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15日告訴戰友們一定要耐心在家健身健心,會有解藥的!CCP滅了車貸房貸不用還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1DNmTc6ouA&t=1692s

戰友之家聽寫組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2月15號,文貴報平安直播。

戰友們,今天本來是要在公司直播,但是,由於今天好多事情,再加上昨天我太晚了,昨天晚上我一晚上沒怎麼睡覺,咱們的戰友跟我有群的都知道我手機一晚上沒關。今天一大早上,大概5點多不到6點,我躺那呼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我們家兩隻狗在我腳底下呢,哎呦我的媽呀!然後我太太給我做的熱乎乎的雞蛋,吃個雞蛋,就這個時候精神才緩過來勁兒,趕快衝個涼,洗個澡,衝過來,所以也沒時間去辦公室了。

另外一個是今天星期六,所有的團隊公司連著兩三周了,大家都是忙得不得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知道我們在忙什麼,我們在忙口罩,忙洗手液、防護品。非常誇張的是,我們過去的兩周,我們通過香港,通過國內北部,我不能說具體地方,東部,運回國內的口罩絕大多數全都被扣了,都叫徵用。但是在前兩三天,在我們所有的團隊的努力下,一部分口罩運進了國內,有10萬的,有30萬的,有40萬的,都運進去了,這個非常之欣慰。我們雖然現在是肉包子打狗,但我們繼續打,直到把狗打地上、打趴下為止,但是最終我們扔進幾個包子去,還是非常有成功感的。所以團隊很累都回去休息了。

昨天我們辦公室看到整個大街上幾乎人家都走了,就剩我們辦公室燈火通明。為什麼呀?明天星期天,後天是星期一,是人家的總統節,所有的人家美國的同事們,因為咱樓裡面就兩三個華人,都是美國人,人家都有安排,星期六、星期天、星期一,人家都出去過節去了,所以說...

(一大早上,我們家笨笨,這大早上,我這我睡覺時候把腳丫子一個人我在一個大床上,我喜歡把腳丫子搭拉到床底下來,突然有咬我腳趾頭,我下一大跳,蹦一下醒了,這狗太神了,7點20過去咬我腳趾頭,你說,它就好像知道我必須要起床一樣,太厲害了。它要出去便便去了,是吧笨笨?你就愛出鏡頭,去吧。現在跟Snow兩人好的不行。所以說這狗,我說這狗真厲害。來自於西藏,這西藏的狗叫松獅,10個月左右,太可愛了,簡直可愛的不行了。)

那麼我要給大家說的事情就是,整個人家美國的同事都要去度假,所以說我們這今天我說我在這直播吧。今天直播完全亂聊、胡扯,親愛的兄弟姐們,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線啊,很多很多人都在線,但今天完全亂聊。

我先聊之前聊個什麼呢,很多國內的戰友給我發信息,問我很多問題,我今天一一回答。但是全部回答不可能,我每天幾十萬個戰友發的信息,但是幾個大多數問的比較多的問題,我盡量的回答,我也是想了兩三周了,給大家來回答。

首先第一個大家最關心的問題:這個疫情接下來會往什麼情況下發展,中國政府會採取什麼樣的措施。這個問題是所有人都在猜,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文貴我在這,以我個人的情報,和戰友們的聯繫,和我對共產黨的了解,我簡單我僅憑郭文貴個人之見,並願承擔責任地說說的我想法。

昨天,我跟一個某國他的大領導,我們一直保持聯繫,他給我發信息。他說我剛剛聽了簡報,說中國共產黨決定,還要讓很多人返回城市去工作,工廠開工,酒店開業。他們給我彙報的情況,他說我想跟你核實一下。給我發了幾個簡單數字。

我給他的回復是:是的,基本上你們的情報是準確的。
他說他們要開什麼會,三月份,什麼共產黨的會,他現在還要開什麼會,這個會真的那麼重要嗎?我說是的。
他說,那你覺得,接下來會發展到什麼情況,會有什麼樣的壞處,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
我給他回復,我說他們決定三月的第一個星期,繼續要開共產黨的那個王八蛋的政治兩會,完全虛假的,所謂人民代表和政協代表,根本不存在的;但是為了……為了,記住我的話啊,為了黨內的政治鬥爭,和現在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民——或者是你們叫管理中國人民——的權力的延續的合法性,他們是一定要開的。
他說,那你確定他們是讓人返城嗎?
我說是的。
返程的代價是什麼?
我給他回復,他們返城的代價就是,要在中國酒店開業,部分服務設施、餐廳開業,有些交通要打開,有些火車、飛機,要專用、專飛,給他們用,隨之而來的服務都會有;但是,接著會導致下來大面積的傳染,大面積的傳染,就會傳染到中國再次爆發,爆發完以後會傳到全世界。

這個我發到我們群里有,但是你們沒有看到(他)後來給我回的話。過了一段時間,他給我回復說,Miles,你給我們的這個消息,跟我們判斷是一樣的,那將對中國人民是個災難,但是對待滅掉共產黨是一個完美的風暴。

我當時給他發了個信息,我說我特別不愛聽你這個話,我說你這話太像中國共產黨了。他的「完美的風暴」,滅共了,你覺的挺好了,我說我們中國得死多少人!但是我給他發英文的時候呢,我給他寫的是:I don』t like the styles,這style to many people to die ,for me is no good,I don』t like the style。我給他發這個,結果他回復說:你這個回復很好,他說是很痛苦,是很不好,死很多人;他說,但是,這就是中國人要付出的代價。

我告訴大家,通過過去三周的情況來看,我們內部戰友冒死每天告訴我們的情況,黨內現在是:不是四分五裂,是各據山頭,各佔一方,縣裡的、市裡的、地方的,和過去的老勢力、新勢力,和所有今天有權力和有權力背後的人,都在打小算盤。

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沒有一個官員是真正想老百姓你死沒死。我可以告訴老百姓,咱同胞們,你自己想想,在家裡呆這麼多天了,你想想中南坑的官還是呆過中南坑的官,還現在是有權力或者有隱形權力的人,孟建柱、孫力軍,像吳征這號的商人、白手套,誰會想想湖北、武漢、北京、河南、山東死人了?沒有一個人去想,甚至他們不在乎。

更誇張的事情,戰友們,我可以告訴大家,我聯絡的,跟我有商業來往的,還有朋友的,甚至很多戰友,都希望死越多人越好。人類的悲哀啊!全人類上從沒見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我相信人類史上從來沒有發生像今天一樣,一個民族,一個國家面臨著滅頂之災的時候,這個滅頂之災的時候——竟然有人,活著的人希望更多人死。這就是現狀!

馬雲,在幾個月以前,在香港見馬化騰,見香港曾家的人,還有我們郭家的人。香港是有一個組織,一個富豪組織,叫啥我就不說了,這是個很神秘的組織,沒有人報道出來過,這些富豪們。在商業上競爭的馬化騰,二馬,還有這個平安的馬明哲,但是在利益上卻都一樣的,他們有一個隱形的組織。馬雲見了馬化騰就說,聽說你東西也被搶了?咱就沒點辦法,咱就等著被宰,搶完東西要不要咱命啊?後來潘石屹還有張欣,聽說都到場,後來是幾十個大佬都到場,所謂的香港,這些富豪,若干人到場。

聽說在這個會上,大家都認為只有共產黨沒了,他們這些白手套才能活下去,他們覺得這就是卸磨殺驢。他們是驢嘛,是不是,原來趕驢的就是共產黨的中南坑嘛,他們就叫卸磨殺驢,這個驢知道要被死。

大家知道還有誰在場嗎?大家想想武漢實驗室歸誰領導,千萬別忘了蔣超良這個身份。蔣超良的孩子在哪工作,有人報道出來過嗎?蔣超良的孩子在香港幹什麼?蔣超良的孩子在美國曾經干過什麼?大家去查查去。

我不想說別的,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大家,早在半年前,當中共習王決定把私人資產全部變為國有化的時候,就像在八年前、七年前開始醞釀反腐運動的時候;五六年前抓了百萬共產黨的所謂的貪官的時候;共產黨的內部一直在醞釀著幹掉這幾個人,和真正的內部政治革命。

這次,一些私人大佬們,白手套們,絕不會束手待斃,等著共產黨弄死他。

大家記住,在香港山頂的這個聚會,這個山頂聚會有兩個最核心的人物,是大家從來不知道名字的,是上海幫的海外的核心力量——我不能說,因為跟我是朋友,絕對是,過去是,絕對是共產黨在香港的白手套,絕對超有錢——第一次說出最狠的話,說這個屋子裡面,如果咱不把他們幹掉,不把習幹掉,不把王幹掉,沒有光說習,習王幹掉……還有現在誰,我不說了,還有現在的幾個常委,還有國安委幾個幹掉,我們這些人早晚進監獄。其中有個人說,郭文貴說對了,這是我們屋裡面唯一個背叛我們的人,出去自己鬧革命去了,我們要麼被進監獄,要麼進地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我再次負責任地告訴大家,這個武漢病毒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說的,我在一年前直播中就說過,共產黨在臨死前可能會製造大型的人道危機或者自然災難,甚至大型疫情。我兩年前也說過。

大家要記住,P4實驗室,記住今天文貴說的話啊,所有的中共官員記住這話。武漢實驗室一進門的牆上,寫著一個最重要的標題:當你的腳踏進這個門的時候,你就走進了潘多拉的盒子。大家上網上去查,這個武漢實驗室的設計師是誰?建築師是誰?建築商是誰?我問過大家過去霹靂山、雷神山、火神山,下面是個村子,在拆遷時是北京拆遷的,建這個房子是誰建的,當時為什麼同樣的是房倒屋塌死這麼多人?在那個地方,為什麼P4實驗室的入門的碑上,就叫霹靂碑!誰寫的?誰提名的霹靂碑啊?霹靂碑的下面為什麼寫上:當你踏進這個門的時候,你已經走進了潘多拉的盒子?當然下邊說了,你要這樣,你要那樣,否則的話這就將失控,會造成什麼什麼樣的結果。

千萬不要忘了:P4實驗室的所有的警衛,所有的保護是誰幹的?總參保衛部。有人報道過嗎?為什麼一個民間的富豪贊助的,全部都是國際上能通天的人物,贊助了一個共產黨拿巨資六十億美元建造的一個神秘的工程室,叫外國人做顧問,然後中科院和軍事工程學院來搞設計,而且完全是抄西方的。

他的整個建築下面是,整個是,下去是一個小,上面是一個口,中間是一個直徑,然後下面又是一個口,是兩個口中間一個直,大家立過來就是一個工字,工字立過來就是實驗室;電梯下去,下去是放大了,上半部分是由軍科和各個院校的工程師來做的,來負責,和允許的教授,像什麼石正麗啊,郭德銀。但是下面他都不能去,下面只允許軍方的去,軍方的是(編號)多少,303研究所和106研究所。303和106就是共產黨新編、新設立的生化部隊的編碼。這個地方完全是總參保衛部,還有原來從三部、從西山,三部是在西山,現在中南坑的領導全在西山呢。玉泉山和西山,全部清空,在西山的三部那裡抽走的人。

我請問問兄弟姐妹們,在這個時候,我們中國同胞,戰友們,你問我的時候,共產黨它會往哪走?共產黨的下步會幹什麼?

首先你要知道事兒是怎麼發生的,你不能老是用問別人答案,你應該用自己的腦子,自己的手,用自己基本的常識,來找清楚原因,你才能找到答案。我說這些網路上都可以查,都可以找到。就像我們說共產黨的經濟數據一樣,是人都可以查,不要聽郭文貴說的,但是你可以去調查。不要聽爆料革命說的,你去查。

為什麼這個上層是教授專家,什麼衛生部,而下部就是軍方,這叫軍民合用。為什麼要把中國能講英文的和國際上有聯繫的大佬們集合到一起,而且沒有一個是窮人出身的,全都是有錢有勢的,官二代、富二代,也就是中國真正的貴族,有貴族氣質的貴族啊。

現在全世界的科學家,陸續站出來,都在證明我們爆料革命、我們路德訪談節目所說的話。這絕對不可能是天然誕生的,絕對不可能!這完全是人造的,而且被植入的基因現在逐漸明朗。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一個答案非常清楚:既是人造,它是怎麼出去的?誰讓人造的把這病因植入進去的,而且是病毒對中國人和亞洲人殺傷最大,為什麼?

今天我們再次回到幾周前,非常明確的結果是:這個病毒,人造的,但是它放出來了。一個是非故意的,非故意的,是誰幹的?非故意的,為什麼湖北蔣超良,為什麼郭德銀和石正麗極力否認?在1月6號,湖北武漢還有樊城的幾個干休所,還有樊城的研究所,包括樊城軍工廠,都已經實施了,完全是半戒嚴狀態。

早在12月27號,所有的幾個院校都已經開始檢查體溫。而且臨近上海的,上海的衛戍區的幾個軍隊——大家現在可以去查一查,可以了解去——就已經開始檢測體溫,而且已經限制湖北人進來。1月4號到8號之間,整個湖北武漢、江浙一帶,好多軍事設施的旁邊都增加了崗哨。

只有湖北武漢的老百姓還不知道,還萬人席、開大會,還有人說這病可防、可治、可控,人不傳人。

這個時候,為什麼在湖北武漢、江浙,以及軍事區、軍事院校,特別是大家要注意到,湖北省委,大家看一看,有人一定會曬出來的,湖北省委什麼時候囤積了200萬口罩,這口罩現在在哪裡?大家要看一看,從武漢,湖北的貴族們是什麼時候私人飛機最多的,私人飛機大量地從武漢到了海外去。

我想告訴大家,你們用這些已經發生的事情,你可以問問,為什麼他們能先知先覺?只有2個原因,一個這是你乾的,你知道;第二個你知道以後你不讓別人知道,那就讓別人去送死。

今天這個問題大家聽起來很玄乎嗎?你覺得是不正常的嗎?在這個時候,我告訴大家,他一個,這是有組織的,不一定是共產黨的國家組織,也可能是國家組織;這是有組織的行為,只是一個人,還是一萬個人,還是一億個人;這個組織是有針對性地,是要幹掉對方和達到某種目的,但是不管哪方干哪方,犧牲者都是老百姓。

大家還要注意到一點,中國的網路控制在誰手裡。政法委的孟建柱一直在湖北,我一直在說,孫力軍那是他老家;為什麼說是他老家,大家查查孫力軍的老婆、孫力軍的老丈人家人和他自己的利益;孫力軍的姐姐在湖北多厲害,他深愛的姐姐,惟命是從的姐姐,和孟建柱一樣都是最聽姐姐話,再聽媽媽話。

湖北武漢是上海的後花園。為什麼說這個是要有目的地幹掉一批人,而犧牲掉的是一部分人,而且控制網路是最早開始,是在1月初。控制網路就是,一旦真相出去,老百姓不知道真相,達到了病毒的擴散目的,達到死人的目的。不允許李文亮,還有謝醫生這樣的人站出來說話。千萬記住,這8個人全是當地警察抓的,下令警察抓的是公安部,可不是湖北省委。為什麼公安部的人要下令把這8個人抓了、滅口,而錯過了最關鍵的3星期?

現在全世界所有專家都在說,他們錯過了幾周最關鍵的時間;想現在把人圈在家裡邊再起作用的可能性幾乎是很小了,作用是有的,但幾乎是很小了。這就像拿刀子先在人心臟上,往肝上捅三刀,然後把你綁住,蒙上嘴,叫你流血,流到最後一分鐘的時候,啪,給你鬆開了,說,現在開始治療。

然後醫生來啦,咋輸液,吃雙黃蓮,然後可以吃點加拿大的什麼偉哥葯,海狗丸,吃點這玩意兒,然後看你再流血。然後旁邊誰要笑就揍你,抓你,病人要掙扎就把他弄死。你想救人嗎?你不想救人,因為救人的時間已經過了。

你往心臟、肝臟上扎那個刀子,就是你把病毒是人造的,病毒里放的這些都是往心臟、肝臟上扎的東西,血快流一半了,然後你讓這些人開始吃雙黃蓮,吃海狗丸,救不了啦。誰來救?這時候可能是完全不知情的傻醫生,也有可能,現在站在前線的警察,站在前線的醫生,還有那些我們草根的孩子們衝上去,以為還能救人呢,這人已經完啦!捅刀子的人在旁邊抽著煙,拎著槍,看著你在那塊兒救;你真救我就弄死你,然後我讓你救,血都把你淹死。這就是現在所謂的防疫運動。

從防疫看,和失控看,和上海幫在應勇到之前無一人走向前線看,和所有的現在整個這區域和衛生部門,衛生100%是江家的,上海的,外交部100%是江家的,政法委100%是江家和曾家的,我說都是江家和曾家的啊,江曾的上海幫的;從這個點來看,整個疫情出來,媒體控制,50%吧,江曾孟家的,政法委江曾孟家的,外交部江曾孟家的,然後衛生部門50%江曾孟家的;
軍隊80-90%是習的,
中紀委、金融界100%幾乎都是王歧山的。

你可以看出這裡的份量就出來了,王歧山又是跟著江曾孟的。點火的是江曾孟的,看笑話的是江曾孟的,習的人現在是救火去啦,英勇啊。你等死吧,軍隊上去一個死一個。什麼武警啊,什麼軍隊呀,多強大的軍隊,真的是,現在你就是拿著機關槍對著豬腚放槍一樣,沒任何用,而且會噴你一身血,越強大的軍隊你死得越快。那什麼戰鬥機,你抄來的殲20,能滅疫嗎?這就是共產黨倡導了多年的超限戰,完美地呈現在了共產黨自己的機體裡面,犧牲的就是窮苦的老百姓,大家現在看得出來了。

3月初就要開這個政治兩會,這個是個多麼愚蠢的決定,但這個決定,絕對是高級黑。他們太了解習的性格了,完全可控,沒啥大不了的,這王岐山還得摸著嘴,有啥了不起的,不就死個幾百萬人嗎?會還得開啊,否則咱這合法性在哪兒呢,是吧,黨心不亂了嗎?民心有什麼了不起的,黨心比天大,民心算個啥!這是王岐山的原話,那民心個屁啊,在乎他幹什麼,他能到中南海開會嗎?所以我們黨這三月份還得開會。合法性、延續性,還得讓世界知道,中國誰老大,還是我習、王老大嘛,共產黨老大嘛,一定。習一聽,哎,有道理,有道理,還是岐山說的對,會還得開。

跟著習旁邊的人,都是一幫二貨,都是一幫傻貨,離開中共的權力,離開中南坑,我跟你說實話,這些人我沒一個沒見過的,我跟你說實在話,他連管我公司裡邊門口他都管不了,兩天就得被捏死他。我現在辦公室那個街是全美國最有名的,洛克菲勒那個街,一堆的協會,都是一輩子在這兒,天天你家垃圾放哪兒了,你為什麼這麼放,拍照片,你這不合法,你這運輸傢具的車撞我樹了,難治著呢,律師協會、宗教協會全來了。你讓跟著習的那些人來,耍橫呢,弄死你,打,你打一拳,你在這兒就結束了。如果你讓那些人要來到這兒,就死得很快。

所以他們只能坐在那個龍椅旁邊啊,吆五吆六行,你真讓他去幹事兒、動腦子,啥都不是。一幫土匪,一幫騙子。王、江、孟、楊潔篪……

現在外交部傳出了一個笑話啊,這笑話非常的有意思啊。現在外交部的人跟任何外國人說話,外國人的不信任度已經達到了沸點。在這種情況下,外交部現在所有人都在想一件事情,一,給我自己弄手套,弄口罩,當然了順便也弄點避孕套是吧。第二,給自己弄點葯,看看有什麼解藥,我得弄回去。然後,再想盡辦法轉點外匯,弄點錢,準備好這房倒屋塌以後怎麼辦。還有大家要記住的,所有人的孩子全送到國外來了,都送到國外來了,都跑出來了。楊潔篪,親戚,什麼所有人全都跑出來了。會給你那兒玩嗎?不會跟你玩的,這是個起碼的常識。

大太陽,暴晒,去武漢多好啊這太陽,美國這太陽跟中國好像不是一個太陽似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在這種情況下,親愛的國內戰友,你問我話的時候,外交部都已經往外跑了,江、王、曾、楊、孟,人家沒事兒,你們有事兒,人家還要繼續開合法的、延續的三月份的大會,人家在北京還要推杯換盞,分享江山。

所以你說現在中共自己內部鬥爭造出來的毒,中共現在自己也沒解藥,內部政治鬥爭沒見結果,現在鹿死誰手還未定,你們只能是待宰的羔羊。

現在是,發動者希望死多人,死人死到什麼時候會結束,大家記住,嘎嘣結束的時候,就死人 (郭先生口誤,應該是感染數) 現在已經絕不用懷疑的——7位數。用黨內一位老領導原話說,到達7位數了,這個事兒啊應該有個了結了吧,這都幾天啦,還沒有結果啊?這位老領導把話……很慘,說得很對。都已經到7位數了,百萬了,還沒結果,那就說明對方還沒倒下,那這事兒還得往上,得往8位數上跳,那到千萬上跳。到千萬上跳的時候,多少人將付出代價!

一星期前宣布說,酒店可以營業了,餐廳可以營業了。竟然讓五星級的飯店,說你們可以營業,但不允許接待,在餐廳裡邊桌餐、圓餐,只允許送外賣。大家去想想,這種荒唐的決策只有共產黨能制定出來。就是,你習近平國家安全委員會,你啟動了緊急救援機制,然後執行者就給你去執行,關於結果,我不管。

外交部給各國的解釋,就是三句話:
我黨有決心、有信心、能控制住疫情。那外國人說,那就看你有決心有信心吧,控制住吧,這不是回你了嗎。就等於,我們家打架,你們先別管,別進來,別動別動,等著裡邊打完再說。
第二,歡迎你們資助口罩、手套、避孕套,雙黃連外國沒有啊。但是,其他的,人就別來了,別來別來,別看見裡邊怎麼打了。
第三,外國如果有現金,多給拿點,先給我。

戰友們,你去想想外交部、商務部、國家旅遊總局所下達的命令,有一樣是想給你解決問題的嗎?現在各大城市,現在所有的供應,超市是最好的,超市是有固定的供應的,當固定這個超市的供應,所有的酒店、餐飲業不能營業的時候,所有這些供應大概還有一兩周到兩三周還可以的,也就是到三月的一兩周內還是能撐得住的,但是三月的兩三周以後絕對不可能,一定斷掉。那將面臨著一個嚴峻的問題,囚禁在家裡邊,餓死,隔離在家裡,餓死;把這些人放到大街上,可能甚至是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百分之五十的人死亡,然後傳遍全世界。

這個時候,戰友們,你是在家裡邊被等死呢,餓死呢,你還是上街上成為那個大街上可能有一線機會生存的呢?那就是你決定的了。所以我說,這個事兒只能找書記,你找誰也不管用。

關於很多戰友問我另外一個問題,在家裡邊,該如何度這隔離的日子。我給大家分享,我本人從小啊,坐哪兒5分鐘,那就坐不住,必須得踢踢腿,打打腳,說話,反正得有事兒干,沒有老老實實待一個地方過。騎著摩托車打倒立,騎著自行車這樣左把練右把,把我太太吧唧掉那兒了,因為我老練。走道兒是能有牆我就蹦,能有樹我就爬,就這麼個主。

突然間,1989年被關進了看守所。你想想,這麼小的個房間六十幾個人,有十個睡著的那剩下的就是站著。在那個房間裡面,每天報號最起碼六次,一二三四五報完了,到誰了,打比方到了郭文貴、路德、Sara,當然他倆沒有被抓進去啊,每天報號站起來,然後開飯再報號、報名字,然後每次武警換崗都得報號,每個人報號,一二三四五啪啪啪報過去了。
大家想想,今天被隔離在家的人,你有飯吃,你有水喝,你有電視,你有音樂,你還有手機,你還有家人。我那個時候,弟弟被打死,我的女兒郭美才三個月,兒子才兩歲多。你想想被關在看守所里的時候,帶著腳鐐,還帶著手銬,死刑銬是鉚死的鋼筋做的銬子,鐐子20幾公斤第一次,最後給我來的30多公斤的,砸上去的,我托都托不動,流著血,我還要換褲衩子,我還得洗……你說跟你隔離在家的人比。戰友們我當時什麼情況,那真是快瘋掉了,但我還是22個月。就這還得經常拉出去打,還得拉出去罵,還有擔心和恐懼,你周圍都是死刑犯,死刑犯啊!那種心靈的恐懼,那種慘無人道的感覺。我請問今天所有的戰友們,當你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你覺得你現在被隔離的環境好,還是我被關的環境好?

就是在那個22個月,把郭文貴重新再造。

我們那時候最幸福的就是弄點煙草,我周圍的死刑犯和那些抓進來過度的犯人,嫌疑犯,那時中國沒有「嫌疑」這個詞,叫犯罪分子,所有的人都在打一個主意,弄點煙草,弄點吃的。就是有人出去見家人的時候,被提審的時候,家人託人塞個饅頭、塞個包子、弄塊餅乾、弄包速食麵,這是豪華的;還有一個是什麼,煙草,弄點洗衣粉,還有掃帚把子上面那個草,再弄被子里的棉花放一點點,然後放在中間一卷,越卷越緊,拿鞋底在地上欻欻欻慢慢搓,然後快搓快搓,搓著搓著,冒煙了,然後一吹,點著火了,大家從家帶來的煙,或者煙絲卷的煙頭,點著抽幾口,幸福的不得了。
如果有速食麵進來,大家知道速食麵咬著一點點吃,速食麵的調料,我們留著幹嘛呢?我後來是號長了,怎麼用啊?放進涼水裡,放點棉花,放點這個味兒,一碗涼水加點棉花,喝了,後來一個被子棉花差點被我吃完了。

現在我請問被隔離的戰友們,在國內,你們問我的時候,為啥我很多不給你們回復呢?如果你們不能經受這種孤獨,不能經歷這種生存,你不能經歷、面對這種人生危機中的機會,你將失去一切。

任何一個人,戰友們,不管你是滅共的還是親共的,這個時候呆在家裡是最佳選擇,或者你找一個完全不影響別人,也不影響家人的地方呆著,是最佳選擇。呆著的這個地方呢,我就給你建議,你想想我郭文貴過的日子,你天天感恩你還活著,你沒進火葬場,沒給你燒掉。然後你甭說你在吃什麼牛肉、雞肉、雞腿啦,什麼火雞啦,你就想想吧,你能吃那個白菜幫子,都是你的幸運;你就甭想著每天都還洗洗澡了,能有衣服裹著你,能讓你活下去,能堅持到5到6周,你就是一個重新生命的人;更誇張的事情,更好的機會——你減肥了。

中國人普遍是吃地溝油吃太多,虛胖,血管都塞滿了,這個時候少吃點,減減肥。如果你還認為自己的命重要,你就健健身。健健身、減減肥、守住孤獨;再不行的話,也別看電視連續劇,這不是被人家洗腦嗎?看點歷史紀錄片,看點真正的歷史書籍,甚至寫點東西。甭說是兩周,兩年也瞬間即過。

不要往後數時間,往後數時間太遙遠。當你有痛苦的時候,一定要記住,不要往後數時間,數以前過去的時間,你越數越幸福。因為你扛過了一天,扛過了七天,你就能扛過一切。

此時此刻,別發脾氣,不要跟共產黨爭,因為這是共產黨內部的流氓黑社會的一場戰爭,你往裡沖,你沖不進去,你會被裡面的戰爭的灰塵瞬間給你消耗掉。最聰明的辦法,遠離這個戰場。

三年前我爆料的時候就說過,歷來兩軍相戰,最後這兩軍都是輸家,來收拾戰場的人是贏家。每個老百姓最後你來當收拾戰場的,你不要往裡摻和。

什麼時候可以摻和呢,就是我說的那個,當你覺得這個戰場已經到臨近結果的時候,或者你一摻和,這兩邊的結果就要出來的時候,你一定要摻和。當有人說咱們上街,一舉胳膊,一上街,或者大家一起從樓上往下一起扔東西的時候,集體爆發的時候,拿你必須出去,你出去越快越好。在這之前,黨內之爭你就別摻和了。

特別是別跟你家門口那警察開戰,別和那些保安開戰,這是最無畏最無知的。他們懂啥啊,他們是腦子身心已經被人屍丸了,你和他打啥,你不是和你自己打嗎?

這就是我給戰友的建議,不要做無畏的犧牲,不要發脾氣,不要失去了這次讓你健身、減肥、健心、成長、長見識、開眼界、生存下來的機會。不要把你那個愚蠢的脾氣……中國沒有英雄主義,你以為拳頭敢打你就是英雄嗎?那叫流氓主義。共產黨的流氓主義已經深入民心,以為自己敢罵,RMB你就牛,你看到處都是RMB,什麼CNMB,那有啥意義啊!然後動手,你敢打。

我們的爆料革命戰友千萬在我們的爆料革命中,我拜託大家,不要鼓勵任何人和保安和警察去斗去,那是絕對愚蠢的。我們中國現在老百姓到現在都不知道,執法者和被執法者之間的關係,千萬要記住,在任何國家不管這政府合不合法的,只要它在那,他執法你就必須得配合。不管他對不對,你都得配合,你不配合你就是找死。可惜可悲的是,中國人完全沒有明白,以為跟警察打,跟警察爭,你就是英雄。那就流氓主義,那叫無知主義。

所以請求戰友們,在大氣候還沒到最後的時候,你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活著,在學習中、孤獨中,聰明地、智慧地活著,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這就是我給戰友們的話。

千萬不要浪費時間,一秒鐘都不要浪費。當你活下來的時候,有一天你回想你曾經這樣地活著過,你一生中都將感激這個時刻。

不要為了吃,不要為了一時的口快,一時的所謂在別人面前表現你的流氓主義,動拳頭,你會失去一切。為什麼?你在家裡面待著,現在的中國人應該好好了解幾十年的經濟爆發,親人遠離。都以各種理由不回家,家已經成為了一個可回可不回的,甚至一個孤獨冷漠的地方。現在上天懲罰你們,讓你回到家裡面跟爹媽在一起,跟老婆、跟老公在一起。什麼是最重要的?中國人那個「家」字。記住,天底下唯一讓你安全的、團聚的和你的核心DAN就是那個「家」。現在讓中國人回到你的家、找到你的家、這本身就有著另外一種意義。

好好的把家打掃打掃衛生,靜下心來吹著口哨,刷著牙,吹著口哨,戴假牙者是吧,然後聽著音樂、看著電視,跟家人多聊聊天。好好想想未來該怎麼活著!只要能活下來該怎麼活著!這是我給大家建議的。文貴的22個月改變了文貴,從新再造了文貴。

另外一個問題,戰友們說現在經濟會什麼樣?我給大家分享啊,經濟會什麼樣?

我告訴大家:現在要換匯的,找我們要換匯的人,還是很多。為什麼?大家還想跑。另外一個,現在中共發生著個事以後經濟會到什麼樣?我今天可以負責任告訴大家,咱不說滅了共,你可能不相信共產黨會倒,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中國的經濟想再回到三年以前或一年以前,我估計那是可能性幾乎沒有。有兩個重要的因素。

就說共產黨在不在咱不說,不管什麼黨現在回來,中國的經濟在未來相當時間內:
第一條, 中國人在全世界的貿易信用和中國人的可信度和形象,在短時間內無法恢復;
第二條, 決定中國經濟市場的經濟、技術、市場的美國,想在一定時間內恢復到以前,跟中國還像以前那樣做,幾乎不可能。
這兩條已經決定了中國經濟只能是往生存型發展,想當領導世界型發展那就是噩夢了,就不是中國夢了。別想了。

因此,上海股市要麼關掉、要麼就恢復到你無法想像的低;深圳股市要麼關掉、要麼無法想像的低;香港股市一定會起起伏伏,甚至沒有。就把錢洗完拉倒!中國人民幣和港幣一定是完了。

今天所有在國內存有現金,大額人民幣的人,真的說實在話,你未來想燒的機會都沒有。

共產黨今年6月4號,不管是什麼情況下的滅,嘎嘣他走了或者被推翻了,甚至他還在那,都改變不了事實,6月4號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一定會成立,而且一定不僅僅是我說這話。記住,不僅僅是我宣布說這話,一定是世界上很多國家合法的權力會正式宣布。聽懂了嗎?

不僅是爆料革命宣布,很多國家合法機構會宣布,不在承認共產黨的合法執政地位,然後會推出中國人民的一人一票的、新的、有法治的這個中國政權。

那我回答戰友們,那你說這種情況下你的經濟、你的人民幣、你的港幣、你的股票、你的房子還值多少錢?想想國民黨離開大陸的時候,金銀劵、國民黨的國民黨票,我小時候看到的一堆一堆的,枕頭裡面一堆一堆的,都貼到牆上當貼牆紙了。所以說這是回答戰友們經濟問題。

另外一個戰友們問我共產黨什麼時候完蛋?我告訴大家,現在2.7到3還沒有完,還沒有到。上海的股票、香港的股市、深圳的股市還在交易中,共產黨現在在兩會之前還要保證這個股市存在,兩會中間要討論這個股市要不要停,取決於疫情的發展。現在美國絕對不希望這幾個股市關了,為什麼?他們的幾萬億美元也就沒了。所以說現在是打架的雙方,讓對方死的時候還需要對方錢你別給我弄髒了,把錢先掏出來。先給我放我兜里安全了我再揍你,在這種狀態下。看誰能把誰的錢能掏出來,共產黨捂著錢袋子別掏,美國的華爾街我得把錢掏走,包括一些歐洲的。在這種狀態下,所以現在那個股市呀還在那存在。只有這個不存在了,共產黨那就結束了。開始就結束了。什麼方式結束?什麼情況下結束?大家看著會非常之快,嘎嘣就沒了。

所以我可以告訴大家,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就像幾個月以前你不接受這個疫情一樣,共產黨是沒了。是絕對沒了!現在就是中南坑那幾個傻貨,還在那塊蹦呢,跟當年的崇禎皇帝和慈禧都是一個德行的。死到臨頭他還不知道咋回事呢!

我告訴戰友們,我再回答你這個問題,就在這個我家的對面這個周圍,當年江南案的發生地,蔣經國被刺殺的地方,就在我家前面幾十米的地方,還有對面的大都會俱樂部,還有某個某個組織就在這,都不超過500米的地方,正在思考著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他們該幹什麼?他們必須幹什麼?

現在就在康州、還有在猶他州、還有達拉斯州,各個經濟以及國際上的組織或者最有實力的決定人類命運的組織,正在開會。
沒有共產黨的中國經濟咋辦?
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他們的利益咋辦?
沒有共產黨的中國的政治該走向何方,他們能做什麼?

所以說我希望戰友們你們都活著,我希望你們認真的活著,活著等到沒有共產黨的喜馬拉雅到來的那一天!2020年絕對不會再有共產黨了!從6月4號正式開始,給他掙扎的時間不會到今年年底。這就是我回答你們另外一個答案。

另外有戰友問我,現在你們還應該做什麼?

戰友們:我現在就求求你們了,接下來中國會大量的到最後的掙扎,任何政權打壓民意、封堵民情、操縱民意、利用民情,在完成一場最後政治鬥爭。現在戰友們,在國內的,如果你在安全的情況下,你就看看爆料革命,不安全你就不要看,你也少傳吧。一旦影響你安全你都不要做。因為你做不做共產黨都亡。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為了什麼犧牲你自己。任何一個組織、任何一個人、任何人讓你掏腰包,讓你犧牲掉命的,他都是流氓,你都應該是他的敵人。你不要再當,每個人都說:郭先生我為你去死!你一舉手我就上!然後很多人發信息,郭先生,我所有的資產、遺產全交給法治基金了!

就說到這的時候啊,昨天我看到了一個戰友們,加拿大的啊,那個8、8,我就說到8,收到了,你沒有留任何東西,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誰,我留著呢!第二7.3收到了,收到了啊7.3,收到了;還有一個1,一個1的,收到了;另外一個5.6的收到了,都進到法治基金的賬了,非常感謝,雖然你不留任何信息,但我能知道你是誰,我完全按照你的意思辦,所有這些錢全會按照你們說的去那個地方。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任何人戰友們,想伸手掏你腰包的時候,給他自己謀利的時候,不管什麼樣的借口,什麼樣的理由,你一定要有一點常識。別當了幾十年的傻子還繼續當,你絕對要說不!

第二個,當有人想要你的命,讓你不安全的時候,,你一定要記住,要說No。爆料革命喜馬拉雅目標一定會實現!你傳不傳這都擋不住,你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了。我求求你了!(雙手合十行禮)我只希望更多人活著,我希望更多人團圓的活著。

共產黨在香港的運動上操縱了多少民意,在小粉紅、紅旗手,多少人包括那個美女伯曼兒,你想想那個女孩錄完那視頻以後燒了。燒了!現在成灰了!一縷青煙呀!還是混雜的青煙就走了。大家想一想那個孩子。李文亮醫生聽說也是紅旗手聽說是,也沒了,一縷青煙也沒了。多少個那個一堆一堆的火葬場的手機,還有那個二手貨的愛馬仕包,還有LV包,多少?!多少人過去是挺共的,在香港運動的時候是支持共產黨的護旗手!值得嗎?!荒唐嗎?!看著心疼又難受!

曾幾何時就在眼前,大喊共產黨我的國家我的黨,一切都聽黨的,一切都靠黨。爹親娘親也不如黨親,習大大,彭媽媽,還有什麼王公公,還有什麼楊潔篪楊娘娘,楊潔篪的楊娘娘,這樣式兒的…楊娘娘(模仿女子拂面),還玩兒雙休呢,陳峰呢?都是剛剛發生的事。

大家想想這個時候你跟爆料革命文貴說為我死,為我瘋,我求求你了,您千萬別這樣,我只求您活著。因為您不管做什麼,共產黨都滅定了,您就高興就做,安全就做,不安全就不要做!就這麼簡單!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另外戰友問我,這個問題很沉重。但是我要回答,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會啥樣,誰來執政?

親愛的戰友們,如果你們要希望我回答,我只代表我一個人,我不代表爆料革命,爆料革命不是我的,是所有戰友的。千萬我求大家談爆料革命的時候,你們千萬別歸功我,我求求大家!那會遭天滅的!爆料革命是多少無名的英雄的戰友,國內外,用三年的生命和時間鑄成了這4個字。如果你歸功於我,那你真的是…戰友們,你就讓文貴萬死不復啊!(雙手合十行禮)

爆料革命是14億人民的希望,千萬你可別代表我,如果你問我爆料革命,郭文貴,爆料者郭文貴,滅共者郭文貴的話,我只代表我一個人,我可不敢代表爆料革命。

我告訴大家,如果你認真的看過三年的文貴爆料。認真的看過無數個戰友,從第一天我上Twitter,真的是幾百萬個戰友上來以後沒了,消失了,上來以後沒了消失了。我告訴大家,執政者就在爆料革命的爆料者中。

你們一定要記住,絕對不會是共產黨今天所謂的他們想像那些人,現在不管是汪洋,胡春華,胡派都在那咬著手指頭高興的:快完蛋吧,快完蛋吧。習快完蛋吧王快完蛋吧,江完蛋吧孟完蛋吧,趕快弄吧!秦城監獄,哎喲,每個人現在都跳舞,每個人都高興,不管舞跳的好不好也得跳,為什麼?唯一的機會秦城要打開大門,有史以來自由了!所有從秦城出來的都是英雄。

新疆監獄,各省的監獄,幾萬個監獄都將釋放。肯定的,不管哪一派上來都一定大赦,不管是妖魔鬼怪還是好人都會大赦。不管哪一派上來,我可以告訴大家只要共產黨沒了,房貸你是不用還了,車貸你也不用還了,這是肯定了,欠的錢肯定就拉倒了。

但是共產黨內部會推出一些變了形的,脫了共產黨的衣裳馬上穿上啥衣裳你都不知道了。什麼教授,什麼民運領袖,都來了都會上。各種口氣的妖魔鬼怪都會來。

但是我告訴大家,決定這個最後中國政權的人一定不在中國。一定是在美國和在美國領導下的世界的聯合實力。

中國人只有一條能不在攆走共產黨後,再來個共產黨的變了形的他的私生子和共產黨的爹,或者變了形的共產黨,或者是不叫斧子鐮刀了,他弄個什麼挖耳勺,弄個痔瘡勺。保證的唯一方式,就是讓世界上有法治正義的力量監督下,讓中國有一個過度性的走向法治的,信仰自由的政權。

只有這樣中國才有希望,外國未來還跟你打交道。中國人孩子還能到國外去繼續上學,在外國的中國孩子還繼續待在外國。在外國的財富會受到保護,共產黨盜走的財富會合法的一分不少的還給中國人民。

但是中國人必須接受你這個政府政黨要與世界合作,你得有法律。絕對不要被某些人操作了,什麼外國人來統治中國了,八國聯軍把中國分開了,還有一幫網紅說中國要是當時共產黨不來中國整個是什麼軍閥化了,各省自治,大家千萬,你如果你要相信你繼續相信,我可以告訴大家,絕對不可能!全人類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一個力量能把14億中國人,現在我給你切成100塊,切成200塊是絕不可能的。因為那意味著什麼?軍閥割據,流氓爭權,那就是不符合全人類任何一個人的利益。最後比疫情還要可怕!

讓中國符合世界利益,前往最後世界利益和世界安全的只有一個辦法,讓中國一定要安全的在那兒是一個國家。

絕對不允許流氓佔據政權,軍閥割據軍權,絕不可能。誰坐在那椅子可能坐一秒鐘導彈就來了,啪嘰就導死你了,N個導彈,內部導彈外部導彈,那多了現在都無人機!咔!就死了,你不相信你看著戰友們,共產黨沒以後很多人會站出來舉手,我成這政權了河南國呀,山東國呀,廣東國,只要你舉手你就被肯定定點清除。有拿勺子把你砸死的,有拿鞋底把你摑死的,也有無人機把你炸死的,也有導彈把你導死的,反正你活不了。只有最後活下來的就真心真意的被人民所接受,讓世界所接受,

這個人是真的是在這兒是能讓中國人團結,能讓世界接受,然後呢,建立中國的法治。這人是人民選出來的,絕對不是誰指定的。

我認為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當中的,很多我都不知道真實姓名的戰友當中會出來的這些人。為什麼?!我太清楚,我太明白文貴走過這三年中國有多少精英希望中國大變。

我今天不能跟大家分享的,我也不能告訴大家的,我可以給大家說,你們見郭文貴有一次把戰友給我發出的絕密信息真正的告訴過大家嗎?一次沒有過,從來沒有過,我要保他們的安全。我的原則我只說我看到我知道的,我認為的行的。

這就是我三年來獲得的國內戰友的信任的一個基礎,我不會向任何人迅速的把聽來的道聽途說的給弄出去或把戰友給失掉。不可能!

因此我看到了戰友們有多少了不起偉大的人,真的是偉大的了不起的戰友太多了!他們真的有法治民主的思想,各個人都比郭文貴強萬倍億倍!大家看到我文貴的時候,就我要是說跟這些戰友比我能管一個什麼,我能管中國半個鄉,半個鄉一個鄉我都管不了。就憑我這號人就能管半個鄉,但是咱們的戰友真能管一個國。太高了!也是他們在背後的默默的支持,決絕的滅共心理,和決絕的滅共的決心和智慧讓我走到了今天。所以我對他們是絕對有信心的!

戰友們,千萬你不要把你的眼睛看著中央電視台和中南坑還有報紙上的那幾個人,那絕對不代表我們十四億中國人。你更不能看今天爆料革命也好海外民主民運也好,在網路上的這些人你可千萬別看我們,我可以今天我看到的沒有一個人,郭文貴就更狗屁不是了,能去所謂的領導中國人的。絕不可能!

一定是在全中國人,在世界的權力,法律,符合中國人利益的一個組織監督下讓中國人一人一票選出的組織和人才是中國人未來。而且中國人我相信通過這場大疫,通過這場滅共深信天意!你相不相信天意?在這場疫情之前你要不相信現在你該相信了吧!

大家一定會一人一票的選出來上天給我們中國人最後一個機會,選出一個合法的人民相信的政權。合法的可以相信的政治,而且是隨時可以推翻的和人民決定他未來的,絕對不是獨裁的,絕對不能把政治權利私人化,絕對不能不允許私人財富受安全保證的。只有這種情況下,中國人才會接受,中國人才有未來。

所以我回答戰友們,這個人是誰,就在你手裡。你要相信,你很快就有了你的手上一人一票的權利,來決定你的命運。誰也不知道最終的結果,但是結果的質量你是可以知道的,那就是有你決定了。

所以說我見了太多偉大的戰友了,我見了太多太多偉大戰友了。我太知道中國這些年最大的災難損失,流氓執政,蠢豬執政,閻王執政。太多的中國精英,太多中國的英雄被淹沒,這是這個國家最大的損失了!

我在爆料革命當中,每時每刻每一次都讓我感動。我無數次為此落淚呀!就是這麼多中國的英雄能人有抱負的人卻被這幾個愚蠢的傢伙,這幾個流氓貪婪的無恥的貨在統治著!

大家知道今天再看看一帶一路,何等的荒唐!現在還有人用你的一帶一路嗎?!

一切都相信黨跑步走進火葬場,在外國一切跟著共產黨你必須走進火葬場。一模一樣!誰還相信一帶一路?!
2025你還相信嗎還有中國產業化嗎?!世界一流嗎?!
2035你還相信嗎?!中國經濟超過美國技術超過美國你還信嗎?!
2049百年!中國領導全人類走向太空到月亮到太陽去你信嗎?!
你不覺得荒唐嗎?!!
這比當年袁世凱和當年的慈禧和義和團都荒唐一億倍!!
竟然我們國內的同胞你還相信吶!!
你相信的結果就是老天給咱們和這些流氓們給你帶來了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新型冠狀病毒,而且是他們干出來的。
這就是愚蠢傲慢傷天理,不信天不信己只信錢,愚蠢!無知!這種付出的巨大代價。

所有的人都捫心自問,看看你家周圍的房子你看一看你家沙發,你加在一起能值多少錢?我當年從我老家,我給大家說過好幾次,從我老家直升機,當時是米9,米9是米10呀,從我老家從曹營落下來,嘩嘩嘩的飛到聊城,是我老家第一次用直升機。我一路上我一下子我人都傻了,強烈的震撼了我的心靈。所有從我老家走向聊城的路上都是藍色的那種屋頂,旁邊一個草垛一個草垛,點著垃圾堆,一個垃圾堆一個垃圾堆。大家有沒有想過,中國這樣的農村沒有公共廁所,沒有消毒的,到現在都是。中國沒有天然氣還在燒柴火,一個個垃圾堆的傳染還有那個房子,一腳就能揣歪的房子。沒有公共衛生系統,沒有公共消毒系統,除了修馬路啥都沒有。這真是全人類呀真是荒唐到了極點這叫做要領導全世界的國家!

咱們看美國,包括到非洲,你飛機在天上飛你可以看到,非洲他有茂密的綠色的森林。它不像我老家到處是柴火垛和點那些麥秸稈那個冒青煙,垃圾堆。人家還有公共水管,人家也有廁所,最起碼人有大森林有自然。

那你到歐美就不用說了,一路之上除了游泳池除了豪宅就是寬敞的馬路。你去想想任何地方蓋房子都有公共水公共電,中國的落後和人民的無知,我當時說這共產黨不滅天理不容。

今天大家現在看看,都圈在城市的時候,你在你的樓裡邊,天然氣、暖氣、蔬菜供應系統、醫療供應系統,口罩也沒有。你覺得你真的是住在現代化的城市嗎?你真的中國實現了四個現代化嗎?打自己的臉吧你呀!整個武漢,整個湖北——6000萬人的湖北,一個上1300萬的湖北(口誤 武漢),157台護士車,不到200台的消防車。

共產黨真的是它有一個最大的口炮——宣傳機器和別著小槍的警察。共產黨要沒了宣傳機器,沒了警察,共產黨它有啥?你告訴我!
你看看你家周圍:沙發材料是化學的;你家牆上的塗料是假的;你家那幾粒米、那幾粒飯你能吃超過三個星期嗎?空氣中現在完全瀰漫著一種滅亡、囂張,屍體的味道。

全人類啊,你中國人不知道外國,你看看這外面,你們看看!全人類任何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除了工廠就是霧霾,除了霧霾就是心霾,除了心霾就是屍體、屍霾!除了屍霾,現在就是那種戾氣:互相仇恨、互相罵!

中國現在有啥呀?共產黨治下70年的中國,一場一場的大躍進,一場一場的對人民的屠殺和掠奪……剩下的除了流氓就是黑社會。

所以戰友們,你問我,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會是什麼樣?就是我現在這個樣。但是需要你達到第一條:一人一票決定未來的時候。明白了嗎?

我再重申:郭文貴既無能也無德,代表不了任何人。這只是我本人觀點!回答你們的問題。

另外一個,我再給大家爆料:說說今天中南海和上海在幹什麼。
戰友們,很多戰友發信息,說現在中共在想啥?上海在想啥?
我告訴大家:對待習和王來講,這倆人的鬥爭現在基本上你可以看出來,湖北蔣超良是文貴最早說的,蔣超良是王岐山的人。現在你們看到了吧,完了吧?!應勇去了。夏寶龍去香港了,那個張曉明我說的一定被免。很多人在下面說:怎麼樣?他還在那……他一定被免。還有那個娘娘黨…楊潔篪的娘娘黨的那個叫什麼?上海幫的那個,也免了…都得免!香港同胞跟我說:郭先生,你又蒙對了,你太偉大啦!香港同胞你別誇我,一誇我也蒙,我有時候也會飛的。

張曉明和那個叫王什麼…王志民什麼的,這兩個人加一起,真的就是一個鄉長的水平。他就是靠在旁邊給那些老幹部女士敲敲腿、捶捶背,服務服務,買點東西。

當年我去曾慶紅他媽媽家,鄧六金家。我給人買個冰箱,買點肉。他在旁邊幹嗎?弄兩袋子火腿腸,還弄了兩袋子台灣芝麻餅…就這貨,去領導香港人去了。見個美女,那哈喇子往下流啊!眼睛瞪得直啊!目不轉睛啊!就這種下三濫,管理港澳辦!你看他那說話,端著肩膀走道,跟那個腰間盤突出似的。一見比他下的人,馬上腰間盤突出。這樣說話:「啊,是嗎?…」要把語速調慢,動作…腰間盤突出;一見大領導,馬上好啦…腰間盤碎裂,立馬單腿跪地。然後說話也快了,臉也笑了。你說就這幫狗畜生,他代表管香港?真是悲哀啊!

所以香港這種跟他們這種鬥爭,真正是香港的正義和邪惡的較量;太陽和黑暗的較量!絕對共產黨輸!

張曉明,什麼王志民,多少年了?二十七八年前,一九九三、九四年、九二年時,咱看著,就那個德行。咱都看著小毛孩子,一個個人…後來2002、2003的時候,你就看到誰了?賈慶林,還有張曉明的老闆,就是香港住港澳辦的主任那個…2002年以後就開始來了。我從九幾年到曾家,看到了2005年,整個在曾家…那時候曾家是中國的老大呀——江是名譽老大,實際老大就是曾啊!

看了太多這些狗畜生啦,怎麼可能贏?張曉明免了吧,夏寶龍去了。夏寶龍只有一個…真是上天給香港的禮物。

大家記住啊,夏寶龍對香港的政策,兩條,已經出台啦:
加大力度,給予利益,團結香港的四大不要臉。
收買唄,藍金黃,加大!記住,你會看到一系列的政策,在香港:利民,保護香港人資產,金融,和北邊訴訟,然後對香港那些地方鬆綁…你會看到夏寶龍極端的政策。這兩天馬上就要出啦,在兩會過後就會大肆推行,三月初。現在我打不過你我示弱,我示弱:「大爺…共產黨就這樣…大爺,我給你舔腳吧…」 「不行! 「我給你舔腚吧…」不行!「那你給我啥,我給你那個?」「哎,行!」這就是共產黨,它就吃硬的。夏寶龍絕對玩兒這一手。
另外一手,私下來狠的。你會看到,夏寶龍出手,會對每個香港的這些走在前面的人刀刀見血!但是結果只有一個:在共產黨滅亡之前,夏寶龍和所有他的同黨,都會葬身在香港。絕對會葬身在香港!

所以共產黨對港政策,派去夏寶龍,就是上天又給了我們一個禮物,因為他的極端,他想贏。這個贏的唯一一個結果,共產黨在香港全面地兌現它的諾言: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然後特首由香港人民選舉。它不會兌現的。它不會兌現,它要許諾,再騙,再騙。騙不成就打,打不成就騙,直到「Boom!」爆炸為止。共產黨滅亡前,還會有一系列的血流成河。香港會出現一大批的港奸和一大批的勇士,最後香港進入再生。這是一條。

台灣,所有的共產黨現在都在給習出主意:打台灣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轉移視線、解決問題的辦法。只要這一招一開始,香港就自由解放啦!不用想啦,中國就解放啦。所有人都會葬身在台灣海峽,中國東海,這是必然的。蠢蠢欲動的對台行動,現在正在日趨上升。但願你別幹了!我們不需要那麼多台灣同胞,還有一些我們草民的孩子們送死。這不是我們需要的!

另外,三月份的會議,主要討論經濟問題。「滅疫」一定是口號第一,然後就是經濟問題。因為共產黨知道:經濟完了,它必死無疑。必死無疑!再怎麼辦?
對美做出重大許諾;
對港實行緩兵之計;
對台實行表面上非常巨大的的政策改變。
然後又來了:祖國需要港澳台同胞。就是你現在捐款一樣。過去這幾年,對外捐助上萬億美元,現在武漢湖北連一百億人民幣都不給,十億美元都不給一樣。又來了:港澳台同胞要團結啦,我們是同胞,我們好啦…強姦你,輪姦你是過去的事兒,是張曉明他們乾的,不是我們乾的啊…又來了…又要搞包裝,重新再賣一把。一定是經濟包裝,政策包裝,親民包裝…對美、對歐洲大量許諾。

對內,現在要開始,兩派之間都拉攏人,許諾:「下一個你當總理吧,克強免了,你當總理吧。「 」下一個,誰免啦,胡春華完了你當副總理吧。「,下一個」你到哪去當書記吧。「 都在許諾,拉攏…大家記住:這都叫垂死掙扎!一天都不會讓它長!所有這些政策,都是在滅亡前的最後掙扎。只要它動,就是走向死亡,它不動可能還好點。只要它動,就對我們有利!

三月初,一決定開會,那就是太好了!天意,天意呀!它不動,你說它現在天天防疫,打開國門,外國人來吧,治疫;會也不開了,老百姓你們都上班吧,然後各省自治決定,它不搞高壓政策,不抓人……你還真傻了!那你死也沒辦法。

就像香港一樣:香港一抗議,如果是聰明人:五大訴求,統統答應你。完了!你香港你還折騰啥?你折騰不了!如果當時任何一個人,站出來說:五大訴求,共產黨全部答應,共產黨最起碼現在不會那麼慘。它一上街,一打,流氓黑社會一上。文貴說的,它會穿上便裝,有準化學的武器出現在香港大街上,人民解放軍要戒嚴,要進港,或者是變相戒嚴。全讓我說對了吧!它就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現在疫情,它一抓人,一打人,一政治鬥爭。「啪啪「應勇一上,夏寶龍一上,還有那個誰一上,到武漢的叫王什麼一上…行啦,這就好啦!
接下來,三月份要開會,好啦!抓人,抓一批,免一批,拉一批。
經濟上,放開印貨幣,大印人民幣。許諾,把未來許諾給他一萬年,一萬不行,再給你五萬年。
對美、對歐洲繼續騙:要啥給啥。
保證你繼續雙休,十八歲不行十五歲,十五歲不行十三歲,繼續搞雙休。就這些招,你還有啥招兒?
然後,背後再表演表演軍隊,端著槍 「啪、啪、啪」進來(模仿走正步)…這回弄不好端著火箭器進來了,再嚇唬嚇唬你們。你們都不聽話,軟的不行來硬的,硬的再不行消滅它。

所以說,這招兒全用完,會導致什麼結果,戰友們?那屋裡面,都是一幫流氓騙子。都是最頂端的流氓騙子,都很Low。都是流氓心理,就像海外的假民運一樣。就是最後,你說到一萬個「國家,民族……」最後就盯那點兒錢,然後盯著人給他按摩去,就這麼簡單。最後說,「老子的錢在哪兒呢?老子私生女堅決不能回來;我啥時候能跑啊?你啥時候兌現啊?萬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啊…」都是現實主義者。因為共產黨沒有信仰。最後結局:你講的都是廢話,所有人都加快地行動,把這個房子「Boom」給它弄塌。就這麼簡單!

所以說,共產黨在幹什麼?共產黨在作,在往死作的路上。接下來一系列的決定大家會看到:
軍方的調整;
政法委的調整;
幾個省委的調整,
然後常委的動態。
這就是我告訴你的,馬上要發生。
然後對港、對外,一系列的決策,
然後要「力挽狂瀾」,又推出了習的新思想。
現在我估計不僅僅學習的APP 了,現在要學習的「APPP」了,要加一個字 「APPPP」了,新思想。現在再去讓黨內,全國人民再去喊「習大大」吧;喊「王公公」吧;喊「楊娘娘」吧;喊「孟書記」吧,「孟肌肉」啊!

所以說戰友們,我回答完戰友的問題,基本就這樣。我最後告訴大家,所有的戰友們:3月29,(口誤 2月)我再說一遍!是一個分水嶺!分水嶺!記住,戰友們。

爆料革命,還是那句話,我們要記住:無權欲之心,無我,無名,無利,千萬得無私。任何圖謀:想弄點錢的,搞網紅,搞媒體的…想任何理由,想弄錢的,千萬別打著「爆料革命」的名,你打著你自己的名義,你愛幹啥幹啥!愛幹啥幹啥!

兄弟姐妹們都聽到了,我這開會的人都來了,我馬上去開會去了。現在,請戰友們一起,為14億中國人民,湖北武漢疫區的所有同胞們,香港同胞,台灣同胞,新疆同胞,西藏同胞,全世界人民祈福(雙手合十行禮)
阿彌陀佛。

據西方國家分析,接下來的一周到兩周吧,中國的很多地方會降雪、下雨,陽光會出來,表面上會給大家一個松下來的感覺。我只說給能聽到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很多醫學專家,我相信你們都看了班農先生的「戰鬥室」,當時採訪我,旁邊坐的那位先生,是美國化學武器專家。大家明白了吧?化學武器專家和西方的所有的專家,都在評論:爆發在這個時候,一旦松下來,會更加可怕。

求求戰友們:守得住孤獨,這是要命的事兒,不要那麼早的衝出去。在不絕對安全的情況下,不要和任何人斗,不要和任何人玩兒命,也不要衝出去。一定要等到…會有解藥的,會有解藥的!解藥會出來的!解藥出來就沒事兒啦!等到解藥吧!明白嘛?兄弟姐妹們!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兄弟姐妹們,周末愉快!

明天不直播,周末休息,周一也夠嗆了。請大家關注、傳播所有爆料革命的信息,在安全的情況下。感謝戰友之家和「上天造 . 滅疫組」戰友們每天推出的,在GTV, 關於武漢疫情戰情戰報的視頻。太好了!今天早上「滅疫組「又放上了英文字幕,太好了!

再次重申,所有的任何人,包括欺民賊,包括共產黨,都可以無償使用GTV的關於「戰疫」的視頻。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任何人!謝謝兄弟姐妹們。

謝謝謝謝!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再次祝所有天下的男士、女士們情人節快樂!(飛吻)謝謝!
【鎚子】【文奇】【文木】【悠悠】【shangshang】【文中】【文祥】【文成】【YIMING】【S文熙】【胡楊】【文竺】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5647/ […]

0

熱門文章

GM39

2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