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兼談《致全所職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

作者:Diago

致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下武漢病毒研究所):

貴所於2020年2月19日發布了《致全所職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 ,在這封信中,貴所提到了【但近期,網絡流傳涉及我所若干謠言,如“新冠病毒源於人工合成”“病毒是從P4洩露的”“軍方接管P4”“某研究人員因病毒洩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號病人’”“某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領導”等,引發了各界的持續關注,對堅守科研一線的我所科研人員造成極大的傷害,也嚴重干擾了我所承擔的戰“疫”應急科研攻關任務。 】

鑑於武漢肺炎已經肆虐全球,並且武漢病毒所是中國唯一的P4級別實驗室,對於這封公開信中提到的眾多謠言,我們認為武漢病毒所不應該僅僅向全所職工和研究生進行說明,而應該對公開信中提到的所謂謠言向社會進行逐一澄清:

1、“關於新冠病毒源於人工合成”之所,請貴所認真核實貴所研究員石正麗的論文——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發表於2015年11月9日( Published: 09 November 2015 )在該論文中提到“The results indicate that group 2b viruses encoding the SHC014 spike in a wild-type backbone can efficiently use multiple orthologs of the SARS receptor human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I (ACE2), replicate efficiently in primary human airway cells and achieve in vitro titers equivalent to epidemic strains of SARS-CoV.

(該論文作者: Vineet D Menachery , Boyd L Yount Jr , Kari Debbink , Sudhakar Agnihothram , Lisa E Gralinski , Jessica A Plante , Rachel L Graham , Trevor Scobey , Xing-Yi Ge , Eric F Donaldson , Scott H Randell , Antonio Lanzavecchia , Wayne A Marasco , Zhengli-Li Shi & Ralph S Baric   ”由於我不是專業人士,故只能看出大體意思是“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裡頭ACE2這個受體開頭只要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請貴所進行公開澄清,這種研究是不是屬於人工合成的一部分?在武漢肺炎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及其研究員究竟進行了多少這樣的研究?

2、關於“病毒是從P4洩露的”之說:對於這個問題進行說明的更不應該僅僅是一封公開信就可以回應的,作為一家科研機構,我認為最科學的方法就是公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相關記錄,這些記錄包括但不限於(筆者註:詳細內容參見毒是不是從武漢P4實驗室洩漏需要用石正麗用生命擔保嗎 ) :

1)、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間所有防護服的使用、保管信息以及這些防護服的破損檢查信息;

2)、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間武漢P4實驗室的所有監控錄像交由中國以外的第三方檢查,只要中間有斷點,那麼就不能否認武漢P4實驗室存在洩漏嫌疑;

3)、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間P4實驗室的空氣過濾設備工作狀況記錄、下水道加熱消毒運轉情況記錄、固體廢物焚燒記錄;

4)、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間所有離開實驗室的人員的防護服化學浴沖洗記錄;

5)、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間所有離開辦公室的研究所人員的接觸史,重點查證有沒有任何研究所的人員在七天內接觸過任何家禽家畜;

3、對於“軍方接管P4”的說法,目前可以在網上查到的相關信息很多,本文僅舉一例: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 ,如果這一說法不屬實,建議武漢病毒研究所向發出此類信息的新聞機構及社交媒體發函,要求更正,而不是目前這種全世界都在關注武漢病毒所的情況下,僅對本所職工和研究生髮公開信進行說明,只有在源頭上進行澄清才能讓“流言止於智者”。另外請武漢病毒研究所說明一下,負責武漢病毒研究所保衛任務的是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普通僱員?還是中共軍方總參保衛部的人員進行專門警衛?請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近四年來負責武漢病毒研究所保衛的人員花名冊,以正視聽。

4、關於“某研究人員因病毒洩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號病人’”之說:我相信針對這種說辭不必以某研究人員和某研究生的籠統說法進行模糊化處理,直接把信中提到的某研究人員和某研究生的詳細情況進行說明即可,因為回應謠言的最好辦法就是真相。

5、對於“某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領導”之說,這不應該是公開信答复的形式,如果是公開信答复的形式,那麼應該說明針對某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領導的情況,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如何處理的、相關部門是如何處理的,既然是實名舉報,那麼完全可以對實名舉報的處理情況進行公開回應,涉及案件信息不便披露的,也直接進行說明,我相信這才是科學的態度。

6、對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在信中提到的“2019年12月30日晚,我所收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送來的不明原因肺炎樣品後,連夜組織力量、連續72小時攻關,於2020年1月2日確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1月5日分離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國家病毒資源庫入庫及標準化保藏,1月11日作為國家衛健委指定機構之一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病毒序列。同時,還在病原鑑定、病毒溯源、病原檢測、抗病毒藥物及疫苗研製、動物模型建立等方面開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良好進展。此外,我所作為武漢市指定的機構之一,參與了新冠病毒肺炎病原學檢測工作,自1月26日起,累計檢測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咽拭子樣本約4000份,我所還派出了由職工和研究生組成的小分隊,支援黃岡市病原學檢測,為疫情防控工作盡心出力。”,

希望武漢病毒研究所能夠就以下事實進行說明:

1)2020年01月24日17:57來源於財新網發表的解碼新型冠狀病毒:SARS的“近親”自然宿主或為蝙蝠提到的“一種新型冠狀病毒nCoV-2019在武漢引起了急性呼吸綜合徵的流行。該疫情始於2019年12月12日,在疫情早期,石正麗團隊從5名患者身上獲得了該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它們基本上一致。研究發現,nCoV-2019與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達79.5%。此外, nCoV-2019在全基因組水平上與一種蝙蝠中的冠狀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達96%。對7種非結構蛋白的成對蛋白序列分析表明,nCoV-2019屬於SARSr-CoV。研究還發現,從一名危重病人的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中分離出的nCoV-2019病毒,可被數名病人的血清中和。重要的是,該團隊證實,這種新的冠狀病毒進入細胞的受體與SARS-CoV一樣,均為ACE2(人血管緊張素轉換酶)。”

據這篇報導,石正麗團隊知道武漢肺炎疫情始於2019年12月12日,並且在疫情早期石正麗團隊就從5名患者身上獲得了該病毒的全長基因序列,這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在本文提到的公開信中提到的“2019年12月30日晚,我所收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送來的不明原因肺炎樣品後,連夜組織力量、連續72小時攻關,於2020年1月2日確定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1月5日分離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國家病毒資源庫入庫及標準化保藏,1月11日作為國家衛健委指定機構之一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病毒序列。”自相矛盾,請問石正麗團隊是不是屬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另外請武漢病毒研究所確認財新報導中提到的石正麗團隊獲得得全長基因組序列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在本文所提公開信中的基因序列是否是同一份?因為這牽扯到武漢病毒所沒有提到的另一個頗受外界質疑的說法——

2)中共先後三次向WHO等國際機構上傳了武漢肺炎病毒的基因序列,而前兩次是故意篡改了基因序列的。相關說法如下(據1/19/2020路安艾時評:為什麼財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認武漢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關聯性?中共和該病毒有什麼關係?該病毒是否已經進化具備人傳人大爆發可能性?為什麼中共要不斷隱瞞確診案例? ):

在這一次武漢SARS爆發後,中共先後在2019年12月1日、2020年1月12日兩次篡改提交給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武漢SARS病毒序列,在2020年1月14日向世界衛生組織(WHO)提交了最終的病毒序列。

總之,作為一家中國最權威的病毒研究機構,我們希望武漢病毒研究所能夠正視外界的質疑,並且以科學的態度和方法來澄清質疑。

一名關心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網友

2020年2月20日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2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