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22日談CCP要與世界玉石俱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JTj1VXv6Y&t=4228s

戰友之家聽寫組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2020年2月22號文貴亂聊報平安。尊敬的戰友們好,先向你們請安啦!

我覺得今天一篇很棒的文章,剛剛發給了群里的戰友。這個網路上傳出來的、就是同濟急診嚴麗教授。這個非常好,剛才我發給了某些國家部門和我們聯合合作的人。我發給他們,他們都有翻譯團隊。幾分鐘以後,不到六分鐘吧,人家就回復了。說郭先生,你這個非常有意思,這個非常好。

還有一個剛剛「上天造滅疫組」由我們那些年輕的、素質極高的、很漂亮的,稱為美男美女隊,都是帥哥美女,真的是太漂亮了,領導是木蘭傳奇,那可不得了。那個視頻真的是都在看。早晨這個時間,「上天造滅疫組」改成早上這個時間太好了。因為外國人一醒來,叭叭叭全看,看完以後給領導彙報去了,帶中英文字幕。

然後是我們「戰友之家」每天晚上那個報道,正好是國內,叭一下子起來,又在看。這兩個節目的影響力太大了。

然後中間這24小時,還有一G-news。這G-news就徹底把共產黨打慘了,上面兩個是打腦袋的,一個是踹腚的。早晨起來打腦袋、扇臉,晚上踹腚,這中間的時候直接掏胸,直接對下三路、中三路叭叭叭,G-news一直打。

咱們的戰友千軍萬馬,弄得那共產黨沒辦法了,就把那 「綠帽子」 吳征全給推出來了;楊瀾也發表文章了;孫力軍也去武漢了;孟建柱又開始在武漢晃蕩了。

頭一段時間一個上海幫沒有。然後全都是把李克強呀、共青團呀全都送進去。叭,最後應勇去了;呱,然後孟建柱又去了;叭,又把孫力軍弄去了;呱,豬頭吳征又起來了,楊瀾也跟著上了。人家這夫妻幹啥事都一起干,藍金黃也一起干,牛。

中間咱戰友發這信息,這就是唯真不破。因為什麼?六分鐘,我六分鐘發過去的。某國、我不說哪國了啊。我在哪國呢,我現在也不知道。人家六分鐘時候:我們馬上核實了,同濟急診嚴麗教授有這個人,這篇文章發的是真的!人家說「首先是真的。」哎,我也嚇一大跳。你說每天發那麼多,咱們日本的、台灣的、香港的這些小孩子們每天做的香港運動的卡通片,由我們戰友們,特別是木蘭傳奇同志,每天辛苦,一兩百張,整理好發給我。我再發給戰友們,最關鍵的是發給外國政府。因為他們是看圖識故事,他們都喜歡得不得了。我稍發晚一點,「哎,郭先生,今天沒有了嗎?」一發,一百多個國家的機構呀。包括那墮落的聯合國呀,它也想知道真相呀。

你想想,這些影響力。叭,這些東西一看到,六分鐘就回復了:查證是真的。昨天下午六點三十。

我剛才看到我們上天造滅疫組沒有放上去。一個是這個,一個是剛才播的,醫院裡開會那個視頻,太震撼了!我們的一個叫政事叔叔(不是政事小哥),發給我了,我就先發給人家了。人家看了視頻太震撼了,馬上核實。說這也是真的。謝謝你,非常感謝!

是咱們戰友加上的字幕:上天造滅疫組,我們的小妹,挺郭小妹,太厲害了,大美女,絕對的大美女。我就納了悶了,這怎麼突然間爆料革命發現,中國人都長得這麼帥、這麼漂亮!這兩個,這些人激動了。那個視頻和這篇文章對上了。

這篇文章:「剛從倉庫出來,就是那個所謂的新艙醫院啊,真心忍不住想罵娘,讓你們待在家了怎麼就這麼難,居然還有新發展的哈,這明顯是封城以後不聽話出去溜達的。各位老年男性朋友自查,拜託你們不要倚老賣老,不要無動於衷,有本事不戴口罩,有本事吵架,有本事你發病了就不就診啊!」這說得挺實際、挺實在的啊。「這麼多天的努力,可能就因為這一個人、兩個人而全面崩盤。你該不該殺?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對得起死去的人,還是對得起活著的人?3000個醫護人員感染、90000個家庭和孩子成為留守兒童,我不禁在拷問自己:為這些,值得不值得?我們走了那麼多那麼多的戰友、老師,拜託你不要自以為是,不要倚老賣老好不好,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這篇文章的核心,大家看到了哈,這篇文章的核心太重要了。說剛才發給這些某國政府以後,他們覺得這個實在太重要了。

幾萬個家庭、幾萬個留守兒童,咱就說一家死一個,就是幾萬個,要一家死兩個,那就過十萬甚至是……那就不可想像了。這僅僅是武漢!你這還相信那一兩千的死人嗎?那你說感染數是多大?戰友們,咱不用腦袋想,咱用咱腚想,咱用小小指頭想想,嚇人啵?嚇人吧,戰友們?

我剛才……(放疫區傳來的視頻)這個是剛才放出去的,這是我們的政事叔叔搞的,還有上天造滅疫組搞的我在這提前發出去的。人家第一回復:郭先生、這個視頻太重要了。

就是現在,這些國家機構只要拍一張照片、拍一個視頻(就能判斷真偽)。我在過去爆料說過,過去二部的、還有三部的、總參的、給美國當間諜特務的去見美國人的時候,我不要這個、不要那個了,然後我需要這個、那個,說最近你換電腦了、你搬房子了,傻眼了!就從電腦上的一張照片就能判斷出你在哪裡,那就已經多少年以前了。現在你只要有錄像、有照片,太容易就找到你、你在哪,這是真還是假、你背後是什麼。甚至把你周圍環境給你虛擬3D出來。現在人家拿過去啪一掃,現在誰要想造假視頻、假文件的可能性絕對沒有!

在三個月以前,紐約時報曾經登了一篇報導,說現在造的假視頻已經真假難分,這一下把美國、把世界嚇傻了。就在法庭上出示的證據,視頻還能不能算數。

王岐山你看著跟什麼冰冰在那溜冰吶是不是,前後、老漢推車、兔子登鷹,這些動作全出來了,是不是?然後是喬丹後給球,這些姿勢全來了,王岐山還喊著某冰冰、某瀾瀾,正在那塊呼哧呼哧的叫著、呻吟聲、慘叫聲、歡喜聲,喊著一個個的名詞兒,是不是?咋辦呢?是真是假啊?在法庭上已經真假難分了!

可是這樣的視頻你是絕對造不了假的。為什麼,戰友們知道嗎?因為你這些視頻是有絕對背景的。他們在這個文章里專門說到,當這個視頻,有多於多少人、有絕對的背景和地點,你是造不了假的。

就怕你在一個房間里、一個酒店的房間里,你把這個簡單的房間你放上某個人物的視頻做出來,是沒辦法分辨真假的。可是這個是有時間、有背景、有醫生,背後所有這些故事、這些人物都是真的。而且這是國家行為,這不是在法庭。

說這個叫:主動和被動的證據。這兩個放在一起說明了什麼?戰友們,武漢死的絕對不是兩千人,那就是幾萬、幾十萬人。

行了!昨天下午我正開著會,把電視一打開,嘣唧蹦出一個大腦袋出來。昨天下午路德先生,首次又開始了我們爆料革命老本色,自拍直播、在線直播。我喜歡這種方式,真實、不準備、隨性。

我還在開著會,但我有時候耳機聽著一個人的節目、眼前電視上滾動著推特、還連接著WhatsApp、前面還擺著兩三個文件、偶爾還要回個話、旁邊還聽別人在那彙報,彙報的時候我不用聽,他們講差不多,我耳機一摘,問他一句,他回答。

所以你看我做了幾個工作:眼看三方,兩手(手機)玩著兩三方,然後嘴巴還得說著兩三方。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狀態。」

我看著路德先生還給他留言呢。路德先生這個節目,昨天做的時候說了一些簡單的話,後來晚上他是直播,我快進的看了一些。為什麼重要!就在昨天我看路德直播節目中間的時候,突然間某國哪部門找我。

說郭先生,我們要跟你通話五分鐘。人家說五分鐘就是五分鐘,不像咱們有些戰友一說:郭先生我們要跟你說兩句話,一說,2後面要加好幾個零。

通話,首先問,一個叫「小五說Friday talks」是幹啥的啊?到底咋回事啊?人家問!說Friday talks跟你什麼關係?我當時一機靈,我(心想)惹什麼事了?小五啊,還要我們的穆桂英。
我說,是我們的絕對戰友,而且人在美國。我說,你想說什麼?
人家把他們做過的一些數據進行了研究,說:「這不是一般人吶!」
他說,能不能你幫我們約一下跟他們見個面,我們要跟他學習學習、聊一聊、交流交流。
我還跟穆桂英女士沒有直接聯繫,Friday talks我還沒跟她說呢。我說我去嘗試給你們聯繫。他說:「我們非常想聽聽他們關於一些關鍵事情的數據和看法。」

然後就說到路德先生,這是已經很多次跟我說了。他說路德先生最近做的節目當中,提供了更多角度的消息,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我說你能給我說,首先更大幫助是什麼?他講這點把我嚇一大跳。
他說:「路德做為一個社交媒體,和在美國的華人軍事人員的交流,和在美國用中文講訴國際上的一些專家的意見,」他說:「我們很多研究者認為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其中就提到了,蛋白和四個基因的變異的問題,引起他們這些專家的高度關注。

我再重申一遍,路德先生到現在他沒有搞明白。在班農先生(的節目當中),Hisel博士,班農先生每次強調的說,他是美國軍事生化武器專家,就是那天,我第一次上戰鬥室節目,在房間那個,他現在還是。
就你講任何(假)話,人家馬上啪就給你(指)出來。昨天本來上節目,馬上進行病菌實驗去了。大家知道什麼組織了吧,明白了吧?

這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所以如果爆料革命從開始,你敢造假,你敢在那胡說八道、張開嘴就掄,那這事大了。那絕對不是說,你還什麼負什麼責任,告你上法庭!美國Rico法案,不僅對共產黨管用,對咱也管用。你千萬別忘了這事。人家也不跟你拉到,你在這塊製造恐慌能行嗎?

路德先生、Friday Talks、鋼穆談、我們的爆料革命引起了世界的重視。

G-news現在是最大影響力,就這個中英文,就分出了高低!可以說,我剛才講所有這些人、所有的這些機構,每天、每個機構都會N次上G-news!

G-news上我們的千千萬萬個沒有名字的戰友,我們一個個翻譯,我們的小妹翻譯,幾乎每天是24小時睜開眼就干這事,睜開眼就干這事。多少幾十個、幾百個戰友之家後面,幾萬個戰友24小時在線。在用這麼大的力量鑄就了這一個G-news,這是何等的力量啊!

再往回看這過去的幾十年,海外的華人所謂的媒體,是有一個敢用英文寫文章的嗎?什麼那個共產黨的博訊、明鏡、哎呀剩下那就不說了,都是坐在椅子上說,說了幾十年了,把說得自己頭髮都說白了,共產黨還在那呢,越來越強壯。從強硬的王岐山手,弄成了假擀麵杖子。

芬太尼、中美貿易協議、香港運動、然後一次次要打台灣、然後新疆幾百萬人被抓、咣嘰香港幾千人死亡、咣唧弄出了武漢病毒。你見他們說過幾句人話嗎?你見他們有文章讓西方人相信過嗎?明鏡唯一驕傲的上了一次紐約時報媒體的時候,給他落款為一個黃色媒體的造謠、八卦媒體。

現在G-news,中英文全面開始,全世界學習。昨天看到了嗎戰友們,我們華人世界從來沒有過,在西方最大的之一的電視台、報紙、社交媒體、電視節目、直接節目、宗教性的演講節目上,全部在引用文貴在戰鬥室的數據和G-news的數據,和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路德社、Friday Talks……一系列的這些數據。中英文的力量,我們又開闢了先河。

戰友們,這是戰友們大家一起集結髮力的一個結果。為什麼我說,沒有我們背後的默默戰友,爆料革命你算個屁!啥革命?所有的帶革命詞兒的,都被欺民賊用完了。這次「爆料革命」它也不大,這詞有什麼大的?也沒叫什麼宇宙黨、還有什麼河南黨、山東黨、咱沒成立黨派,結果爆料革命引起這麼大的力量,就是千千萬個、億萬個國內的無名的和國外的無名戰友,用生命代價的付出和堅定。

我今一大早上,和咱一個老戰友啊——我就稱她妹妹吧,我們漂亮的妹妹,大家都知道的——簡單地我們倆溝通幾句話,這個妹妹真是我太喜歡她了啊。家人被害、哥哥母親被侮辱、老爹工作的車輪子跑掉了,我這眼淚刷就出來了。就是多少這些戰友們,親身、家人經歷過的悲慘故事。咱們到了西方才知道,咱們這人該咋活著,就共產黨能把咱們用盡,再殺絕,然後再羞辱到夠,最後還可能臨死給你蓋上個大帽子。

我接了一個來自武漢戰友的電話,這個戰友跟我說:郭先生你現在相信我了吧?我說:我真的相信你,真的這位戰友千萬別誤會,我真的相信你。我為啥你的東西我沒往外推?因為戰友你要注意,一、我真不想這麼推出去把你的生命和全家的置於危險之境地;還有一個、我認為我得著了各種消息,我足可以證明共產黨的死亡數據是假的,感染數是假的,我才沒用你的。

他告訴我什麼?移動式火化爐是他親手,哎呀對不起啊,是他和別人親手管理和對接的。是他告訴我說:這個移動焚化爐——大家一定查查是哪生產的啊,我先不說,你們查查中國是哪個廠子生產移動焚化爐的。移動焚化爐從Sars就有這個了,這個火葬場,移動式的火葬場就是,一個移動式火葬場可以5噸。大家算過吧,5噸大概多少人呢,30個人一天,燒掉30個人。現在公開是40個(焚化爐)送到了武漢,40乘以30,那麼是多少人啊大家算算?我還真沒算過這個賬啊,一個30、十個300,那就是1200,是吧?這就1200,那麼這是放哪呢?就是那個所謂的新艙醫院、雷神山醫院。這個東西往醫院下面那個門挖個洞以對,往上一懟,就像那個大貨車往後卸貨一樣,一懟,樓上人死了直接從上面扔下來,吧唧扔下來,然後那個抓鉤把他拉進去,這個人「biu」地就沒了,「biu」就沒了!

這位戰友說他不是送了40個,全國已有40萬個在分發,說現在要下100萬馬上生產的量。100萬!100萬個移動式火葬場,1個就乘以30,多少?3000萬。一天就可以給你燒掉3000萬人,就燒掉兩個紐約!

戰友們,你瘮得慌嗎?你害怕嗎?你以為2003年的非典就是真實的數字嗎?你現在還覺得我們的大腦袋路德先生,他講的話嚇唬你了嗎?路德訪談嚇唬你了嗎?爆料革命嚇唬你了嗎?你從前線,進去的人前一批全是死的出來的——列寧(格勒)保衛戰,僅僅武漢就有3000個護士、醫生感染,你還相信那個2000個數字嗎?2000個人,他會給你準備40個移動火化爐嗎?不說武漢的47個火葬場,每個火葬場的19個生產線,47個火葬場在武漢的,不是湖北的,湖北是多少算算大家,湖北怎麼也得2000個吧!2000個湖北的火葬場,最起碼一天燒你10萬人沒問題吧!就這不行,還要準備這些,你說它死多少人吧!你相信只感染了7萬人嗎?

昨天我在直播之前,我和一個某國的官員,他說,他們到底——因為外國人真的糊塗了,傻得不可想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要掩蓋真相?
我說這話都笨到不能再笨了,所以你沒法回答。我說真相如果真是來自於蝙蝠、來自於動物,他不需要掩蓋。
他說我剛剛得到消息,他們讓我們去武漢了,讓我們的CDC、讓WHO。

我說你記住,任何一家銀行搶完了,一星期以後再換一警察來查案子,我說,那都是掩蓋夠的真相——你們將成為利用品。更慘!人燒完了,你能扒著骨灰盒還給我查去嗎?
你所有的接待和信息,都是被公安部的政治保衛局長孫力軍用警察控制著,孫力軍的所有人見你們的時候,都配幾套衣服。在這邊是歡迎的,歡迎歡迎!歡迎歡迎!然後還裸著胸是吧,下邊的男士還別著擀麵杖子——歡迎群眾。再過一會,這些人,咣戴上口罩、帶戴上護士服,全成護士了,啊漂亮的護士了。然後給你講出怎麼救災疫情,那麼呢男士拿著擀麵杖子,給你講出了如何拯救英雄的故事。他不會講李文亮故事的。

你能走到大街上問去嗎?你能敲任何一家門嗎?所以他們腦子就進了狗屎一樣。我說你們將成為共產黨欺騙全世界的工具!P4實驗室一定會讓你去的,那解放軍派了那麼多人,那啥沒給你搬完,還用那麼多天嗎?幾個小時都換完了,你等著吧!

這些人回來,哎呀,感動啊!我們去看了,P4實驗室就是一個生物實驗室嘛。我們還看到蝙蝠那麼好,蝙蝠還是一個女蝙蝠,我估計。還剩下看到十個穿山甲在那塊兒談戀愛呢。什麼事都有。

孫力軍先到了,幹啥去了?就給你處理去了,等著接待你們去了呀。政治保衛、情報部、法輪功610、社會團體合作局,幹啥呢?孫力軍到達香港,跟林鄭月娥、跟警察頭子盧偉聰照完像,趙克志,香港立馬屍橫遍地。所有媒體給你趕出去,全給你弄出去,NGO給你轟出去。他是幹啥的,他就是蓋世太保。現在美國人沒搞明白呢。

我說你去看看那個戴黑口罩的N99的,唯一一個中國官員戴N99的,中國總理李克強都沒有。我說你看看戴著黑的N99口罩,滿眼殺氣。

實際上戰友沒看明白,我太了解孫力軍這個孫子了,實際上是恐懼,裝出來。那希特勒時代,最殺人的人表現得最溫柔,他在那裝!對著照片給我照個相,擺著普。他那肩是溜肩,小尖肚子,跟那個懷了怪胎一樣的小尖肚子。然後這還抖著肩,還得這樣,殺氣!裝啥呢,裝啥呢!太了解他了!看看我跟孫力軍的錄音,太多我都沒放出來,等我放出來你們再看看。

為什麼?告訴湖北——我來了,現在是政治安全第一位!政治安全,蓋世太保可以用任何理由、任何方式處決任何人。我說你強姦穿山甲了,我說你強姦蝙蝠了,我認為這事情就是湖北的某某人,自己跟穿山甲做愛出來的,都有可能。人獸交,我說的,孫力軍。——這就是共產黨啊!

結果美國人、WHO宣布:我們被歡迎去武漢。哎呦,快去啊!大家等著瞧。

這是共產黨的三大戰役:打好宣傳戰,把戰場拉向美國國際,多嚴肅的事。

但是戰友們,你們也別當聽郭文貴在這塊兒胡說八道放狗屁,說完用共產黨的話說,你們要想一點,他想幹啥?他想幹啥呢?!

兩會你不開,你怕死,你那三千多個傻子、傀儡騙子,你卻讓所有的老百姓復工。復工的能有共產黨政治局委員家人嗎?能有常委家人嗎?這麼大量的復工,全國馬上要從現在四十萬的移動式火化廠,要再做一百萬火化爐,移動式的。

這不算數,孫力軍到湖北武漢,戴著N99的口罩,那些護士用著非典時期的防護服,然後歡迎WHO來,歡迎美國CDC來。這一系列的假和矛盾,他們在想幹什麼呀?怕的就是2月29,他怕的就是那個2月29日。他們很清楚,2月29這一坎兒過不去,自己嗝屁!

所以大家看到,上海幫也搞明白了,上海幫原來一個都不去武漢。應勇去了,是上海調去了醫療人員,調去了大量所謂的專家。然後把蓋世太保,孟建柱、孫力軍、楊潔篪楊娘娘的人,全面鋪開到武漢去。吳征老婆楊瀾先發表文章,吳征成立國際戰線,把講英文的吳征和楊瀾推到國際上去,跟楊娘娘全面開戰。

你現在發現了嗎?楊潔篪上海的、孫力軍上海的、楊瀾上海的、吳征上海的,然後再看看,那幾個前線指揮醫療戰士的,上海的。

第一,內部政治鬥爭。習說好啊,你們都得去呀,你必須得去。
第二,上海幫也知道,一旦跟香港一樣,湖北失守,錢最多的,私生子女最多的,最被人民拿著斧子、刀子去砍的是上海。北京你砍了中南坑的人,你還砍誰?你還弄誰去?只有上海最近,騎自行車都能去,老子就跟你拼了!

他們知道,這場政治鬥爭,王岐山、孟建柱、楊潔篪、孫力軍、吳征、江志成、江綿恆、江綿康、朱鎔基、曾慶紅都非常清楚,你家呆在上海市裡邊,你家城牆再高,警衛再多,十萬老百姓把你圍住你就歇屁了!老百姓沒口罩沒糧吃,他真的就在大街上等死啊?

現在,就是咱武漢的戰友說,他說他沒證據,但是他聽到、看到很多人說,死在家裡邊的屍體遠遠的大於醫院的幾倍。那在醫院裡死了幾十萬人或者幾萬人,外面是幾倍,那又死了多少人?大家去算算去。

武漢上空、重慶上空一段時間、上海的局部,硫磺導致的,燒人的硫磺導致的整個上空700、1000的含量,所有的外國人都傻眼了!紐約現在的排放量最起碼得幾倍以後才能達到那樣,那叫硫磺含量,你說燒了多少人吧!

這樣的事情,共產黨都要試圖掩蓋。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我請問大家,我請問戰友們,你從哪能看到一點關於這件事的真相?全人類、全世界現在還在講啥呢?還在講到底傳染力有多高?是2000還是2500的事?你覺得這個會是多大的悲劇?那中國人會再死多少人?

沒有爆料革命,孫力軍這幫人、楊娘娘楊潔篪這些人、吳征這些人會敢撒多大的謊!你能想像到嗎?

如果沒有爆料革命,共產黨會像這樣的嗎?它比這還要殘忍!還要殘酷!

如果沒有爆料革命,國際上會像現在這樣對待共產黨這樣的疫情嗎?

爆料革命救了多少人,這是拿計算器所無法衡量的!它的綜合價值是無法衡量的!!

G-news、戰友之家、Friday Talks、路德社、路德訪談、卡麗熙、小皮匠,我們這一系列的爆料革命戰友,大家用自己的生命和所有的時間,冒著所有的風險,和我們在國內的千千萬萬、億萬個戰友傳出來的各種信息,保住了我們 「唯真不破」 的我們這個大原則,這個盤子;然後以最勇敢的氣度、最智慧的方式,向全世界傳達著共產黨這個魔鬼,要殘害人民、威脅世界的真相。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種感覺,我再跟大家說北京。北京紀委死人之後 ,北京大學,我重複一下,有人說昨天北京人民醫院,說那個不是北大的,北大的是北京大學國際醫院。沒錯,這事說的是對的,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有的北大方正當年的投資,本人是第二大股東,起源於就是原來的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跟它的合作建的北京大學國際醫院,這是一體的。這個是王恩哥、李友還有朱善璐搞的,這個沒有問題。

但是它倆表面上是不同的樓,不同的樓,那個樓引用得不對,因為昨天你們看到了現場是我們一位美國朋友,他查到這個就掛上去了,不一定是準的,但是這都是一體的。我給大家回復一下。

另外一個,戰友們,北京我要告訴大家的,北京死的人和感染的人絕對是他所說的數字的倍數,倍數!當時咱們一位軍醫院的女戰友當時給我發來了一個信息,我沒看明白,我說死了大概20還是25?我就用我們聯絡的方式給她發了,她給我發了「km2」。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位戰友當km2,我沒搞明白。我說km2平方公里啊,啥意思啊。後來她跟我說,我告訴你,是他們說的數的N倍,所有處理以絕密的方式進行,隔離和寧可錯殺——就是我懷疑你可能感冒,你是感冒,但我懷疑你是,立馬隔離。北京是最嚴的!

他說他和武漢湖北的同事們所聯繫的,因為這個軍事醫院,說採取措施最早的是湖北的軍方,採取最嚴厲的措施,以生化戰爭方式處理的,是北京。說整個這幾個他們軍醫院馬上接到命令,以防化武器、防化戰爭的方式準備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去想想,我們從1月份、12月底就開始,隱隱約約爆料革命路德先生就開始講,1月份就開始說,開始爆料,到我們的預告……

她說軍方當時下命令,把他們嚇壞了。一切是按戰爭準備的,防化的,而且馬上北京啟動了所謂預備役的方案。然後各個醫院周圍全布置了截擊手啊,什麼各種防化設施啊,防化車啊全來了。他們以為是一種預防,保領導、保政治。然後聽說301開會開到深夜,做出了決定,所有的醫院現在開始起進入什麼什麼狀態,她也以為是這樣。直到過了第二天才知道,北京死人啦,死了很多人,而且不準回家了,就要在崗了。

但是她說出了一個最核心的消息:武漢實驗室的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明確地說這個病毒不是來自自然,是人工合成的,等同於生化武器!是1月初,咱們整個爆料革命,路德訪談開始說的時候,內部已經決定。所以1月6號、1月7號習主席的會議的批示,這都是亂扯的。你在沒批示的時候,你已經定義為這是生化武器,而且是人工的。

這戰友說完以後,我當時不說話,不吱聲。前兩天她告訴我說,真正的感染者並不是紀委的人,是武漢的軍方人到北京,傳染上了北京,北京的軍方才高度重視。這是失控!這個事兒千萬記住啊,失控!失控的前提是,你前期認為這件事兒你能控制,如果來自自然的你能控制嗎?接著就出現了國家所謂安全健保的人出來說話了:可防、可控、可治、人不傳人。

所以說戰友們,這個時候我才明白,原來共產黨的可防、可控、可治、人不傳人,是在這時候開始的,這個太可怕了。這就再一次的證明了,這個病毒絕對不是所謂的動物的、自然的,這是真正的人工的,而那時候中共上層已經做出了決定。

所以它再一次印證了我們內部在很久以前南普陀計劃,和共產黨對港的平港七策。

你們聽我說完過平港七策嗎?王岐山在廣東曾經說過平港七策:如果香港再鬧下去,香港要出大事兒,國家不排除採取任何措施,在香港出現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殺人不等於再用坦克,共產黨還不至於愚蠢到那程度;有可能香港將爆發另外一場瘟疫,你們能懂的。

從這個之後,林鄭月娥從廣東秘密見了王岐山,還有楊潔篪,還有軍方的人,駐港部隊的人,第二天回來以後在香港開發布會,說什麼,你們真的想鬧嗎?你們真的想玉石俱碎嗎?這就是林鄭月娥!大家看一看,說這個話的時候,就是見王岐山的第二天。

王岐山的平港七策,其中就告訴林鄭月娥,那就叫玉石俱碎!我覺得好像不是那麼准,大家去查去,2019年8月份最後的一星期。這就是,是30號、31號?是9月1號、9月2號這幾天林鄭月娥說的話。其中有一個參與和這個接見的軍方人士當時說,在香港可能採用准化學式武器。

誰說的?郭文貴和爆料革命在六月份我就告訴大家,共產黨已經準備好了准生化武器級的。讓你活不了、死不了,在香港使用,大家還記得吧?
後來的什麼催淚瓦斯啊,還有什麼藍煙吶…這都是這一套活兒來的。但是我告訴大家,准生化武器!我今天必須如實地告訴大家,當這位戰友告訴我的時候,我半信半疑,我認為這絕大多數是威脅。

但是,我從林鄭月娥回來後那個堅定的臉和眼神兒和說話,我起雞皮疙瘩。我當時說:他們不會敢拿P4的東西出來吧?但凡大家去看一看,P4實驗室老百姓不知道。但凡有點兒地位,跟中共官方、軍方有交道的,安全部門有來往的都知道!那地方就是準備要滅老美的,都很清楚。而且2018、2019(年),大家能看得出來,官方電視台明確地說出來:我們徹底地掌握了冠狀病毒。徹底地掌握了什麼傳染性、控制性,包括基因排序都已經徹底做到了。我們可以做到什麼什麼…意思是把全人類給毀了。想殺誰殺誰,想殺男的不殺女的、想殺女的不殺男的,想殺老的不殺小的。電視台、軍事專家都在講,只有老百姓、無關者不去講這事兒。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但凡你去認真去研究研究這事兒就沒那麼神秘。但是說實話,在香港這個事兒上,其中(某人)就告訴我說:王岐山說這話的時候是咬牙切齒!並且很直接地告訴香港那幾個人,特別是告訴盧偉聰,共產黨不會愚蠢到向全世界去宣布正式的戒嚴令,和再用坦克和槍去做任何事情。「共產黨有那麼愚蠢嗎?!」(模仿王岐山語氣)。

當時的「平港七策」,很多人說:郭先生咋不說「平港七策」?我不想那麼早說,我真的不能亂說,我得摟住啊!但是,我說在香港會出現「生化武器」!「戰友之家」,還有我們「上天造﹒滅疫組」做了這麼(多)天節目,他從來沒把我這句話給放到前面去。郭文貴說了:我們要拯救武漢。咋就沒說「香港將使用生化武器」?!

這位戰友最後告訴我:文貴,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香港是躲過了這一大劫!但是,這(次)真相信了「輪迴」,她說她相信輪迴。昨天晚上我跟她聊天說,在這次疫情之後,整個人類將面臨著如何面對信仰和宗教的問題。就這位…我們軍中戰友,這位軍中的美女,她說我不相信任何神和宗教,但這回她真信了。

她說香港最起碼感染在幾萬人以上,香港只要是感染的、確定了的,絕大多數送回深圳、送回珠海。就這倆地方,在珠海的塘灣,在塘灣,還有珠海的伶仃橋的側面。現在有幾個就是隔離區,就是不管你是啥時候拿的香港護照的,只要發現你,直接送回去。因為香港不計數,因為你是來自大陸的。香港人,窮的、沒啥水平的,直接給你運到那去,不計數。王岐山當時說了句話:如果宣布正式戒嚴,解放軍進港,如果開著坦克拿著槍上街去殺,像「六四」一樣鎮壓、平暴。他說:「香港的經濟受不了,國家的經濟也受不了,政治代價太大了!」(模仿王岐山語氣)王岐山你聽聽我學的你像不像?是不是原話?但是,你們畢竟開始了戒嚴!九月一號,你一個子兒也沒少,你一個事兒也沒少,都幹了!只是沒正式宣布。這也就是香港人的悲哀!你到最後也沒看明白,九月一號之前的所有部隊,只進不出,所謂的換防。你往回看,現在荒不荒唐?所使用的武器是什麼武器?你不覺得荒唐嗎?!這「四大不要臉」被人家徹底收拾。(這就是)七大王岐山的「平港之策」。

最近,王岐山和習之間,就因此出現了巨大的碰撞。戰鬥已經打響!習難道不明白嗎?從香港到湖北,中國的金融市場,海航的整個在西方經濟界的所謂打著國家經濟、國家安全,海航替國家經濟安全的戰略性滲透,服務兩個大國關係,也就是藍金黃美國等等這些對中國金融的詐騙,把習玩兒的…簡直是玩兒的溜溜轉!黨內、軍內,大家現在都一個共識:習絕對是江家、王家、朱家、曾家、孟家,一個百分之百玩弄的一個工具。而且自己感覺特別好!這是所有的原因。這就叫「南普陀計劃」!厲害就厲害到我玩兒你,我讓你當傀儡,我還讓你心服口服啊!這就是共產黨!對待我們所有老百姓也一樣,讓你來當兵,讓你來為我效勞,玩兒死你、累死你,給你個烈士。然後,你全家該怎麼死怎麼死;然後抱著骨灰盒回去,還得讓你感謝黨,一切都聽黨的,一切都是黨的。對待他們自己人一模一樣!

大家現在看到了,這個鬥爭的本質是從這開始的,時間點、故事從這開始的。
最近是「保經濟」,所有人都知道經濟只要垮了,一切完蛋!開兩會,習是堅決要開的,四十二年沒有過不開過(兩)會。我政權的延續性和合法性,政治穩定(不開就)沒了!但是,各派讓你習開不成。從這一點上證明習這一次是絕對知道了上海(的)江、曾、朱、孟那是真正的中國老大。你開不成!包括楊潔篪啊,你開不成!楊潔篪有N個報告給你,看吧!楊娘娘來了…報上來了。這國…這國…這國…經濟什麼什麼影響,你要開了會,那什麼什麼影響;啪!政法委報告,啪…啪…啪…啪…你不能搞;湖北的真實死人情況,你看你不能搞。對你本人也有威脅!共產黨要說這件事不好的時候,他能把你說得真是比狗屎,狗屎,狗屎,狗屎,驢屎、驢屎還驢屎。他要說你好的時候,哇!你是我的神,你是我的太陽。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來了個毛澤東。然後打倒劉少奇的時候,打到鄧小平的時候,鄧小平個子矮,拿著雞雞當他奶。這就是共產黨!

習(近平)一看,誒呀!這是不能開!兩會不開,是人家「江家」所有的這三千多個的背後的老大怕死!把這個怕死的責任推給你習。我才不參加你的會呢!誰參加你那會呀!我可不想跟你這個傻子干這事去…二貨干這事去。這是本質!但是,我怕死,我在家待著還不行啊?!這經濟不能垮啊!告訴你習,經濟垮了咱也就完了,你(也)完了!你看看他共產黨…你就完了!他不說他也完了,(說)你完了!恐怖,恐懼,製造你的恐懼。
(演繹謀划過程)
習(近平)這「哎呀!咋弄啊?」
「哎呀,是啊!那咋辦?復工啊!趕快復工啊!」
「那…那…那傳染太危險!」
「哎呀,病哪來的?不是咱那P4來的嗎!不是湖北、武漢來的嗎!把他們封住,只進不出,控制源頭。江西厲害嗎?西安厲害嗎?是不是?!那個華為,這個復星藥廠,還有郭台銘製造手機的通通開業!繼續賺外匯!有病了在廠子呆著,死了直接拿移動爐給他火化了。隔斷!把湖北封了,把武漢封了,叫幾個圈,劃幾個圈。湖北省別出來,武漢人別去湖北省其他區,武漢市醫院的人死了都別出去,最後放到骨灰盒裡,連火葬場都別去,直接移動式火化,骨灰盒就地處埋。然後湖北省不往外頭說,然後工廠的人放在工廠別出來,在工廠死了就地火化就地埋。你看這幾個圈一划…」
習(近平)一聽「哎?!這個主意好!」問問:「(許)其亮同志,(丁)薛祥同志,陳希同志,(栗)戰書同志,你們覺得這個主意好啊?」
「好!呦!這個好這個好!經濟能保,工廠能復工。所以說最難聽了死是他們死,他才死不到中南海咱們呢!再如果不這麼弄的話,咱肯定死!所以保經濟,把戰場打到國際上去,外交戰要打贏,保經濟,保金融市場,保復工。」
習(近平)也不傻,「那你們得去武漢!」全送武漢去了。孫力軍去武漢去了,江不會去,朱不會去,曾不會去,這就是現在的真實情況。

讓你所有的老百姓,你都在家憋著難受,你都讓你放出來。只要你這出事,我就給你劃個圈,就地等死,就地火化,就地掩埋。他現在就是身體上出了一個瘡,出了一個這塊肉給你割掉,扔掉,扔到一個控制的移動的骨灰盒裡;這塊手指頭剁掉,扔掉。這就是共產黨的劃圈,三大戰役。他知道我不這麼做,我都死,我這麼做我有機會。但是這就是又是第二場的政治鬥爭。

第一場,告訴王岐山這個病毒能到香港去殺人,而且我想殺男的就殺男的,我想殺誰就殺誰。咱派去的解放軍站在這沒事兒!想殺他就殺他…殺學生。用!結果一開始只有香港…事實上香港人家告訴我說,一開始發生大概3000多例,他們爆了20多例。香港人沒害怕繼續上街,結果失控了,這就是這個結局。就是共產黨研究對付美國的生化武器用在了香港的抗議運動上,結果失控,報應性地回到了國內湖北、武漢,到了北京城,到了全中國,現在要走遍全世界。

第二次災難,告訴你,為了保政權,保命,你必須實現全面復工。然後把整個湖北、武漢就地劃圈,就地給他消滅。盡全力地治,但是接受最壞的結果,這就是北京的決定。保經濟,保命,然後把這責任推到全世界去。這是美國人乾的,這是美國人乾的,不是我們乾的。最後找替罪羊,替死鬼,啊!原來是…啊…王延軼,郭德銀,石正麗,跟美國人串通或者不小心導致的情況,反正跟我黨沒關係。把這個打到國際上去!吳征來了,吳征出來了,吳征的藍金黃,合法的特務出現了;孫力軍出現了;楊娘娘現在飛向各國了,馬上來美國,楊娘娘馬上來美國,馬上來美國。記住了!楊娘娘馬上來美國!那崔天凱,崔天凱狗屁啥他啥事都不知道。所有外交大使館,滅爆小組要滅掉我們所有的發真聲音。他們大外宣吳征要掩蓋我們的一切,然後進行威脅,再進行網路打擊,藍金黃,到國際上去。

還有更陰險的,王岐山,江家,楊娘娘…大家記住我今天說的話,(他們)非常明確給習建議,最讓我們安全的方式,把病毒弄到全世界去。他們都有了,他就不管我們的事了,他就不要真相;他們都有了,他們會幫我們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經濟問題,也是他的問題。這叫第二條命!
所以你看著戰友們,現在是日本、柬埔寨,美國,美國接著會爆發的,加拿大,所有的歐洲然後亞洲幾個小國全面爆發。全面爆發!這是把當時對香港的招再用一遍,用到全世界去。就是我要用這個東西轉移你的視線,讓你比我還糟糕,讓你忘掉真相,(忘掉)查找真相,忘掉追責,甚至沒能力追責!沒能力追求真相!然後我的問題…你的問題更大!這就是共產黨。大家信不信走著看!2月29號以後你們都會明白,你們都會明白!

共產黨也內部出現了,既然來了,既然失控了,就利用好這次機會失控,讓一些人該走的就讓他們走吧!共產黨黨內出現了一大批不聽話的、不戴口罩的、挑戰我們的、身在監獄裡關著的人、政治犯、老弱病殘(的人)、精神病院(里的人)、養老院(里的人),死一批也沒啥不好,減輕點負擔。這回真給穆桂英說那就對上了,跟那小五說。他倆當時說的那個,咱要糾正一下子,人家說的那個爆料,我不是說人家說的那個不對,我是(認為)說的有點早,或者說咱們這事別把人家嚇著了,但現在共產黨絕對敢幹!

這時候來了,就這些人死沒問題。反正得保證「江家」還有共產黨的常委,老常委、新常委、政治局不能死。前線的醫療、護士、戰士…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有本事的、有能力的、有背景的護士醫生沒有一個上前線的。是不可能的!所有的好醫生、好葯、好護士都在保衛著黨的核心。黨內已經明確了,任何情況下都要保政治安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領導的安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證國家的所謂的高、精、專的科研。啥叫高精專呢?高級幹部、高級專家;他們認可的自己的血緣關係、有生殖器關係的醫生護士長,自己的親戚里里外外,所謂的這些人;精就是精英,精英那就是共產黨的精英,你見過咱們能有精英嗎?咱不屬於精吶!既不高、也不精、也不專嘛…

所以說老百姓現在死,那是他們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百萬移動式火化爐給你準備著,全國各地的火葬場全面開工。你見過全人類有準備這麼多火化爐的嘛?!你想想要曼哈頓配一百萬移動的火化爐,曼哈頓人自己嚇都嚇死了。人家能弄40台火化爐,中央電視台告訴你。美國要說現在美國總統決定要把曼哈頓放40個移動火化爐,美國人一定問你啥時候準備好的火化爐啊?你咋知道我們需要火化爐啊?你咋不弄你家去這火化爐啊?肯定他就完啦!

共產黨就不怕,我把4000改成400,我就告訴你給你送去了,而且你還得歡迎,站那照相。全湖北武漢特別高興,像迎接一個義大利的大衛雕塑像一樣。來了!非常美觀,還照相,還給你做短片。一個非常漂亮的聲音,中央電視台的,告訴你這個移動式火化爐,還有下一步的冰化屍體。多牛啊!誰願意去試試拿自己命,把家人送去試試?!這個冰化屍體還有火化爐有多好,有多高級。你說這愚蠢、瘋狂到什麼程度?!這就是現狀!就這麼殘忍!老百姓被洗腦以後就是這麼無知、這麼可憐!

聽說孫力軍到了湖北以後,有人給他說,這些不聽話上街的、反抗的、不戴口罩的,孫力軍說,記住,凡是有這種現象的一律…(當年他就崇拜希特勒、崇拜蓋世太保嘛!崇拜戈培爾嘛,這幫人,梵林嘛,還有格林)一律抓!全把他送到關押點或新艙醫院,跟那死人關一起,這就是孫力軍。馬上從北京、全國調兩萬警力到湖北,這就是孫力軍。兩萬警力到湖北!兩萬警力開著747嘩嘩全來了,兩萬吶!兩萬吶!孫力軍到那不到3天,72個小時,調了兩萬警力來。監聽的、截擊手、臨時監獄,這些人直接就給你關進他臨時的集中營,那是真的叫犯罪集中營,可不是新艙醫院了。直接給你放進去,槍斃你,你也是得疫情了;雞姦你死,你也是得病了。反正把這些反動分子不聽話的、上網的、胡說的、不聽從指揮的,也就是你就該死!把北京的所謂那些定義為二級公民、下流的公民,現在定義為不可存在的賤民!這跟當年秦始皇商鞅五策一模一樣!和共產黨當年沒落之前大開殺戒一模一樣!湖北武漢,噩夢真的是剛剛開始。過了29(日)你們就明白了。(喝水)

你說孫力軍到湖北武漢給你們送口罩去了嗎?他給任何一個人一個黑口罩了嗎?N99。給你拿了錢去了?找了一個攝影師給孫力軍,孫力軍這個流氓有多下賤!所以你能看到孫力軍和吳征這人成為共產黨…還有楊娘娘能成為共產黨的主幹力量,你就知道這是個黑幫。你就知道他有多Low,你就知道他有多賤!!真的是這麼一個14億人的國家咋就這麼悲哀呢?!能讓這人管理著整個國家!他真的是給我郭文貴擦屁股他都不配!無論論能力、論道德、論智慧、Low到不能再Low!

你說那吳征那個大肚子逮著飯吃的時候恨不得把那個…那不是吃「雞腿兒潘」那個難看相了,那是恨不得把盤子都吃了。那眼睛咕嚕咕嚕轉,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看著女的臉看著女的胸。你說就這麼個滿嘴謊話跑到美國跟人家白人結婚拿了護照,打官司回回撒謊、欺騙華人、造假保險、一堆的事兒…然後孫力軍,跑到澳大利亞學所謂的外科醫生。回到國以後當秘書,拍孟建柱老婆的馬屁在美國做手術。回去以後成了這麼大的人物,統領14億中國人,想殺誰殺誰。然後他又演戲,還(裝)大領導。昨天你看那個警察拍孫力軍的時候,孫力軍「啪」拍手裡面一個紅包,這是什麼行為呀?人民警察的公安部長在鏡頭前,給他拍視頻的還說明天要宣傳,用的詞兒就叫宣傳英文叫Propaganda,然後小膀子晃著「咔咔」戴著口罩當著鏡頭面,「啊…是吧!聽說你啦啊!…」擺著那個官腔。啪唧拍手裡面一個大紅包,怎麼也有1萬塊錢吧?5千到1萬吧?憑我直覺。

武漢在燒人,武漢在鬼哭狼嚎的地獄中。你帶來了警察的宣傳者,你還把你拍進去,然後你還拍他一紅包。你說他這個智商和情商對共產黨來講,這就是天天能和習(近平)直接通話,天天和王(岐山)通話,是孟建柱的大將,代表所謂中國人民正義的公義的公安部副部長,政治保衛者。比希特勒比墨索里尼還悲哀!還荒唐!他領導了滅「爆料革命」、鎮壓法輪功、政治保衛、港澳小組滅港小組、就這麼個東西!然後吳征站出來「我們要執行抗疫小組,在國際上發聲。」發啥聲啊?你敢說真話嗎?現在最好的方式,(就是)孟建柱、王岐山、孫力軍、楊潔篪楊娘娘、還有楊瀾同志、還有過去的爆肛芳統統到新艙醫院去,咱要口罩給大家服務,這是你唯一能做的正確的事。其他都是胡扯,戰友們同不同意?!

所以說共產黨,你能看出來這幾個人一出現…我昨天睡覺去了,哎呀睡得特別好昨天晚上,「唿……」就睡著了睡得特別好,雖然睡的不長睡了三四個小時但很舒服,很舒服啊!非常舒服哇!(學廣東話口音)。大家能想想,他玩假、他玩騙、他玩黑、「善游者溺,善騎者墜」,這回他玩的這個假「善游、善騎」就是善玩黑、善玩假、善玩騙、這回就會死在黑、假、騙、上!咱走著看!

所以說戰友們啊!呦!我看一下這個(喝口水,看在線戰友)我的天吶!這麼多人吶!哎呦我滴媽呀!…天吶!你說武漢疫情來了個政治保衛者、情報頭子、殺手;還來了一個做七星媒體的吳征,抄了我們七星酒店概念的吳征,找鑰匙來了;楊潔篪楊娘娘搞外交要搞湖北武漢來了,什麼路子啊?什麼路子啊?這人家醫院裡面來了一個生孩子的找來個殺豬的,人家來了個緊急生孩子的,來了個獸醫,我在想(他們)幹啥呀?這想幹啥呀?大家不一目了然嗎?他還對著(外面)搞宣傳。共產黨這麼多年在中國領導中國人民,是中國人的恥辱,是中國人的悲哀!共產黨能在中國這麼多年還有這麼多荒唐的人物在這種互聯網的世界,人類走到今天還能存在這種宣傳機構和網路防火牆,出現那麼多荒唐的私人企業家和知識分子集體閉聲,是全人類的悲哀!!

我們看看我們的父母,看看我們的兄弟姐妹,看看我們的愛人,和我們身邊所有人,你們看看每個人的眼神兒和現在的狀態,他們能辨別是和非嗎?真和假嗎?黑和白嗎?幾乎不可能!共產黨把這個世界和中國人徹底給隔開;把天和地之間跟中國人徹底隔開;把黑白之間、真假之間徹底隔開。善惡根本就已經沒有界限,惡也是善善也是惡.所以說中國人完全在時空中被懸在了那裡。最可憐的一個族群就是中國人,你看到網路上罵香港人的、替黨說話的、在倫敦、香港、開著豪車要挺黨的,然後那邊是要把醫生、護士、剃掉頭髮送到武漢送死的。這些鏡頭的荒唐和滑稽加上孫力軍戴著N99黑口罩政治保衛的、抓法輪功的、來武漢平疫來了。然後吳征挺著大肚子屁股後面是楊瀾拿著話筒,這邊別著鑰匙。然後我們的江財神、路德先生還有我們的安紅美女、艾女士、熊博士、薄博士,帶著一堆愛馬仕皮子,在旁邊跟著站著。這種荒唐的畫面出現在人類。可悲啊,真可悲啊!

你敢在雷神山、霹靂山下建了一個新艙醫院,你敢在對街上放上移動式的火葬生產線,旁邊蓋幾個關人的監獄。孫力軍管著,把湖北整個戒嚴。上街買菜被抓、打,甚至殺,把搶放到口裡面。然後你讓人家全面復工,去給你幹活,然後你中南坑裡的會議你不開,你怕死。然後告訴全世界我們根本死了很少的人,完全可防可控可治,人不傳人。然後說這個病毒可能來自美國CIA。這都是什麼樣病態的國家和民族能幹出這種荒唐的事啊?!這麼大的事!

香港天天在死人,天天在抓人,香港一定會大爆發!而且主要爆發在香港警察和執法者身上。為什麼呢?不是你香港的這些孩子把他們傳染了,香港的孩子們你們別天真,一定記住,最後你最大的敵人就是幫你的人,那就是共產黨。共產黨內部非常清楚,內部已經開始了,說香港的這些警察是我們最不穩定的力量和因素。香港警察都出去爆料怎麼辦?香港警察全部集體造反怎麼辦?還有在香港執法的解放軍,穿著警服的黑警怎麼辦?這個疫情來了,如果是防不住,也不見得是壞事。用政治語言解釋是什麼?這些人應該消失!他是最大的見證者,未來是我們最大的威脅者,他們應該消失。說不定共產黨就把傳染者幾車幾車的全送到去前線去,被感染的一定是假警察,黑警和香港警察,還有香港那些政府的狗官們和「四大不要臉」。大家不信走著看,29號咱們見!

接下來,疫情就是在這個災難時期,政治鬥爭和幾派鬥爭之間最好的殺人手段和殺人機器。誰都擋不住!潘多拉盒子放開了,在霹靂碑上說的很清楚,當你走進這個大門的時候你就走進了潘多拉盒子。下面說這個地方是幹啥的,你不能怎麼樣,要戴好手套、防護,不能把什麼帶回家,不要什麼什麼…說一旦這個盒子打開將無人可以控制,將對你和你的家人和這個世界是毀滅性的。它說對了!霹靂碑說對了!這是潘多拉盒子。是你要出來的東西以後,誰也控制不住,對你家人對你是災難。絕對是的!潘石屹、張欣、馬雲、馬化騰、丁磊、李彥宏,還包括董文標,全都是霹靂碑的投資者、贊助者。都想弄點啥呀?都想哪一天拿著這玩意去殺別人去,都想窺到潘多拉盒子的秘密。都趴在那看,潘多拉盒子啥樣?我要先摸一下先看一下。

這回,潘多拉裡面的東西出來以後,不管是誰,不分高低,不分男女,不分貧賤,很公平!你們這些混蛋們,你們將付出最大的代價!是你們打開了潘多拉盒子,是你們自己製造了潘多拉盒子。這絕對不是長在樹上的潘多拉盒子!你和你的家人一切一切都將為此付出代價!29號以後大家就知道什麼了!

全世界會震驚!全世界會復甦會蘇醒!上天將再一次重整人類的道德、信仰、規則!重整各個種族之間的資源和全人類的智慧和財富!信不信?不信咱走著看!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不信咱走著看」。我這會都來了,好幾個會來了。

(戰友點名)哎呦我滴媽,我都看不住…哎呀我這…念不了了…太…哎呦我滴媽呀,太多啦…哎呦…哎呦…哎呀…哎呀…我們在線大概在100萬、130萬以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現在一起為我們中國14億同胞、全世界人民、香港同胞、別忘了香港!傳播香港!傳播香港!台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一起祈福!(雙手合十行禮)
阿彌陀佛,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再念幾個,大家很在意這個事,我得…我看啊…哎喲,我的媽呀!哎喲,我的媽呀!(戰友點名)對了,大家去看天津大姐的節目,天津大姐的節目,天津大姐的節目…我這…不行了摟不住了,天呢!天呢!天呢!天呢!不行…摟不住了。

另外一個,法治基金捐款的戰友們你們給Sara和木蘭傳奇留言,你們需要口罩的請給她們留言。我們這幾天寄出去的口罩有些已經部分都收到了,那幾個大量的已經分發完了。戰友們一定要記住要保密,所以你們收到口罩的時候,我們把包裝全都是拿掉的,一個都不會給你們帶的,因為不能讓你知道口罩的生產地和來源。我們採用的方式希望你們能理解,真的是「一罩難求」啊!我們人心一定要公正!現在,在海外你有多少口罩,你能不能拿到你家人手裡邊,說實在的這比登天都難!

再一個,每個口罩都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和郭媒體和文貴,現在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總共花了不到幾十萬美元,文貴是花了巨大的財富。你拿到一個和拿到一百,十個,二十個的時候,你要想到有多少人需要這個口罩?多少人?某個政治局的秘書跟我要口罩,張嘴說文貴給我送200個口罩來,我給了他50個。我說你都搞不著口罩?(他說)不是我搞不著,所有人都找我要,我真整不著呀!現在已經內部下令,誰要敢傳口罩,什麼弄口罩怎麼著怎麼著…最後是我給他送的。現在「一罩難求」!能得到就要感恩珍惜。不容易呀!很多戰友,多少戰友啊!默默的戰友…咱們一個福建戰友,(咱們)給他家裡面寄了2包,一包50個的,寄2包,家人感動壞了。但是家人當時在法治基金捐款,捐6次一分錢沒捐出來,每次都是十萬美元。所以說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款的戰友們,只要是你有捐款憑據的,你一定給法治基金留言,和木蘭留言,和Sara留言都可以。一定叫你拿到口罩,好吧?!而且我們會根據不一樣的人給你不同的口罩。20美金的照樣能得到口罩,千萬要記住照樣能得到口罩,然後多的也會得到口罩。

剛剛我會在今天下午,我昨天給Sara說了,我會寄到Sara那去,就是三層的美國醫師口罩。我會寄到那裡去幾萬個,然後跟木蘭那裡寄幾萬個,然後給另外一個戰友寄幾萬個。我們再發出去17萬,昨天又拿了工廠給了17萬。大家要記住一定要記住,我們原來N99的口罩黑的那個酷的那個,還有N95的口罩實際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國內的戰友說,你這個N95, N99,孫力軍戴的那個,還有我戴的那個,它裡面有能換。當你把口罩戴出去,你再回來,你再把口罩拿一邊,你再去換那個膽的時候,實際這是最大的傳染,最大的傳染!告訴家人和朋友不要無知,最好的口罩戴出去,回來一定是無接觸的把它包上,然後按照醫學規定處理掉,不要扔到垃圾桶裡邊。一定包上處理掉,然後把手洗乾淨,這是核心!所以一次性口罩衛生口罩最實用的,什麼N95, N99, N100,沒有任何用。而且你戴著那玩意後必須扔掉,而且價錢太貴了!29美金的,50美金的,100美金的。當然我也會發到Sara那兒和木蘭那兒,還有其他幾個戰友們那兒一些N95的。有些戰友到最前線的,或家人也要戴那N95的,我們也發了。

香港那邊已經發完的40萬,和頭兩天發的30萬,前天我們又到了一個5萬,一個15萬,還有30萬。所以香港的孩子們你們得到最多的,得到最多之一,所以你們要珍惜,你們要善用。給你們這回發的,都是三層的口罩,因為有一部分是從美國醫院裡邊直接拿出來的,還有是美國的儲備直接拿出來的,你們一定要珍惜!接下來下一周,再下一周我們會再有50萬到100萬會到貨,好不好?!請所有的法治基金捐款的戰友們給木蘭、Sara或法治基金直接發E-mail聯繫,你要合理的數量,不要誇張好不好?!記住,所有你要口罩的人,要記住,家庭住址,你聯繫電話,郵編,必須要準確。不準確就麻煩,好吧?這是必須的!有很多跟我說要完以後,我半夜的,我給要郵編,要郵編,聯繫電話必須要有,這個要準確!

另外一個我要告訴戰友的,所有咱爆料革命長期在網路上挺爆料革命的,滅共的戰友們,請跟Sara,木蘭直接聯繫,也可以跟路德先生聯繫呀,咱們老戰友直接聯繫。告訴你要口罩,你是誰,你要多少,也可以!好不好?而且我們那些天天在國際秘密翻譯組和秘密翻譯組,還有那個所謂常委群的人,大家有要的儘管申請,好吧?現在是連日本,連其它很多國家都找不著,根本找不著!像香港那些孩子拿著口罩都哭聲一片,我告訴他們我要保證你們使用,絕不能讓你們口罩少於警察和那些「四大不要臉」。還會有的!還會有的!我們接下來,這幾個戰略部門會全力的支持我們,因為知道我們的口罩,都是給香港的孩子和國內的滅共戰友的,好不好?!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都是開始,一切都是…都是剛開始,說錯了,說錯了,一切…老天爺怎麼老能讓我說錯話呀!啥意思?太早了吧?!所以說,昨天很多人問我說,什麼情況下共產黨會滅?記住啊!話說早了那是災難,話說晚了將付出代價。正好的時間,一舉手,一舉手,咔!贏了。(左右振臂)那才是我們想要的!早了也不行,晚了代價太大,必須好的時候。看到吳征,孫力軍,孟建柱,楊娘娘,王岐山,統統到武漢,這事好辦啦,好辦啦!!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再次祝大家周末愉快!(雙手合十行禮)明天不直播,讓大家休息。星期一我可能也不直播,有什麼特殊情況向大家報告。希望大家好好休息!咱還得說:千萬不讓家人出去工作,千萬不要拿命去搏這個!昨天路德說的好,只要你剩下你留下來你就是真正的精英,你就是大贏家!你衝出去你就是犧牲品!你就會成為移動的火化場裡邊的垃圾!不要冒險,活著!好好的活著!等著我們滅掉共產黨,實現喜馬拉雅!會有解藥噠!會有解藥噠!!這世界有了解藥,最能給你們解藥的就是咱爆料革命,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沒有一個機構真正把口罩…數以…不能說,最大量的口罩送到戰友之中。共產黨都沒有給自己人,只有我們做到了。當有解藥的時候,爆料革命第一讓法治基金的捐款人和所有的爆料革命的真正的戰友們最早擁有解藥!記住文貴說的話,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剛剛開始,剛剛開始!

面具先生你可以做節目了,快點吧。(雙手合十行禮)Friday Talk穆桂英,上次說的不對,道歉了!請支持卡麗熙、小皮匠、路德訪談、路江談、路安談、路瑞談、路博談,還有誰?我老忘人!我們天津大姐,天津大姐!小皮匠,天津大姐,趕快支持大家!共產黨上一波的行動失敗了,接下來還會再次攻擊,但我們已經整好布袋,等著打狗吶!不打狗,打壞人!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顧】【文健】【文祥】【YIMING】【文琪】【悠悠】【文中】【拿得起】【文奇】【呼吸的霧霾】【黑鬱金香】【shangshang】【linlin】【胡楊】【文竺】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9

2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