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魚者!從長江珍稀魚類的滅絕看大劫難發生的必然性(二)

作者:WWL

殺魚者!鄧小平、李鵬、錢正英、魏庭铮、方子雲、張光鬥、曲格平……——從長江珍稀魚類的滅絕看大劫難發生的必然性!

森林退化,河流汙染,濕地萎縮,氣候異常,沙塵暴頻發,生物多樣性喪失,野生動植物的生存空間日漸狹小,飲用水短缺,食品毒化,化肥、農藥過量應用,土地板結,垃圾包圍城市,彌漫農村……生態破壞,環境汙染的直接結果是民生艱難。——《中國生態環境危急》作者蔣高明

《聊齋》中的江神白鱀豚——白秋練,來源:網路圖片

《從長江珍稀魚類的滅絕看大劫難發生的必然性》一文指出:目前已經有長江白鲟被確認滅絕,白鱀豚與長江鲥魚被認定爲”功能性”滅絕,中華鲟、長江鲟等待被確認滅絕。另外長江中還有近百種珍稀、特有的魚種正在走向滅絕。

那麽長江珍稀魚類滅絕的原因是什麽?誰是殺魚者?

一、大壩是稀有魚類的殺手

籠統地說,長江流域的人類活動導致了長江白鲟等稀有魚類的滅絕,再具體一點可以說大壩是稀有魚類的殺手。1949年長江流域幾乎沒有一座水庫大壩,如今在長江流域大大小小的河流上分布著幾萬座大壩大壩,可以說是江河寸斷,最爲著名的是三峽大壩。

北京師範大學環境學院的易雨君和清華大學水利水電工程系的王兆印在《大壩對長江流域洄遊魚類的影響》一文中指出,大壩的隔離,使長江與通江湖泊的關系受到威脅,洄遊性魚類失去了原有豐富的棲息地,直接影響到江湖洄遊性魚類的繁殖與生長。易雨君和王兆印認爲,棲息地破碎化是大壩對生態環境最直接的影響,大壩的使産卵場規模萎縮。兩位作者結論中明確指出:大壩截斷了魚類的洄遊通道 ,使棲息地破碎化,原有的水文規律和江湖關系均發生改變,影響了長江的魚類資源,有些魚類種群數量受到威脅,有些甚至從此消失。文章中所指的大壩是指三峽大壩和葛洲壩大壩。

2015年7月1日參考消息發表《長江魚類長江鲥魚現”功能性”滅絕:30年不見蹤影》的報道,宣布長江鲥魚滅絕。報道中寫道:由于長江上遊大量修建大壩和發電站,切斷了長江鲥魚的洄遊通道,讓它們沒有辦法找到合適的生産環境,後代自然就會越來越少。就如,長江上遊的萬安電站建成後,長江水被截留,不僅改變了湍急的水流,而且水溫也下降了10攝氏度,長江鲥魚沒有辦法在這樣的環境下繁育。而且,對于長江鲥魚這種“固執”的魚類而言,洄遊路線是固定的,無法洄遊到長江也讓它們沒有辦法繁衍下去。”

在《知乎日報》收錄的《真正的長江鲥魚是不是已經絕種了?》一文指出:“我們很難精確度量這些水利工程帶來的水流、水深、透明度和水溫的變化,和鲥魚的繁殖分別會産生多大的影響,但請各位讀者記住一點——鲥魚,是一種對洄遊時間窗口要求非常苛刻的魚類,如若不然,它也不會讓我們的祖先産生“余月不複有也”的認識,它的繁殖區域也不會僅僅局限在萬裏長江的某些短短的河段,當它的洄遊窗口精確到以月爲單位時,那就一定是因爲某些特定月份、特定河段的特定環境,恰好能滿足它繁殖的需求,它才能順利完成繁殖大業,但現在,這些環境因素都變化了,這一定會極大地影響已經脆弱不堪的鲥魚種群的繁殖過程。當然,相比這些我們沒法精確度量的間接的影響,2004年截流的西江長洲水利工程就簡單直接多了,這座水利工程直接攔在了鲥魚種群洄遊的路途中——過都過不去,還産什麽卵……”“一些蓄水水位較高的大壩,可能會導致庫區的水溫分層——上層經受日曬溫度較高,庫底水溫較低,而如果排水口是從庫底排水,就會導致下遊的低溫水。”“水利設施的影響還體現在水溫的變化上。在同樣棲息著鲥魚的錢塘江流域,1959、1968年,新安江水庫和富春江水庫相繼投入使用,由于水壩的進水口較低,排到下遊的多爲庫區中的下層水,這些水溫度較低,給下遊的水溫環境帶來了直接的影響——位于富春江水庫下遊的沙灣水文站記載,在建壩之前,這裏4-9月的平均水溫爲25.6℃,最高可以超過30℃,但水庫合攏蓄水後,位于水面以下20米處的排水口排出的冷水,直接導致這個水文站的同期平均水溫降低到了21.5℃,最高溫也不到25℃。而根據長江水産研究所的報告顯示,鲥魚産卵的水溫要求在27-32℃之間,最適合的溫度是27-30℃。”

在2020年1月3日《大紀元》發表的《“中國淡水魚之王”長江白鲟宣告滅絕》一文中更是直接指出三峽大壩與長江白鲟滅絕的關系:“長江白鲟的滅絕,三峽工程被指是重要原因之一。三峽大壩建成之後,長江流速、水溫、河勢、泥沙等等條件的變化從整體上改變了水生生態系統的功能和結構,改變了魚類的棲生環境,包括産卵場的喪失、魚卵孵化環境的改變、以及水溫、流速和氧氣的急劇變化,這些變化使原來土生土長的魚類種群數量下降、甚至滅種。”

範曉在《長江魚類的絕境》一文中寫道:“在談到三峽大壩蓄水以後,對長江洄遊的許多魚類有什麽影響時,農業部長江中上遊漁業生態環境監測中心的倪朝輝副研究員告訴我,最主要的是魚類棲息空間的損失,大壩至重慶600多公裏的江段爲水庫所代替後,原來在急流和中、淺水環境中生活的魚類,將無法適應庫區的靜流深水環境,當它們不得不遷移時,又會受到生境容量的限制,也就是說,一定的河段空間內,所能容納的魚類種群數量是有限的,這將必然導致具有急流態生活習性的種群的衰減;

其次,就是産卵場的喪失,除了三峽水庫的回水會淹沒三鬥坪至重慶之間的産卵場外,金沙江上正在修建的向家壩、溪洛渡等一系列電站大壩,將使長江魚類最重要的産卵聖地不複存在,這會給已被隔斷在三峽大壩以上的魚類種群造成更嚴重的影響。

另外,對大壩以下江段的魚類來說,大壩下泄水流的氣體過飽和對它們也有嚴重影響。氣體過飽和的原因,一是泄流水體與空氣的接觸面增大,導致空氣中有更多的氣體溶解到水中;二是爲減輕泄流水體對壩基的侵蝕與衝蝕作用,往往要對水體進行人工摻氣消能。從而導致壩下排泄的水流中的氣體含量,遠高于無壩的原生態河水中的氣體含量,而氣體過飽和的危害是使魚類發生“氣泡病”,並致死亡。據專家對三峽大壩至洪湖482公裏江段的調查,魚類氣泡病的發生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而且越近大壩情況越嚴重。這也是對葛洲壩壩下中華鲟産卵場的不利影響因素之一。”

由于大壩的阻擋,大量的營養物被阻擋在大壩後,壩下的魚類能夠得到食物大幅度減少。在與大量人工繁殖的家魚的競爭中,這些珍稀、特有魚種並沒有任何優勢。

二、爲“人工繁殖”而受到鼓勵的捕捉活動

中國許多科學家把保護珍稀、特有魚種的希望寄托在人工繁殖上。他們希望通過捕捉活的白鱀豚、長江白鲟等,作爲試驗品,進行科學試驗,人工繁殖。他們不惜出高價,鼓勵漁民幫助捕捉活魚,往往是殺十得一。也許是這些珍稀的魚種具有甯死不屈的精神,當它們遭受十面埋伏,被漁網層層包圍時,它們選擇的是“人生自古誰無死”,向密密的漁網層衝去,自殺而亡。

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白鱀豚還和中國人和平共處。那時觀察到的白鱀豚的種群數量估計有400頭。

1980年1月12日,湖北省嘉魚縣漁民在長江中捕捉到兩頭白鱀豚,收網時一頭死亡,一頭受傷。嶽陽縣水産研究所用電話通知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鱀豚研究課題組馬上派人將這頭受傷白鱀豚拉回,並取名“淇淇”。經過專家搶救,“淇淇”被救活。爲了給“淇淇”尋找配偶,水生生物研究所制定了捕捉白鱀豚的計劃。

捕捉白鱀豚的計劃分爲三部份:

第一,出資向漁民購買捕捉到的活白鱀豚;

第二,出動船隊于長江捕捉白鱀豚;

第三,建立所謂的白鱀豚自然保護區,誘捕白鱀豚。

1981年4月,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從湖南省華容縣,捕獲一頭雄性白鱀豚,取名“容容”,放入飼養池中,與“淇淇”爲伴。1982年1月,“容容”因病去世。

1986年3月23日,十多條船組成的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捕捉船隊在湖北省監利江段上,網住了九頭白鱀豚,但因爲水流太急無法收網而失敗。

1986月3月31日,船隊又遇到一大群白鱀豚,捕捉住其中的兩頭,一雄一雌,雄的取名“蓮蓮”,雌的取名“珍珍”。根據船員的回憶,當兩頭白鱀豚被抓住之後,其他的白鱀豚發出淒慘的叫聲,久久不肯離去。“蓮蓮”在水生所裏只生活了兩個月便去世。“珍珍”成爲“淇淇”的夥伴,也就成爲人工

培養和繁殖的希望。兩年半後“珍珍”因病去世。檢查結果爲肺炎,醫生在“珍珍”胃中發現鐵鏽物質,推測應該是從飼養池的頂棚鐵架掉下來的。雖然“珍珍”和“淇淇”一起生活了兩年多,但是沒有爲水生生物研究所留下後代,未實現人工培養和繁殖的目標。

還要講一個十分悲慘的故事。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經過多方論證,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選擇了石首天鵝洲長江故道,建立了半自然性質保護區, 配置了專業人員和領導機構,目的是誘捕白鱀豚。石首天鵝洲長江故道的地理條件,使得白鱀豚一旦進入長江故道,只要在河道入口和出口皆布上魚網,便形成關門捉賊之勢,白鱀豚是進得來,出不去。與船隊捕捉相比,成功的機會高許多。

1995年,一頭白鱀豚進入保護區內,形成關門捉賊勢態,白鱀豚前後無出路,看來只有束手待“捕”。但沒有料到,白鱀豚竟奮勇衝網自殺,也不知道是這頭白鱀豚,在死前將訊息知會了同伴,抑或是同伴從冥冥蒼天處得到示意,從那時候起,天鵝洲故道再也沒有來過一頭白鱀豚。利用自然保護區誘捕白鱀豚,關門捉賊的措施,徹底失敗。

爲了人工繁殖白鱀豚,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懸賞出高價收購活捉的白鱀豚,更促使漁民對白鱀豚的捕捉,結果成爲捕殺。1987年在長江死亡的一頭白鱀豚,身上竟有一百○三處大大小小的傷口。1990年3月,在長江下遊靖江段羅家橋,發現一頭死亡雌性成年豚,身上纏有三十六枚滾鈎。捕捉白鱀豚的結果,只是爲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物館中多增加了幾副白鱀豚的標本。

1986年開始的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認爲,估計當時在長江中生存的白鱀豚大約還有兩百頭。三峽工程對白鱀豚的直接影響,是使白鱀豚的分布範圍縮小,三峽建壩後,石首市新廠以上的白鱀豚棲息活動水域,將因河床受到嚴重衝刷而消失,使目前分布在枝城至新廠間,約十頭白鱀豚難以在此江段生活,白鱀豚的分布範圍將縮短一百五十五公裏;間接使白鱀豚發生意外死亡的機率增加。

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低估三峽工程對白鱀豚生存的影響,因爲他們相信,通過人工培育,可以保證白鱀豚繼續生存而不滅絕。過去在葛洲壩工程建設過程中,中國成功培育了中華鲟,因此他們把保護白鱀豚的措施放在設法捕捉白鱀豚、人工培養和繁殖白鱀豚上。

2002年7月14日孤獨地在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生活了十多年的“淇淇”因年老體衰去世。至此人工繁殖白鱀豚計劃徹底失敗。

也許一些人會說,爲保護白鱀豚,爲了白鱀豚的人工繁殖,我們曾經努力過。其實,他們也是真正的殺魚者。

三、高價收買長江鲥魚、長江刀魚

長江鲥魚、長江刀魚和河豚合稱長江三鮮,以味道鮮美著稱。雖然長江鲥魚和長江刀魚都是列入保護的珍稀、特有魚種,禁止捕捉。但是在中國是有法不依,特別是對待動物、植物,認爲它們是服務于人們的需求。由于味道鮮美,需求量就大;需求量大就使得長江鲥魚、長江刀魚的資源量急劇減少;資源量減少,更加促進需求量的增加,因爲能吃到長江鲥魚、長江刀魚就成爲身份的象征,至于價格就不成問題了。目前在中國長江鲥魚與長江刀魚的價格高昂,令人難以相信。一公斤長江鲥魚大概一萬元人民幣,一公斤長江刀魚可以買到二萬元人民幣。在這麽高的價格下,長江鲥魚、長江刀魚的滅絕只是時間問題。

四、殺魚者鄧小平、魏庭铮

1980年7月鄧小平在“東方紅32號”輪上聽取魏庭铮關于三峽工程彙報,來源:網路圖片

那麽具體的殺魚者是誰?導致長江稀有魚類滅絕的罪魁禍首是鄧小平、李鵬、錢正英、魏庭铮、方子雲、張光鬥……

這裏先談談導致長江稀有魚類滅絕的罪魁禍首是鄧小平、魏庭铮。不知道讀者是否注意到,筆者在前面引用了比較多的摘錄,談到大壩建成之後的水溫變化以及對魚類繁殖、生長的影響。這也是1980年鄧小平視察三峽地區向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魏庭铮提出的第一個問題。

1980年7月11日鄧小平在女兒鄧榕和一大群官員的陪同下,乘“東方紅32號”輪從重慶出發到武漢路過三峽地區做考察。在陪同的官員裏有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魏庭铮,他原來是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或者叫長江流域辦公室主任林一山的秘書。“鄧小平一上船就關切地問陪同考察的老水利專家魏廷铮:“有人說三峽水庫修建以後,通過水庫下來的水變冷了,長江下遊連水稻和棉花也不長了,魚也沒有了。究竟有沒有這回事?”魏廷铮回答說:“長江通過水庫下泄的水量年平均爲4510億立方米,而三峽水庫的庫容只有年過水量的8%,江水會不斷進行交換,水溫變化不大,不影響農業和漁業。”(參見:魏廷铮口述,劉榮剛整理:長江三峽工程決策,www.hprc.org.cn//P020120828542797713823.pdf)這是鄧小平對三峽工程的唯一質疑問題,希望在視察過程中得到解決。

鄧小平提的問題本身就不夠准確,說明雖然鄧小平事先做過“功課”,向子女做過詢問,但是“功課”並沒有做好,做得不准確。因爲沒有人提出過三峽水庫下來的水變冷後,長江下遊連水稻和棉花也不長了的這個問題。人們只提出通過水庫下來的水變冷了會影響魚類的繁殖和生長,特別是象白鱀豚這些珍稀、特有魚類的繁殖和生長這個問題。這和“魚也沒有了”有本質的不同。

魏廷铮回答是完全錯誤的,他向鄧小平提供了虛假信息。三峽水庫修建以後,長江下遊河道的水溫發生明顯的變化。有文章說:“三峽大壩建成後,從大壩流出的水,因爲全部都是從庫底流出(筆者注:准確地說是從水庫深處流出),經測試常年水溫5度,大壩截流前,因是全斷面流出,常年水溫20度。”研究證明,魚類在長期的演化過程中,各自選擇了自己最適合的溫度。在適溫範圍之外,魚類生長發育停滯、受限甚至死亡。特別是繁殖期,魚類對水溫十分敏感,水溫高低差0.1或者0.2度,就會影響魚類繁殖。比如鲥魚産卵的水溫要求在27-32℃之間,最適合的溫度是27-30℃,這個溫度窗口非常小。如果三峽水庫下泄常年水溫爲20度,鲥魚産卵的水溫是27-32℃之間,讓鲥魚如何産卵?所以,三峽大壩建成後珍稀魚類白鱀豚、長江鲥魚與長江白鲟的滅絕就是大壩殺魚的最好實例。

鄧小平完全相信了魏廷铮的回答。當輪船到達武漢時,鄧小平便召集胡耀邦、趙紫陽到武漢來開會,並表示他同意興建三峽工程,讓國務院著手准備。1982年11月24日,鄧小平在聽取國家計委關于在二十年內使工農業總産值翻兩番的彙報,再次對三峽工程表態說:“我贊成低壩方案,看准了就下決心,不要動搖。”鄧小平的表態爲三峽工程的上馬開了綠燈。魏廷铮

魏廷铮向鄧小平提供了虛假信息,鄧小平在虛假信息上做出了錯誤的決策。往輕裏說,鄧小平是上當受騙。魏廷铮向鄧小平提供了虛假信息,是鄧小平在三峽工程上的第一次上當受騙。鄧小平在三峽工程上一共有三次上當受騙,這就不是光用上當受騙就能解釋的。

當然,不能要求鄧小平在生態環境學方面也有很廣泛的知識,能夠了解水變冷對魚類繁殖和生長的影響,了解三峽工程爲什麽會使下泄水溫變冷,變冷幅度有多大。但是作爲改革的總設計師,作爲三峽工程的最主要的決策者,應該掌握決策的技巧,起碼掌握古代皇帝決斷的技巧。比如庭前辯論,比如兼聽則明。在這一點上毛澤東做得比鄧小平要好。毛澤東想上三峽工程,但是又不懂三峽工程,他聽了林一山六次單獨彙報,還是不放心。最後把贊成三峽工程的林一山與反對三峽工程的李銳召到中央全會上,雙方擺一下各自的觀點。在庭前辯論中,毛澤東發現林一山在三峽工程造價上做假,因此推延了三峽工程決策的時間。在那之後,毛澤東再也沒有表示過支持建設三峽大壩工程。而鄧小平則不一樣,鄧小平的決策基本靠聽彙報,而且是靠單方面的彙報,並且果斷做出決策。所以鄧小平在三峽工程上、在六四血腥鎮壓上都依靠單方面的錯誤信息做出了錯誤的決策。李銳對鄧小平的評價是一生做過兩大錯誤決策,三峽與六四。

所以說導致長江稀有魚類滅絕的罪魁禍首是鄧小平、魏庭铮。

五、導致長江稀有魚類滅絕的罪魁禍首是李鵬、錢正英、方子雲、張光鬥、曲格平

1986年以李鵬爲組長的中共三峽工程籌備組向中共中央、國務院建議,組織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時任水利部長的錢正英出任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組長。

方子雲原爲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總工程師,長江水利委員會技術委員會委員,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武漢水利電力大學兼職教授。1986年進行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時,方子雲是被邀請參與的412名專家之一,出任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生態與環境組副組長。擔任生態與環境組顧問之一的是著名的學部委員、植物學教授侯學煜,擔任生態與環境組組長的是著名的學部委員、動物學教授馬世駿。生態與環境組對三峽工程對長江水生動物的影響有一個專門的報告,做出了明確的結論。這裏摘錄部分報告內容:

從1987年到1990年,科研人員在上至重慶下至崇明島的長江幹流,以及湘江、洞庭湖和石門水庫、進行了長期野外考察。4年來一共出動26個航次,累計航程35萬余公裏收集各類標本60000余號,采集魚卵、魚苗6萬余件,統計漁獲物9000余公斤,實測數據約5700個,收集水文數據約3萬個。通過考察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資料,進行了室內整理、分析,對長江珍稀、特有物種和重要魚類資源的現狀及三峽工程帶來的影響,做出了明確的結論;對三峽樞紐下泄徑流的水溫變化,進行了科學預測;對物種保護工作提出了可行對策,取得如下研究成果。

一、對長江珍稀、特有水生動物的影響

我國的珍稀水生動物,大部分種類産于長江,在長江300余種魚類中,有三分之一的物種爲特有種。

白鱀豚分布于長江中、下遊幹流,常數頭集群活動。其種類數量,據1987年3月至1990年4月期間進行的12次考察(累計考察時間共250天),估算出沒在枝城至崇明島間約1600公裏的長江內,數量不足200頭。

三峽工程對白鱀豚的直接影響是使白鱀豚分布範圍縮小。三峽建壩後,預測石首市新廠以上的白鱀豚棲息活動水域將因河床受到嚴重衝刷而消失,使目前分布在枝城至新廠間的約10頭白鱀豚難以在此江段生活。白鱀豚在長江中的分布將縮短155公裏。間接影響是使白鱀豚發生意外死亡的機率增加。

白鲟
長江上遊白鲟種群在一定時間內保持相對穩定,但當幹、支流梯級開發後,終因繁殖條件惡化將在上遊消失。長江中、下遊白鲟種群將呈現不穩定狀態。當三峽建壩斷絕了繁殖于上遊的仔、幼魚來源後,能在中、下遊成長並達到性成熟的白鲟將更爲稀少,難以指望其在壩下自然繁殖以維持種群數量。長江中、下遊具有白鲟生長的較好環境條件,宜昌葛洲壩至廟咀江段也具有其産卵的地貌水文條件,今後倘能通過有效的保護,並輔以人工增殖措施,使繁殖群體不斷擴大,這一物種尚有可能保留下來。

葛洲壩樞紐興建後,上遊胭脂魚的繁殖群體,因缺乏從中、下遊上溯親魚的補充,數量逐漸減少。受葛洲壩樞紐阻隔的胭脂魚,可以在壩下江段自然繁殖。1987年開始從葛洲壩下遊江段捕撈的胭脂魚進行人工繁殖試驗,當年取得成功。1988年至1989年人工繁殖培育了大規格幼魚,1989年向長江放流幼魚700尾。

長江上遊的胭脂魚種群在若幹年內將保持相對穩定,長江中、下遊的種群,在缺乏來自上遊的仔、幼魚補充後,單靠本江段小規模的繁殖群體,難以維持相對穩定的種群。

中華鲟

三峽工程對中華鲟的直接影響是使中華鲟産卵場面積縮小。三峽工程175米水位方案,在10月份要大量蓄水,壩下水位下降,江面變窄,中華鲟産卵場面積相應縮小,産卵相對集中,不利于魚卵發育。間接影響是中華鲟受到的幹擾加劇。

長江上遊特有魚種
三峽建壩後,在600公裏長的水庫內,硫酸顯著減緩,泥沙大量沈積,餌料生物組成發生較大的變化,使原來在該江段棲息的一部分種類不能適應,從而在水庫內日益減少或消失。約20種魚類受到不利影響,其數量約占上遊特有魚類的五分之一。其中受此不利影響最大的將是那些常年在幹、支流深水底層生活的特有魚種,如圓口銅魚、長鳍吻鮈、圓筒吻鮈、異鳔、秋鮀、岩原鯉、細鱗裂腹魚、長簿鳅、紅唇簿鳅、雙斑副沙鳅、短身間吸鳅、中華間吸鳅等10余種。

二、三峽工程對長江魚類魚類資源的影響

對長江幹流家魚繁殖的影響
主要表現在上遊産卵場的位置和規模將發生變化。三峽工程投入運行後,其下泄徑流難以促使家魚繁殖,資源的補充發生困難。

  1. 對長江家魚資源的影響

三峽建壩後,長江上遊的家魚滯留于水庫內不能下泄,中遊宜昌至城陵矶江段家魚不能正常繁殖。這樣,在長江中,下遊將減少50%至60%的家魚苗來源,尤其是進入洞庭湖的家魚減少幅度更大,所受到不利影響更爲嚴重。

  1. 對洞庭湖魚類棲息環境的影響

三峽工程對洞庭湖的影響與徑流的時空分配變化有關。按三峽工程175米水位方案的徑流調節計算結果,1至4月相應升高的湖水位對一些小型魚類在湖內越冬有利。但是,在10月份水庫大量蓄水,下泄流量大幅度減少,使壩下江段水位急劇下降,10月下旬城陵矶水位降至23米,漁産品的數量和質量下降。

  1. 三峽水利樞紐水溫預測

水溫是水生生態的一個重要的環境因素,與水生生物的生長與繁殖關系密切,並影響生物的分布。

三、對策與措施

三峽工程對長江水生生物物種資源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長期的、不可逆的,有的不利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會加劇。因此需要制定相應的對策和采取適當的措施。

摘錄完

報告明確指出,中國的珍稀水生動物,大部分種類産于長江,在長江300余種魚類中,有100余種爲珍稀、特有種。三峽建壩之後,受到衝擊最劇烈的將是白鱀豚、白鲟等珍稀、特有魚類。三峽工程對長江水生生物物種資源的影響是多方面的、長期的、不可逆的,有的不利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會加劇。

在當時的情況下,能夠寫出這樣的報告,水平還是不錯的。讀者們看完這個報告之後,能夠得出“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利大于弊”的結論嗎?當然不能。只能得出“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于利”的結論。

想知道這個報告是誰主持寫得嗎?是前面提到的方子雲。

以馬世駿爲組長的生態與環境組做出的結論是:“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于利”。可惜,馬世駿在這句話後面增加了“許多不利影響是可以通過人爲的措施加以限制的”。方子雲在這個報告上簽了字。侯學煜堅決不同意加上去的後面半句,認爲在目前的知識狀態下,關于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許多影響還認識不清,根本就提不出什麽具體措施,更不知道這些措施的效果如何。因此,侯學煜和北京大學教授陳昌笃沒有在生態與環境組的報告上簽字。方子雲代表生態與環境組在彙報大會上做了彙報。長江水利委員會在生態與環境組報告的基礎上撰寫了三峽工程對環境影響的評估報告,結論是“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于利,但是許多不利影響是可以通過人爲的措施加以限制的” “

1991年8月31日,三峽工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因爲提綱未經批准這個程序錯誤被廢了。爲此組成了生態與環境II組,重新撰寫三峽工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方子雲出任生態與環境II組組長。

1991年9月方子雲提交上報《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環境影響評價工作大綱》。1991年10月工作大綱得到批准。

1991年12月方子雲提交第二份三峽工程對環境影響評價報告,結論是三峽工程對環境的影響是“利大于弊”。

1992年1月21日至24日,水利部在北京召開了(第二個)“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環境影響報告書”預審會議,預審專家委員會由55位專家組成,張光鬥任主任。預審專家委員會審查通過了這份報告。

1992年2月1日,水利部將第二個環境影響報告書送交國務院環境保護局審批。2月17日,曲格平爲局長的國務院環保局批准了三峽工程環境影響報告書。

所以說導致長江稀有魚類滅絕的罪魁禍首是方子雲、張光鬥、曲格平。

錢正英是三峽工程的主要推手,是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領導小組組長。李鵬是中共中央三峽工程領導小組組長,作爲總理,李鵬向全國人大提出了興建三峽工程的議案,並得到批准。所以,李鵬、錢正英也是導致長江稀有魚類滅絕的罪魁禍首。

六、結束語

長江白鲟滅絕了;
白鱀豚“功能性”滅絕了;
長江鲥魚“功能性”滅絕了;
中華鲟等待被確認滅絕了;
長江鲟等待被確認滅絕了;
刀魚正走向滅絕;
河豚正走向滅絕;
圓口銅魚正走向滅絕;
長鳍吻鮈正走向滅絕;
圓筒吻鮈正走向滅絕;
異鳔正走向滅絕;
秋鮀正走向滅絕;
岩原鯉正走向滅絕;
細鱗裂腹魚正走向滅絕;
長簿鳅正走向滅絕;
紅唇簿鳅正走向滅絕;
雙斑副沙鳅正走向滅絕;
短身間吸鳅正走向滅絕;
中華間吸鳅正走向滅絕……

長江流域正走向生態環境危機……
中國正走向生態環境危機……
大劫難正在到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3076/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3076/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