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江珍稀魚類的滅絕看大劫難發生的必然性

作者:WWL

據觀察,農村原本生長的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滅絕了,或者快要滅絕了。螺頭、鱔魚、野生的魚蝦已經很少了;就是池塘、水壩也是混黃的,已經不長水草了。我們吃的食物真的沒有出問題嗎?那些滅絕的小生命、小生物,和我們在同一環境下,處於同樣的生物鏈當中,他們出了問題,我們還會遠嗎?

——袁隆平《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

一、長江白鱘沒有能夠邁入2020年

都說2020年中國就進入了歲月靜好的小康社會。但是長江白鱘(Psephurus gladius)卻沒有這麼幸運,沒有能夠與中國人一起跨入2020年。

2019年9月17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在中國浙江省杭州市舉行一個國際學術會議,會議的主題是討論、評估由中國科學家提交的一份關於中國特有物種長江白鱘滅絕的學術報告。提交報告的是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首席科學家危起偉博士與研究人員張輝。危起偉與張輝的學術報告中寫道,估計2005-2010年時長江白鱘已經滅絕(extinct)。與會的專家贊同兩位學者的結論。這一結果將上報IUCN辦公室,隨後將在IUCN紅色名錄(《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种红色名錄》)中正式更新和公佈。

隨後,危起偉與張輝的文章在《整體環境科學》(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上公開發表。中國的一些媒體予以報導。

長江白鱘,又中華匙吻鱘、中國劍魚、像魚,是中國最大的淡水魚類。長江白鱘體長為2米至3米,最大體長可長7.5米,體重一般可達200公斤至300公斤。長江白鱘生長於長江口至宜賓的長江乾支流和沿江湖泊,在春季溯江產卵。長江白鱘屬於匙吻鱘科魚類,最早出現於距今一億多年的白堊紀。現存的匙吻鱘科魚類只分佈在中國的長江和美國的密西西比河。長江白鱘被是中國特有珍稀動物,被譽為“水中的大熊貓”。

向世界宣布某一個物種的滅絕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件。雖然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科學家已經從2003年開始在長江和長江支流沒有再觀察到長江白鱘存活的跡象,但是這個結果還是等到2019年,通過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組織的一次國際學術會議,經過國際專家的評估,確認長江白鱘的滅絕。隨著長江白鱘在中國的滅絕,匙吻鱘科魚類僅存美國的密西西比河。

2002年7月14日被捕捉用於人工飼養繁殖的白鰭豚“淇淇”因年老體衰在武漢去世,來源:新華網

二、2006年白鱀豚的功能性滅絕,宣布滅絕只是事件問題

白鱀豚(Lipotes.vexillifer),也稱白鰭豚,是中國國寶,為世界現存五種淡水豚之一,真正的活化石。距今約兩千萬年前的中新世紀時代,白鱀豚於江河中生存、繁殖,分佈在長江中下游幹流,結群活動,小群兩三頭,大群十到十六頭,一般是五到八頭。河道內的江心洲和彎曲的河道形成的回水區,是白鱀豚群體主要棲息和覓食的水域。

白鱀豚被生活在長江和洞庭湖上的漁民和船工視為江神,每當天氣發生劇變,白鱀豚總會在江上飛躍,此刻,漁民會把船停向岸邊,躲避惡劣天氣。 《聊齋誌異》的作者蒲松齡,則把白鱀豚描寫成美麗、善良的長江女神。

1986年10月,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物種生存委員會第六十一次會議在荷蘭舉行,會議把白鱀豚列入第二批世界最瀕危的十二種動物和十二種植物的名單之中。同年,此委員會鯨類專家組,又建議把白鱀豚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皮書中,歸入“瀕危”等級,以引起國際環境保護組織的更大重視。白鱀豚在世界上存在數量,比大熊貓還稀少,學術研究價值與大熊貓同等重要,甚至可以說,白鱀豚是比大熊貓還稀少的珍貴瀕危動物。

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白鱀豚還和中國人和平共處,那時觀察到的白鱀豚的種群數量估計有400頭。在三峽大壩建造前的1986年至1990年間,科學家還觀察到一百多次白鱀豚群。

可是到了2006年,由中國、美國、瑞士、日本、英國、德國六個國家科學家及觀察員,組成國際二○○六年長江淡水豚類考察隊,使用全球定位系統,以及最先進的聲學監測設備,能監聽到方圓三百公尺以內白鱀豚所發出的聲音,歷經二十五天,從宜昌到上海,在一千七百公里的長江中下游都沒有發現白鱀豚。專家並發現,長江已無多少浮游生物,長江的自然水動力特徵與自淨能力,很有可能已經失去,水中已經完全不適合豚類生活。二○○七年,中國科學家在國外專業雜誌上發表研究報告,認為白鱀豚已經結構性滅絕。至此,白鰭豚成為歷史上第一個被人類消滅的鯨類物種。二○○七年末,美國時代雜誌將中國白鱀豚滅絕,評為當年十大人為災難之一。

2019年4月9日黃迪和王健安報導,南京師範大學鯨類進化與保護生物學課題組楊光教授告訴記者:“2006年以來,幾次大規模的調查,都沒有在長江中下游發現任何白鱀豚個體的存在,所以在2007年的時候,就宣布了這個物種已經處於功能性滅絕的狀態,所謂功能性滅絕,就是野外可能有少量的個體存在,但是它的生態系統功能已經不復存在了。它的種群也不可能恢復到原來的規模,宣布它的滅絕,只是時間的問題。”

南京師範大學的周開亞教授長期致力於白鱀豚種群的研究和保護,並創建了南京師範大學遺傳資源研究所。週開亞教授曾向筆者介紹對白鱀豚的尋找和功能性滅絕的情況,並贈送其著作。筆者在著作中介紹了周開亞教授保護白鱀豚的努力。

三、長江鰣魚現”功能性”滅絕

楊光教授繼續告訴記者說:“長江三鮮刀魚、鰣魚、河豚,幾乎也是難覓踪跡。”

參考消息網2015年7月1日報導港媒稱,長江鰣魚與刀魚、河豚合稱“長江三鮮”,味道鮮美,但是近30年不見踪跡,專家稱鰣魚已經功能性消失。

根據報導,1996年水科院長江所在長江峽江段徵調93船次,進行了連續21天、414小時的捕撈,一無所獲;2006年在安徽段組織了124船次、連續25天462小時的捕撈,依舊一無所獲。而在二十世紀60年代,整個長江流域的鰣魚產量穩定在300-600噸的水平,經過短短的三十年,長江鰣魚就陷入”功能性”滅絕的境地。

2013年洞庭湖發現死亡的江豚身上掛15個滾鉤,來源:台海網

四、長江中還有近百種珍稀、特有的魚種正在走向滅絕

長江是老天爺賜給中國人的生態寶物,擁有魚類400多種,其中170多種為長江特有或珍稀品種。目前已經有長江白鱘被確認滅絕,白鱀豚與長江鰣魚被認定為”功能性”滅絕,中華鱘、長江鱘等待被確認滅絕。另外長江中還有近百種珍稀、特有的魚種正在走向滅絕,如刀魚、河豚、圓口銅魚、長鰭吻鮈、圓筒吻鮈、異鰾、秋鮀、岩原鯉、細鱗裂腹魚、長簿鰍、紅唇簿鰍、雙斑副沙鰍、短身間吸鰍、中華間吸鰍等等。

長江珍稀魚類滅絕的原因可以概括為長江水域生態環境持續惡化,珍稀瀕危物種的自然棲息生境遭到人類活動的嚴重破壞,具體原因將在另外文章中再詳細探討。

五、長江珍稀魚類滅絕的後果

長江珍稀魚類滅絕的後果是什麼?僅僅是長江里沒有了白鱀豚,沒有了長江鰣魚,沒有了長江白鱘?僅僅是魚市場上、餐桌上少了三種魚?難道它對生活在長江邊上的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就沒有影響嗎?

地球生物圈中所有的生物既動物、植物、微生物的各種種類以及它們所擁有的基因和賴以生存為繼的生態構成了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包括三個層次:物種的多樣性,遺傳的多樣性,生態系統的多樣性。物種的多樣性是生物多樣性最關鍵的成分。當某個物種不能適應生態環境發生的劇烈變化,從而失去繼續繁殖、生存的能力,而在地球上消失,這就是物種滅絕。某個物種滅絕,表明這個物種的生存環境發生了劇烈變化。物種滅絕的直接後果是生物多樣性的退化與消失。比如大熊貓是一個珍稀物種,中國人花了很大的精力將它保護下來,避免了大熊貓的滅絕。又比如2007年一個名叫周正龍的人在陝西發現了已經消失多年的華南虎,中央電視台予以報導,引起全國關注。有植物學家拿出證據,並以腦袋擔保,這是一個假消息。最後周正龍被判兩年半監禁。長江白鱘被確認滅絕,就和華南虎被確認永遠消失一樣。它對人們的啟示,和大熊貓得到保護一樣。必須指出,人類的活動,如傲慢、貪婪與無知,往往是導致生態環境劇烈變化、物種滅絕、生物多樣性消失的主因,最後的結果是大劫難的發生,人類的滅亡。所以某一個物種滅絕,在生物學界、在生態環境科學界是一個十分嚴重的事情。

上面的一段話比較哲理話,比較難懂。袁隆平在《中國最大的劫難已無法避免》一文中說得比較簡單易懂:“據觀察,農村原本生長的很多小生命、小生物都滅絕了,或者快要滅絕了。螺頭、鱔魚、野生的魚蝦已經很少了;就是池塘、水壩也是混黃的,已經不長水草了。我們吃的食物真的沒有出問題嗎?那些滅絕的小生命、小生物,和我們在同一環境下,處於同樣的生物鏈當中,他們出了問題,我們還會遠嗎?”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