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又双叒伤医,谁来保障医生的安全?正义?还是法治

作者: 立武

就在北京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被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成都双流人民法院副局长殴打医生不到两周时间,在北京朝阳医院又发生伤医事件。讽刺的是,在1月16日,北京法院判处杀害杨文医生的孙文斌死刑显然没有对此次暴力伤医的男子形成震慑作用,反而在北京确诊5例肺炎病例急需医生之际发生如此悲剧的事件,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从这三起事件的发生,我们可以看出中共体制已经失去公信力,失去最基本的维持社会法治的威慑力,可以说,中共体制从来没有法治,不管是一个堂堂的法院副局长殴打医生,还是在北京这个被誉为中共的政治中心的地方接连发生伤医事件,都明明白白的展现出,中共体制带给医生的不是安全,不是法律的保障,而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在此次伤医事件中,一共有三名医生和一名家属受伤,其中就包括一名眼科副主任,即使医生没有生命危险,手部的伤害也可能让他再也做不了手术。医生救人一命本该受人尊重,现在却成了被追着砍杀的对象。就在我们还在因为杨文医生的死而痛心疾首,在朋友圈转发文章,发表自己对医生的尊敬之际,又一场悲剧发生了。中共的判决似乎让砍人者更加猖獗,又有谁来保障医生的生命安全?

当我们把矛头对向砍人的患者,为孙文斌的判决拍手称快的时候,难道事情就圆满了么?难道悲剧就不会再发生吗?难道医生仅仅希望我们的尊敬和赞美吗?医生最希望的恐怕是安全,是他们给予患者的,也是现在最奢望的。可以想象今晚又有多少人痛骂砍人者,又有多少人在树立丰碑?然而这有用吗?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法院副院长用最暴力的手段解决问题,一个死刑的判决只能大快人心却震慑不了坏人,那么,我可以说,是这个体制出了问题,是法治的缺失使得犯罪成了解决问题的途径。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共体制是一个没有法律保障的体制,一个逆淘汰的体制,这样的体制只会催生出更多的暴力。它不能保障医生的安全,因为中共的体制在激化患者与医生的矛盾,分割相互之间的信任。

也许很多人都渴望正义,然而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需要的是法治,不是以暴制暴的心头之快。判处死刑也许让许多人心头一快,然而它挽回不了杨文医生的性命,如果仅仅是为了某些人心里正义的快感的话,这样的悲剧还会再次发生。如果我们还不能从中意识到体制出了问题,还在用英雄惩治坏人的故事洗脑人心的话,坏人只会越来越多。

可能此时有多少人在评论、在批判、在歌颂、在赞扬,有褒有贬,褒的肯定是对陶医生的年轻有为大加赞誉,贬的无非对砍人者咬牙切齿,所渴望的可能就是绳之以法、用尽极刑。这种呼求正义的心情可以理解,然而却是造成了现在中共每每以此顺水推舟、成就正义的假象。这是中共一贯应对事件的处理手法,而且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可最遭罪的就是中国的医生们。今天的议论不是对他们的鼓励,而是对他们的消费,因为这种捧杀式的评论只会让中共更加变本加厉,却让法治久久不来。

医生是受害者,他们一定能最强烈的感受到法治的重要,因为他们每天都时刻面对着威胁,那是中共的威胁。中共将医疗产业化给盗国贼家族带来丰厚的利润,却把医生和患者之间最简单的信任给剥夺了,医生改变不了一切,成了体制的牺牲品,然而可怕的是患者却认为他们是体制的受益者,这就让中共坐收了渔利。中共利用中国人对付中国人,有些人却还渴望中共成为救世主,成为匡扶正义的使者,这是中共天天鼓吹英雄故事洗脑的结果。我们需要的不是谁来匡扶正义,我们需要的不是英雄,因为人性有弱点,英雄会犯错,我们需要的是客观的法治社会,这是最实在的保障。

短短一个月,发生了几起伤医事件,这已经不是人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这关系到医生也是患者的安全。人命关天,请不要再利用这些事情来消费医务工作者,来树立所谓的“正义”,我们需要的是消灭这个体制,建立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肺炎闹得厉害,当我们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求助医生,当医生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又求助谁呢?这关系到每一个中国人的安全,就像不要等到肺炎捂不住了才觉得医生很重要一样,不要等到受害了才觉得中共体制应该消灭。中共确确实实严重了影响每一个人的安全,因为中共体制没有法治的保障,没有道德的底线。我们不是呼唤正义,我们呼唤法治,呼唤没有中共的新中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