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武漢疫情的醒世預言

作者:齊魯小螞蟻

前兩天江財神推薦觀看2011年史蒂文·索德伯格執導的美國電影《傳染病》(Contagion),我看過之後感覺很震驚——原來美國早在10年前就預言了當下這場席捲全球的災難。

托馬斯(馬特·達蒙飾)的妻子貝絲到香港出差,回程途中身體無力、發熱,本以為是連續出差造成的時差反應,結果回家之後次日即暴斃。隨後,貝絲接觸過的香港服務生、英國模特、日本職員以及自己的兒子先後死亡,而托馬斯因天然免疫而倖免於難。隨後,WHO派研究人員前往香港調查傳染源,美國CDC和P4實驗室開始分析病毒,研製疫苗。 135天之後,疫情在各方的努力下逐漸退去,元兇甲型泰累爾氏病毒(MEV-1)毒株也與SARS、H1N1被共同冷凍實驗室中。

除了整體故事與現實的相似性外,電影的各處細節處理也在現實中一一驗證:

1.中藥成為被醫藥公司利用的“濟世良方”。電影中的自媒體人艾倫被醫藥公司收買,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自導自演“連翹”可以有效治癒疾病的大戲。連翹在現實中被換成“雙黃連”,由人民日報和央視背書,於是雙黃連、獸用雙黃連、雙黃連月餅、雙黃蛋都成為人們競相搶購的救命藥。

2.次生災難比災難本身更可怕。文貴先生說籠罩在中國人身上的心霾是災難的源頭,比疫情破壞力更強的人道危機會隨著病毒的傳播而展開。電影中呈現了物資哄搶、偷竊、搶劫、綁架,現實中已經出現人與人之間不信任、仇恨、歧視,形勢一旦失控,犯罪和人間煉獄即刻到來。

3.長久隔離造成心理問題。因為疫苗測試、臨床試驗、批量生產、物流、接種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長時間的隔離對人的心理和身體都是非常大的考驗。這一部分電影並未充分展開,只提到托馬斯的女兒心理厭煩。不知我們中國人被隔離三週以後會不會心態失衡。我上大學時趕上SARS,幾千名師生被封閉在一個很小的校區中近三個月,我自己最後階段像困獸一樣煩悶、暴躁。

電影《傳染病》無疑是武漢疫情的一則醒世預言,然而現實要比電影更加魔幻,現實發生的事遠比電影情節走得更遠。

1.傳染源是意外還是人為?電影中的傳染源來自於自然,主要還是意外——帶毒蝙蝠的糞便落到養豬場,感染的乳豬被送到酒店感染了廚師,廚師與貝絲握手、照相,貝絲成為超級傳染者,而2019-nCoV病毒源頭隨著證據一點點浮出水面,實驗室基因改造的證據鏈也已清晰,傳染源人為的可能越來越大。真相到底是什麼?我們拭目以待。

PS:不知是不是巧合,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在《一虎演講》中講述其團隊追踪SARS源頭時描述的路徑與電影完全一致。

2.電影編導給MEV-1設計的病毒基本傳染數為2,通常對於如此隱蔽、迅速、高致死率的病毒而言,R0=2可能已經很可怕了,但2019-nCoV的基本傳染數在3.8—5.47,這是一個不敢想像的數值。

3.電影《傳染病》的主要場景都在美國,香港、東京等地都是參照。在美國的體制下,政府雖然害怕真實消息帶來恐慌,也存在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情況,但總體來說,並沒有刻意撒謊、疫情也得到及時地控制,天災被人類化解,而中共體制下的武漢疫情,是在人禍的基礎上衍生出更大的人禍、更大的災難。如同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事件一樣,武漢疫情是由謊言鑄就的墳墓,終將埋葬CCP自身。只希望天佑中國和中國人,讓死亡的人少一點,再少一點。

相信科學、守護人性、唯真不破。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