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還能撐多久?武漢醫護人員處於崩潰的邊緣:我們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中

秦琴(化名)是冠狀病毒中心武漢的醫院工作人員,同時也是一名8歲男孩的單身母親。她寫了一份遺囑,以防萬一髮生任何意外情況,因為她正在努力對抗致命的病毒,這使整個城市陷入停頓。

自從兩周前的農歷新年以來,醫院人員沒有休息過一天,疫情已將全市醫院推到了臨界點。每天,大約有600名患者會湧向秦琴工作的醫院,尋求病毒的診斷和治療。她通常要工作到午夜才離開醫院。

她告訴《大紀元時報》,她工作的醫院大約有70名一線醫務人員感染了該病毒。 她的一位同事,一個剛過30歲的男人,在2月5日工作時摔倒在地上。後檢測出他已經感染了新冠狀病毒。

據報道,在最近一次省級新冠狀病毒應對會議上拍攝到的一張PowerPoint幻燈片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照片上顯示,湖北省(武漢市所在的地區)13家主要醫院中至少有15名感染該病毒的醫務人員 。其中一所醫院有101名醫護人員被感染 。

秦勤解釋道醫護人員的感染可能只是一個滑倒或者是面罩沒有調整好,又或者是手沒有正確洗淨。所有的小細節如果忽略了,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獨自生活或滅亡’

宋,一位退休醫生,最近被重新雇用在一家私立醫院,是幾十名被感染的醫護工作者之一。他在1月18日左右治療病人時發燒。宋認為自己感染了病毒,因此接受了靜脈滴注和注射。一周後,他的發燒已經高達華氏107度。宋的妹夫李說,除了發燒外,他還有腹瀉。

李告訴《大紀元》,一位醫生告知他宋已被新冠狀病毒感染,然而醫院卻不承認。李表示,只有當某人死亡時,醫院才會檢查是否有病毒的病斑。

宋目前在家,由他的妻子和李照顧。李說宋的腹瀉自那回家後更加惡化了。李說,在家裡照顧宋的時候,他們會用眼鏡,口罩和帽子保護自己。 自從疫情的爆發和造成的恐慌,人們停止了探視,他們現在已經與所有的鄰居和朋友斷絕了聯繫。

李認為死亡數字遠遠高於報道,她說,當時她正帶著宋到醫院去打針,她親眼目睹武漢中心醫院的工作人員把屍體拉到外面。

李說老百姓都在等待著死亡,武漢人則留在家中生活或自行滅亡。他們還能做什麼?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

絕望

一天晚上11點開會回家時,秦琴坐在路邊大哭,讓絕望感沈入淚水中。她說醫護人員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中,但仍然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目前醫療用品已變得稀缺。 負責管理醫院庫存的秦琴不得不根據每個地區的「危險程度」對醫療設備進行配給。

秦勤的醫院現在每天收到200個捐贈的口罩,但僅夠一線醫院人員的五分之一,而危險品套裝的數量只能裝備給一個科室。

秦勤表示,隨著全市餐館的關閉,為員工採購食物也成為一項挑戰。如果沒有公眾的捐贈,醫院的所有用品在這段期間都會用完。所有事情都會變得一團糟。

秦琴說自己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感到害怕,因為她不知道她的生命會在哪一天結束。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小螞蟻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08653/ […]

0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