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信息管理的混亂——關于病毒是否會通過氣溶膠傳播感染人的問題

作者:WWL

一、中共信息管理的能力

不可否認,中共對信息管理的能力十分強大,但是這種信息管理能力的強大是建立在一個所謂的社會穩定上的,而這個社會穩定是威權政權用暴力機器、使用大量社會資源而建立的。一旦失去了所謂的社會的穩定,哪怕是短時間的,這個一度有序的信息管理就會出現混亂。這種情況在災害突然發生時曾經多次出現,比如2008年汶川地震剛發生後的前三天,又比如2018年壽光洪災發生後的前兩天,用中共的話說,那時“謠言”漫天飛,而且散布“謠言”者也都沒有被遭到被喝茶這樣的處置。這個信息管理混亂的狀態持續的時間並不長,中共的信息管理系統重新恢複正常,一些散布“謠言”者也都受到嚴厲處理,如汶川地震後處置的黃琦、譚作人等。

在這場武漢肺炎疫情發生時,情況卻完全不一樣。在疫情剛發生時,信息管理十分有條不紊。李文亮等八位醫生在同學微信群中商討新出現的薩斯病情,就遭到警察的訓誡,遭到工作單位紀委的談話。可見中共早就已經知道,這場瘟疫要到來。但是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持續發展,疫情並沒有象原來預測的那樣在一定的時間內是可以控制的,在二月初、或者元宵節發生拐點,然後象薩斯病毒一樣突然消失。但是疫情的發展並沒有按照中共的軌迹發展,因此中共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信息管理出現混亂。

二、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

武漢肺炎病毒是什麽?武漢肺炎病毒從哪裏來?從哪裏來?武漢肺炎病毒到哪裏去?這是世人最關心的問題。而在武漢肺炎病毒到哪裏去這個問題中就包含了武漢肺炎病毒是通過什麽傳播的這樣的次一級的問題。

根據澎湃新聞社的消息,2020年2月8日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長曾群說,目前可以確定的新冠肺炎傳播途徑主要爲直接傳播、氣溶膠傳播和接觸傳播。

關于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的說法,台灣的賴秀穗教授就是病毒通過空氣傳播。

自由媒體評論家全軍認爲,上海采取了與北京不同的信息政策,比較公開,比較透明,公開把病毒可以通過氣溶膠傳播的信息告訴民衆,因爲過去都只是說病毒是通過呼吸道飛沫和接觸傳播的。

馬上,北京方面做出了回應。2020年2月9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新聞發布會。針對新冠病毒可通過氣溶膠傳播的說法,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處研究員馮錄召表示,氣溶膠傳播途徑尚待進一步明確,目前尚沒有證據顯示新型冠狀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

但是在一天之後,2020年2月10日新華社網站發表記者彭茜撰寫的題爲《科普:病毒會通過氣溶膠傳播感染人嗎》的報道。報道首先指出,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日前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對于病毒傳播途徑的描述,除“經呼吸道飛沫和接觸傳播是主要的傳播途徑”外,新補充了“氣溶膠和消化道等傳播途徑尚待明確”。然後報道一轉口氣寫道,此前已有多篇國際期刊論文研究了其他呼吸道病毒的氣溶膠傳播情況,肯定病毒可以通過氣溶膠傳播。最後記者用對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生物氣溶膠實驗室負責人要茂盛教授的采訪,坐視病毒可以通過氣溶膠傳播的觀點。

新華社間接反駁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說法值得關注。

其實,關于新型冠狀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的消息最早來自在患者糞便中發現武漢肺炎病毒的報道,時間應該是2020年2月1日之前,美國在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糞便中發現病毒。隨後,在深圳的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糞便中也發現了病毒。利用抽水馬桶衝走帶病毒的糞便,就會産出飛濺,就像海浪拍打海案形成海浪,海水中的鹽粒子進入空氣,成爲氣溶膠。人們自然會想起比爾蓋茨的一次演講,其中提及2003年SARS的一個傳染案例:一個SARS的病毒攜帶者腹瀉後,衝馬桶,SARS通過管道、風扇以及通風系統把SARS病毒帶到了這棟公寓的其他層,最終導致300多人感染,還造成SARS病毒被吹到了附近其他建築物。SARS病毒就是通過氣溶膠傳播的。所以有中國醫生錄制了一段視頻,希望民衆用塑料袋裝冰塊,封堵家中的下水管道口,防止病毒通過下水管道,形成氣溶膠,而使病毒進入原來以爲封閉的空間,然後放在網上流傳。

2月8日上海政府告訴民衆,病毒可以通過氣溶膠傳播;2月9日中央政府說,目前尚沒有證據顯示新型冠狀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否認上海的說法;2月10日新華社發表報道,通過專家和外國期刊論文又否認中央政府的說法,支持新型冠狀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的說法。

中共在應對武漢肺炎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出現了信息管理混亂的現象。這說明中共最高決策層出現意見分歧,中共決策層和上海決策層出現意見分歧。中共管理統治模式中最重要的一條原則就是統一的認識,只有認識統一了,才能有統一的行動。沒有統一的認識,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信息管理必將更加混亂。如果疫情繼續偏離中共的預測軌迹發展,必然導致信息管理的更加混亂,最後導致社會的變更。

三、氣溶膠與霧霾

在武漢封城之前,中國從南到北霧霾十分嚴重。應該說,最近幾年以來,中共政府采取了非常極端的措施,使得分散燒煤取暖、燒飯燒水的現象大爲減少,霧霾情況有所減輕。但是爲什麽在武漢封城之前中國從南到北霧霾十分嚴重,中共政府沒有做出解釋。也許是和曆史書中記載的黑死病爆發時的空氣狀況類似,瘴氣嚴重。

自從柴靜的《穹頂之下》視頻被下架之後,中國民衆對霧霾的關心程度越來越高。中國科學家也關注氣溶膠與霧霾關系的研究。氣溶膠指在空氣中懸浮的顆粒物,顆粒直徑一般小于100微米(0.1毫米)。中國過去只關注PM10就是顆粒直徑一般小于10微米的顆粒對空氣質量的影響,如建築工地的揚塵,交通公路上的揚塵等。後來開始注重PM2.5就是顆粒直徑一般小于2.5微米的顆粒對空氣質量的影響,這也許需要感謝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PM2.5數據的對外公開發布。PM2.5微粒對人體的危害遠遠大于PM10。後來中國把霾定義爲空氣中大量肉眼無法分辨的大量微粒。必須指出的是,病毒的顆粒直徑要比PM2.5還要小,危害還要大。

中國科學家發現,對霧霾影響最大的不是一次氣溶膠,而是氣溶膠的二次合成,也稱二次氣溶膠。二次氣溶膠,就是指排放到大氣中的氣態或顆粒態汙染物發生化學反應(主要是紫外光、臭氧、OH自由基等引起的光化學反應)形成新的大氣顆粒物。一次氣溶膠轉化爲二次氣溶膠後,其汙染毒性比一次氣溶膠更大,在空氣中存在的時間更長,使得大氣中的氣溶膠居高不下,也就是使霧霾現象長時間不退。

帶有新型冠狀病毒的氣溶膠應該會二次合成,形成二次氣溶膠。這對病毒本身有什麽影響,對病毒的傳播有什麽影響,還需要嚴密監視。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5129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09606/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