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觉醒带动墙内觉醒

作者:玄天生 2020.01.20

https://spark.adobe.com/page/3iVfhFg6N5UoW/

前引:香港抗战者在2020年1月19日香港岛区举行了一次“天下制裁大游行”,从6月9日反送中大游行到美国通过了香港人权法案后,有多少官员、警察、相关部们被制裁了呢﹖虽然游行事先已经拿到“不反对通知书”,但对于现阶“政府”来说那只是象征性的手法,他们只是信任防爆部队、便衣警察和一切控制人群的工具。游行开始没多久,熟悉的画面又再次在媒体传播出来。

从6月9日“大游行”到现在已经快7个月了,香港抗战者们仍然坚定地去反抗,他们并不觉的只要坚持就有希望,而是不断反抗才能赢来希望。从官方公布的记录就有大约7千多综“没有可疑的死亡事件”,几个多月的死亡数字等于这几十年的总合,最后就是由警察政府一句“没有可疑”就可以结案,作为觉醒者的你们能接受吗?

造成这种现状也不难理解,毕竟大部份老百姓只是希望能过上一个好日子而已,对制度和政府并不敏感。而这制度或者由谁掌握着国家权力有自然而然地形成社会上的各种现状,曾经有前辈给我讲过8-2定律(帕雷托法则),告诉我用这个定律可以更有效地管理人事和处事,那是的我还是一知半懂,直到现在才对此有一点小小的感悟。

帕雷托法则(8-2定律):关键的少数能改变大多数的现状。

比如说在香港反送中事件最高人数是200+1万人占了接近香港30%总人口739万(2017年记录),这30%的人是很清楚如果再不出来那之后的社会体制必然要完全变成CCP管制下的一个城市,这是香港人最不能接受的。其实根本原因是就是CCP没有打算让大部份老百姓能在一个幸福、有尊严的地方活着。看看真实的历史事件,从文化大革命、反左反右、学生64运动,这些事件的真相在中国都几乎无迹可寻。不说远的,就说现在的拆迁户、全国监控、新强维吾尔族人的集中营到武汉的肺炎都让人无不毛骨悚然。当然对于CCP的统一宣传口径,那都不是国家的问题而是美帝国主义对CCP的霸凌,但是对于香港人,这一件件事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少数觉醒者就是要把大部份人叫醒,香港人在这场运动中就是全世界的少数,他们唤醒着全世界大部份人埋在心里的正义,让正义重回社会、让法治得以申诉、让人民和媒体有权力去监控政府,让自由、人权回归人民。

再说说现在对于CPP管制下的中国,我们更清楚地看到权力完全集中在那少数人的身上,就因为这些权力都在它们手里,政府制定和实施的政策是为那些少数人的利益而服务。就像党大于一切,党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百姓要知道党的首要地位,就像我们常听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老百姓只需要知道有的食、有的穿、有的住就好了,什么自由、法治、人权都不能给你们食的。所以当权力没法约束、人民没法监督,连媒体和人民都希望成为这少数部份利益既得者时,还有谁会为了他们来发声呢?

我们再看看以前的历史,我们常说唐朝是最繁华、最强盛的。那个时代经济强盛国家富裕,但是历史往往就是那么的相似,那时的权力也是集中在极少人的手中,他们或许有才华、有理想、有能力,能管理的好一个国家,但是老百姓所受的苦却未有减少。虽然历代皇朝往往离不开由盛转到灭亡,因为所有的集权国家都逃不过被灭亡的噩运,但是人民仍然没法守护自己小小的权利。

就算是民主的美国也离不开这定律。人民选举出精英来做管理者是制度好坏的前提。即便如此,是人都会犯错,为了预防精英犯错造成制度上的伤害,必然需要大部分人去监督这些精英。就如前几任的美国总统,为了自己的利益,勾结华尔街,护航纵容CCP。看看同样是少数精英的川普,为了再此让美国伟大,他无视CCP的威胁,做出了一系列有效的反CCP的行动。我们应该能明白这少数人对历史的决定性作用。

难道墙内人真的没法和香港人一样,只会顺从他们吗?

不是的,我相信还有8成的人是清醒的,他们只是没法知道真相而已,因为他们在厚厚的防火墙中,在信息完全不对等的环境下,被CCP长期执行着那愚民、弱民、贫民的政策,他们又如何能了解真相呢?更因为这样,爆料革命的存在就是要从少数觉醒的人不断爆料,不断唤醒体制内的有信仰,有正义的人民,由少数变成多数,让更多人知道CCP是一个什么样的体制。想想,郭文贵的出现和美国现在所做的行动。

最后,请看看香港人的反抗,看看香港政府他们所做的一切,请继续关注香港。我相信,少数的人必定会唤醒大部分人民,唤醒他们心中的正义,也希望中国将来能在自由、法治、人权和能监督政府的社会环境下成长,让香港抗战者们能煲底相见。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5386/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