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頭里的說話!

作者:天下昇平

不可使冤屈者含恨於九泉,不可使苦難者凍斃於棘途,不可使良知無處安放,不可使爭取化為泡影。同一運命及使命,我們即你們,即他們。一一題記

不必訝異,嚴酷的暴政管治,本是獨裁的運作保證,而悲憤的民眾最終迎來求生慾望,正是極權體制崩塌之時,這個也不必訝異。

民主是什麼?作為一種政治制度的表象與內核,與其說一人一票等於民主,不如確證其是否存在普世價值。沒有普世價值存在的政治制度確立之前,素質論是偽命題。

按社會模式來說,政府屬於管理範疇,與創新是無關的,人類進步需要精英,因為各行業的精英可以保持這種創新能力。而政府的職能核心是保障社會正常運作及個人權利到位,服務於大眾行業之創新,特別是保證自由思想領域的創新能力得到無干擾的提高與發揮。

作為權力的代領者,政府不能越法律的雷池一步。任何自吹自擂,自查自糾,都是積慮的禍心。抗爭是有風險的,不抗爭,風險更大。作為社會公共價值的標杆,當代精英們需要過良知這一關。

一個人跌倒了爬起來,這是正常反應,趴在地上不起來,身心自然是舒服的,只是有個壞處,即很可能被過往的人踩斷脊梁骨,趴的人多了,整個民族最終會喪失骨頭這種東西。

獨裁扼殺一切企圖追求自由的通道,將所有的光明收集起來做成個光環,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當你仰視這光時,眼睛會被刺瞎,當你信任這光時,心靈己被灼殘,當你依賴這光時,一副獄火淬煉的鐐銬,不知不覺地戴在了你的脖子上。

正義會說話,但目的並非為了闡釋語言的力量,最終的作用,是糾正槍口瞄準的方向。極權治下,最可笑的是精英階層座論道德,最可悲的是底層民眾仰持道德,然而,幾千年過去了,從未發見所謂道德這一本的正經。

這個政權就是頭毫無人性可言的洪荒怪獸,掠政幾十年了,用常識與良知的眼睛可以發見其所犯罪惡罄竹難書,試想,任何現代意義上的政治家有無可能在這樣的政體內存活下去?

清官情結是封建的碩果,只批官僚,不批政體,這種所謂時代偉人同樣是無恥的,甚至比一般的貪官污吏更無恥,從某種角度看,這是令整個民族昏睡的最毒麻醉劑。肉麻當有趣,是苟活的全部內容。

現代社會,物質提倡並不錯,但無論是撈取經濟資本,還是政治資本,唯一的用途就是全力推翻這個獨裁政體,不干掉這個政權,任何人既保護不了現有的資本,最終將失去未來的資本,達官顯貴,販夫走卒,下場都一樣。

一個國家如果強調政治管制,這個國家的本質是邪惡的;一個民族如果認同這種管制,這個民族的一切苦難都是自找的。

獨裁對於文化的摧殘是毀滅性的,低智與懦弱會讓整個民族萬劫不復,喪失所有純正的品性,比如誠實,信諾,同情心,愛。

自由是公民權利,如何界定自由,答案也許有太多,但記住一點,政府不能擁有這種權利,如果不能忍受,可以下台,走人,民眾毫無損失,因為政府最接近權力,一旦讓它自由支配權力,民眾的損失就不是一點二點,而是失去所有。

人治官場上產生的任何人物,任何言論,都不能相信,如果你不想做豬的話。純粹的自由者是可貴的,極小的,需要絕不盲從,絕不屈服的良知與態度。我們的民主汲取的渠道是極為有限的,很多人的所謂民主言論是膚淺的,還是根據陳舊的傳統在自證,一定程度上所產生的誤導比引導多太多。

互聯網出現之前,很多現象就不能理解,比如計生,交皇糧,文革,由於信息相對閉塞,只是隱隱覺得事實絕不會是宣傳的那樣,強制的政策從本質上說是種執政無能,就拿聞給來說,在不知道林昭們之前,我就堅信一定會有人抗爭過,因為我的認知是,全民擁護的政權一定是有問題的,尤其是關於精神與人性方面的政治控制,沒有這個道理。

民主的活力來源於明確的政治反對。得到獨裁政體的賞賜,是靈魂的最大恥辱。兇殘是絕望的明證,這就是民主之途的永光。為自由而戰,必須藐視皇權。豬乞食的時候,沒有想到屠夫在等待它的一身肥膘,人賣弄的時候,全然不顧別人己覷見它的一身惡臭,既然你傲嬌於真理在握,就敬請認真地作罷,我不會計較。

羅素的周期論科不科學?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原因很簡單,既然抗爭是不二之選,那就把抗爭盡可能做到完備,至於獨裁什麼時候崩潰,這個是上帝關注的事了。奴隸主與奴隸的所有思維行為都不可能在同一個層面,其間,也許接洽的手段需要妥協,但尋求的本質絕不存在共鳴。自吹自擂,厚道人是不恥的,一個執政黨如果鼓吹其執政理論的優越性,毫無疑問,它為了權力與私慾,可以將任何罪惡做到令人髮指。

權力有種天然的魔力怪圈,在思維沒有跳出這個圈子之前,說自由是有罪的,有意無意間做了獨裁的幫兇,塗炭了噩噩的生靈。公民唯一價值,是妄議政府。歷史證明,面對暴政,不管你置身何種階層,最終都會走上抗爭的道途,真正的幸福與自由的獲得,不容絲毫的僥倖。

獨裁的拿手好戲是竭力打造一個互害的公共社會,只有這種政治狀態,有利於殘暴的統治,因此,我們要有個基本共識,即無視別人的苦難,不是自私,卻是自戕。

很多偉大,在於說了許多漂亮話,但是,不要忘了,中國歷史,此類漂亮話太多了。獨裁體制不改變,家天下思維不改變,忠臣孝子是毒品,在上販毒,在下吸毒,都在自尋死路。極權框架內,平反不是榮光,唯有羞恥。整體毫無建樹,個體何來冤屈?

當法律失卻正義的涵義,每個人都是潛在的殺人犯,而且總是在殺害別人的同時殺害自己,可悲的是,皆以崇高的名義。

世界末日你看不到的,因此,不要輕易說救贖。中國,不是自由的永久蒙難之所。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