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是否是香港與中共國「隔離」的契機?

https://spark.adobe.com/page/PLM1iw1gCk1Z6/

來源:CBC NEWS HONG KONG, Feb 06, 2020

作者:Chris Brown

新聞翻譯:TCC

簡評:正道人

堅強的香港人經歷了8個月的抗爭,為了五大訴求從來沒有屈服,但突如其來的冠狀病毒給香港人帶來了新的挑戰。面對很多國家已經禁止中國人入境的各種限制和隔離措施,一江之隔的香港還有幾個口岸繼續開放,香港人的焦慮和擔心與日俱增,也許香港已經變成了病毒向世界蔓延的開放通路。

被共產黨完全控制的香港政府到現在還拒絕關閉所有和大陸連接的通關口,以保持經濟發展為由繼續對逃離中國疫區的大陸人放行,雖然政府宣稱會馬上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但會不會已經太晚了,因為無法確認過去幾周自如進入香港的人是否已經被感染。面對來勢洶洶的致命病毒,香港人開始對如下幾個問題進行討論:

  1.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歷史會不會在香港重現?發生在武漢的病毒是不是為香港準備的?為什麼已經封城的武漢還有直飛香港的航班?為什麼還保持口岸開放?
  2. 邪惡的中共為了征服不屈的香港人會不會寧願犧牲掉成千上萬的大陸同胞?中共會毫無底線地草菅人命來換得對香港的絕對控制嗎?中共會不會以病毒防治的名義對香港實施戒嚴和軍管?
  3. 中共盜國集團為了自己圈子里的人能夠脫離中共疫區,會不會不顧香港人死活把香港當成權貴子孫和家人出逃的中轉站?香港會關閉全部通關口岸嗎?如果香港人躲過了來自大陸的病毒傳播,中共直接在香港投放病毒的可能性是否存在?
  4. 香港的隔離區會真的有效嗎?中共控制的香港經濟和物資會滿足香港人的需要嗎?蜂擁而至的大陸人在瘋狂採購,香港人自己保命的醫療防護體系能夠承受這種衝擊嗎?香港藥店的口罩和消毒液等物資已經出現價漲和斷貨現象了,如果疫情大面積在香港爆發,香港人自己考慮過如何自救嗎?

這篇由Chris Brown 撰寫的文章從幾個方面解答了部分問題。但更多的答案需要勇敢的香港人用智慧去思考並找到應對之法。

隨著冠狀病毒病例的增多,香港正為隔離做準備

在香港,出現焦慮和驚慌搶購的人潮以及醫護人員繼續罷工

隨著香港準備隔離從中國大陸過境的任何人,醫生和傳染病專家警告說,香港為保護自己免受冠狀病毒感染的準備,將受到嚴格檢驗。

星期四,一大批人流穿過港珠澳大橋總站的到達區,這是僅有的兩個陸路過境點之一。一些人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新聞,他們離開大陸,是因為他們現在仍然可以離開。

“我昨天聽說有隔離令,所以我決定提早回來。”住在澳門旁邊的珠海的郭愛琳(譯音)說,但她想到香港照顧她的母親。

另一位旅行者安森·李說:“如果我們聽醫生的話,我們戴上口罩,洗手並減少聚會,那麼我們就可以健康了。”儘管他同意採取嚴厲的新入境措施,但這迫使他縮短了對大陸的訪問。

香港政府週三宣布,從周六起,從中國抵達的任何人(無論是否為香港居民)都必須在接下來的14天進行隔離。

該決定標誌著香港抵抗冠狀病毒的重大轉折點。到目前為止,政府領導人一直堅持認為,出於經濟原因,保持邊境盡可能開放是最為重要的。

可怕的預測

香港最著名的傳染病專家之一袁國榮博士周四對當地媒體說,他相信冠狀病毒已經通過了一個至關重要的門檻,即它已經達到了“社區暴發”的狀態,因為最近有六起本地發生的病例,並非由那些從中國來的人所造成的感染。

與中國的將近30,000例相比,香港的總病例數(22例確診為陽性,2例疑似病例和1例死亡)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人數每天都在穩步上升。

從事重症監護的醫療保健提供者表示,他們正在為未來幾天和幾週的艱苦時間做準備。

香港屯門醫院的心臟病專家阿爾弗雷德·王(Alfred Wong)博士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他很快將加入一個所謂的“骯髒小組”,負責治療冠狀病毒患者。

他在醫院接受采訪時說:“我們所有人不僅將在隔離病區工作,還將與世界其他地區,我們的家人,我們的朋友隔離,以減少將病毒傳播給公眾的機會。”

Wong隨後在Facebook上發布了一張照片,他與妻子共進晚餐,她坐在桌子的盡頭,與他保持距離。他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你可以想像這背後所有的情緒。”

Wong對未來14天的可怕預測與Yuen的預測相呼應。

Wong說:“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我們香港這裡將面臨著一場災難。”

驚慌性的搶購

儘管在香港幾乎沒有完全恐慌的跡象,但顯然有很多憂慮。週四在旺角購物區的一家藥店,一包10個口罩的售價為12加元(Cdn),大約是正常價格的六倍。

商店工作人員邁克·張說:“確診患者的數量正在上升,並且有一死亡病例,所以人們非常擔心,這導致了購買的恐慌。”他說,隨著對來自中國的人的隔離,價格肯定會上漲。

鄭說:“當中國的供應下降時,(香港)的供應會立即下降,人們會變得瘋狂。”

週三,在一家供應商宣布將以低價出售500,000個口罩後,估計有10,000人排隊購買口罩。這排隊的陣容在九龍區橫跨了幾個街區。

社交媒體網站上充斥著空蕩蕩貨架的照片,人們搶空了衛生紙和其他清潔用品,以防萬一他們不能出門。

過去的焦慮重演

當CBC向人們問及他們對冠狀病毒的焦慮時,他們引用了17年前的SARS的例子。

像這種新的冠狀病毒一樣,SARS起源於中國並越過邊界肆虐香港。到病情控制時,香港已感染了1,700人,有300人死亡。

疫情爆發的中心是九龍喬丹谷地區的淘大花園的高層建築群。衛生當局認為,有一個中國人前來探望他的兄弟帶來了這病毒,而且這種病毒是通過有缺陷的排污管傳遍了這群密集的塔樓而使人生病的。

居民葉奕信當時是地方議會議員,他說最新的冠狀病毒使他更加擔憂,因為它似乎正在感染更多的人。

他說:“我認為這最終可能比SARS更為危險,”他站在E座旁,E座是2003年撤離的建築物之一。

他說,當時很少戴口罩的,很少有人認真注意良好的衛生問題。現在,實際上,大街上或公共場所的每個人都遮住了他們的臉。

葉說,中國政府決定隔離武漢市,以及香港政府為有效地限制過境點,只允許緊急旅行外,他對此感到鼓舞。

葉說:“我有更多的信心。與17年前相比,政府和公民都非常了解這嚴重性。”

政治上分歧

但是,在政治上,香港對疫情的反應仍然分歧很大。

在經歷了數月的反政府抗議活動之後,這座城市已經兩極分化。反對林鄭月娥(Carrie Lam)的政府,以及批評家認為的中國政府的干預行為。

雖然街頭抗議者的黑色面具暫時停止了,但香港的醫護人員已經通過輪流罷工和日常糾察線繼續抗爭活動,並呼籲林將香港完全封鎖。

關於隔離的公告被認為太少,也太晚了。

支持罷工的醫護人員的心臟病專家阿爾弗雷德·王(Alfred Wong)認為,香港要克服冠狀病毒危機的唯一方法就是將自己完全與中共國完全隔離開來。

他說:“這是一個全有或全無的問題。” “如果你關閉某些[邊境口岸],而讓其他邊境口岸敞開,我的意思是,基本上你還是讓邊境敞開了。”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