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欢迎湖北的水,但是不欢迎“武汉人”和“湖北人”!

作者:WWL

纳粹德国时期,犹太人、吉普赛人等受到驱赶、追捕,没有人敢收留他们。二战后德国人进行深刻反思,他们不是把罪恶全部推给希特勒、推给国家社会主义那个制度,而是从自身的行为、从灵魂深处进行反思,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伸出一双援助的手,哪怕是给犹太人一个暂时的藏身之处,或者给他们一点吃的喝的,一点衣物,或者一个微笑。如今的中国,不在原地待命的“武汉人”和“湖北人”则是过街老鼠,不受待见,无处躲藏,甚至被人强行隔离在屋内,屋门被钉死。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想到湖北人的贡献。位于湖北的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的水源,为1.2亿中国人供水。这就像湖北人每天给国人输血一样,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输出四分之一的血。目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已成为北京等城市供水生命线。北京欢迎湖北的水,但是不欢迎“武汉人”和“湖北人”。“武汉人”和“湖北人”正在中国流浪!

在大学学习期间以及在毕业以后由于工作关系,到过湖北许多地方,武汉、宜昌、沙市、秭归、兴山、宜都、长阳、枝城、当阳等地,其中关羽显灵的当阳玉泉寺留下的印象最深,其次就是武汉的归元寺。中国发生的武汉肺炎也牵动笔者的心。

一、武汉封城,五百万人逃离

2020年在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后湖北省多个城市先后封城。1月26日晚,湖北省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武汉市长周先旺说,大概将近500多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还有将近900万人生活在这个城市。

其实在周先旺公布500多万人已经离开武汉这个消息之前,网上已经流传另一个消息:340万只武汉手机不在武汉境内,并且标出武汉手机在各地的分布,包括有五千多只武汉手机在台湾境内。在北京的地图上更是具体标出了武汉手机集中的地点,警告市民不要靠近这些地区。中国的大数据真厉害!中国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大数据的眼睛!厉害了,中国!

武汉封城,但是在封城之前近500多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采取措施的时间来得太晚。根据在《柳叶刀》上发表的武汉肺炎的41个病例来看,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早有端倪,最晚到2020年1月6日武汉肺炎被分离出来,就可以确定这种病毒是会人传人的。但是中国官方是到1月21日才通过钟南山的口公布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这个消息起码被扣押了15天,延误了采取措施的最佳时间。这个责任武汉市长周先旺不愿承担,这个责任只好由一直在第一线亲自指挥的习近平来承担。

二、无处可落身的武汉人、湖北人

第一次看到武汉人、湖北人被旅馆赶出门的事实,是通过一个视频。一个湖北人在陕西某个县城的旅馆中。他们在前一天已经入住,现在旅馆要求他们离开,理由是他们的身份证证明他们是湖北人。这位湖北人再三声明,他已经外出打工多年,最近根本没有回过湖北。他要求旅馆出示不让湖北人住旅馆的文件,旅馆服务员只是很无奈地回答,这是上面的命令。

接着中国各地传来羞辱和拒绝“武汉人”和“湖北人”的各种消息。有一对湖北夫妻,在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情况公布之前在外省旅游。如今家也回不去,当地也留不住,四处被人被人驱逐,酒店都住不了。有网民曝光,在武汉工作的人返回到家乡,家门被民众用木条钉死,人被强行隔离在屋内;有人挖断道路,围堵挂鄂A牌照的车辆;也有人砸坏鄂A牌照的车辆,就像当年砸坏日产车辆一样;有人手拿棍棒红缨枪驱赶“武汉人”和“湖北人”;有人在网络上曝光从湖北回乡大学生的个人信息,鼓动居民,“抓住那个武汉人”;有的地方发出通报,凡有武汉人或湖北人入境,必须举报;《老北京茶馆》用武汉人和湖北人在中国流浪为题收集了许多相关。

一时,“武汉人”和“湖北人”就变成了纳粹德国时候的犹太人和吉普赛人,到处受人驱赶,没有人敢收留他们。二战后德国人进行深刻反思,他们不是把罪恶全部推给希特勒、推给国家社会主义那个制度,而是从自身的行为、从灵魂深处进行反思,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伸出一双援助的手,哪怕是给犹太人一个暂时的藏身之处,或者给他们一点吃的喝的,一点衣物,或者一个微笑。

如今的中国,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的国家,是一个和纳粹德国十分相似的国家,充满了狭隘的爱国主义思想,充满了对权力和金钱的向往,却缺乏爱心、缺乏包容的国家。

三、1.2亿中国人喝着来自湖北的水

为什么中国人对“武汉人”和“湖北人”这么冷酷?这么无情?笔者无法理解。

中国人一直为三峡工程、为南水北调工程感到骄傲,认为是中国模式的样本。据说三峡工程移民舍小家为大家,至今许多人依然是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没有前途,但是移民们没有闹事、没有造反,每天只是打打麻将而已,被中央电视台评选为感动中国的人。三峡工程移民中的一部分是“湖北人”。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来自汉江,来自湖北的丹江口水库。2013年底南水北调中线于中线干线主体工程完工、工程全线贯通,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2019年9月26日新华网发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5年调水268亿立方米》的文章。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的1.2亿中国人喝着来自湖北的水,每天赞美用这个水泡的茶好喝,却在武汉肺炎爆发的时候拒绝“武汉人”和“湖北人”。有多少人知道,为了给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输水,湖北人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汉江是长江的一条支流,位于长江北岸。根据1930年到2010年的水文资料,丹江口水库坝址处的汉江多年平均来水量为每年380亿立方米。但这是一个平均数,自然河流并不以平均流量流淌。汉江最大的年来水量超过500亿立方米,而最枯年来水量只有240亿立方米(2013年)。而且1991年至2002年的这12年的平均年来水量为262亿立方米,枯水年份持续的时间很长。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结束时的调水量为平均每年95亿立方米,占多年平均来水量的四分之一,占最枯年来水量的十分之四。二期工程结束时的调水量为平均每年135亿立方米,占多年平均来水量的36%,占最枯年来水量的56%。

汉江的水在丹江口水库被调走,丹江口大坝下游的襄阳、武汉等市的来水就大量减少,直接影响生活、农业和工业用水,水质呈逐步恶化趋势,水环境容纳消解污染物能力降低、水生生物及鱼类品种减少、航运能力下降、湿地洲滩呈沙漠化。

可以把一个河流系统与人体相比较。一个体重50公斤的人大约有4000ML血液,一个人一次献血量200ML,占人体中血液的5%,被认为是合适的;最大献血量为400ML,占人体中血液的10%。如果献血量占人体中血液的四分之一,这个人恐怕就要直接送人急救病房了。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渠道每天把汉江的水送到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就是湖北人每天在给1.2亿中国人输血,特别是给紫禁城中的中共领导人输血,输血量是汉江的四分之一。可以说,湖北人是舍命输血,做着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但是今天,“武汉人”和“湖北人”得到了什么样的回报?被驱赶!被拒绝!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40多万移民,其中绝大部分是“湖北人”。当他们听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为了解决首都北京的生存问题,就义无反顾地离开了故乡。他们中间有很多人是为这个工程做了三次搬迁。他们也处于与三峡工程移民一样的“三无”困境。他们没有想到是,他们的牺牲却换来如此的冷漠,如此的无情!

水利部副部长蒋旭光在2019年12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发布会说:南水北调水已由原规划的受水区城市补充水源,转变为多个重要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

换句话说,来自湖北的水,已经成为北京等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为城市供水生命线。

北京欢迎湖北的水,但是不欢迎“武汉人”和“湖北人”。“武汉人”和“湖北人”就像当年的麻风病人一样,在已经实现了小康的祖国中到处受到驱赶,无处能够暂时安身!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