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碼的真實意圖和中共輿論導向的險惡

作者:武漢之子

近日,由支付寶研發的一種基於一體化電子政務平台的“健康碼”防控系統即將在全國上線。這種健康碼由表示健康的綠色、需要隔離7天的黃色和需要隔離14天的紅色三種顏色的二維碼組成。持有綠色健康碼的人暫定可以進入復工場所。而持有黃色和紅色健康碼的人則必須分別進行七天和十四天隔離。

目前公開的新聞均沒有詳細的說明健康碼以什麼樣的具體標準來判斷持有人在怎樣一個條件下獲得相應的顏色。就目前已經開始試用的杭州地區有網友反映持有人在家的時候處於健康狀態也會變成需要隔離的紅色。雖然目前還處於測試階段,但是我們可以根據中共在歷次非常時期和平常維穩時的一貫做法做出一個基本的判斷,那就是這個健康碼在封口、封省、封城的時期,絕不可能僅僅只是表面上的識別管理病毒感染人員和健康人員這一單一功能。

自疫情爆發以來中共加強了言論和網絡管控,在大陸尤其是疫情嚴重的武漢,無數的真相視頻傳不出來。目前,湖北省政府和武漢市政府的書記先後更換成應勇和王忠林,且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也以中央指導組副組長的身份親臨武漢督戰。

在這個時候由三位出自政法系統的官員,充分體現了中共提出的“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的指導方針。也就是說,這三個人是來維穩的,不是來解救湖北和武漢千千萬萬老百姓的生命的。在這個時候騰空出世的基於政務平台的健康碼在區分和管控人員方面無疑隱藏著更深層次的意義。表面上是對感染和疑似感染人群的隔離管控,其實是根據健康數據和定位首先識別健康人群,利用健康碼的顏色,掌控健康人群的行動路線、是否多人結伴而行以及在某處逗留時間的詳細情況,依托政務平台對高壓管制下的老百姓出現異常流動及時進行研判和快速做出處理決斷。

在布控打擊公佈真相人士和對中共不利人士方面,完全可以隨時主動控制變換健康碼顏色,將他們限制在一定區域內,如請君入甕一般對其進行抓捕。因此,健康碼不僅僅是一個識別系統和一個電子通行證,也是一個追踪、控制對中共存在威脅的人士的一個電子鐐銬。但是在中共的媒體裡卻被包裝成了由國務院主導、支付寶研發的基於政務系統的守護人民群眾生命健康的新聞。

連日來,越來越多的外國專家夜以繼日的調查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基本可以確定病毒就是中共人工製造出來的病毒。雖然最近,中共的媒體不斷的製造病毒洩露的輿論氛圍————隔幾天就會有人跳出來實名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王延鐵製造和洩露病毒。但是有一點我們不要忽略,作為一個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員,研究新病毒是不是需要申報立項?是不是要申請科研經費?立項和經費審批不找中共找誰?批准立項和經費難道不就是支持製造新病毒?支持製造新病毒難道不是在製造生化武器?一個以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排第三的政黨在經濟衰落即將崩潰的情況下製造病毒並隱瞞病毒已經感染到人身上,疫情擴散後又出台一些列管制措施————封口、封城、封省、封小區,再利用健康碼這個電子鐐銬對人們實施禁足有什麼奇怪的呢?對中共釋放出來的任何消息,我們都應該冷靜分析。

每一個消息釋放出來,裡面夾雜著合理的邏輯,也夾雜著不合理的邏輯。人們往往對不合邏輯的內容嗤之以鼻,然後否定掉這個消息,合理的邏輯卻已經潛移默化的附著在人們的心裡。當數個夾雜著合理和不合理邏輯的消息充斥著網絡時,碎片化的合理邏輯一點點沉澱在人心中,慢慢的,輿論導向就變成了來自人們內心的希望,人們相信病毒洩露的事實卻忽視了為什麼要製造這個病毒的問題。

這就是中共長期把持媒體控制輿論的陰險之處。要防範中共掌控的輿論導向,就必須先讓子彈飛一會!要考慮中共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一貫表現,對釋放出來的消息的背景和意圖,時刻保持冷靜和清醒。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獨立判斷,抽絲剝繭把中國共的陰謀詭計徹底看穿。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