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火神山”醫院選址的錯誤(二)——從美國在患者糞便中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談起

作者:WWL

2020年2月1日早晨起來看到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好消息,均來自題為《美國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臨床康復全記錄》的報導(大紀元網,2020年2月1日) 。好消息是美國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康復並且有完整的記錄,公開發表,包括患者的病狀和使用的藥物。可以說,這個信息的公佈,將有助於許多患者的治療。

記得郭德綱相聲中有一個很著名的抖包袱就是,“你有病!我有藥!”有病不怕,有藥就行,吃藥就行。中國醫生在《柳葉刀》上發表的武漢肺炎最早41個病例,有4個人治療痊癒後出院,其中北京地壇醫院的兩位康復患者是得到了中藥的輔助治療,可惜沒有公佈中藥的處方。在這關鍵的關頭,為什麼不公開使用的有效藥物,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又有消息說,上海藥物所、武漢病毒所聯合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一時目前京東、阿里健康上都已經顯示雙黃連口服液處於賣光、無貨狀態了。但是又沒有公開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患者臨床康復全記錄可以證明雙黃連口服液可以抑制武漢肺炎。

如果把“你有病!我有藥!”這兩句話的次序換一下,就是“我有藥!你有病!”是不是對解難題有所幫助?

不好的消息就是,在美國首例康復病人的糞便中發現了新型冠狀病毒:“在住院第2天(患病第6天),他出現了腹瀉和腹部不適。值得一提的是,在腹瀉的糞便樣本中,也檢測出了新型冠狀病毒(rRT-PCR結果陽性)”。

最早的說法是,這種新型冠狀病毒不會人傳人;後來說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病毒可以通過空氣傳播,而且空氣傳播的距離還很遠。現在糞便樣本中發現新型冠狀病毒。這就是說,病毒可以在糞便中生存。接下去的問題就是病毒是否可以通過水傳播?水對於人生命的重要性,大家都懂的。縱觀中外疫病爆發的歷史,許多大疫病都是通過水傳播的。

吳正清在《大災難》一書中寫道:“經水傳播是最主要的傳播途徑,歷次較廣泛的流行或爆發多與水體被污染有關。” 1848年英國發生霍亂,人們以為瘟疫起源於土壤中一種有毒的“瘴氣”。 1849年英國一位名叫約翰•斯諾麻醉醫生通過深入的調查、細緻的分析和嚴謹的推理,確認霍亂不是通過呼吸傳染的。而是通過水傳播的。當時提供飲用水的公司更是矢口否認霍亂與他們的水井有關,認為斯諾醫生是為另一位競爭者工作。 1991年的秘魯霍亂大爆發,主要也是由於缺少清潔飲用水。

基於美國在患者糞便中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現在就必須對武漢“火神山”醫院的選址進行再評價。

根據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的錄像報導,工人們正在建設埋藏於地下的化糞池,所用時間不到兩天。可以推斷,這是一般的化糞池,像一般生活居住區的化糞池一樣。而且醫院的污水處理也很可能是一般的污水處理設施。由於建設工期的短暫,不可能建造特殊的污水處理設施。從堆放在建設工地的管道來看,用這些材料是無法保證上下水管的完全密封,百分之百的密封,無法保證病毒不會通過化糞池、污水處理設施和排水管道進入地下水,進入地表水,進入知音湖,進入長江,進入武漢生活用水的水源地,而且還將是大江東去……

按照計劃,“火神山”醫院將於2020年2月2日交付軍方使用。從明天開始,就存在這樣的風險:新型冠狀病毒將通過患者的糞便、進入化糞池,進入污水管道,進入地下水,進入地表水,進入知音湖,進入長江。武漢市政府以目前漢陽片區供水水源長江漢江互補,管網已經連通,不需要知音湖備用來為選址錯誤開脫是無濟於事的。 “火神山”醫院帶病毒的糞便、污水將污染長江,然後進入武漢的自來水網。武漢市政府能排除這個風險嗎?所以必須緊急停止使用“火神山”醫院!

在第一篇文章中已經指出“火神山”醫院的地勢很低,而且肯定是在武漢市五十年一遇的洪水線之下。根據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的現場錄像,醫院的建設用地遠遠低於旁邊的主要公路幹道。按武漢市主要公路幹道的防洪標準二十年一遇或者五十年一遇,那麼“火神山”醫院的防洪標準不會超過二十年一遇,很可能只有十年一遇。

按照中國專家的估計,這場武漢肺炎的發展到2月4號就會到達最高峰,然後減緩,最後消失。武漢所處的長江流域,現在正處於枯水季,“火神山”醫院旁的知音湖的水位偏低,特別是從2019年入秋以來長江流量偏少,三峽大壩下游長江各處水位偏低,似乎“火神山”醫院的地勢足夠高。但是每年從3月至4月長江流域從東至西將先後進入梅雨季節,長江水位上升,長江各支流水位上升,長江沿岸湖泊水位也將上升。如果武漢肺炎在4月份之前消失,“火神山”醫院將空置,是否受洪水影響,沒有什麼關係。如果武漢肺炎在4月份之前不能消失,再持續幾個月,那就會出現2016年夏天武漢出現高洪水位的狀態,那麼李克強再來武漢“火神山”醫院,就不是問有沒有困難了,而是機視察疫情又視察洪災來了。那時“火神山”醫院的一樓被洪水淹沒的風險很高。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武漢肺炎到2月4號會到達最高峰,之後疫情緩解。那麼趕建“火神山”醫院又有什麼意義?並且還要建設另一座“雷神山”醫院。

最後說一說中國濕地的保護。記得1998年長江洪水之後,中國政府認識到圍墾、開發濕地的嚴重後果,提出退耕還湖等措施。湖北省也叫得很響,說什麼千湖之省,有多少湖泊消失,有多少濕地被佔用。雖然中國在保護濕地方面沒有專門的立法,但是在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等法中都有保護濕地的相關條款。特別是中國於1992年7月31日正式加入了國際保護濕地公約,簡稱《拉姆薩爾公約》,負有履行公約的責任,保護濕地。 “火神山”醫院的用地屬於濕地,是《拉姆薩爾公約》保護的對象。中國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在濕地上建設“火神山”醫院是知法犯法。

所以要度過這場災難,不但要存糧存食物,而且還要存足量的清潔飲用水。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