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說幾句假話的專家——“方艙醫院”是人間的煉獄

作者:WWL

在李氏肺炎( 在李文亮醫生去世之後有人建議,將此次武漢肺炎更名為李氏肺炎 )短暫爆發的過程中,就有許多工程院院士來向中國百姓解釋此次疫病的特點、危害、防治方法以及政府採取措施的必要性和作用。比如2月4日,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在武漢接受新華社記者的專訪,介紹和解釋了武漢市正在大規模設置“方艙醫院”的必要性。王辰院士說:“啟用大空間、多床位的’方艙醫院’,這是中國採取的重大公共衛生舉措。”“把核酸檢測的量提上去,提高檢測率、確診率;把所有的確診輕症患者統一集中收治隔離,以免造成更大範圍的擴散,這是當前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兩大關鍵問題。”看來利用現有的體育館、會展中心,將它們改建成“方艙醫院”,將武漢市所有的李氏肺炎病狀的人員全部收進“方艙醫院”,集中在政府直接控制的空間中,與健康人員完全隔離開來,以利盡快戰勝疫情,這是中國政府的最新部署。有人問王辰,將有李氏肺炎病狀的人員收集在一個空間中,是否會發生交叉感染。王辰回答道:由於是確診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這個問題不是突出問題。入院前除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陽性外,還會經過流感抗原篩查,盡最大可能避免可能的生物安全風險。由於是大規模集中收治,相關配套管理、保障工作要抓細抓好。

像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王辰這樣的中國最高級專家所說的話,是不是可信呢?

錢理群在武漢大學做演講時曾經談到人說話應該有的底線:

一、人要說真話;

二、不能說真話時則應當保持沉默;

三、無法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說假話時則不應該傷害別人。

這應該是錢理群在文化大革命之後所說的。其實,人應該說真話,一輩子說真話。這是父母對孩子的最重要的教育,而且世界上的父母都是通過同一個童話故事向孩子們傳授這個做人的道理。但是在中國,說真話真是太難了,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但是在中國還是有許多人堅持說真話,一輩子說真話,如黃萬里先生,如許章潤教授,如李文亮醫生。錢理群的這套理論是為中國知識分子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行為開脫,特別是為知識分子群體長時間說假話的行為開脫。錢理群把這些話定義為無法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說的假話。通過這種方法,把說假話的主要責任推給了在講演中並沒有點名的、但是大家都明白的政治體制。錢理群的理論在中國很有市場,特別是在知識分子中是深入人心。象黃萬里、許章潤和李文亮則被認為是不識時務的人。

後來錢理群的理論被張光斗發展了,發展成“要少說幾句假話。”2003年中央電視台《大家》欄目主持人專訪張光斗時問:“您覺得您的一生真的做到了講真話嗎?”他答道:“基本上……說我是不是都說真話,我說我做不到,我說我只能做到少說幾句假話。”

張光斗是誰?張光斗是中國工程院的創始人之一(另兩位是王大珩和羅沛霖),也擔任過中國工程院副院長,是王辰的前任。但是比王辰更牛,他既是工程院院士又是科學院院士,所謂的兩院院士,還是資深的。張光斗的入黨介紹人是周恩來。在知識分子中,張光斗是毛澤東封的優秀共產黨員,在共產黨員中,張光斗是科技界說一不二的“泰斗”。他可以把大學還沒有畢業的錢正英扶正為中國工程院院士,這是億萬富翁李彥宏日思夜想的。張光斗對中國共產黨的決策,特別是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和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的決策起到重要作用。

張光斗這麼重要的專家,只能做到少說幾句假話,問題就很嚴重了。比如說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決策,張光斗與錢正英都是積極的支持者。後來三門峽大壩工程失敗了,張光斗與錢正英又說當時他們是真正反對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張光斗想表達的是,當時沒有辦法說真話,不得已說了假話,不代表他的真實意見。張光斗對中國政治決策是如此重要,但是人們不知道張光斗說的哪句話是真話?哪句話是假話?就連他回答主持人的這句話,是真話還是假話,主持人也不知道。

王辰院士能夠做到他前任張光斗的水平就不錯了。

王辰說,“方艙醫院”收的病人,在入院前除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陽性外,還會經過流感抗原篩查。就是說這些人都是確定的李氏肺炎感染者。由於是確診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這個問題不是突出問題。

可是在流傳出來的關於武漢“方艙醫院”的錄像中可以看到,“方艙醫院”的一位負責人在大門口對民眾說,“方艙醫院”不是醫院,而是隔離所,這裡沒有醫生,也不給打針吃藥。進這裡的是武漢肺炎的疑似病人,病情比較輕,生活可以自理。

而判別利時肺炎的疑似病人的最主要症狀就是發燒。在中國各地進出都要檢測體溫,有發燒的就被懷疑是。李氏肺炎的疑似病人,

女兒曾在德國學醫。好像德國學醫特別難是有名的,淘汰率特別高。其實這不是事實,德國大學每一個專業的淘汰率都很高。問題不是淘汰率高,可能是這個專業本身就不適合這位學生。況且在德國換個專業是很容易的事情(外國留學生是例外),學醫不成可以該學其他專業。但是學醫確是比較辛苦的。那時女兒和媽媽通電話,就要談一些病的病狀,也許是除此之外真沒有什麼可談的。後來媽媽說,許多病都有相同的病狀,女兒回答說,這就當醫生的難處。發燒是很多很多病的病狀,比如腸胃炎可能發燒,盲腸炎可能發燒,牙齒發炎也會發燒,腳趾發炎也會發燒。把武漢發燒的、可以生活自理的病人都收入不是醫院的“方艙醫院”,難道最後的結果不是發生交叉感染?發燒患者的病原並不相同。

看到關於武漢“方艙醫院”的一些錄像,讓筆者想起兩個地方:希特勒的集中營和上山下鄉期間曾經呆過的車馬店、收容所。特別是看到“方艙醫院”醫院的病床佈置,還給每一個患者發一些生活用品,如拖鞋等,這和筆者參觀過的德國集中營的做法很像,被關押者住在一個很大的空間裡,便於觀察監視,要是再發上一樣的帶條紋的衣服就完美了。其實那位“方艙醫院”負責人說說得很清楚了,進來了就出不去了。

上山下鄉的時候也住過車馬店和縣里的收容所。收容所裡住的都是要遣返的盲流。為什麼住車馬店和收容所?要到縣里的知青辦辦事,沒有錢住旅館,知青辦開個條,就去住車馬店和收容所。住收容所有一個好處,管飯,住車馬店吃飯要自己掏錢。 “方艙醫院”的條件與收容所差不多。

那時候讓老鄉們給講講日本侵略軍的罪行,插隊落戶的北大荒是日占區。老鄉說,日本人很壞,老是來檢查衛生,而且要求很嚴。日本人戴著白手套,這裡摸摸那裡摸摸,發現哪裡有灰塵,就是訓斥,要求立刻搞乾淨。日本人最怕瘟疫,發現有得傳染病的,就拉走了,就回不來了。但這只是聽說的,村子裡還沒有被日本人拉走的。倒是土改時有一位吳姓地主被五馬分屍的。老鄉還告訴我們一件事:日本投降後,有一批日本人撤迴路過這個村子,在村里留宿。最後全被村民殺了。進來了就出不去了。

看了網上傳播的關於“方艙醫院”的錄像,有一些話不得不說。武漢的“方艙醫院”不是防治李氏肺炎的重大公共衛生舉措,而是人類歷史上象希特勒集中營一樣的煉獄。

祝李文亮醫生一路走好!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06883/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