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同處危難,相煎何必?

2月19日,俄羅斯衛生部發布文件,確認新冠肺炎是重組的病毒。緊接著第二天,俄境對中國人就關閉了。與此同時,俄境內還傳出諸多對中國人不利的消息。在應對中共病毒的問題上,俄國比其它國家反應都快,但這種快跟觸電還不太一樣。我現在想了想,發現觸電純屬個人專利,不僅會條件反應,還知道下次得萬分小心。可一上升到國家高度,反應變得遲鈍不說,還老不長記性。在這方面,文明國家體現得尤甚。

有人認為民主必勝的說法很有問題,實際上好壞跟輸贏是兩碼事。無論從結論還是思考方式上,我都贊同這種觀點,只是該如何評判輸贏,我認為還當再進一步討論。打個比方,如果拿平民傷亡作標準,往回溯也好,盯著現在也罷,都很難看到贏家。文明國家重視人道,但不代表災難不會發生,這話還能反過來:不發生災難,不等於獨裁國家有人道。說白了,也是兩碼事,只不過程度上有區分,否則丘吉爾和雨果給不出政體終於民主的結論。說到這,已涉及到另外個話題。

我想說的是,此次俄羅斯反應快,實際跟人道也沒啥關係。有些人認為俄羅斯很怪,遂給出各種怪的理由。所有理由我都不反對,除了一條:介於民主和獨裁之間。照實說,這是在橫向拉扯,扯出來的形狀不容易叫人看懂。在形容中共本質時,文貴先生曾提到“畫皮”一說,倘若把畫皮換作真皮,我看剛好可以給俄羅斯披上。確認中共病毒是重組,本身就是真皮在起作用,不然得跟伊朗和朝鮮一樣。都是為了偽裝,相比而言總還是好過滿嘴噴糞。

我現在越來越發現,馬哲那套東西也很怪,隨著時間的流變,不僅不進化,反而越學越倒退。當然我是指好方面,否則話得反過來說。所謂的民主新左,新儒家都存在類似現象。思來想去,老覺得問題在源頭,可我也不能怪那些創始者,畢竟他們只是編了個教材,卻沒從教材中嚐到甜頭。然而一旦嚐到甜頭的人,除了一顆槍子兒,恐怕什麼都擋不住。照我看,中共就是如此這般,一步步把自己送上絕路。

前段時間,俄羅斯爆出高官集體辭職,普京聞之立馬說好,我同意!馬上調來一批親信填缺口。那股子向前邁進的拗勁,十萬頭牛都難拉住。可問題是,任性總要付出代價,誰來買單呢?只有民眾。剛確認中共病毒是重組,隨即立馬封關,號召民眾齊心協力,拿中國人出氣。俄羅斯民眾見勢趕緊喊好,齊聲讚揚偉大而英明的領袖。借老江的話,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

總體來說,我對這個國家了解得不多,認識幾個作家,看過他們的一些作品。卡達耶夫說戰鬥吧!敖德薩!托爾斯泰也攢足了勁,後來一想不對,在《安娜·卡列尼娜》中又打包收回。最後扎米亞京說,我們是否該考慮自己的未來,要烏托邦,還是要自由? 和所有的門類一樣,文學也有它的系譜,明明白白就擱在那,卻由於各種被動的情緒,人們屢屢和它擦肩而過。有人說戰鬥民族很孤高,但我老覺得僅此一點,不能作為不反思的理由。當然了,他們也許會說我們麻木,進而認為都麻木了,就不能指望反思,對此我又無話可說。

我的想法是,麻木也好孤高也罷,都不能成為被操縱的理由。假如這個觀點成立,我們是否該醒醒:同處危難,相煎何必?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2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