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武汉病毒日记

作者:神灯

从武汉封城第二天,喉咙里有时候感觉有个沙砾似的,想到可能是感冒。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买不到口罩了,跑了很多药店,在一个连锁药店等到晚上9点,还不来,就先交钱,第二天再来,买了四个100元,说了句,怎么这么贵,回答是,你去打12315投诉,问收费合理不。

一天换一个,能花我近三分之一的工资。

又过两天,腮腺有感觉,喉咙的感觉没有了,有些像感冒,不必理会。

又过一天,突然有点咳嗽,有点讨厌,还是不理会。

晚上突然发烧,就像裹一个电热毯,好舒服,我在屋里走来走去,手心和头顶的左侧有气感,还不弱,走到
很晚,就睡觉了。第二天不烧了,喉咙和腮腺都没有感觉了,我知道我染上武汉病毒了,因为我记事起,从来不发烧。

这个病毒算是在我这里露了一小脸。

又过一天觉得炎症下滑了,喉咙下面有感觉,再就胸有感觉,感觉有点发炎了。武汉病毒实锤了,它并没有离去,又发烧了,很舒服,胸好像给烧好了。

怎么又感觉胃肠不是自己熟悉的了,阴阴的,想拉肚子,这可不是一个便秘的人作风。晚上12点又发烧,舒服啊,阴阴的肚子又给烧好了,晚上没睡好,4点钟躺在床上听郭文贵先生爆料。然后看看推特,早上起来怎么拉稀,又是陌生的现象,喝水吃了梨就去医院了,饭没胃口吃。

陌生的现象,我不爱吃梨,今天就想吃了,

一到医院,门口有个桌子,下挂横幅:发热 腹泻 量体温处,我简直是,得了标准的武汉肺炎。

正在发烧的我,量体温37.1度,护士说不发烧,我就说我腹泻,护士让我挂综合内科,发热门诊处有几个人排队,人不多,但是得“武汉肺炎”的人,川流不息。

综合内科不叫号,谁在看谁,几个人排队也是川流不息啊。轮到我,我直接说,我肯定我得了武汉病毒。医生例行问到,从武汉回来或者遇到武汉的人了,我说人传染人事情,我不用直接遇到武汉人。又问了症状,让我做CT,验血,花了300多。除了做 CT的小哥,别的医生都没有戴护目镜。我问医生,怎么不戴护目镜,她吭哧了半天,没说出所以然。唉,自从上了推特,我简直无所不知。

我问医生,肯定是武汉病毒吧,刷一下,房间只有医生和我了,医生说不是,我又说肯定是,医生指着片子给我说,你看这里,怎么怎么…..,怎么会是“武汉肺炎”呢,周围这时又是人了,还帮腔,武汉肺炎好吓人啊,不是多好啊。

我说这病叫啥名啊,我要写抗病毒日记。医生说支气管炎。

问医生吃药不?简直都有点认真的调侃了。医生这回斩钉截铁说:“吃”。

我问隔离不?周围人都服了我了。医生说:“支气管炎不隔离”。我又问真的不隔离啊,医生说不隔离。

拿完药又去问,我隔离行不行,医生说,你要隔离家里隔离。

周围的人又以为我神经病。

天啊,就等着末日的来临吧。

吃的药  一清胶囊  头孢克肟分散片  罗浮山咳特灵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ecurity
1 年 之前

灭赤匪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