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曼兒微博復活?同樣的人生不同的選擇

作者:Nanan

之前備受戰友們關注的“伯曼兒”在2月17日發微博稱自己已經出院。

在2月2日“被”錄製道歉視頻後,伯曼兒時隔15天后發微博首先感謝政府,後感謝白衣天使,並表示已經出院。在家隔離14天后,會在2月27日在微博上和關心她的人交流,並可能會露臉。伯曼兒真實的病情,我們無從知曉。對於她是否已經離我們遠去,也只能等到27號當天是否路面來證實。

武漢瘟疫目前沒有特效藥,美國特效藥優先給特權階級使用,普通人只能等待。對抗這場瘟疫,普通人只能夠靠自身的免疫力活著,而有一群人卻能夠用上美國藥。

肺部呼吸困難、不斷地發燒,種種跡象表明她有可能感染了武漢冠狀病毒,在看到武漢不斷有人感染病毒而死,伯曼兒渴望活著的意願,讓她在手機上爆出武漢醫院的真相,以求得關注。

看過伯曼兒發過的每一條微博,這個在死亡邊緣掙扎的女孩,已沒有一絲的牽掛。不斷對外說自己和醫院的情況,哪怕被公安威脅抓捕,伯曼兒做出了自己的決定。生的渴望戰勝了被抓捕的恐懼。在死亡面前,如伯曼兒一樣的愛黨粉紅往往在最後一刻才做出的選擇。

從29日後,不斷披露自己和醫院而得到巨大的網絡關注後。她得到了及時的治療,有活下去的機會。因為她對醫院真相的披露,被同類們攻擊為造謠,認為她在詆毀醫護人員,在給醫療工作者抹黑。

微博中她寫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透露出無奈。醫生不給她做CT檢查,每天僅給予2粒奧斯威他。連續發燒十多天,身邊不斷有人被病毒奪去生命。伯曼兒無助的求助於網絡,不斷將眼中看到的現實,化作文字記錄在互聯網上。

伯曼兒持續不斷地揭露,引來越來越多人的持續關注,她父母也因此被警察找上門。這是多麼諷刺,警察不敢找感染病毒的伯曼兒,而是找到她的父母,要求她刪掉在微博和抖音的負面信息,不然將父母帶走。

在2月2日錄製的“認罪”視頻中,伯曼兒多次強調,她能對之前的話負責,能夠承擔法律責任。 “我是一個愛國、愛黨、敬業的公民”,她只有對著鏡頭說出這句話,才能夠得到應有的治療。

“不信謠、不傳謠”,這話如此的刺耳。說出眼中看到的事實,要被自己的同胞無端謾罵、侮辱,甚至是詛咒。愛黨粉紅根本不關心每一個武漢人發出的真實聲音,只要不是讚揚醫療工作者、讚揚政府、讚揚黨領導正確的聲音,一律會招致他們最惡毒的攻擊。一些武漢當地的愛黨粉紅之前剛咒罵過,後自己感染、或者家人感染,而那群無腦的殭屍們也同樣一擁而上對其辱罵。

看過愛國粉紅對她的攻擊後,只能感到深深的無力。任何求生的方法,都被認為是想搏得關注;在製造醫患矛盾;勾結外國勢力,妄圖離間黨與愛黨走狗之間牢不可破的主僕關係。伯曼兒做的這些,根本撼動不了龐大的中國共產黨一絲一毫。

共產黨不容任何不同的聲音出現,它希望中國人死也是在其編制的中國夢中死。在被謊言戳破的痛苦中死去,會使部分信仰不如鐵般堅硬的信徒懷疑,這一切是真的麼?這是共產黨不能接受的。

我不知道她的殭屍同胞是否真正關心她仍活著、或是已經死去,但是爆料革命關心、郭文貴先生關心、千千萬戰友關心。

因為無論怎樣,“伯曼兒”是生是死,都已經同李文亮醫生一道,成一道光,為滅掉共產黨增加了力量。

她若不幸去世,則讓全世界和不相信爆料革命的人,更重要的是讓牆內無腦愛黨粉紅看清楚共產黨猙獰的嘴臉。那個整天捧在天上的黨;那個爹親娘親都不如黨親的黨;那個執政為了人民的黨,僅僅為了證明自己永遠光榮正確,能夠對教徒痛下殺手。但願這揮舞的皮鞭能夠抽醒一些人,能抽醒幾個是幾個。

若仍然頑強的活著,她將會是推翻共產黨統治最堅定的戰士。臨死前看清楚共產黨統治下的醫生、護士、警察和千千萬惡毒的人,看清楚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在推翻共產黨的那一刻,走上街頭化作最鋒利的劍,劃破謊言。將自己的生死經歷講出來,講出共產黨對自己的迫害。

我也是一名研究生,和伯曼兒一樣背誦過考研政治內容。但是我早已看破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滅共三年,從不動搖。

伯曼兒跪著懇求苟活,陳彥霖站著無畏抗爭。同樣的人生,不同的選擇。

中國共產黨的邪惡,超過任何人認知。哪怕在臨死那一刻,也逼迫伯曼兒拍視頻讀稿為中國共產黨洗地。

在黨的眼裡,愛黨粉紅屬於可替代品,通俗來講就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但在你的愛人眼裡,在你的孩子眼裡,在你的父母眼裡,任何人都是不可缺少的人。

你的生命究竟只是黨的一顆“螺絲釘”,還是家人眼中的“頂樑柱”,選擇的權力在你的手裡。借用文貴先生的話:“相信共產黨,你將走向火葬場。”

不多說,該屯糧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