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則蹊蹺的新聞看盜國集團與郭德銀的病毒佈局

作者:齊魯小螞蟻

最近一段時間路德節目、國內外社交媒體已經先後將石正麗與周鵬團隊、王延軼與舒紅兵伉儷以及郭德銀個人的“學術成果”與武漢冠狀病毒相關聯的證據一一挖出,最終迫使CCP軍方承認病毒來自實驗室,至於病毒是如何從實驗室研究變為現實生物核彈,張永振、武小華、石正麗都在不停地帶風向和節奏,各方勢力都想藉此時機消滅異己,進而成為繼續奴役中國人的偉大領袖。

2020年2月3日郭文貴先生直播說武漢冠狀病毒的真正罪魁禍首是以王孟孫江楊等為首的盜國集團,而為盜國集團製造屠殺國人生化武器的是武漢大學的郭德銀教授。

2月5日下午中新網一則《病毒學專家年前返湘探親解除醫學觀察即迅返工作一線》( http://www.chinanews.com/sh/2020/02-05/9079732.shtml )的消息耐人尋味。消息稱湖南衡陽市珠暉區委書記陳禮洋向衡陽籍返鄉探親的武漢大學教授陳宇道賀,並向其送達了解除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隔離醫學觀察告知書。新聞配圖兩張,一張是陳宇抱著鮮花與幾位工作人員的合照,另一張是陳宇寫的感謝信,感謝社區為他們一家提供的關懷與溫暖。解除隔離之後的陳宇將即刻回到武漢參加新型冠狀病毒的科研攻關工作中。

一般情況下,一個區委書記是不大可能在疫情如此嚴重、工作如此緊張的情況下還撥冗關心一下自己轄區的一位回家探親的大學教授的,更不用說還親自為向他獻上鮮花和解除隔離的醫學觀察告知書。更蹊蹺的事,這件事還是由統戰部直屬的事業單位中新網報導的。這個陳宇是誰呢?他為什麼有如此大的能量?

陳宇,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病毒學系副主任,80後博士、教授、博導,而他的博士生導師正是文貴先生爆料的郭德銀。從本科到博士,再到工作,陳宇始終在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可以說是郭德銀嫡系中的掌門人。郭德銀髮表的論文、申請的專利的背後基本都有陳宇的身影。如Gui Miao, Liu Xin, Guo Deyin,Zhang Zhen, Yin Chang-Cheng*, Chen Yu*, Xiang Ye*, 2017. Electron microscopystudies of the coronavirus ribonucleoprotein complex. Protein & Cell,doi:10.1007/s13238-016-0352 -8.;Xiang Nian?, He Miao?, Ishaq Musarat?, Gao Yu, Song Feifei, GuoLiang, Ma Li, Sun Guihong, Liu Dan, Guo Deyin, Chen Yu*,2016. The DEAD-box RNA helicaseDDX3 interacts with NF-κB subunit p65 and suppresses p65-mediated transcription. PLoS One, 11(10):e0164471.Patent for invention:一種可用于冠狀病毒防治的病毒加帽系統多肽抑製劑,郭德銀、陳宇,201210181967.5,2012年6月5日申請。 Patent for invention:一種可用於艾滋病基因治療的多靶點siRNA重組慢病毒載體,郭德銀、陳宇,200910062851.8,2009年6月26日申請。 Patent for invention:一種串聯表達小干擾RNA的慢病毒載體的構建方法,郭德銀、陳宇,ZL200910062850.3,2009年6月26日申請。在此不再一一列舉,大家有興趣可以到網上找來比對一下。

我們再來看一下陳宇個人主持或參與的項目:2011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科學基金項目,課題名稱:冠狀病毒非結構蛋白nsp14的RNA外切和甲基化酶功能研究(2011-2013,21萬);2013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課題名稱:冠狀病毒RNA加帽酶抑製劑的篩選及抑制機制研究(2013-2016 ,70萬);2014年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子課題,課題名稱:基於自體造血幹/祖細胞遺傳改造的艾滋病基因治療-新靶標基因鑑定與無毒副作用遺傳改造策略(2014-2017,131萬);2015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課題名稱:埃博拉病原學研究(學術骨幹,2015-2017,24.5萬);2016年中央高校拔尖創新人才資助項目,課題名稱:RNA病毒加帽修飾與免疫逃逸機制研究(2016-2017,20萬);2017年武漢市科技計劃應用基礎研究項目,課題名稱:抗冠狀病為主的新型廣譜抗病毒藥物的開發與臨床前研究(2017-2019,30萬);2017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課題名稱:靶向冠狀病毒關鍵功能蛋白的抑製劑設計及其抑制效應和機制研究(2017-2020,57萬);2018年湖北省自然科學基金傑出青年科學基金,課題名稱:病毒RNA甲基化修飾與免疫逃逸機制研究(2018-2021,20萬);2018年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課題名稱:新發突發病毒感染人的預警技術平台(2018-2020,80萬)。

我們雖然不是生命科學和病毒專業,但從項目級別、獲批頻率、經費、名稱等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第一,項目和經費拿到手軟,作為武漢大學自己培養的學生學術履歷完美,這其中不知有多少郭德銀的權力尋租;第二,從疫情爆發以來我們常說的關鍵詞,以上項目中都有所體現,如冠狀病毒、埃博拉、艾滋病(路德節目曾說武漢冠狀病毒是sars、埃博拉與hiv的混合體)、RNA外切、加帽修飾、抗病毒、感染等。第三,如果我們梳理陳宇的研究路徑可以看出,他早期研究sars病毒,中間研究hiv和埃博拉病毒,近期研究藥物以及疫情控制,特別是2018年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研究的是疫情爆發後的平台處理。這樣看來,盜國集團和郭德銀通過人造病毒來控制中國人的一條邏輯鏈就很清晰了。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再看一下中新網的新聞,衡陽市珠暉區委書記對陳宇禮敬有加絕對正常,甚至說怎麼照顧都不為過。因為這個人是郭德銀的高足,而且是可以信賴的近人,而郭德銀則是王岐山近幾年見得最多的人之一。

另外,中新網報導區委書記親自給病毒學教授送隔離解除書對受眾而言也有三個方面的意涵(或稱意識形態腹語術):第一,國家、政府重視人才和科研人員,尊重為國家做出貢獻的人;第二,陳宇是“最美逆行者”,在國家危難之際鐵肩擔道義,CCP最擅長得就是喪事當喜事辦;第三,還可以顯示在疫情面前人人平等,病毒學專家也不能自行判斷是否感染,普通民眾還是要老老實實地聽從政府安排,不要自行其是。

還有一點我沒有想明白:陳宇寫感謝信使用的信紙表頭是“中外合資衡陽華富製藥有限公司”,信封是“湖南衡陽市達德置業發展有限公司”。難道陳宇教授回鄉的主要目的不是探親,而是聯繫藥企,提前佈局生產抗武漢冠狀病毒藥物嗎?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