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餓殍將一片,歲月還靜好?

昨天看到一張截圖,是不是真的,我看不過只欠一張條令。說穿了,中共是明文不敢定,養著一幫爪牙,壞事全做盡。撇開感染不說,所有居民全部封死,這早已是事實,否則怎麼會有人(憋)瘋,會有人(餓)死?

至於所有商店全部關門,既然人都被封了,同時商店又不對個人開放,我想說此舉跟關門有啥區別?過去叫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此句式全可套用至今日:商店已死,倉庫當立。武漢人想要活命,全靠一根網線,時刻得盯著團購。倘若糧食充足,顯然沒必要時刻盯著,也就是說即使有團購,依然有人得餓死。當然,我相信就算如此,一些人仍心存僥倖,這些人的無知之處,是把程度的未知當成了概率問題。魚缸的魚覓不到食時,也會產生類似錯覺,反對它的不是觀點,而是自發尋求真相的動力。

以此動力為前提,就可以談談別的。眼下為中共所懼怕的不是內憂,去掉“眼下”二字甚至也不為過。三十年前開出坦克,可以說是一種程度,行凶前或許很怕,但行完兇不僅不怕,連腰桿兒都直了。不過話說回來,當年若國際形勢不利,相信中共早成了齏粉。把幸運當能耐,中共也曾有過錯覺,直到後來才醒悟過來,意識到內憂成外患有多危險。假如我理解的沒錯,這是在香港搞暗殺、施放病毒,以及孫立軍存在的原因。對比先前的一炮轟死,現在要剁掉四肢,再一刀刀凌遲,此乃另一種程度。

今天是二月二十七,離封網日近在咫尺,只是中共不承認,故而重操舊業,玩了手文字遊戲,把《三體》的生態球搬到現實,百姓變成了可膾炙的魚。這又是一種程度,遺憾的是,無論程度怎麼變,總有逍遙之輩,自認為不在鍋裡,在天地之間。和常人不同的是,他們連概率問題都沒想過。說實在的,我很佩服這種歲月靜好的心境,只是為道家思想的變種生錯了環境而感到可惜。我還能怎麼辦,難道要把每個人都揍一頓,逼他們相濡以沫,攜手跳離被業火炙烤的釜底?就算我想幹,也沒那個能耐,我爸經常說我笨,我也認為自己不聰明,但這點我還有自知之明。

戰友發來推,讓我有幸一睹歲月靜好的典型。出於好奇心,我又跑去她微博,看到了一大串隨筆。她說她讀了本書,講一個納粹集中營的女看守,為了掩蓋自己是文盲,殺了一堆讀書給她聽的女囚徒。然後她得出結論:閱讀能自我救贖。此女身在武漢,在我看來,她不但處事不驚,並且還很聰明,可怪就怪在明擺著的西瓜,正常人吃瓤,聰明人老愛啃皮。我相信在那本書裡,她還能整出更大串的隨筆,同時我更相信面對核心問題,中共是不是納粹,她定會隻字不提。自知是掩蓋的前置。然而心靈導師忙活著壞榜樣的事,無暇去顧及基本的常識,結果舉出了女看守,全然不知自己連女看守都不如,鬧出笑話頻頻。

據說冷戰時期有個笑話。一天清早,東德人望著太陽,高喊太陽公公早!太陽說你早,到了中午他又喊太陽公公中午好!太陽也給了回复。可一到下午,無論怎麼喊太陽都不做聲了,最後被喊煩了,太陽說靠!沒看到我到西德了嗎!放到今天看,與其說是笑話,不如說是東德人在故意自淫,只因當年環境嚴酷,我很能理解他們苦中作樂的心境。有人說相比自乾五,此類文青還算清醒,若是以苦中作樂為準衡,我看也好不到哪兒去。因為對他們而言,在惡劣的環境中,狂躁和苦修才是樂趣。以真正的樂趣為中心,這兩種樂趣剛好位於兩頭邊緣,所以你要指望他們故意自淫,豈不比登天還難?

環境越是危殆,越認為歲月靜好,持此心態的大有人在,如有不信者,建議去知乎遛一圈。這些人似乎都不用吃飯,個個看上去像永動機,靠著無盡的躁動和虛無發電。而中共最喜歡這樣的人,可隨意玩弄於指掌之間。上帝說要有光,於是有了光,作為被操弄的對象,想必他們聽不到,但我可以保證的是,他們肯定能聽到另一個聲音並深信不疑:中共說要有糧,就一定會有糧。此時,他們把我送到了不久的將來,讓我看到餓殍一片。再重回此時,我只能拿著筆,說說歲月有多麼糟糕,除此之外,我也不知如何是好。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2月 2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