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證如山——武漢冠狀病毒是科學家在實驗室里用基因工程技術設計的

現在,世界上每一個對冠狀病毒進行基因組分析的病毒實驗室都了解到,冠狀病毒肯定是科學家人為設計的。證據就在病毒本身:用於基因插入的工具仍然存在於遺傳密碼中。由於這些獨特的基因序列不是隨機出現的,它們本身就證明了這種病毒是由實驗室的科學家人為設計的。

然而,令全世界震驚不已的是,世界衛生組織和CDC為了保護共產中國和它的生化武器計劃,卻掩蓋了真相,因為任何一個政府都不想讓公眾知道,政府實驗室其實會經常爆發疫情。

例如,幾十年前,美國陸軍運營的埃博拉生物武器實驗室里的一名科學家讓一隻猴子感染上埃博拉病毒。結果證明,這種毒株只能在猴子之間傳染,不能傳染給人類,世界因此躲了一劫。但美國陸軍最終用化學炸彈“核化”了整個設施,殺死所有的猴子,把留在美國土地上的最後一點病毒殘餘也消滅得乾乾淨淨。

理查德•普雷斯頓(Richard Preston)的《危險地帶》一書講述的是,1989年,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萊斯頓的靈長類動物檢疫所發現並控制了一種破壞性極強的熱帶絲狀病毒,萊斯頓於是成了一場生化危機的中心。爆發的原因是,人們發現埃博拉病毒可以通過空氣管道傳播。這個故事令人毛骨悚然且廣為人知,由於擔心引起恐慌,被整個美國的醫療機構極力掩蓋,直到很多年以後,曾經在疾控中心運輸受感染的病人進了達拉斯醫院,另一個受感染的護士造成了永久性腎損傷。

這些病毒泄露的實例是幫助我們了解中國的冠狀病毒情況。在對待這次武漢冠狀病毒問題時,我們必須首先認識到,病毒學研究實驗室在控制病毒泄露方面經常出現失誤,就連美國在研究致命的病毒毒株時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中國的BSL-4實驗室已發生過多次SARS病毒株的意外泄露。現在,這次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已被確認為一種人工合成的毒株,目的是用來作為生化武器或疫苗試驗。

病毒的基因組編碼不是自然的。就像你永遠不可能在沙漠中遇到一條正在寫有着單詞和語法的書的蛇那樣,現在在冠狀病毒株中發現的基因序列毫無疑問證明了,人類工程師一直在對這種病毒株進行增補。

用基因技術實現這個基因工程的手段之一叫做穿梭pShuttle,這種技術可攜帶大量基因插入目標病毒。

下圖為pShuttle手段的完整基因序列:

用穿梭的辦法在一篇題為“生成重組腺病毒的簡化系統”的文章中有描述。

論文的摘要描述了“一種簡化此類病毒的產生和生產的策略”。“這是實現病毒基因工程的過程:

重組腺病毒質粒是用最少的酶操作產生的,在細菌中使用同源重組,而不是在真核細胞中。將這些質粒轉染到哺乳動物的包裝細胞系後,在綠色熒光蛋白的幫助下,病毒的產生就可以很方便地進行,而綠色熒光蛋白是由整合到病毒主幹中的基因編碼的。同質病毒就可以從這個過程中獲得,無需空斑純化。

這篇論文描述了這種方法將如何“加速重組腺病毒的產生和測試過程”。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穿梭質粒會留下獨特的代碼,即基因改造的“指紋”。現在我們在冠狀病毒中發現的就是這個指紋。

基因學研究人員James Lyons-Weiler在分析文章中揭示,在野外傳播的冠狀病毒中發現了穿梭基因代碼。這證明了這種病毒是由人類科學家設計的。

“IPAK的研究人員發現了pshuttel – sn重組向量序列和INS1378之間的序列相似性,

另一個基因序列也顯示與SARS冠狀病毒的突刺蛋白有92%的匹配:

這個研究過程被中國研究人員申請了專利,如圖所示。

穿梭質粒被用於將SARS基因插入冠狀病毒,這一過程使其對人類具有致命性,“正在進行SARS疫苗研究的研究人員一再警告不要進行人體試驗。

2019年ncov的疾病進展與動物和人類接種SARS疫苗後再感染的進展一致。因此,必須認真考慮2019-nCoV是一種實驗性疫苗類型的假設。

他還警告說,“一些研究報告了動物(老鼠、雪貂和猴子)的嚴重免疫病理反應,在這些研究中,接種了冠狀病毒疫苗的動物在隨後接觸到野生型冠狀病毒時,往往有極高的呼吸衰竭率。”


他的結論是:

如果中國政府一直在進行抗非典的人體試驗。MERS或其他使用重組病毒的冠狀病毒可能會使其公民在感染2019-nCoV冠狀病毒後更容易患上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

Lyons-Weiler並不是唯一一個評估冠狀病毒基因工程起源的人。北京大學傳染病博士董宇宏(音,Yuhong Dong)寫道:

根據最近發表的科學論文,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具有前所未有的病毒學特徵,這表明建造它使用了基因工程。該病毒具有嚴重的臨床特徵,對人類構成巨大威脅。全世界的科學家、醫生和人民,包括政府和公共衛生當局,必須盡一切努力調查這一神秘可疑的病毒,正本清源,最終保護人類的未來。

董教授提醒道,1月30日《柳葉刀》(Lancet)上的一篇科學論文的結論是,“重組可能不是這種病毒出現的原因。”換句話說,這不是通過自然突變在野外發生的。

他還提到1月27日由5名希臘科學家進行的一項研究,該研究的結論也是,在野外發現的“家譜”中,冠狀病毒與其他病毒沒有血緣關係。他寫道:

5名希臘科學家們分析了2019 – ncov的遺傳關係,發現“新冠狀病毒中,幾乎一半的基因組來自一個全新的沒有密切遺傳關係的亞屬內sarbecovirus病毒家族”,這說明2019-nCoV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研究者們否認了2019-nCoV源於不同冠狀病毒之間隨機自然突變的原始猜想。

董教授提到的在《柳葉刀》發表論文的Roujian Lu,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國家病毒病預防控制所中國生物安全重點實驗室的Roujian Lu。

首先,該疫情於2019年12月下旬首次報告,當時武漢大部分蝙蝠物種都在冬眠。第二,華南海鮮市場沒有出售或發現蝙蝠,只賣各種非水生動物(包括哺乳動物)。第三,2019-nCoV與其近親屬bat-SL-CoVZC45和bat-SL-CoVZXC21的序列一致性小於90%。因此,bat-SL-CoVZC45和bat-SL-CoVZXC21並不是2019-nCoV的直系祖先。

換句話說,2019-nCoV並非來自蝙蝠。這意味着整個主流媒體在冠狀病毒的真正起源問題上對我們撒謊。

這篇論文還強調了官方解釋中的錯誤信息,稱“許多最初確認的2019-nCoV案例與武漢市場有關,但高達45%的案例(包括最早的幾個案例)與武漢市場無關。”
Roujian Lu和賴恩斯-維勒都指出,SARS冠狀病毒中存在一種結合蛋白序列,使其能夠輕易感染人類細胞。如《大紀元》所述:

…儘管武漢冠狀病毒和感染人的冠狀病毒,和整體低同源的武漢冠状病毒S蛋白有相當大的遺傳距離武漢冠狀病毒S蛋白有幾個補丁受體結合(RBD)域的序列与SARS-CoV 的同源性高。據報道,SARS-CoV s蛋白中442、472、479、487和491位的殘基位於受體複雜界面,被認為對SARS-CoV的跨物種和人際傳播至關重要。所以令我們驚訝的是,儘管取代了5個重要的界面氨基酸殘基中的4個,武漢CoV s蛋白被發現與人類ACE2具有顯著的結合親和力。… 武漢CoV s蛋白和SARS-CoV s蛋白在RBD域中具有幾乎相同的三維結構,因此在相互作用界面上保持了相似的范德華和靜電性質。因此,武漢CoV仍然能夠通過S蛋白- ace2結合途徑對人類傳播造成重大公共衛生風險。

正如董博士問的那樣,“這種新病毒怎麼可能如此聰明,能夠在特定位點發生精確突變,同時又能保持其與人類ACE2受體的結合親和力?”病毒是如何改變s蛋白的四個氨基酸的?病毒知道如何使用有規律的聚集間隔的短迴文重複(CRISPR)來確保這種情況發生嗎?”換句話說,這不可能是偶然發生的。冠狀病毒在野外並不是隨機突變的,而是精心設計的。

世界各地的許多科學家目前正在對在冠狀病毒中發現的基因序列進行研究,他們越來越多地認定,病毒的成分已經被改造。這些科學家中的許多人正受到威脅和審查。已經有一篇論文被迫撤回並修改,毫無疑問是為了刪除冠狀病毒基因工程起源的關鍵結論,但永遠无法否認其人為精心設計的證據

最終,科學機構肯定會這樣的結論:這種冠狀病毒株是被人為改造過的,或所有的遺傳科學法則恰好都沒有起作用,基因測序是虛構的(有點像“進步的”左派的變性論,他們已經放棄了生物學上的現實)。那麼基因科學將面臨這樣的質疑:要麼該冠狀病毒是基因工程的產物,要麼科學機構將不得不拋棄基因學已取得的全部研究成果。

到目前為止,他們還在試圖欺騙公眾,讓他們相信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某種意外,這種宣傳確實有用,因為大多數公眾沒有足夠的科學知識來反駁官方的宣傳。然而,世界各地有足夠多的獨立科學家證明,這次爆發的毒株是由人為設計的。

上周,每隔12個小時就會收到更新數據,有趣的是,就在此前的14個小時,所有官方的冠狀病毒感染和死亡數字被凍結了,似乎世界上每個國家都同意停止報告新的數字,這種現象是前所未有的。與此同時,CDC目前確認了第11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這表明儘管CDC在努力控制疫情,感染仍在繼續蔓延。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白夜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