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跳出中共編織的兒童遊戲

今天是2月17號。孝感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名字真夠長的——發布17號令,要求所有城鎮市民必須足不出戶,違反命令的,一律處10日以下治安拘留。類似的命令武漢市也有出,冠以的理由是為了打贏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總體戰、狙擊戰。擱回四十年前,聽到這戰那戰,我一定會熱血沸騰。小孩子最喜歡打仗了,這個結論有其普遍性的道理在於,小孩子眼裡,打仗只是遊戲,而各種遊戲裡,屬打仗最刺激。

我小時候窮,沒有錢買玩具槍,就找了根木棍當槍,衝到“敵人”面前,奶聲奶氣地大叫:不許動!舉起手來!我印象很深,整個過程中,數這時最刺激,因為不僅可以大喊大叫,還能借戰爭的正當性,朝著“敵人”的屁股狠敲一頓。玩伴吃了疼,倒在地上哇哇大哭,這時就更刺激,但勝敗乃兵家常事,輪到我被敲時,就一點都不刺激。說到底,除了滿足愛玩的天性,孩童感到刺激不過是生理上的反應。

如今我已成人,思維器官發育健全,既然有了理智,可以肯定的是,刺激之餘不免也要提問。提問的方向我可以舉出不少例子,隨便挑一兩個,比方說既然是戰爭,怎麼不見我方的頭頭們?再比方說,既然防疫是戰爭,為何組織不給裝備?這些提問看上去都挺順理成章,問題是別人是否都覺得順理成章,我又不敢肯定。很多人都幾十歲了,還在沉浸兒童的遊戲,真是可悲。很多人年逾花甲,還在編織兒童的遊戲,真是可恨。一邊勒令防守(封戶),一邊又號召衝鋒(復工),這遊戲還怎麼玩得下去,真是可笑。

所有人都無一倖免,均置身於中共設計的瘋狂遊戲中。百姓很投入,結果付出了生命,中共假裝很投入並自感游刃有餘,照我看,在時間的砧板上,也不過是待膾的魚肉。整齣鬧劇光怪陸離,有無數能指可形容,如果比喻成電影,那它就是現實版的《寄生蟲》,不鬧出人命不知道痛。當然這只是從整體而言,推察其細節,更叫人大跌眼鏡。

推特上有人貼文,說前不久北京市二中院宣布,刻意隱瞞病情不報,最高可判死刑。後來我看了提示的原文,發現推友的概括不太準,因為這則法律提示針對的是病人。然後他又把衛健委瞞而不報的事實拿出來,說既然判死刑,此罪亦當誅。對此推友的勇氣,我深表感佩,感佩的同時,我又覺察到有點不對勁。既然是針對病人,不是張三,就應該是李四,簡單說指的是人,而衛健委只是個機構,但頭頭卻是人。這個邏輯想要通順,最好讓二中院派便衣出來,24小時盯衛健委頭頭的梢,只要他一病,就抓起來判死刑。到此還沒完,頭頭掙扎不過,扯著嗓門高喊憑什麼抓我!我又沒病!便衣冷笑道:我說你有病,你就有病,有病不報,當判死刑。

如此一來,整條邏輯才算通順可行,但真操作起來,恐怕不一定可行。只要對方是頭頭,下面人想要操作,很多時候都不可行。至於道理也很簡單,因為往頭頭之上去追溯,還能牽出大頭頭,大頭頭上面還有巨頭頭。比方說王教宗,一聽到此人名字,二中院就會腿軟。這樣的案例一多,兒童遊戲的編織者們就會因互相牽制,最終被完美保護起來。那些法律提示的對象,結果只能是老百姓,也就是中共眼裡的兒童。兒童也就罷了,問題是面對如此多頭頭,到底該聽誰的?更糟糕的是頭頭一多,各種號令經常還南轅北轍,實在叫人蒙逼。

作為一介草民,如果想解決問題,我看最好大家都消停下來,收拾起心中的狂熱,跳出兒童的遊戲,給編織者們騰出位置,讓他們在裡面樂此不疲。按中共的說法,既然是打仗,那咱們也得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呀!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6471/ […]

0

熱門文章

GM09

2月 1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