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鑑!從春秋時代管仲的經濟外交之術,看中共的各種國家政策

作者:北方以北

隨著郭先生將尿袋王王岐山信奉的商鞅五術暴露於天下,戰友們多關注商鞅,卻忽略了中國歷史上另外一個著名人物—-管仲,翻遍中國歷史,管仲可以說是將經濟和外交之術運用到極致的第一人,尤其是對比今天的中共國,給人給多的啟發,所以在這裡我覺得很有必要講講管仲這個人和他所使用的經濟和外交之術。

管仲生活在中國春秋時代的早期,早年因為家境貧寒,做過商人,跑過很多地方,見過不少世面,並且和鮑叔牙是至交,流傳至今的成語“管鮑之交”說的就是他兩人的事蹟,後來管仲和鮑叔牙一起去了當時的齊國,想去謀個一官半職,後來齊僖公(齊桓公的父親)讓他們兩分別做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公子糾和公子小白(齊桓公)的老師,其中管仲輔佐公子糾,鮑叔牙輔佐公子小白(齊桓公),後來因為齊國發生內亂,當時流亡在海外的公子小白(齊桓公)搶先一步,提前回國,並成功坐上了齊國國君的位置,在這個過程中管仲為了幫助公子糾,曾在公子小白(齊桓公)回國的路上設下埋伏,差一點沒有把公子小白(齊桓公)給射死,所以齊桓公當上齊國國君後,對管仲耿耿於懷,甚至揚言要殺掉管仲,幸虧老師鮑叔牙的勸阻,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看交朋友的重要性,尤其是那種至交的朋友。鮑叔牙認為齊桓公應該重用管仲,理由有三,第一,管仲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尤其在治國理政方面,殺掉他絕對是齊國的一大損失,並且把自己早年和管仲一塊經商的經歷敘說的一遍,證明其非常有才華;第二,管仲是公子糾的老師,在奪權的過程中理應幫助公子糾,只是做法極端了點,但是在道義上並沒有錯,這點恰好證明管仲是一個忠誠、可靠的人;第三,齊桓公如果不殺自己的仇人管仲,在道義上,可以贏得天下的美名,到時候天下的有才之人自然就會慕名而來,對齊桓公後面的霸業可以起到推動作用。綜合以上三點,齊桓公認為有道理,還是自己的老師鮑叔牙有水平。後來齊桓公果然重用管仲,甚至親切的稱管仲為“仲父”,並讓管仲做了齊國的相國(相當於丞相),而管仲也沒有辜負鮑叔牙的期望,讓齊國從當時一個二三流的國家,迅速爬升到當時中原一流國家的水平,而齊桓公也成為了春秋時代的第一位霸主。

那麼管仲是如何輔佐齊桓公,讓齊國從一個二三流的國家很快躋身世界(當時的中原)強國之列呢?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講的,管仲究竟是如何使用詐術 ,來實現齊桓公的霸業的?由於篇幅原因,我把管仲的詐術 ,大致分為對內政策對外政策

對內政策 :首先管仲認為,富國首先得富民,只有民富了,國家才好割韭菜。 這點跟改革開放後的中共國一樣,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然後有所謂的先富帶動後富,最後好被中共盜國賊收割。

第一點:要做的就是改變當時的賦稅制度和土地制度,將原來公有產權下的井田制對公田的收稅,變成現在私有土地產權下的“相地而衰徵”,即根據土地的肥沃等實際情況來徵收賦稅,鼓勵按勞分配,多勞多得,這樣可以提高老百姓的生產積極性,並且規定政府只徵收3%~10%不等的賦稅,同時規定收成年份好的時候多收點賦稅,年份一般的時候少收賦稅;災荒之年不徵收賦稅。 這點和改革開放之初中共國對待農民的政策如出一轍,從當時毛澤東時代吃大鍋飯的人民公社、大集體的生產製度,變成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同樣鼓勵農民多勞多得,這樣使得農民最原始的生產積極性一下迸發出來,然後中共國政府在徵收一定的農業稅。

第二點:管仲認為國家的稅收不能僅僅只靠國內老百姓那點賦稅的錢,關鍵還得要“ 官山海 ”, 即國家壟斷國內一切的自然資源 ,當時在齊國最多的資源就是鹽、鐵、銅,並將國內部分自然資源的開採權拿出來拍賣,開採者所開采出來的資源,政府在按照官方價格購買,這樣政府可以得到來回收割的利潤。並且管仲還給齊桓公算了一筆賬,以鹽為例,當時齊國有人口10萬戶,平均一戶人家一個月要消耗3鬥鹽,一年12個月要消耗36鬥鹽,按照一鬥鹽10錢計算,36鬥鹽則需要360錢,那麼齊國10萬戶人口,一年需要花在鹽上面的錢就是3600萬錢,如果將每鬥鹽價格增加3錢,那麼全國10萬戶就是3600萬+1080萬=4680萬錢,足足多出了1080萬錢,這個比稅收收上來的錢多的多,更直接。又因為鹽是生活必需品,每個人都需要吃鹽,人如果不吃鹽就會全身無力,所以即使鹽價每鬥漲了3錢,老百姓也得買,而通過國家專賣鹽收上來的錢,要遠比直接從老百姓手上去征稅要順暢的多,還能抵消老百姓的不滿情緒,有利於社會穩定,使老百姓身上的錢不知不覺的被國家拿走, 起到詐術的效果 。另外,鹽是每一個人的生活必需品,不管你是窮人、富人還是權貴,你都得吃鹽,國家壟斷石鹽,提高鹽價,不僅能夠收窮人和富人的錢還能收權貴的錢,這麼一來政府豈能不富?還可以起到賦稅所起不到的效果。 我們在來看看今天的中共國和春秋時代的管仲玩的是同樣的套路,同樣也是“官山海”的思路,壟斷國內一切可以掙錢的資源,包括石油、電力、銀行、煤礦等等一切資源,對於有些資源,要有政府特許的牌照或者政府公開的拍賣民間才能經營,而這些牌照或者投標怎麼弄到手,在中共國都需要私下里塞錢或者公開的給錢。另外,在詐術方面,中共國玩的同樣如火純情,最典型的兩個例子就是 2003 年取消農業稅和中共國政府實行的隱性消費稅。 2003 年中共國取消農業稅後,當時的中共國一幫無恥御用文人吹噓,說中共如何偉大,做了幾千年以來歷代王朝所沒有做的事情,筆者聽了後都想罵人,因為他們永遠都不會告訴農民,中共國將農業的一切資源都壟斷了,包括肥料、農藥、種子和糧食的價格等等,只要把這些資源稍微提點價格,收上來的錢要比農業稅收上來的錢要多的多,況且古代是農業社會,生產力水平低下,如果政府不靠農業稅,吃什麼?喝什麼?怎麼運轉?另外就是中共國的消費稅,可以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共國這樣無恥,搞隱性的稅收,在任何一個國家,尤其以歐美國家為例,每一件商品上面都會把稅標的清清楚楚,一件商品多少錢?哪怕是一瓶礦泉水上面的稅收都會給你標清楚,讓每一個納稅人知道自己繳納了多少稅,有人可能會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一件商品也沒有多少消費稅。但是我要說這件事情很大,尤其是現在的文明國家,公民有權知道自己繳納了多少稅和國家要對全國公民公開稅收,讓其整個國家的稅收透明化,這是現代國家的基本義務,說的直白點,民眾有向政府繳納稅收的義務,同樣民眾也有向政府要求公開稅收使用情況(透明度)和讓政府服務自己的權利,因為權利和義務是相對的。但是現在的中共國仍然是古代管仲的“詐術”思維,讓中國很多老百姓誤認為自己沒有交稅,然後自然而然的認為是中共國養活了中國人,想想這是何等的荒唐。

第三點:管仲認為,要想全國老百姓都有工作機會,減少流民和遊手好閒人數,就要鼓勵全國人民消費,齊桓公要主動帶頭,主流社會更要提倡奢靡之風,只有大家都來消費了,市場上的商品才會多起來,商品一多,自然就會給老百姓提供更多就業崗位,另外,鼓勵國家層面的大興土木,尤其是齊桓公的宮殿要建一點,使全國人民都能工作,只有大家都有工作有錢了,這樣才有利於社會的穩定,最終有利於統治。 對比一下現在的中共國完全一樣,中共國一直以來就強調經濟的三大馬車,投資、消費和淨出口,提倡全國老百姓消費,尤其是超前消費,各種銀行貸款,不惜舉巨額的債務,在全國大興土木,鋪設高鐵、高速公路、飛機場,甚至農村里面家家戶戶都通了水泥,目的就是為例起到和當年的管仲一樣的統治目的。

第四點:管仲認為只有通過國家對市場經濟的干預,才能對國內的市場起到穩定的作用。以當時的糧食價格為例,在年份好,糧食價格低的時候,政府應該多收買糧食,一旦國內發生災荒,糧食就會漲價,此時必然使得國內的窮人買不起糧食,導致沒有飯吃,流民問題就會很嚴重,最後必然不利於國家的統治,所以這個時候政府就需要打開糧倉,向市場投放大量的糧食,壓低市場價格,最終使市場的糧食價格能夠平穩,以此類推,其他類的必需品也是一樣。 我們來看看今天的中共國,也完全一樣,中共國現在所有的商品價格都是被政府控制,不能隨便買賣,更不允許私人囤貨居奇,中共盜國賊除外,而中共國也是世界上少數幾個奉行政府壟斷和乾預經濟政策的國家。

對外政策:管仲認為,對外政策上要打好經濟這張牌(對外開放、藍金黃和 3F 計劃),要利用好週天子這塊招牌(相當於今天的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能用外交解決的事情,絕對不使用軍事來解決。

第一點:管仲認為要想了解和刺探國外的情報和掙外國人的錢,最好的辦法不是派間諜深入敵境, 而是吸引外資,對外開放,在利用外國的商人和權貴滲透到對方國家的統治層,最終達到齊國威懾和綁架中原各國的目的 。具體的做法,對來齊國的各國商人實行大規模的免稅政策,並在各個路口設立專門的休閒場所,在裡面安排專門的服務人員對這些人進行免費的服務,並且齊國政府還在首都淄博設立專門的色情會所,對這些人進行性服務,特別是重要的人物要重點服務,結果天下的商賈絡繹不絕,一時間都往齊國跑,齊國政府也因此掌握了大量的各國情報,同時也掙了不少外匯。 對比今天的中共國,完全一樣,從 78 年後中共國政府的對外開放,一方面利用免稅政策吸取外資,賺取外匯,另一方面在利用藍金黃收買世界各國的商人和政要,刺探各種情報,達到綁架和恐嚇各國的目的。

第二點:管仲認為要想使中原各國屈服,最好的辦法就是打好經濟牌,尤其是貿易牌。具體的例子有“衡山之謀”、“菁茅之謀”、“陰里之謀”,簡單的說就是齊國故意炒高某一類商品的價格,因為利益的驅動敵國全國老百姓都去生產這類商品,使得農業荒廢,糧食欠收,一旦目的達到,齊國在利用市場,讓原來被炒高的商品價格暴跌,這樣敵國即沒有因為該商品而掙到一分錢利潤,反而因為農業荒廢,導致國內經濟崩盤,糧食短缺,一時間敵國的老百姓很多都往齊國跑,最終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 對比中共國,套路也差不多,用 3F 計劃搞死、搞亂、搞壞美國,尤其是 18 年以來的中美貿易衝突,中共就一直想忽悠川普總統買大豆等農產品,故意下單,然後在找各種藉口不買,讓美國農民血本無歸,最終打擊川普總統的票倉,另外,就是利用華爾街的金融投機商人,做空美國股市,打垮美國經濟,目的也是打擊川普,讓其不能連任。我想,如果沒有郭文貴先生主導的這場爆料革命,美國政府極大可能會被中共忽悠住,最終被騙。

第三點:管仲認為齊桓公要想稱霸中原,需要打著周天子的名號,即尊王攘夷,挾天子以令諸侯,這樣才能名正言順,齊國發號施令別國才能聽,並且經常召開國際會議、主持國際道義,儼然成了當時的世界警察,最後達到“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的目的。舉例,當時的中原王朝最大的威脅是北方的少數民族戎狄,經常南侵,齊桓公打著尊王攘夷率領各國的軍隊一起抵禦外侵。我們看看今天的中共國儼然以世界老二自居,尤其在世界上拉攏一幫窮哥們爛弟兄(以亞非拉為主),妄圖以中共為核心,建立世界第二極和美國抗衡,特別是藍金黃世界各類國際組織為其服務。所以,我們從從春秋時代管仲的經濟和外交之術,看今天中共國的各種國家政策(包括藍金黃和3F計劃),都是古人玩剩下的東西,中共國背後所奉行的國家政策可以說毫無新意,如果你認真挨個的扒開來看看,或多或少都能從中國古代那些統治者那裡找到影子,也要你把它的本質看透,就沒有任何神秘可言。而中共國那些盜國賊除了能扒扒中國歷史上那些統治權術,對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可以說是零,更多的卻是負面影響。就像穆桂英戰友說的那樣(大意),只要把中南坑那幾個老不死的,以王岐山為代表,公開拉出來游街,讓其威風一掃而空,讓老百姓看看那幾個盜國賊其實就是幾個糟老頭,剝開權力,啥都不是,到時中共國自然就會解體。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