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为何被判反人类罪?

https://spark.adobe.com/page/L7o6FTUszrZL6/

战鹰团短评:在伊拉克战争中,我们看到了布什政府复杂的政治博弈,但更为重要的是对生命的尊重。任何欺压、屠戮自己国家民众的政权都应该付出应有的政治代价法律代价。同时我们看到,在最近的伊朗乱局中,川普总统开创了打击独裁政府新的方式:斩首行动,并明确表态支持伊朗民众反抗暴政。今日的伊朗,明日的中共。在这样的国际大趋势下,中共即将烟消云散。

二战审判结束后,我们已经很少能在国际法庭中再看到对一个「反人类罪」的犯人使用绞刑了。但是在2006年11月5日,一份长达200页的判决书再度引起了全球媒体的高度关注。在经过了长达2年多的审判之后,萨达姆终被判处绞刑。

这是冷战结束以来罕见的一份对前国家领导人的判决书。这场审判从第一次开庭到今天,已经有2年半时间了。旷日持久的审判不但频繁更换法官,而且屡屡上演僵局。必须承认的是,在这次判决中,各方利益错综复杂,彼此博弈,美国更是在审判过程中频频施加影响。无视这些政治因素,的确不能正确认识此次判决。

但是针对萨达姆的审判来说,过程或许比结果更加重要。虽然在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合法性上,国际社会仍然普遍存在质疑。但无论法庭审判的背景如何,对萨达姆的罪行的审判,的确是通过法律手段来完成的。对萨达姆个人来说,并不存在未经审判就对统治者行使暴力复仇的现象。萨达姆也在法庭上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在一个内部矛盾重重、以往政府犯下生命罪行的国家中,值得肯定。

任何审判的目的都是弘扬正义,但在对正义的定义上,却从来存在多种标准,许多领导人和革命者都无法定义正义。此次审判的过程显示,倘若要从战争的胜败,国家的强弱来衡量,显然无法达到任何利益集团的意图。在伊拉克,或者在世界任何地方,正义只能从具体的生命中求得。本次审判虽然是对一个国家前领导人的审判,其主题和跨越时空也十分宏大,但是指控却十分具体。他被控在1982年躲过杜贾尔村暗杀图谋后对当地村民采取报复行动,杀害了143人。也正是这143个普通的生命,成为最终可能将其送上绞刑架的铺路石。

从形式来说,萨达姆的审判是制度性的。尽管更多时候这是一种政治,但是政治也会按照法律的规则来实现其目的。这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游戏规则。使得人们在看待这场审判的时候,有了更多的理性。因为枪炮可以获得政权,剥夺生命,却不能赢得人心。以暴易暴更会激发社会的嗜血情绪,引发后来人的效仿,违背今天社会发展的基本价值观。

在今天的世界政治中,独裁和血腥统治的确越来越少,自由和民主成为普世价值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已经遍布全球。萨达姆的受审过程的确表明,一个国家可以在国际社会中以自己的方式谋求发展,可以反抗帝国主义霸权,但是不能无视人类最基本的道德与权利,更不能以国家暴力机器草菅人命。

当然,从此份判决书公布到最终获得通过和实施,其间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判决将要接受上诉法院的复核,还有长达1个月的上诉期。可以预见的是,在这段时间中,这份判决书将在伊拉克国内掀起轩然大波,引发较大规模的社会震荡。反美武装有可能采取更加极端的办法来对抗驻伊美军。但是2年多的审判毕竟消磨了萨达姆作为反美精神领袖的巨大号召力。而对于美国和伊拉克新政府来说,一劳永逸地解决萨达姆,是恢复伊拉克局势的唯一可能。

这是一场具有标本意义的审判。我们必须承认大国政治利益在其中的博弈,但是法院判断被判决者有罪的理由,并非因为他得罪了某个超级大国,而是因为他无视公民个体的生命。萨达姆作为国家领导人,在尊重生命的问题上,没有豁免权。

杜贾尔村案

10月19日,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将在一座自己以前的行宫内,首次接受伊拉克特别法庭审判。开审第一案为「杜贾尔村惨案」。

在23年前一个炎热的日子,萨达姆乘坐一辆装甲白色奔驰车来到巴格达以北60多公里的杜贾尔村,这个村庄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1. 老萨视察杜贾尔村

1982年7月8日,萨达姆一行来到杜贾尔村,少量人群迎接总统车队的到来。萨达姆座驾穿越街道时,安全戒备并不严密,孩子们甚至从车边跑过。

作为一名世俗的逊尼派人士,萨达姆在这个什叶派占绝对多数的地方并不受欢迎。 18个月前,他刚与什叶派邻国伊朗开战。

在当天摄像师拍摄的画面中,当年45岁的萨达姆站在一座房屋顶部发表讲话,探访了一些家庭,与一些孩子合影。

2. 路遇枪手暗杀未遂

当时什叶派地下组织达瓦党派来的枪手藏身于杜贾尔村边缘的枣椰林。

当萨达姆的车队穿过一个路口时,枪手开枪射击。这是一起针对萨达姆的暗杀行动,但未获成功。

枪击事件后,萨达姆继续完成了参观活动。但从留下的画面来看,这个事件震动了萨达姆。当天晚些时候,他说「那几枪」阻碍不了我,而他心里早已怒火中烧。

按照伊拉克特别法庭提出的指控,萨达姆在遭遇未遂暗杀后,下令安全部队对这个村中的潜在暗杀者和他们的家人展开报复。

3. 报复暗杀扫射村民

杜贾尔村遭到的报复据说在暗杀发生后立即开始。

武装直升机旋即而来,朝居民区和农庄射击。军队砍掉了成片的枣椰林,往农田、树林和果林洒盐,使土地再也不能耕种,成为倾倒废料的垃圾场。许多房屋被推倒。暗杀地点附近至今仍是不毛之地。

根据法庭文件,萨达姆的报复造成140多名村民遇害,其中一些当天已经遇害,还有几十人在随后的几月到几年中死去,很多人是因虐待和酷刑致死。

如今杜贾尔村村长穆罕默德·哈桑·马哈茂德·马吉德说,共有225名村民遭到处决,但尸体还没全部找到。他说,还有200多人「失踪」,大部分是十几岁的孩子。

4. 幸存村民记忆犹新

这么多年过去,杜贾尔村村民依然清晰记得那一天以及随后数年发生的事情。他们记得亲人、朋友被杀、或者被抓后「失踪」。

杜贾尔村妇女乌姆·艾哈迈德告诉路透社记者:「我希望看到还我7名兄弟公道,应该处决萨达姆7次。」她的兄弟被捕后,据说遭到处决。她准备为特别法庭提供证据。

艾哈迈德说:「他们(她的兄弟)被控参加达瓦党。但我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我至今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她补充说,她的一个弟弟当年只有12岁,在学校中被抓走。

艾哈迈德、她的姐姐、目盲的母亲和怀孕的嫂子当年都曾受到拘留和审讯。

伊杜贾尔村惨案录像

19日的庭审结束后,伊拉克特别法庭主审法官阿明透露,特别法庭同意前总统萨达姆辩护律师的请求将此案延后审理实属无奈之举,因为大批证人出于害怕没有参加当天的庭审,使得案件审理无法继续进行。当天,阿拉伯卫星电视台播放了一盘被伊检察官视为指控萨达姆有力证据的录像带。

审判:

大批证人不敢出庭

伊拉克特别法庭主审法官阿明19日称,大约30名至40名杜贾尔村案件的证人没有前往巴格达参加当天的庭审。

为了打消证人的疑虑,伊拉克当局不仅在法庭内外采取了严密的安全措施,而且用密不透光的帘子将证人席围住,使得证人的身份和容貌不会泄露。尽管如此,许多证人仍然对已经成为阶下囚的萨达姆心有余悸,而且担心遭到武装人员的报复,所以尽管特别法庭的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们还是不愿前往法庭作证。部分证人事先答应出庭,事到临头却又缩了回去。

阿明说:「延期审理的主要原因是证人没有出庭,他们非常害怕公开出庭作证。在今后几次庭审中我们将尽量解决这个问题。」

伊拉克特别法庭负责调查案件的法官朱希在庭审结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萨达姆的辩护律师提出将案件延期3个月审理的情况下,法庭做出延期40天的决定「非常合理」。对于特别法庭做出延期40天审理的决定,萨达姆的辩护律师团表示,一个多月的时间根本不够。伊拉克籍律师杜莱米说,在短短40天时间里,律师团无法完成准备此次审判的所有工作。协调律师团工作的「智囊人物」阿尼说,如果类似案件在伦敦的法庭进行审判,那么被告律师将获得6个月时间进行准备。阿尼说:「美国人想让这场审判变成纯粹的表演。」

刺客披露暗杀老萨经过

萨达姆19日因杜贾尔村案出庭受审。一名昔日刺客日前披露了在杜贾尔村内刺杀萨达姆未遂,随后招致报复的内幕。

伏击:

1982年7月8日,萨达姆前往巴格达以北大约60公里处杜贾尔村视察。

法里斯·贾西姆·阿明是当年参与伏击的19名武装人员之一。阿明说:「包括我在内的一群杜贾尔村民决定在没有任何国内和国外支持的情况下杀掉萨达姆。在杜贾尔中心的伊卜拉西米亚学校门前,我们拿着AK-47型冲锋枪向这名暴君的车队发起进攻。我的朋友亚西亚骑着一辆摩托车。他的任务是确定萨达姆在哪辆汽车里,我们则隐藏起来,等待他发出进攻信号。」

失败:

阿明说,萨达姆进入杜贾尔村时,亚西亚认出了他的专车。

阿明说:「我们向萨达姆的专车开火,但萨达姆显然有防范,他在村内其他地方换乘了另一辆车。结果我们没有打死萨达姆,只是射杀了他的一名保镖。」

萨达姆的保镖随后与伏击者激战,当场打死其中3人。卫队随即包围了整座村庄,更多部队和直升机赶来,稍后又打死6名伏击者。

阿明说:「幸存下来的其他10人设法逃到巴格达,然后去了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和埃尔比勒,最后逃到当时正与伊拉克打仗的伊朗。」

代价:

那场未遂暗杀让杜贾尔村付出了高昂代价。村民哈兹拉齐回忆说,全村143人死于萨达姆的报复,另有257人失踪。

哈兹拉齐一家也没有躲过报复。哈兹拉齐说:「在事后萨达姆对杜贾尔的大屠杀中,我的兄弟遭处决;我受到折磨,在监狱里关了7年,直到海湾战争前的大赦,我才出狱。 」

附: 相关英文判决原文链结

整理编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