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不休-中共在人民幣匯率政策的大轉變

作者:背靠背

郭文貴先生2020年2月18日直播爆料,人民幣大幅貶值至7.5。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其中除了堅持以我為主,第九點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拿掉了具有欺騙性的“市場化”—自始至終也沒打算老百姓市場化,是“中共貴族”小圈子的市場化。著重賦予匯率政策新任務,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彈性,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作用。中共確保國際收支平衡是匯率工作的重點,勒緊褲子加油幹,創匯,少吃少用少進口,多幹多賣多出口—受苦的還是老百姓。

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堅持以我為主,把握好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操控匯率升、跌、平,匯率為中共利益服務。

“跪舔”時期(進口),操控匯率升值,減小進口成本;耍賴談判時期,操控匯率貶值,緩解不確定因素造成的資金出逃壓力。

2017年美國特朗普總統先生上台,美國農業州支持特朗普,中共打擊農業為的是打擊特朗普票倉。以下是2017-2019年人民幣月K線圖,自從特朗普總統先生入主白宮,逢年底10月至來年1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均出現明顯的大幅度升值過程。這段時間正是美國許多農產品銷售年度開始,包括大豆、玉米銷售年度(9月開始),小麥銷售年度(6月)。

回顧2019年中美貿易戰,2019年1-9月中共各種高級別磋商談判,反復修改條款,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路下跌,有利出口和緩解資金出逃壓力。 9月底中共開始釋放出積極達成協議消息,同時增加美國2019/2020農產品的採購,參看https://test.gnews.org/zh-hans/116938/。

中共主動貶值人民幣概率大增,3-4 月或許是開啟跌勢的時間窗口,提前加強外匯管制。

人民幣貶值表面看來有利於增加出口價格優勢(增外匯),緩解資金出逃(減外匯),這一輪貶值,也許會造成“羊群效應”,市場擠兌外匯,中共為了防止這樣情況發生,在此之前大概率收緊外匯資本管制,甚至禁止兌換外匯,加強外匯管制可以看作大幅貶值前的信號。

根據央行2019年數據,2019年經常賬戶順差1775億美元,資本和金融賬戶順差1191億美元,國際收支順差為2966億美元。截止2019年末官方儲備資產總計32229.32億美元,較2018年末僅增加549.39億美元。

3-4月可能是開啟人民幣大跌時間窗口(參考811匯改),由於第一階段協議採購執行困難,耍賴和談判需要,貶值作為談判條件,疊加中共國內疫情情況惡化,企業倒閉,大範圍失業,經濟危機。在危機面前,高負債,低現金流,缺乏保障的老百姓,難以承受住一場危機。最需要食品進口的時候,中共可能減少進口,希望這一切不會發生。

滅共在即,深黑將至,各位戰友保重自己,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2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