蘸血的饅頭與濺腥的口號

作者:MH

用剛死的人濺出的血裹上饅頭吞食進肚,據說可以帶來好運。這是雜文學家魯迅先生筆下的一段敘述,生動而又透骨的刻畫了當時的國人是多麽的愚昧和冷酷。這種吃人血饅頭的愚昧做法在當今社會估計已經找不到這樣的人了,但是,這種似曾相識的現象又何曾間斷過,仍在不斷變相的推陳出新,所謂“武漢加油”的口號就是當中一例。

龍應台說,呼喊”武漢加油”凸顯出語言”貧乏””粗鄙”; 在我看來,更不止于此,呼喊者還有”卑劣的自私”! 且不說病毒爲溫病,其性如火,他們卻要”火上加油”,實屬愚昧無知; 更深入地剖析,他們高喊加油的真實心理,乃是冀望于陣地上的兵浴血奮戰至死,與病毒玉石俱焚,以換取山外的村莊歲月靜好。在這混亂非常之際,我甯可做一個”小人”,去時時揣度那些激昂高亢的”君子”們唱出的花腔! 若問我這”小人”有何見教,只有平淡的一句: 讓武漢人活得明白死得尊嚴。這種口號是集體的語言貧乏、草率、粗糙,甚至于是粗暴。

聯想大陸建政以來的曆史,去人性的奴化運動和假大空的愚民教育從不間斷,何嘗不是如此?說得真是一語中的,入木三分,太恰如其分了!龍應台一個文化名人面對一群“卑鄙自私”的行爲都不惜去做一個“小人”,去揣測和揭露他們的心理心態,本人一個凡夫俗子又何嘗還能以君子之居在保持沈默呢?爲此,本人也沿著“小人”的思路繼續走下去。

其實,龍應台是就日本捐助物資包裝上,以中國唐朝與日本進行文化交流爲背景寫下的幾行“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等詩句,與中國的口號兩相對比而引出一個表面的文化問題,借以說明兩國國民文化修養的差別。可是,在本人看來,龍應台提及的文化問題只是她的一個引子,重點還不在文化差異上,而在于揭示一批經過黨文化肆虐摧殘過的大陸民衆,已不僅缺乏中國傳統文化的修養,更重要的是導致了思想資源上的匮乏,已經失去了正常人的基本思考判斷力和是非辨別能力,人性也不僅僅像龍應台指出的那樣卑鄙自私,而且還更令人悲哀的是,這種被惡意改造過的人性透過這種簡單貧瘠的口號表現出一股陰飕飕的冷酷和冷血。

這次疫情是怎麽爆發開來了,本文就不再贅述了,就說當下武漢情況相當嚴峻,全面封城,進入准戒嚴狀態。面臨洶洶病毒的襲來和不斷有人死亡的威脅,家家已戶不出門,人人自閉不算, 武漢人還得面對當局的嚴防死守,戶戶排查,隨時強行進家,暴力挾持拉人帶走的恐懼。病毒已造成無數國人不幸染病,許多家庭失去親人,更多的人則是受困家中、備受煎熬。可以說,事態已經到了沒有一個武漢人的身心不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和傷害的地步。

可是,處于武漢和湖北地域之外的衆多國民卻是那麽的思想麻木不仁,不知深淺高低,也不會做換位思考,只會簡單而又信口開河的叫喚什麽“武漢加油”,“湖北加油”,甚至“中國加油”。加什麽油?

之前,在疫情隨時可人傳人的危情下,武漢當局爲了營造一派莺歌燕舞的盛世,打壓民情和控制疫情信息,不惜搞個什麽“萬家宴“,粉飾太平,結果多人被病毒感染。這些赴宴者又多集中在百步亭社區,這可不是一般的居民區,而是武漢知名的大型社區,占地4平方公裏,包括花園現代城、溫馨苑、百合苑、怡和苑、安居苑、景蘭苑、天順園、幸福時代、怡康苑共9個小區,共有13萬人住在這裏。據微博上傳來的消息,好些天過去了,百步亭社區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危急,絕望的居民正在向外界求救!這種危難之時政府最該做的理應是人道而有序的引導建康者趕快撤離避禍,安排周邊旅遊景點等地區分散隔離,並組織救援物質保障被隔離者的生活和防疫。通過分散救援,以減輕武漢疫區救治方面的壓力。一個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度,救助那麽一兩千萬人,何難之有?可是武漢當局根本不朝這方面去做,武漢人對病毒又無力抵抗,你叫他們加什麽油?你這不是叫他們加速被病毒吞噬,用狂嚎的語言去詛咒他們玉石俱焚的快點死嗎?

有新聞報道,湖北藥店6毛錢進來的一次性口罩賣1元,居然被政府以哄擡物價罰了好幾萬,人家才根據市場經濟的供求規律漲這麽一點點,這可算是很有良心的商家了,居然被如此重罰,想想其他地方想買一次性口罩得花五六塊錢還不好買,這種簡單粗暴的執法看似在幫武漢人維護經濟秩序,實則卻是在封殺對武漢人的供貨來源。你的“加油”是在給誰加油?

大陸的新聞畫面裏有武漢一批被集中收治的確診患者,被送往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過程。患者大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被公交車轉運,但上面給公交車駕駛員下達運送命令的時候,並沒有告訴駕駛員這些運送的確診患者要由哪些醫生或科室來接收,也沒有保證運送道路是否通暢,讓幾十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在武漢的寒夜裏一等就是幾個小時,導致患者情緒失控,而且攜帶病毒的老年患者在寒冷的冬夜裏苦苦掙紮。面對這樣情景,這種廉價的“加油“能給這些苦難者帶來什麽?

更有甚者,那些殺氣騰騰的標語橫幅對試圖逃生的武漢人寫著“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的公開威脅;公路不通試圖走水路渡河到臨省去的湖北人被當作“偷渡者”予以驅趕和暴力對待;印著“鄂”字車牌的的車主被他鄉衆人無情的攔截,跟蹤和舉報,讓警方對其像犯人一樣實施抓捕和關押。面對他們身處語言威脅,暴力伺候和警車無情鐵絲網透出的那種驚恐,無助和掙紮,以及那些悲憤的淚水和面容,這種狂吠般的“加油”到底在給誰加油?加的又是哪門子油?

當下,武漢人和湖北人最最期盼的無不是“不求三月下揚州,但願月底能下樓”。對比官媒抛出大量的黨八股文辭,空洞、荒唐,“戰”字連篇的表演台詞,以及大陸一批群愚還在追隨黨媒的節拍起舞而興高采烈的叫嚷這種腦殘式的口號,如果說“奧斯維辛之後,寫詩是殘忍的”,那麽武漢人湖北人面臨恐懼和死亡威脅之時,這種是非不清,高喊這種低廉的“加油”口號就無異于是極其冷漠而又充滿濃重的血腥味了。

《聖經》寫道,“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流……”,災難之下沒有局外人,大陸的口號者們,當你看到他人流血之時,輪到你流血之日還會遙遠嗎?

這次災難的元凶叫“新冠狀病毒”,其實早在上世紀中頁,大陸政權易手,大陸民衆就已被 “新官狀病毒”感染了,且被其毒害死了幾千萬。如今,新舊病毒均在兩相交叉作惡,大肆危害國民,令國民更是雪上加霜。至此,不管是“新冠狀病毒”,還是“新官狀病毒”,如果均可以用英文縮寫NCP來表達的話,那麽本人對這兩者無不甯願用浙江方言的諧音來念道,通通的都是:娘希匹!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