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藥!你有病! ——完成病原鑑定前,武漢病毒研究所一切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實驗活動都是非法!

作者:WWL

在本次武漢疫情發生並完成病原鑑定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切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實驗活動都是非法的!

當下中國老百姓希望的是:能吃飽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做一個簡樸的人。

一、你有病,我有藥

中國人在吵架時往往指責對方:“你有病!”。後來著名相聲演員郭德綱和于謙把這句話植入相聲《你要折騰》:

郭德綱:你有病!

于謙:我有藥! (觀眾鼓掌大笑)

之後這兩句台詞就在中國廣為流傳。按照毛澤東的《實踐論》,人的知識來自後天的實踐,先有病,然後才有治愈病的藥物出現。

2020年1月19日習近平發出最高指示,要求“維護社會大局穩定”。要求做好防疫工作,防止疫情擴散蔓延”。從這一天開始,中國人知道有武漢肺炎這個病。

2020年1月31日晚,新華視點發布《上海藥物所、武漢病毒所聯合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文章,稱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所和武漢病毒所聯合研究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文章發布後,被人民日報等多家權威媒體轉載。

一時各地藥店裡、京東、阿里巴巴上的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被搶購一空。就是帶有雙黃連的月餅和作為獸藥的雙黃連也被搶購一空。

遵照習近平的指示,各地政府強令要求醫院在治療武漢肺炎病患過程中,一定要使用“有療效”的中成藥。多家廠商紛紛通過媒體宣稱,他們生產的這種或者那種中成藥對武漢肺炎有療效。

你有病,我有藥。

二、老子《道德經》

國外留學期間上《生態與環境》課程,教授們大談老子《道德經》。十分懺愧,作為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對老子《道德經》是知之甚少。一個是本來讀書就不多,讀到初二就趕上文化大革命,下鄉插隊9年,後來考上大學,多專注專業知識學習;二來是孔孟之道受到大批判,老子比孔子、孟子更不受待見。

老子《道德經》中有很多高見,是中國的精英們無法認識,也是無法接受的。

《道德經》第三章:“不上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恆使民無知、無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為而已,則無不治矣。”

如果沒有推選精英上位的製度,眾人也不會互相爭奪;如果不把某些物品評價得很貴重,老百姓也不會成為盜賊;不去彰顯貪欲的場景,民心也不會被迷亂。因此,聖人治國的辦法是使人們心胸簡樸,讓百姓都能吃飽飯,減弱人們爭奪的動力,增強國民的健康體魄,持之以恆地讓老百姓不工於心計,沒有慾望。致使那些精英們也不敢膽大妄為。聖人按照“無為”的原則去做,辦事順應自然,那麼,天才就會太平了。

當下中國老百姓希望的是:能吃飽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做一個簡樸的人。這就是初心。

《道德經》第十八章:“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老子提倡的大道被廢棄了,才有提倡孔孟仁義的需要;有精英的聰明智巧的出現,偽詐的行為就盛行天下;家庭中出現了不可調和的糾紛,才有提倡孝廉與慈善的必要;國家陷於混亂後,才紛紛湧現出衛國的忠臣。

各位讀者,你是否覺得老子講得很有道理呢?

網路圖片:《明鏡》周刊2020年第6期封面,出版日期2020年2月1日德文文字:冠狀病毒——中國製造,全球化將成為死亡威脅

其實此時此刻,武漢肺炎這場瘟疫正向中華大地撲來。 9月18日武漢天河國際機場舉行了一場突發事件應急處置的演練,據說目的是為了保證世界軍運會的順利舉行。這次演練模擬了機場口岸通道發現1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處置全過程。請注意用的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是一種不同於薩斯冠狀病毒的新型病毒。從這場演習的內容安排來判斷,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乃至在中國的流傳,是當時高層決策者已經模擬的一個scenario。正所謂:“國家昏亂,有忠臣”。

中國的科學院、工程院是中國科學家、工程技術人員的最高殿堂。當上了科學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在學術上的好處是很大的,沒有院士的推薦或者直接參與,科研課題就得不到科學基金的資助;在政治上、經濟上的好處也是很明顯的,這些好處是部長們也很羨慕的,比如不用退休,所以部長們也希望被選上院士,錢正英就是第一個當選工程院院士的部長,就連財大氣粗的企業家也想弄個院士噹噹,李彥宏就想進入工程院院士的候選行列。當今科學家、工程技術人員、醫生都在不擇手段地、千方百計地被選上院士,風氣很不正,沒有人為學術自由而爭鬥。老子說:“不上賢,使民不爭”,正是指出了中國科學界風氣不正的原因。

按照老子《道德經》的邏輯,不是你有病,我有藥,而是我有藥,你有病。

三、抗擊新冠肺炎的雙黃連之母原來是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

2020年2月2日《倍可親》網站刊登了一篇題為《抗擊新冠肺炎的雙黃連之母:80後正廳級巾幗英雄? 》的文章,作者張棟偉,應該是來自《SOHU》。文章指出,對抗擊新冠肺炎的雙黃連做出巨大貢獻的研究機構之一,就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而領導武漢病毒所的,是81年出生的優秀女青年王延軼。文章把這位年輕的女科學家和她的丈夫舒紅兵院士稱為是中國的居里夫婦。

1898年居里夫婦發現了天然放射性元素鐳。 1903年,居里夫婦因放射性研究與貝克勒爾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居里夫婦對於鐳元素的發現和提煉,使原子分裂指向了原子彈與核能研發。當居里夫婦不知不覺地把魔鬼放出了瓶子,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可惜,至今為止這位雙黃連之母卻拿不出一個武漢肺炎患者服用雙黃連口服液得到康復的醫案,證明這種藥物的有效療效。但是作為藥物之母的王延軼一定是雙黃連口服液搶購一空的最大獲利者。

四、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指向王延軼領導下的武漢P4實驗室——中國製造

最初,中國官方把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推向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是唯一的消息來源。加上2003年中國薩斯的病毒也是來自野味,似乎此次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亦十分清楚。

關於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是否來自實驗室的質疑,筆者看到最早的是來自郭文貴和自由媒體《路安時評》,時間是2020年1月19日。當時海外自由媒體大多不願談論這件事情,因為太為敏感。隨著武漢41個病例在《柳葉刀》上發表,第一個病患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沒有直接關聯,41個病例中有約三分之一的患者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沒有直接關聯。這就增加了人們的疑問。人們認為:病毒必然還有一個真正來源。

經過諸多媒體和個人的不懈努力,把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指向王延軼領導下的武漢P4病毒研究所。蕭茗女士在《蕭茗看世界》的節目中指出,“西方學者提出,有證據顯示新型冠狀病毒在實驗室合成,被洩漏。中或有艾滋病毒的基因插入;中國的前沿生物化學研究可能給中國人帶來潛在公共健康威脅。” 繼醫學博士武小華指證蝙蝠專家石正麗所在的武漢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為洩漏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後,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於2020年2月4日在微博上公開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涉嫌製造並洩漏傳播了病毒。徐波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過一項特殊的研究,即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通過修改蛋白的ACE2開關,把原本不感染人類的蝙蝠冠狀病毒,改造成能感染人類的新冠狀病毒。而2015年他們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論文表明,他們已經做了老鼠實驗,證實損害了老鼠肺部,還繼續在猴子身上做相關的實驗。”“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類似SARS病毒的相關病毒疫苗研製的利益相關體,有類似殺毒軟件行業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

自然界的蝙蝠攜帶許多病毒,但是蝙蝠冠狀病毒原本並不感染人類。武漢病毒研究所所從事的一項科研項目,就是採用人工干預,剪接、崁入其他基因,修改蛋白的ACE2開關,將蝙蝠冠狀病毒改造成能夠感染人類的新冠狀病毒。武漢病毒研究所對新冠狀病毒的疫苗和藥物進行研製和開發。

當新冠狀病毒還封閉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安全空間內,也許對新冠狀病毒的疫苗和藥物研製和開發正在成功前夕,而雙黃連口服液對新冠狀病毒的抑製或者醫療作用也在試驗過程中。而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洩露和傳播,不管是有意或者無意,都是在這個科研項目立項時已經確定的事情,否則對一個並不存在也不會對人類產生影響的病毒科研課題立項是毫無意義的。

“我有藥!你有病!”

德國《明鏡》周刊在2020年第6期的封面上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國製造”(見團),直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在中國的實驗室中人工製造的。 《明鏡》周刊是德國最知名的新聞雜誌,成立於1947年,一直以深入的調查報導和有獨立見解而聞名。 《明鏡》的讀者約佔德國人口的十分之一。為此中國駐德國使館於2月1日對此發表嚴正聲明:“全球性挑戰需要全球共同應對。希望德有關媒體也與各方共同承擔起責任來”。中國使館因一份雜誌的封面而發表嚴正聲明,具體指責某一個媒體的一張封面,實屬罕見。可見這件事情對中國的全球命運共同體的建立的負面影響很大。

2020年2月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其官網發布消息,該所研究表明,瑞德西韋(Remdesivir, GS-5734)、磷酸氯喹(Chloroquine)兩種藥物在細胞水平上能有效抑制2019- nCoV的感染,並已於1月21日申請了中國發明專利,用瑞德西韋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病毒所還說,為了抗擊疫情,“暫不要求實施專利所主張的權利,希望和國外製藥公司共同協作為疫情防控盡綿薄之力”,似乎姿態很高。

武漢病毒研究所在1月21日已經申請了中國發明專利的消息一出,引起轟動,人們的評論是:見過不要臉的,但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世人知道,瑞德西韋是美國吉利德公司針對埃博拉病毒研發的一款藥物。 2020年1月30日,在頂級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篇論文介紹,瑞德西韋使得美國首例武漢肺炎患者在用藥一天后病情出現明顯緩解。一時瑞德西韋名聲大震,成為人們的希望。 2020年2月4日下午,利德公司已經向中國無償提供的瑞德西韋已經達到中國,無償提供在中日友好醫院的武漢肺炎患者試用。在這之前,吉利德公司公佈了瑞德西韋的分子式,用計算機行話來說,瑞德西韋已經開放源代碼,可供世界使用,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而在2020年1月29日新華社發表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篩出能較好抑制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的報導中,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關於瑞德西韋、磷酸氯喹兩種藥物的研製成功和已經申請專利這樣重大的“勝利”卻隻字未提。事實應該是:瑞德西韋、磷酸氯喹兩種藥物已經申請專利這件事情並不存在,至少沒有向新華社匯報。有意思的是,報導寫道:“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動物模型方面,該所已基本完成小鼠和非人靈長類動物模型的建立,將為後續研究提供關鍵支撐”。這就是經過人工改造後的新冠狀病毒在小老鼠和猴子身上進行試驗的實證。

而新華社的報導在結束時寫道:“據悉,在本次疫情發生並完成病原鑑定後,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已獲國家衛健委批复,可開展新型冠狀病毒相關實驗活動。”就是說,在法定程序上,武漢病毒研究所可以從事新型冠狀病毒相關實驗活動,包括建立小鼠和非人靈長類動物模型,其時間起點是在本次武漢疫情發生並完成病原鑑定之後,而絕不是在這之前!在本次武漢疫情發生並完成病原鑑定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切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實驗活動都是非法的!必須追究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違法行為!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