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恐怖组织中共正在借毒杀人

此文发布出来,应该是正月初七了。打开老婆的微信,把武汉的群挨个逛一遍,感觉疫情有了明显好转。大家都不说话了,躲在屋里吃喝拉撒,晚上推开窗吼两嗓子国歌,疫情就好转了。倘若今天不是武汉,而是中共国别的地方,相信一样会好转。哪儿备受国际关注,哪儿就该具备好转的前提,这是中共大脑的责任;让百姓对发声的恐惧胜过病毒本身,则是枪杆子的责任;至于唱着国歌等着死,喉舌的政绩当之无愧。只要中共一忙活开,情况总能好转。

由于国际的关注,眼下全湖北都在好转。就我所知,沿武汉一路向北,直到武胜关,孝感、云梦、安陆、随州、广水、马坪和长岭惨得一塌糊涂。虽然没唱国歌,但听着CCTV摇旗呐喊,看着公安和防控指挥部忙得滴溜转时,大家都阒然无声,自觉地配合着好转。他们的意思很明确,听政府的话,老实呆着,不给国家添乱!在我看来,中共的枪杆子不仅能让局势好转,还能建立起平等的环境,把百姓都罩在里面,一语不发的乖乖等死。

说起平等,想起博博士的一句话。他说病毒面前一律平等,我认为这个观点很对,不过忽略了双方的得失。事实上饥荒、洪水、地震和病毒都很平等,可每次平等后,为啥伟大英明正确的老是中共?外面拼命捐物资,里面一个没有;百姓不添乱,结果进了焚尸炉。镇关西有没有杀人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没逼迫人家爱他,拿来跟中共一比,反倒让我对这流氓的死有了点同情。死了都要爱,这些死和爱除了让盗国贼账户后添零,我看不出有何价值。那些零也没价值,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平等,除了能揭示中共体制的荒诞,也看不出有何价值。

自然法则下,病毒很平等,一旦搁到中共法则里,不仅不平等,还荒诞不经。得失的比例失衡到极致,结果就会超出现实领域,跨越到超现实领域的范畴。在无差别的画框中,中共被画成了佛祖,拿出一只签筒,说阿弥陀佛,感谢施主的捐助,抽吧。有人抽到了吉,回去就中肺炎死掉了,变成一盒骨灰;抽到中吉的成了疯子,手里捧着一盒骨灰;另一些人运气好抽到大吉,远离了骨灰,却成了人尸。就在人们纷纷质疑为何没凶时,中共立马摆出一副浩然正气的姿态,说阿弥陀佛!我们这只有正能量!没有凶!听到此答复,大伙慌忙下跪,并齐声高呼阿弥陀佛,感谢佛祖!这幅画很长,起码得用上十帧的分镜,拼起来挂在墙上,懂的人一看,就知道作者想说啥。

除了无差别画框,还有精准的画框。比方说前几天财新网的率先报导,说武汉的哪个官员死于肺炎。由于是财新网,我就敢推断是精准,准确说叫精准式的借毒杀人。关于这一点,最确切的证据是香港。至今我还没听到封关的消息,明摆着是想借内地的毒干掉港人。问题是依自然法则,病毒又不认识谁不是香港人,如此看来,出于中共留港不留人的阴谋,实际在香港的人,包括黑警都得被干掉。我的初中校友里有一位学霸,去华为工作了几年,后来被派遣到海外。于他不幸的是,爆料革命让华为受了重创,他被迫回到深圳,跑到了香港。他长得很帅,但据说近几年老得很快,假如我有微信且能联系上他,估计会让他老得更快。

昨天文贵先生直播后,我才意识到中共想故伎重施,把精准式的借毒杀人用在新疆人身上。当然,对战友来说,也没什么深奥可言。精准也好,无差别也好,中共为消灭证据,不惜毁尸灭迹。只要此动机不灭,当“恐怖组织”的头衔挂到中共脖子上时,就意味着潘多拉盒子打开了一半。另一半来自经济,我不懂经济,好在文贵先生有点明。沪、深、港交易所休市,人民币和港币停止交易后,中共自然就跟美国脱了钩。

老实说,在灭共之路上,我帮不了什么忙,靠几篇文章就能灭共,只能说是武侠小说看多了。梁羽生写过一部武侠小说,后来被徐克拍成了电影。里面有把剑叫“天瀑”,两端都是剑刃,可以灵活在空心剑柄中两头游动。由于奇妙的构造,这把剑不容易听主人的话,情势不对劲时,不但敌人杀不死,还得来自己一下。战友发来一张图片,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天瀑”。再仔细想想,其中应有共同之处。中共自己躲着,却叫医生去送死,借毒杀完人就朝焚尸炉里一扔,照我看这就叫情势不对劲。国难当头,中共的头头理应身先士卒。当年希波克拉底在医誓中漏了这条,因为没有中共,我也不能怪他,要那时就有中共,恐怕连怪他的机会都没了。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