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爆料革命 是對自我的救贖

作者:文理

雖說已經進入了霹靂年還說這些略顯囉嗦,但看到最近的一些紛紛擾擾,還是忍不住要分享一下自己的感受。想聊一下,在追求自由民主和更幸福生活的滅共道路上,我們中國人應該怎麼做。

從本質上講,我們應該要求自己做到郭先生的境界,在任何事情上絕不倚賴任何人,每個人做到頂天立地的承擔。但對於絕大多數人,這還是太難太高的要求。而方便的法門就是我們要選擇相信,從而獲得精神的力量。

那麼我們究竟應該相信誰,究竟能相信誰?

答案很簡單,只有郭先生,只有爆料革命。這不是什麼個人崇拜,更不是什麼意識形態,而是理性分析之後的唯一選擇。

首先,如果任何人還對中共抱有希望,認為他們在變好甚至本來就很好,那麼我只能深表遺憾。這就如同借錢給一個背負幾百萬高利貸而不知悔改的賭徒,不是寬仁,是愚蠢。中共已經用一以貫之的假,黑,惡,醜和死不悔改向所有人證明瞭,他們已經失去了改過自新,繼續領導中國人民的資格。

那麼,我們可以相信打著民主自由旗號的海內外華人力量麼?且不說無數事實和證據已經告訴我們,他們之中充斥了多少大外宣和沈默的邪惡力量。就算是完全獨立,也有著通過啓蒙宣化或是財力支持去救同胞於水火的心,他們又能對中共造成多大的傷害,給中國帶來多大的改變呢? 我絕不否認海外眾多諸如自媒體頻道等力量在開啓民智,幫助更多的人學會獨立思考的方面起到了顯著的作用。然而,唐僧的佛法固然精深,但遇上了白骨精,只有真,善,狠的孫悟空才能降妖除魔。實力,對於帶領中國人滅共涅槃至關重要。沒有無上的實力,我們聽不到全世界將中國與中共分開的滅共序曲,看不到《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全票通過。

我選擇相信郭先生,也只能選擇相信郭先生。

因為他的信仰。沒有信仰的人可能很難明白,虔誠的人對教義是怎樣的篤信,對守戒是怎樣的自制。郭先生言談舉止之間無不展露他對於佛學深刻的領悟和對善惡輪回、業因果報的堅信。他相信真,所以他不妄語;他相信善,所以他寬容仁愛。我相信,正是佛學的信仰讓郭先生把推翻中共的邪惡統治從目的變為了手段;從最初單純的想為弟弟報仇變成發菩提心拯救同胞於水火。這樣一個真善的信徒站出來為中國人吶喊,不為名、利、權,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他。

因為他的經歷。郭先生近30年的經歷告訴我們,在滅共這件事上他絕對不是打打口炮,而是切實地做了一切需要的準備。他忍受著心裡的厭惡,刻意打入中共的內部,著意結識可以幫助他滅共的一切力量,知己知彼。在中共國里,作為巨商級的人物,想要清清白白並能與中共同床異夢幾十年,其中的艱辛非常人能夠想象。而心中無時無刻都有著堅定的滅共信念的郭先生用他的經歷告訴我們,他做到了。

因為他的實力。我們拋開郭先生創造的巨大財富,獲得的世界範圍內的巨大尊重。任何一個人,給他1萬億美金,給他川普總統同樣的權力,面對一個綁架了14億人民的獨裁政權,他能知道如何下手去滅共麼?三年前,郭先生還是一個頂著紅通幾乎要被遣返的所謂「流亡商人」;如今,他已經是受到全世界明暗實力尊重,合縱連橫,推動全球自動滅共的滅共者。這一切的發生,都是他智慧,自信,勇氣,魄力,也就是他實力的集中體現。

跟隨爆料革命越久,我越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郭先生開啓爆料革命,為的不僅是滅共,更是一種救贖:救贖很多已經日漸麻木,忘記了仁義禮智信的同胞,讓我們在這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中學會自己的承擔,學會如何捨掉名利權和自私,在利他的給予和付出中找到喜樂,在滅共的革命中重塑民族的價值和自我的信心。爆料革命在一定程度需要戰友們,這毋庸置疑。但我相信,不管少了誰,做了27年準備的郭先生,滅共這件事他天打雷劈也要辦,而且一定可以辦成。

如果你在任何時候動搖了對爆料革命的信心,希望你明白,那是一個備受中共邪魔欺壓剝削,想要重拾勇氣和正義的人,在動搖他救贖自己的機會。

為深陷紅魔疫區的全體同胞合十祈福。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522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5226/ […]

0

熱門文章

GM10

2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