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王岐山的猪队友和昆仑奴

今天是正月初十,正题前先说些我了解到的情况。

昨天跟农村亲戚通电,谈到他用水的问题。他很自信地说不怕,我家有井。他的话叫我羡慕不已,不是羡慕他的自信,而是他家的井。我住在大城市,平时生活的无忧叫他们羡慕,一到危难之际,情况就颠倒了过来。另外他还说菜价涨了不少,两块多一斤的白菜土豆涨到5块多。一比较,和我这里的涨幅相当,但他家有菜园子,一推门就能解决果腹问题。当然我也可以一推门,不过一想到得扒土,再搭电梯爬几十层楼到天台,我就打消了念头。听文贵先生的话,我变得身强力壮,只要物业肯让,我就不会打消念头。

据我所知,武汉的业主很生猛,一旦利益受损,就会想法把物业弹劾掉。为了减少弹劾的风险,物业也变得越来越聪明。尤其是新楼盘的物业,最爱在小区里拉横幅,上书“提前交齐一年物业费,送大米两袋”。大米的替代很多,细数有面粉调和油洗衣液卫生纸铁锅饭勺豆浆机等等,引得无数贪小便宜的竞上钩。如此一来,结果可以预料,再有弹劾的念头,你就得先掂量下钱要不要得回来,真下定决心,又对损失于心不舍。久而久之,物业被弹劾的问题就解决了,要考虑的只是退不退钱罢了。

近几年,很多下面乡镇的居民迁居武汉,看待物业的营销圈套时,多少欠缺些警惕心。好在这种先钱后用全凭自愿,考验的是个人的理智,但在面对中共的先钱后用上,理智还真管不上用。举例说明,中共以节能为借口,强制武汉市施行先钱后电的规定,这时你就没辙了,就算再理智,你也得用电。联系到如今的疫情,要是哪天全城断了电,市民势必要跟政府吵,不过吵的焦点不再是凭啥断电,而是要政府退钱。中共最大的能耐就是给国民设坎子,一道不够再来一道,不让老百姓犯晕誓不罢休。

照我看,谎言也是坎子。这种坎子设起来毫不费力,全凭一张嘴就能搞定,因此成了中共的拿手好戏。路德在戳穿谎言时,以其之矛攻其之盾,用中共自己的论文,揭发出去年12月时病毒就能人传人。这直戳要害的一下,令中共条件反射般设起了坎子。知乎上人民网公开发声,说12月份的人传人只是回顾性的推论。此话一出,赶忙有人洗地,为了说清什么叫“回顾性”,还特意举了一例,表明以前人传人又不代表现在能人传人。这道坎子对中共有两点利处,一是我不知道,二是既然不知道,就谈不上故意。

在中共的坎子前,多少得具备点透过本质看现象的能力,简单说你信不信中共,信就永远没这个能力。几天前我写过一篇东西,提到在病毒问题上中共有两个目的。一个叫“不是我干的”,无数道坎子为此而设。 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55%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之后是8.6%。倘若我没理解错,新京报的意思是我承认病毒会变异,更得承认病毒来自竹鼠和獾。另一个叫“王书记万岁万岁万万岁”,正因有此目的,红十字会才能在质疑和唾骂的巨浪中屹立不倒。

记得郭美美事件后,中共红十字会名誉扫地,可就是不倒。这次非但不倒,还摆出了越战越坚挺的架势。言外之意我就是不要脸,你们能拿我怎着?当听说红十字会的名誉主席是王岐山时,我对此事实表示满意,因为只有这样最合理,所以才满意。当年天津大爆炸撤职的赵海山,摇身一变就成了湖北红会的会长。在王岐山的谋划下,什么结果都出得来。罗素说从一个假前提出发,也会什么结果都出得来,然而假并非指不是王岐山,而是指王岐山本身就假。搞清楚这一点,对各种荒诞的结果就不太会一惊一咋。

面对五湖四海捐赠来的物资,中共红十字会如数扣押,并宣称我们只有职能收,没有权力发。不知有意无意,南方周末的原文是这么写的,如果是无意,我倒觉得“职能”和“权力”互换下位置更妥。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用事实说话。光互换还不够,除了有权力收,还有权力不准别人收,加上后半句,会显得我更尊重事实。另外还有些事实更明显,比方说假装一副忙碌的样子,桌子上却摆着开了封底进口牛奶。因为太明显,就暴露了设坎子的不够聪明。

面对一帮只会吃干饭的裙带,不知王书记怎么看,大骂一通不出奇,不骂也不出奇。毕竟

王书记很神通,一道墙下来,表里两个世界就能分别设坎子。里世界王岐山从容自若,一边设坎子,一边耍着流氓。一道坎子下去,知乎上就得搞出大坨的文章,把不明真相之众往阴沟里拖。至于那流氓架势,恨不得把全世界防护服都抢来,把猪队友裹得严严实实,牛奶也好,大爆炸也罢,大骂一通你也别当真,故作嗔怪装装样嘛!

至于表世界则更简单,在世卫成立个党支部,扶持一个姓谭的昆仑奴当头头,之后便一切好办。光天化日之下没人是傻子,对此观点我很有信心。目前王书记的坎子很见效,假如一直能见效,那我就是傻子了。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2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