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疑云——几个线索!

作者:谎言中重生

此文不作任何预设立场,仅依据“唯真不破”的理念,整理收集相关资料,供大家参考。根据郭先生最近透漏的信息和路德先生的多次访谈,产生了以下的两个问题,促使我写下此文:

2002年至今病毒三次肆虐有无内在关联,它们到底来自何方?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研究所和第四军医大学的相关研究到底什么关系?

钟南山

钟南山,1985年后被指定为中央领导保健医生[1],曾成功抢救晚年的叶剑英。搜狐2003年年度人物,“请把最危重的非典病人往我们这里送!”,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说“这次抗击非典如果没有钟南山院士,结果可能就不会是这样”。张德江当年封锁非典消息,后被江泽民撑腰免问责。[2]

2018年度改革开放40周年杰出贡献者(新华网),主要贡献“主持制定我国“非典”等急性传染病诊治指南,……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3],两项贡献经查阅无法找到原始出处。所著《SARS诊治指南》[4],” 《SARS诊治指南》在卫生部主持下,由中华医学会和中华中医药学会修订,将于8月底定稿。“2004年的新闻,此书无法查到原始出处,京东商城无此条目。

中国工程院院士介绍:“创建了“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合理使用无创通气,合理治疗并发症”的方法治疗危重SARS患者,获国际上的存活率(96.2%)“,[5],请问此方法对于目前武汉疫情有何帮助?

终南山一直认为果子狸是元凶,而世卫专家认为果子狸传播非典没证据,相关争论见[6]。

此次武汉疫情,钟教授迅速再次称为焦点,在高铁上的照片刷遍了朋友圈。

徐德忠

第四军医大学临床流行病学中心主任,中华临床流行病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华预防医学会理事,中华流行病学会委员,全军流行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2003年抗击非典时,任卫生部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7]。自2011年起对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写了多篇文献[8],如下图

徐教授2015年出版专著:《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9],在编辑推荐中,“……为何其“来无影、去无踪”的问题却始终未解。即使在其发生十周年之际,发表了诸多议论、文章和专著,却未提及至关重要的非典“起源”! 然而,不揭示其真实起源,如何能预防和控制非典卷土重来或类似非典的奇怪新发传染病(如2013春又在我国首发、同样“来无影”的人H7N9禽流感)发生呢?!这原是个十分浅显、稍有头脑者一想即明白之道理,但关注的人却不多。可能有人认为,非典已经没有,何必还多此一举追根究底呢?我的回答:否,否,否也!解开非典真实起源之谜,是关系到防控类似新发传染病、我国和全球安全甚至人类未来生存之万分重要的科学命题!这是否危言耸听?!请读者将本书阅毕自有公论。”

此书作者提出了病毒基因武器的概念,但并未指出病毒基因武器的制造者和散布者。

徐教授数篇论文的主要结论:

《SARS-CoV中性突变速率和有根系统发育树再研究及其起源的新思考》:

“……,绘制出的有根系统发育树发现有异常之处, 并和有关文献无根树对照, 提示SARS-CoV进化上存在“逆向进化”。结论 SARS-CoV在流行中出现“逆向进化”, SARS-CoV的起源可能是非自然性的, 可能是非完全动物源性。“

《现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非典病毒》:

“……首次阐明:SARS-CoV经历了逆向进化;自然界根本不存在SARS-CoV的直接祖先和贮存宿主, 故其流行后即从人群和动物界消失。因此建议卫生部正式向WHO等有关国际机构申请组织专家委员会, 实证自然界和人群中已无SARS-CoV, 并予宣布。”

“现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SARS-CoV及其消失的原因:1 SARS的流行进程不符合迄今世界上传染病流行的自然史;2 SARS-CoV的系统发育非同一般, 其存在快速而明显的“逆向进化”,“逆向进化”被定义为“再取得祖先状态”, 是进化过程的组成部分, 在生物界包括微生物界普遍存在。在自然状态下的进化长河中, “逆向进化”可能主要是“顺向进化”之补充与协调, 为进化主流之曲折与迂回。然而, SARS-CoV的“逆向进化”却出现早、表现多、持续长、力量大。为何SARS CoV会发生强烈的“逆向进化”?原因在于, 其以“非寻常进化”方式、很可能“非自然”地引入果子狸和人群后, 遭到了新宿主群体强大持续而为SARS-CoV不能适应的压力, 故病毒只能以“逆向进化”应对, 尽快回到其“祖先状态”, 但此种“祖先状态”仅能在蝠中生存, 故离开人群是其惟一出路“

“SARS-CoV“非自然”进入果子狸和人群的方式……只能经“非寻常进化 (UE) ”方式, 很可能是“非自然”的方式 (如基因改造技术) 产生SARS-CoV……我们将SARS CoV谓之“过客病毒 (passenger virus)……最后, 我们郑重建议我国卫生部:由于在SARS这场灾难中, 我国损失最大, 奉献最多, 请正式向WHO和有关国际机构申请, 组织特别专家委员会会同有关政府部门进行调查研究, 实证现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SARS-CoV, 并向世界宣布:迄今已经消灭了人类第二种传染病——SARS。由此, 不仅可使公众安心并从中吸取教训, 而且可慰藉无私献身之医务卫生人员和其他英雄以及病故患者的在天之灵!”

《京、港、台和新加坡SARS流行室模型的新分析和群体防控度的提出与思考》

“……主要参数传播力 (Ka) 和群体防控力 (Ke) 新的定义, 并提出“群体防控度 (Ke/Ka) ”新参数……Ke/Ka值越大, 提示对抗传播和流行的综合力度越强。结论:新参数Ke/Ka能够综合反映传播和防控相互作用的力度;并能为将来揭示SARS病毒起源的新路径提供模型支持。”

《人感染H7N9禽流感分布异常及其异常起源之可能》

“…… 对WHO和我国资料以及相关疾病流行史进行比较。结果 5种异常:流行强度:3个月内病例多, 涉11个省市;而人H5N1禽流感7个月仅18例;地区和传染源栖居点:人禽流感 (h-AI) 应发生在野或家禽已有该型病毒流行之地;虽在韩蒙多国检出H7N9 AIV, 但我国从未见;新H7N9 AIV也限在3活禽市场;年龄分布:发病平均年龄为59.02岁, 主要原因是h-H7N9 AIV对我国为全新病毒:老人毫无特异免疫, 非特异免疫低下, 易感性最高;传播方式异常:已有3起家庭聚集, 其中1起存在有限的人传人;而人H5N1禽流感首发后7年才有。结论:H7N9禽流感和人禽流感甚至人兽共患病的流行自然史明显不符, 不能排除h-H7N9 AIV异常起源之可能。”

《SARS CoV非自然起源》

“我们在国际上首次判明自然界根本不存在SARS CoV贮存宿主, 其由Bt-SLCoV经“非自然 (基因改造) ”产生。此意味着人类已进入经“新型人工病毒”致全球性流行的时代。我们按透过现象看本质之思维, 从SARS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明显反常这一事实, 进一步阐明其非自然之起源:①流行早、中期广东省病例均在广州的西面和南面, 而东面和北面无1例;②2003-12004-01, 广州爆发4例, 症状轻, 无续发, 均因SARS-CoV在人群中逆向进化所致, 随后在2004-034实验室爆发9例, 亡1例, 且极具超级传播性, 与2002-2003年流行一致, 未经逆向进化;③作为特定传染源——受染果子狸仅在深圳和广州2个动物市场, 可为非自然引入所乘故人类正面临空前威胁, 应群起应对。”

“……不能说明以下问题: (1) 吃果子狸等习惯已数十年, 但为何2002年才发生流行; (2) 此习惯在广州周边均如此, 为何流行早中期仅局限于广州的西面和南面; (3) 能分离出SARS-CoV的果子狸 (图2) 仅在广州和深圳两市的野生动物市场, 而周边农村饲养场和其他省区均无

“这次实验室感染病例的流行病学与临床特点及其病毒特性却仍与2002~2003年相同, 其惟一的原因是:致实验室爆发的SARS-CoV贮存于实验室, 未经人群传播中“逆向进化”。这又从另一方面证实, SARS-CoV为非自然 (基因改造) 产生而进入人群后存在“逆向进化”。故这次实验室感染偶发事件不仅为解释全球SARS流行的整个过程, 而且也为SARS-CoV“逆向进化”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逆向进化:SARS CoV非自然起源之关键

本文可得如下结论:①在人类动物源性传染病发展史上,我们首次提出由非完全动物源性导致该病全球流行之可能;②人类实际已进入利用非自然(基因)改造技术产生新病毒并使之在人群中流行的时代,应引起WHO和全世界的共同关注;③逆向进化理论在指导人们认识传染病起源方面可发挥重要作用。

由于事关人类健康和全球安全,通过本文之研究,我们专业学者有责任、有义务,再次吁请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正式向WHO提出建议:组织一个专家委员会,和有关国家合作,完成两项任务:①对人群和动物群体进行调查研究,实证SARS CoV已经从中消失,并正式宣布:人类历史上已消灭了第二种传染病——SARS,以使公众安心;也慰籍无私奉献、专业超群的科学家Dr. Carlo Urbani,他是判定SARS爆发的首位WHO官员,后在岗位上受染而牺牲”

舟山蝙蝠病毒

路德先生在推特上透露(10:53 PM, Jan 19,2020): “武汉的类SARS冠状病毒就是来源于中共军方2018年从舟山蝙蝠身上发现并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如图改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因数据库找到(NIH的GenBank),由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递交。并且通过技术故意更改舟山蝙蝠病毒,适于人类传播的新病毒。”

推特附图专门给出了通讯作者Changjun Wang,第三军医大学和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提供了其2018年1月5日提交的基因序列和相似度截图,但是为早期样本。路德先生在1月22日的直播中仍在催促中方提交最新的病毒样本。位于武汉的武汉P4实验室[10]为何至今没有提供更权威的数据?位于武汉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也是P4实验室的主要人员)课题组,长期致力于寻找SARS源头[11],最近一周的google搜索结果多为“这些野生动物的病毒怎么就到了人类社会”,您已经确定了此次疫情的源头了么?

目前,央视、武汉和中科院的专家均在往野生动物身上引,而海外,则根据上述线索认为军方在其中扮演了非常可疑的角色,那么问题来了:

  1. 如果军方(第三军医大和南京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系统性的研制病毒基因武器,为何要上传其数据,数月后引火上身?
  2. 军方(第四军医大学徐德忠教授)为何长期致力于阐明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如果接受了他的结论,“野生动物起源论“是不是就破产了?剩下的结论就只能是故意散布致命病毒或者实验室泄露?那非军方、非国家的第三方势力是不是就无法浑水摸鱼,成为国家和军方追索的对象?

郭先生常说以共灭共,如何用事实和真相唤醒大多数正义的人,极其重要。

参考: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6453/ […]

0
Security
1 年 之前

我猜,非典和现在的武汉肺炎,肯定是赤匪故意投毒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