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病毒”、“病毒五星紅旗”到底是“言論自由”還是“言論歧視”

作者:Diago

看到了WHATSUP上轉來的一個視頻,在視頻中提到“當2009年H1N1流感病毒在美國爆發的時候,沒人稱它為’美國病毒’,當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爆發的時候,你們卻叫它’中國病毒’,當H1N1擴散到全世界,感染了數以千萬的人群,也沒有人對美國人惡語相向,但是當新型冠狀病毒在西方國家還不足100例的時候,你們就開始禁止任何中國人入境,不公平地對待在海外中國留學生,當H1N1感染了十幾萬中國人,死亡病例接近1000人的時候,也沒有人去畫一幅“病毒星條旗”,但直到現在,儘管還沒有出現一例丹麥的新冠病例,某位丹麥藝術家就陣了一幅“病毒五星紅旗”,而且丹麥的首相還拒絕道歉,說這是言論自由,抱歉,在這件事上我看不到什麼言論自由,我只看到了你們的’歧視自由’。”

針對這個視頻提到的“H1N1禽流感”,我查看了維基百科2009年H1N1新型流感疫情 ,我發現2009年的H1N1禽流感並不是源起於美國,而是源起於墨西哥,對於這個視頻中提到的感染人數和對中國的感染病例的數字在維基百科上得不到視頻中提到的數字,基於視頻的事實基礎已經錯誤,那麼對於錯誤的事實上引出的數據一一查證一是費時費力、二是偏離了本文的本意,我相信這個視頻中提到的所有關於H1N1的感染數字都是不實的。

在這裡我要重點說一下到底“中國病毒”和“病毒五星紅旗”是“言論自由”還是“言論歧視”,在這裡要先說一下中共對於世界的誤導,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 金裡奇 (Newt Gingrich)在自己的新書《川普VS中國(中共):正視美國最大的威脅》( 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 )裡提到,當西方稱呼中國的國家主席的時候,總是稱呼President Xi,這樣會給西方民眾一個印象就是President Xi和President Trump一樣都是民選的,而實際上作為一個獨裁國家的領導人為有別於民主國家的領袖,紐特‧ 金里奇認為應該把中國的國家領導的頭銜改成General Secretary Xi。紐特‧ 金里奇的觀點可以從另一個側面來比對一下中共國和西方的“言論自由”,在時下中共國,如果你發布與官方不同的疫情言論,那麼你輕則被訓誡、重則被刑拘,在中共國,不存在法律意義上的公民,更不存在法律意義上的“言論自由”保障。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獨裁政府在自己治下的國土內以法律的橡皮繩肆意訓誡和拘捕勇於發聲的民眾,這樣就消滅了中共國所有的反對或者諷刺的聲音;但是對於鞭長莫及的丹麥出現的“病毒五星紅旗”,卻要求道歉和消除影響,結果碰到了實實在在的“言論自由”的打擊,在碰了壁後出現了這樣的洗地視頻,聲稱看到了這起事件背後的“言論歧視”。

作為一名中國公民,我要聲明:那幅“病毒五星紅旗”與我“心有戚戚焉”,因為我不認可這個綁架了十四億中國人民的獨裁政府,所以更不會認可作為它的標誌的五星紅旗,任何對於這個標誌的諷刺都是我想說而無法說、想表達而表達不出來的,換句話說,我非常歡迎這樣的“言論歧視”。

再說說“中國病毒”,我從來沒有稱呼過“中國病毒”,專業上好像是稱呼為2019-nCoV,作為非專業人士,我從來都說武漢肺炎病毒,我想稱呼為“中國病毒”的大概都不是專業人員,所以“中國病毒”這個稱呼應該更偏重於政治層面,在我看來稱呼“中國病毒”也無不可,它不存在對於中國人民的歧視,而是對於一手造成這場生化危機並且一直誤導、欺騙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中共獨裁政權的準確定性,從這個層面上說“中國病毒”包括了2019-nCoV,也包括了中共籍一帶一路在全球進行的共產極權擴張、試圖讓全人類陷入暗黑世界的邪惡意圖,從這一點上來說,“中國病毒”作為對於中共的定義,不僅實至,而且名歸。中共就是“中國病毒”,它的自然宿主是德國的馬克思,中間宿主是蘇聯,目前正在中華大地上氾濫。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2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