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槌谈病毒:灭共路上,始终得如履薄冰

最近一直在关注武汉,不仅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更重要是那里有我很多朋友。其中不乏好些当地的,性子多少都有点躁。有人说因为锅炉城市,炙热难免使人性躁,可我始终认为只归咎于天气的人,不是天真就是装天真。事实上在中共国,烦躁的情绪无处不在。长期处于极度压抑的环境里,人必然会心烦气躁。刚烦完物价上涨,又得烦新型冠状病毒。我认为心烦存在限度,超过限度就会陷入疲沓。三毛说人一松劲,气力就没了。顶着烦躁的狂轰滥炸,能不松劲的我猜不多,我算其中一个,但也没啥好值得庆幸的。

人活着就得心烦,这是中共植入的毒。面对毒性的频频发作,没到限度的坚持咬着牙,到了的指天骂上一通后,眼见着天塌了,一碗热干面。武汉过早的花样很多,除了热干面,还有面窝、豆皮、蛋酒和汤面。我跟一本地朋友通电话,当时他正在过早。听到我说很多地方口罩被抢光,不止口罩,连板蓝根和肥皂都被抢时,他吧唧了半天后,飙出一句:几大个似撒!搞里吓死人滴!他声音蛮大,不明白的听了或许会一楞,以为是在吵架,我没楞,因为明白这就是武汉话。其实就算真吵也无妨,谁叫咱俩是多年哥们。以我对哥们的了解,他就属于到了限度的,但话筒里仍然听出了他的烦躁,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限度到没到,毒性都会发作啊。

推特上有个视频,一个武汉人躺在病床上,几个穿隔离服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搞得他心烦意乱,最后也像我哥们那样来了一句。语气中除了愤怒,还潜藏着不安和紧张。说实话,遭遇这样的事谁都会紧张,跟在哪儿、天气怎么样没半毛钱关系,战友发来的图片就很能说明问题。中共国堪比一个大庄园,紧张是硬手段,旨在让奴隶活不了;闹心是软手段,要奴隶死不了时,中共就会用这套。软硬皆施的目的不为别的,只为制造出烦躁的噩梦,让苍生永堕其中,分不清谁是蝴蝶谁是自己。

斯宾诺莎曾说,符号和经验不可信,可信在理性和真知。听上去没问题,问题是在烦躁中保持理性,这要求着实为难百姓。斯宾诺莎又说理性是通往真知唯一的路,听起来又没问题,问题是中共让不让你看到路。对正在路上的而言,我的话明显多余,对还没上路的而言,他们又听不见。我正是对听不见的人在说,这个事实老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疯子。当然了,你若真要去问,听不见的也会说自己在路上,并且还会告诉你此路宽广无比,在一大堆红头符号和口号式经验的指引下,一切明明白白。

此路的终点处,中共早已贴上大量精美的便签纸。其中一张写到:武汉的肺炎是美国投放的病毒;另一张写着香港股市的坍塌,是美国人的阴谋。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比方说协议无效、物价上涨、金融崩溃、粮食断供、房价暴跌、人民币贬值、存款没了等等,假如哪天仇美的情绪走失了,学学《1984》的桥段,又能在这些纸里找回来。有人会问死了怎么办?中共马上说死了好啊,不死能怎么能激发全民仇美呢? !按中共的论调,似乎仇美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死,要是有人觉得此话可信,我也无话可说,对无可救药的人,有话我也不想说。假如有人还不想死,不妨从现在开始,凡事问问为什么。

在一片视盲信为爱国的喧嚣声中,理智是自救唯一的办法。此话说出来肯定也有人不信,他们会问为什么凡事得问为什么?做个1900,在海上弹一辈子钢琴岂不乐哉?我认为假如在墙外,这话就没问题。墙外大海就是大海,但在墙内就不见得,如果有人非要把中共拉的茅屎坑当大海,我也没权利反对。对环境的识别,这类人完全事不关己,与之对照的,事太关己则是另一个极端。这端呆久了,会被环境反向造成一种错觉,误以为自己无所不会,无所不能。跟盲信和不信相比,这端不缺理智,只是由于环境太顺,一顺人就容易打飘。当然我也不是说硬要给自己设坎子,只不过认为在灭共的路上,始终能如履薄冰很得费一番心力。关于这一点,文贵先生已有提醒,在此顺带写出,仅表自戒。

相关阅读

4+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6765/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6765/ […]

0
Security
1 年 之前

灭赤匪

1+
Olicity
1 年 之前

邪共的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利用混乱保全政权。

2+

热门文章

GM09

1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