄還有很多,基於篇幅原因,筆者只列舉了一些典型的案例,從這些案例,我們可以看出,越是專制的王朝,其文字獄發生的概率越大,手段也是越來越殘忍,先只是誅殺個人,後來專制者為了箝制言論,不惜滅族。

同樣今天的中共國,也是有過之而不無不及,其手段更加的殘忍和狡詐。在毛時代最典型的就是“ 反右運動毛當時故意提出“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讓知識分子們提意見,結果後來大家都知道,毛說這是陽謀,故意引蛇出洞,最後這些被打倒的知識分子統一化成“右派”,重則被拉到“夾邊溝集中營”,親則發配邊疆。至於還有什麼遇羅克之類的那隻是這些例子中的典型事例,當年不僅僅是知識分子不能批評中共,普遍老百姓更是如此,如果哪個敢發點牢騷,輕者關進勞改營,重則直接打成反革命槍斃掉,這樣的事件,整個毛時代層出不窮。

到了改革開放後,最大的事件之一就是六四,無數的大學生和群眾被中共盜國賊所殺,還有近年來對609律師的打壓,像這樣的例子實在是太多,舉例都舉不過來,特別是今天的網絡時代,無數的網友被刪帖,被“喝茶”。以前,看到網上一個帖子專門說共產黨的網警是如何對付大陸網友的,以下是步驟。

第一步,通過中共的互聯網敏感詞,將網民的所謂“不當言論”屏蔽掉,特別是第一步,中共國手段之低劣,敏感詞之多,可以說世界少有;第二步,如果該網民仍然繼續發“不當言論”,就直接封號;第三步,在封號若干次後,該網民仍然不棄不饒,網警通知該網民所在戶籍地的當地派出所,通過派出所直接打電話約談該網民,讓其“悔改”,並逼迫其簽下“保證書”,這就是我們大陸網友所稱的“喝茶”;第四步,在派出所屢次勸告無效後對該網民實行抓捕,看其言論的影響程度,利用中共國的口袋罪“煽動顛覆罪”和“擾亂社會治安”等,判處1~10年,甚至更長的監禁。

看到以上的步驟,相信長期戰斗在中共國一線的異議人士,是深有體會的。幾天前,筆者在Inty小哥的油管上看到一期採訪91歲的馮國將老人的視頻,其中談到新加坡的社會秩序,馮國將老人說(大意),如果是言論自由社會秩序 ,兩者選一,他會選社會秩序 ,理由是全世界沒有一個十全十美的國家製度。

我的理由卻恰恰相反,要說世界上最有社會秩序的國家,莫過於北朝鮮,但是北朝鮮的政治制度是什麼樣子,大家心理都非常清楚,個人認為,馮國將老人還是只看到事物的表面,一個國家,只有言論自由了,整個社會才可能真正得到健康的發展,國家的一些政治體制才可能得到很好的糾正,英美國家就是最好例子,要知道,英美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現在這樣的文明,美國19世紀還有黑奴,這在今天人權至上的美國簡直不敢想像,但是美國就是因為有言論自由 ,慢慢的對其社會制度加以糾正,甚至不惜打了一場內戰,死了數十萬人,才換來今天的美利堅合眾國。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國家沒有言論自由 ,雖然短期內是可以維持社會秩序,甚至可以做到“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地步,在中國歷史上,最典型的就是商鞅治理下的大秦國,後來商鞅被秦惠王派出的士兵追殺,當時的老百姓都不敢收留商鞅,並不是老百姓多麼主動的守法,而是怕政府株連到自己,可以說這種所謂的秩序是民眾被迫的,終究不能長久。如果一個國家長期沒有言論自由 ,沒有言論自由對國家的整個制度進行修正,那麼這個國家遲早會像一匹脫韁的馬一樣,狂奔入一條不歸路,所以我為什麼說,中共國的文字獄和網路審查制度是非常荒唐的,理由在這裡!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6177/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