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不管中共何时灭,我们都得在道标前驻足

墙内的孩子被中共洗脑,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孩子的父母能清醒意识到,倒是件比较新鲜的事。

在我小的时候,家长们有种普遍的意识,认为是孩子就得接受思想教育。站在教育方的立场,学校对此看法也表示坚决赞同。双方兴头都很高,只可惜当年家长收入水平不高,学校空应和一场,结果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跟当初相比,今天情况已大有改观,学校不应合就占到了便宜,而且还富到流油。宏观上看,这个结果来自两方面。首先学校意识到家长收入水平高;而作为家长的一方,则意识到学校的抢钱水平更高。如此一来,学校就是个乱收费的地方,和我那代家长相比,这种意识也不知道是进步还是倒退。如果有人认为是进步,我倒能闻出一股市场经济的味道,顺着味道的方向,我能一直穿越回大航海时期,亲眼见证作为家长的奴隶主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可问题是无论怎么看,家长们也不像奴隶主,况且要卖方付钱更是说不通。

孩子应该接受思想教育,但中共能教孩子什么思想,在这个根本性问题上,上一代家长没弄明白,这代更弄不明白,结果下一代在视频里穿上土八路城管服,不明不白被中共玩起了Cosplay。当然我也能理解,他们不明白,全指望着学校解答,心愿上是好意,事实却是念歪的经。这么念不但求不来福,反而会招来各路牛鬼蛇神。乱收费或伙食差是必然,遇到算你运气好,否则丧失民族身份不说,甚至会掉入波切们的魔窟。中共国的校园是个大赌场,家长胜率是百分之零。砸锅卖铁为中共培养性爱和炮灰的种,是每位家长应尽的义务,这就是中共义务教育的真相。假如能意识到,我敢笃定家长会疯,之所以现在没疯,是因为中共还在,在就永远不会让你看到终点的真相,只让你误以为尝到了途中的甜头。

类似的甜头德意志帝国也给过家长,导致一战时成千上万的孩子战死沙场。无数条生命的付出,最后只换来帝国的一句:西线无战事。家长这才意识到,原来荣光只是个狗屁。如今,墙内的家长们正在品尝荣光的甜头,能不能悟出是狗屁,我看仅仅是时间的问题。这个结论看起来简单,却显得家长不够聪明,我认为聪明的办法其实也很简单,只消先问问孩子,这么做你愿不愿意?现在的问题是,家长自认为很聪明,问了反倒显得自己不够聪明,这是中共洗脑的最成功之处。

甜头意味着有功利可图,家长们看在眼里,遂自以为聪明。战友发来的油管视频里,刚开始小孩问爸爸,你们小时候也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吗?爸爸说唱啊,小孩问那你们接班了吗?然后爸爸就开始自作聪明了。

中共的洗脑教育下,聪明和糊涂的定义被彻底反转,按中共的标准衡量,那位爸爸显然是聪明的典范,而我就是个十足的糊涂蛋。假如担心两极过于分化,我建议不妨都折中回童年,先问问为啥要唱,为啥要穿?作为一名糊涂蛋,我非常乐意做此折中。每个质疑都是一块道标,对教育的质疑就是第一块。不管中共何时灭,我相信每位家长迟早都得停在它面前,仔细想明白后,再做出自己的抉择。既然是可预见的未来,我倒挺希望晚抉不如早抉。当然了,如果有人愿意晚抉,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对孩子表示同情。当孩子沦为中共成人游戏的牺牲品时,再想糊涂可就晚了。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1月 1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